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全台最會賣公司男人》他把股后賣出1千億身價:永遠要辨識,你能勝出的點在哪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焦點 | 時事分析

全台最會賣公司男人》他把股后賣出1千億身價:永遠要辨識,你能勝出的點在哪

撰文者:黃靖萱
商周頭條 2019.11.29 9,943
漢民科技董事長黃民奇獲得第13屆潘文淵獎,是台灣半導體設備產業重要推手,他將資本額僅7億元的漢微科以每股1,410元賣給荷蘭大廠,讓他得到「最會賣公司的老闆」稱號。 (來源:潘文淵文教基金會提供)

他,是台灣最會賣公司的男人!

象徵台灣科技界至高榮譽的「潘文淵獎」11月28日頒獎,今年的得獎人是漢民科技董事長黃民奇,台積電前董事長張忠謀也曾得過該獎項。

「他做的事情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當年我們買設備裡最貴重的,沒想到漢民科技可以做出來,」潘文淵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前工研院董事長史欽泰說。

廣告

這個名字聽來有點陌生的名字,其實也是2016年,創下外商購併台灣企業金額紀錄的漢微科最大個人股東。

黃民奇

出生:1952年
學歷:交大電子物理學系
現職:漢民集團創辦人、漢磊科技榮譽董事長


3年前,黃民奇將資本額僅7億元、但股價僅次於大立光的股后「漢微科」,以每股1,410元、總價1千億的高價,賣給荷蘭半導體設備大廠ASML,他因此被稱為「最會賣公司的老闆」。

從來不接受專訪的黃民奇也難得在得獎後,首度公開談論他如何切進被歐、美、日包辦的半導體設備領域,以及當年將漢微科賣掉的原因。以下為黃民奇口述整理:

當員工僅11個月,卻當了董事長近50年

我是交大畢業的,大四的時候,我們要到實驗室裡做transistor(電晶體)才可以畢業,後來我發現大部分人都沒有做完,也可以畢業。

做這實驗,會接觸到半導體設備,學校讓我們知道這些設備是非常昂貴、非常了不起的,被說得像是很神聖的領域。所以畢業後,就好像被磁鐵吸過去,對半導體設備有一種自己也說不上來的興趣,覺得我的歸宿就在那裡。

退伍後,我就找了工作去賣半導體設備,其中一個產品是電子顯微鏡。話說回來,雖然我這輩子只在外面工作了11個月,此外,我一輩子都是董事長,當了40、50年。也是因為這樣,公司經營得不太好,因為都不知道員工的心情。(全場笑)

我1977年就創公司,其實我出來做半導體設備時也是滿徬徨的啊!那時我一直覺得台灣半導體應該會⋯⋯(起來),這點真的是猜對了。

那時,胡定華是我大四的老師,我知道他一直忙著成立工研院(投入半導體研發),我就覺得半導體應該有機會出來。

我講一個故事。1977、78年時,半導體產業界裡有一家設備大廠「GCA」,主要做stepper(光刻機)、sputter(濺鍍)等很多設備。我想代理他們的產品,就跑到他們所在的麻州,住在一個很便宜的旅館裡,每天打電話給GCA的總機說明來意,想見總經理。

一直到第三天,他們特助居然幫我排個時間見副總經理。他們當時覺得很可笑,也不知道台灣,當時工研院才有一個示範工廠而已,誰會相信台灣半導體會起來。

他一邊抽著雪茄跟我說,(代理)這生意非常昂貴,你要投多少錢?最後當然也不了了之,但他在半導體圈裡是一號人物,後來他每碰到一個人就會跟人家說,台灣有一個某某某,就這樣,我得到免費的reference(推薦)。

之後,(我)賣別人的設備,但沒有忘掉當初在學校時的夢想,(認為)設備應該自己做。今天你也許看到漢微科賣給了ASML,賣30億美元,但在這之前,我們做了很多努力與嘗試,也投資在一些我們認為很有潛力的技術,但大多都失敗了,失敗的頻率滿高的,但是我們也累積了一些知識。

不管我們做什麼,堅持的原則就是,今天你做的東西,如果市面上已經有了,就不要去做了。除非你能夠增加相當(多)的價值,能夠比原有的好很多,要不然你不要做,做了也是浪費時間。

