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武漢肺炎》蘋概股台商焦慮告白:全中國都死當,產業真的斷鏈了!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商業周刊》1690期-訂戶雜誌寄送說明
特別企劃
武漢肺炎 經濟衝擊全解讀

焦點 | 時事分析

武漢肺炎》蘋概股台商焦慮告白:全中國都死當,產業真的斷鏈了!

(來源:法新社)
撰文者:黃靖萱、侯良儒、林洧楨
商周頭條 2020.02.04 66,303

這個春節,對這位市值270億元的蘋果概念股台商,或是所有台商而言,極其難忘。

我已經煩惱一個星期了,吃不下睡不著啊(苦笑)。

初二,我們就開會了,和各事業群總經理先討論清查哪幾個廠能開工。有的廠區的地方政府同意我們開工,但像蘇州很嚴,我們一動,員工去通報,就被要求停工,只能等到2月10日再說。

廣告

客戶也都很緊張,包括蘋果,每一個品牌廠都來問我什麼時候能正常運作?有什麼防疫措施?但,這都問辛酸的啦,因為工廠都停擺,所有人都放假,都坐在家裡回答,沒有資訊也無法做決策。

我們採購一直打給上游供應商,但你打給對方連絡人也沒用,那個人也在家,他給你的答案都模稜兩可,一日三變。一開始說,「你們公司何時開工,我們都配合。」後來又說政府宣布不能動,「看來我們人工不夠,能投入生產日期會延後。」

我這幾天,一直看所有研究機構寫的武漢肺炎的影響分析報告,寫的都太不食人間煙火了,沒有在前線作戰過。全世界都會很慘,大家不能太樂觀,我應該是全世界最空頭的那個人。

你問我擔不擔心供應鏈斷鏈?嚴格說,現在已經斷啦,全中國都是停工狀態耶,庫存能用幾天?

交通物流都停了,你說台積電會不會受影響,他們就算生產都沒問題,但做出來要怎麼交貨,交到哪?所有終端產品如NB、手機,都在中國製造,中國是世界工廠,是要運到哪組裝?

而且幾百個零件,有一個送不出來,就卡關啦。

以前,大型的長假大家都有心裡準備,都會備貨、備庫存,但這次長假無預警的延長,瞬間大家都突然被封廠,是全國同步shut down(當機)。

這次狀況和當年SARS最不一樣的是,SARS發生時,所有工廠都在運作中,人員也都在廠區裡,雖然有很多送貨的管制,但大家都還能正常生產運作嘛,沒有斷鏈的問題。

這次發生在春節,全部的員工都返鄉了,大家是被隔離在自己家,然後在開工前宣布展延假期,完全無預警、無預備的狀況下,所有人員都無法回到廠區作業。

就像時間被瞬間凍結,一直要到2月10日之後才會知道,這幾天都是未知數。

太難估算影響了!證交所也要求各公司評估,我問他,「怎麼評估,能不能如期開工都不知道。」如果能如期開工,影響幾天是可以算,目前我們認為,能如期10日開工,差不多是影響1個月。

問題來了,2月10日所有人才要從家鄉返回工作地,我問你,2月10日要怎麼開工,你的工(人)在哪裡?

2月10日前後,幾億的人要同時移動,也是另一種風險,這些人從外地回來,也不敢讓他們馬上上線,還是得再隔離。到時能開工又能開到幾成,真的無法評估啦。

和美中貿易戰比,貿易戰只是稅的問題,大家可以討論稅是轉嫁到消費者,或是品牌廠出,或供應鏈分攤多少比率,沒有到不能生產的程度。

生意每天都在降價、砍成本,價格問題都可以討論,這沒什麼,但這次事件像是產業面的流動性風險(編按:指因市場成交量不足或缺乏願意交易的對手,導致未能在理想的時點完成買賣的風險),東西都賣不出去。

這一「疫」,會把中國又打倒退了好幾年。

這是一家蘋果關鍵供應鏈的台廠執行副總的焦慮,他主管分布在中國各省5座工廠的營運,但對何時能正式復工,完全沒有頭緒!

3個連鎖效應發酵,加速大廠外移東南亞

然而,這對台灣產業帶來的連鎖效應,才正開始!