在半導體設備領域, 如果你今天是要賣給台積電這樣的公司,你便宜一半也沒有用,他要的就是技術最高的等級。我一直強調:你願意投資進去做很好,但如果沒有辦法辨識出你可以真正勝出的技術,做出設備,也沒有人會買的。

能為客戶的難題提供解決方法,就是機會

不是說我們很厲害,而是我們過去能很幸運去辨識出一些機會。人家說十年磨一劍,事實上,我們磨了20年,要花很多時間才有辦法把產品弄出來,還要再推到市場,講起來是很長的辛酸(故事),不是每個人都願意這樣做。

我舉我們做離子植入機(Ion Beam Implanter)的例子,當年為什麼選這產品?當然一個原因是我出社會做事,賣兩台設備,一個就是植入機,所以很有感覺。

關鍵是,到了更先進的製程時,半導體的junction(接面)越來越淺,不能用太大的電壓,那時候的需求是要用低電壓,但電流要很大。大家用了很多方法想辦法增加電流,但都會產生負作用,就是打進去的離子不純,我們稱為energy contamination (能量汙染),這問題困擾著半導體廠。

我們發現當時的設備無法解決問題,就辨識出這是一個問題。

你知道客戶遇到問題,如果你能提供解決方案,就是機會。我們開始想辦法解決,和業界的朋友討論,後來他們想到一個方法:我們做一部高電流、低能量的植入機,可以精準解決能量汙染的問題。後來,客戶下世代技術最困難的製程裡,就用了我們滿多機台。這很鼓舞我們,我們真的是打進高端設備了,我們是唯一的!

事實上,我們做出來之後,隔了2、3年,他們也有類似的東西(推出)。那我們這時也可以反過頭來說:「哈哈哈,以前你們都認為美國很先進、日本很先進,台灣就是COPY,但現在我可以說美國人複製我們。」

我不是要挑釁,而是想表達起碼你要把自己放在一個位置說,「我可以跟你平起平坐」,你才有資格拿到入場券去跟晶圓代工業者談生意。

很重要的一點,你的公司必須要有(半導體)技術的知識,你才有辦法理解有半導體廠今天會遇到哪些問題?可以如何解決這問題?你才有辦法發展(半導體)設備。

過去,政府把半導體設備當成精密機工業,把台中那群業者找來要做半導體設備,這是完全對不上的。

半導體設備基本上是process industry,而且是technology industry,必須要懂整個製程,才知道你想做的半導體設備在製程裡面扮演什麼角色?能造成什麼效果?如果你不知道這些,根本不知道要發展什麼。

將僅次大立光的股后,賣給荷蘭半導體大廠

2016年,我們把漢微科賣給ASML,其實在這之前的好幾年,我們就有技術上的合作,就是ASML現在在lithography(微影製程)上有一個非常獨特的位置。

如果能把漢微科的E-beam inspection(電子束檢測)結合在他們整個系統裡面,會有更多綜效產生。(編按:漢微科當時的電子束檢測是個獨立的檢測工具/技術,ASML或其他半導體設備廠都想跨過界,研究把檢測整合進去微影機台裡面。雖然漢微科的電子束技術很厲害,但整合是趨勢,如果漢微科沒辦法找到E-beam的更多綜效,其實風險也很高,因為E-beam機台的效率上不去,成本又降不下來)

ASML是我們從1988年就建立合作關係的公司,所以大家都沒有任何戒心,談得非常順利。

漢微科賣給ASML前幾年,誰都來探聽過,我們都不為所動、不覺得要賣,是因為我們和ASML間有技術的綜效,才賣給他,對我們公司的工程師及技術來說是往更大的方向推展,是雙贏。

要不要被購併,我不覺得可以很容易的說要賣或不賣,還是要看公司所處的情境,賣掉能否給這公司帶來好處?用這出發點思考,會比較容易。

我要補充一點,我們雖然賣得很多錢,但錢都不是進我們的口袋,其中一部分用在持續對半導體設備產業的投資。

責任編輯:周盼儀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半導體 黃民奇 半導體設備 股后 漢微科 潘文淵獎 漢民科技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