一,先是斷鏈危機。

以蘋果為例,現在,蘋果已經把中國專賣店全暫停營業,中國業績對蘋果的占比達一成五,眼前,蘋果執行長庫克面對的直接挑戰就是,原訂3月要正式開賣的iPhone SE 2,能否如期如量生產出貨,其第1季原預估生產超過600萬支。調研機構以賽亞(Isaiah Research)估計,第1季SE 2的銷售量將因為產量限制,將減少5%到10%。

目前,SE 2有85%到90%,都是在中國境內生產,據了解,拿下40%訂單的富士康,因為鄭州廠離湖北太近,就已被蘋果要求重新驗證成都廠的產線,把部分iPad產線,轉做SE2,也在詢問移至印度清奈廠生產的可能。

當年的SARS,全球驚恐病毒的蔓延,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曾回憶,當時從國外來支援協助的工程師都得撤離。另一方面,還在生產線上的員工不能回家,準時量產的壓力迫在眉睫。郭台銘就在第一線,和這群被「隔離」在廠區的員工一起拚,順利量產出蘋果桌上型電腦Mac G5。

但這次的疫情,反而是將員工隔離在各自的家鄉,工廠停擺,斷鏈的危機,又正加速企業的外移。

二,雙重來源供貨壓力 讓不想離開中國的也得走了⋯⋯。

在蘋果官方公布的供應商中,有87家台灣及中國企業,其中,又有高達6成的企業完全壓注在中國,沒有中國以外的生產基地。

據彭博報導,武漢肺炎疫情已超過貿易戰,成為全球經濟最大威脅。熟知內情的人透露,蘋果就已強制要求重要零組件,包括供應商和地理位置上,都必須有「雙重來源」,來為如肺炎之類的極端情況預做準備。

這次的疫情,已不像去年的美中貿易戰,有些未移動的廠,還能觀望政治風向,寧可繳稅,以靜制動,反正有的品牌客戶願意分攤,「總比貿然砸大錢搬遷好。」

「美中貿易戰打醒了這些外商,要分散基地,這次疫情,更堅定證明,必須外移更多的訂單才行,過去若為了美國市場而外移3成產能,現在得要移出更多超過50%,」一位客戶橫跨筆電及機車產業的台商科技業總經理說。

他透露,因為他們在越南有廠,也還有很大的空地,他的下游組裝廠,因為蘋果急切的要求,從過年開始,天天來問他們越南的空地多大,有多少空的廠房,要先向他們承租,以回應蘋果的要求。就算有可能等他們轉移好,疫情老早就結束,但「至少這對未來也能分散風險。」

「這個事情(指武漢肺炎),會讓東南亞的零組件聚落更完整,」資深企業顧問、資誠創新整合董事長劉鏡清指出,去年第4季迄今,由於美中貿易摩擦暫歇,許多電子業者也放緩海外布局的腳步,但武漢疫情爆發後,他預估會重新推動大廠在東南亞的布局,「因為風險就在這裡(指中國)。」

第三,躲過美中貿易戰 新的滅頂之災又將來臨⋯⋯。

「未來供應鏈會繼續碎鏈。」沒有能力到海外設廠的中小企業,將可能在供應鏈中被替代。

有人被逼著得更積極的移動,但規模小,無法做多國布局分散的中小企業,確實面臨更嚴峻的倒閉潮。

在湖北黃石設有工廠的印刷電路板廠定穎,去年,因為虧損多年,加上美中貿易戰客戶下單保守影響,而決定關閉台灣的生產據點,把產能重心都放在中國昆山及黃石兩地。「還是沒有考慮要到其他國家建廠,」定穎主管說,客戶目前沒有要求他們外移,未來如果上游供應鏈有在東南亞群聚,而同業也前往建廠,投資的契機才成熟。

疫情發生,身在湖北的定穎黃石廠廠首當其衝,該廠目前雖仍維持正常營運,但過年期間因為疫情擴散,一度讓原料供應緊張,所幸,定穎特別動員台灣總部人員幫忙尋找供應商供料,解除可能斷鏈的危機。

去年,台灣政府有發動國發會、貿協、工總、電電公會、MIC、工研院等單位,對在中國的台商進行「中美貿易戰下、是否遷移生產基地」的大調查。統計結果是,有高達7成台商選擇留在中國、2成外移到東南亞、1成轉回台灣。

一般中小型企業,選擇留在中國,本以為能轉攻內需市場,偏安生存,但「他們先前已經被美中貿易戰打擊,疫情等於給了第二波打擊。」資策會MIC資深總監陳子昂悲觀的說,中小企業因為資金鏈比較短,這波停工時間長,很容易就會撐不下去。「因為中小企業無法移動。接下來,中國內需如果因為疫情而緊縮⋯⋯,日子會很難過。」

「貿易戰已經倒了一堆中小企業,活著的剩下半條命,疫情可能會造成又一輪的洗牌,很殘酷,」富邦金控首席經濟學家羅瑋也說。

經濟學家劉海影則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認為2020年的挑戰之一,就是武漢肺炎迎面撲來,對小型企業的影響,遠大於中大型企業。中國很多小企業本來就實力弱小,抗風險能力弱,這幾年苦苦掙扎求存之下,家底更薄,疫情引發的需求降低、成本上升,原有生產秩序失效,供應鏈紊亂等,對不少小型企業來說不啻有滅頂之災。

這場災難,確實正對兩岸中小企業都將帶來嚴峻生存考驗。

更多台商應變與第一手真實情況分析,請看第1682期即將出刊的《商業周刊》

責任編輯:邱鈺珊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台商 武漢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