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祭出關稅相逼,蘋果就會回美生產?當年賈伯斯都做不到,看川普如意算盤要達成有多難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108年商周集團出版品年度盤點通知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焦點 | 時事分析

祭出關稅相逼,蘋果就會回美生產?當年賈伯斯都做不到,看川普如意算盤要達成有多難

撰文者:李超凡
愛範兒 2018.12.20 2,464
(來源:Dreamstime)

如果賈伯斯當年在美國製造蘋果電腦的嘗試沒有失敗,或許今天川普就不用想方設法逼蘋果將iPhone組裝供應鏈移回美國了。

自從川普上台之後,為了振興美國製造業,一直力推蘋果等科技巨頭將生產線轉移到回美國,為此甚至不惜對中國加徵懲罰性關稅,彭博社上週撰文稱如果關稅加至25% ,蘋果供應鏈考慮將iPhone生產線移出中國。

實際上蘋果為了響應川普的號召,年初已經宣布啟動了2450億美元的回流美國計劃。今年蘋果就為美國勞動力市場增加了6000個工作崗位,上週又宣布耗資10億美元興建新園區。

廣告

但iPhone,iPad等主要產品的生產組裝,仍然得依賴中國以及其它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國家,蘋果美國製造的結局,或許在30多年前就已經註定。

美國製造的蘋果電腦,是怎麼變成一個爛攤子的

上世紀80年代,包括戴爾,惠普和康柏等美國大型科技公司為了降低成本,紛紛將生產線從本土遷往亞洲等海外地區。

然而蘋果沒有這樣做,因為賈伯斯認為軟件和硬件的開發必須緊密結合。於是蘋果非但沒有關閉工廠,還決定在加利福尼亞,科羅拉多和德克薩斯等州開設新工廠來生產蘋果電腦。

1983年,蘋果一座生產麥金塔(Macintosh)個人電腦的工廠在加利福尼亞落成,就位於蘋果當時的總部對面。據當時參觀過的記者介紹,這座工廠高度自動化,人力僅佔整個製造成本的2 %,賈伯斯對這裡生產的麥金塔電腦十分驕傲:

「這是一台美國製造的機器。」

工廠的裝潢也保持了蘋果一貫的極簡風格,牆面被統一刷成白色。賈伯斯希望建立像日本工匠精神般的製造業文化,曾擔任蘋果電氣工程師的Randy Battat回憶道:

史蒂夫對日本的製造工藝有著很堅定的信念,日本人被譽為製造業的魔術師,我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能準時交付而且部件零缺陷的工廠。

Gassée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回憶,在一次輪班結束後,他拿起一把掃把,掃過那些在生產線中掉落的零件,Gassée認為「這真的是一種恥辱」。

直到1992年麥金塔在美國的生產線全部關閉,這些工廠都未曾達到過賈伯斯當初設想的產量,而Mac電腦銷量在90年代中期的暴跌也讓庫存激增,蘋果也不得不接受生產外包,本土製造的夢正式破滅。

實際上賈伯斯在離開蘋果後,也曾為製造NeXT的個人工作站投入1000萬美元建設工廠,最後也以失敗告終。

這兩次失敗也讓賈伯斯不再固執,重新執掌蘋果後他讓來自康柏的蒂姆·庫克擔任全球運營高級副總裁,蘋果的全球供應鏈佈局就此開始。

目前蘋果的供應鏈遍布中國大陸,台灣和日本,韓國等國家和地區,而且中國供應商的比重逐年提升,富士康坐落的鄭州市已經變成一座「蘋果城」,每天能生產50萬部iPhone。而上海火箭村的6萬小鎮青年,造出了全球一半的iPhone。

事實也證明,矽谷非境沒有因為將供應鏈外包影響產品開發,反而成為全球領先的工業和軟件設計中心。而當年蘋果麥金塔工廠的舊址,房價也漲到了110萬美元,蘋果幾乎不可能在這樣的地方組建生產線了。

想讓iPhone回美國製造,這事沒那麼容易

眾所周知,海外國家和地區更加低廉的用工成本,是蘋果選擇在中國等國家製造iPhone等產品的重要原因。

川普想讓iPhone回到美國組裝生產,除了用大幅提高進口關稅來威逼,也砸下真金白銀利誘,去年威斯康辛州政府為吸引富士康來建廠提供了高達40億美元經濟獎勵,條件則是富士康在該州投資100億美元,創造1.3萬個就業崗位。

這是美國有史以來向外國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筆補貼,今年6月川普還親自出席富士康工廠動工儀式,並稱讚「這家工廠是世界第八大奇蹟」。

不過這家工廠的主要業務是生產LCD液晶顯示屏面板,隨著蘋果逐步擁抱OLED螢幕,富士康美國工廠落成之後LCD螢幕可能已經被蘋果全面拋棄,這座工廠也不太可能成為iPhone回歸美國製造的轉折點。

要讓iPhone回美國製造,在目前經濟全球化的格局下,實現的難度之大,遠非川普說的那麼容易。

要知道蘋果為什麼不在美國製造iPhone,得先看看蘋果為什麼選擇中國等國家生產iPhone。其實這並不能單單用人力和土地成本低廉來概括,工人的操作技巧和熟練度,工廠對產品線的靈活調整,這些都是在美國難以實現的。

當然,政府的巨額舖貼和廉價勞動力是中國吸引蘋果的重要原因。《紐約時報》曾調查過富士康鄭州工廠,這座600萬人口的城市現在已被當地人稱為「蘋果城」,每天能生產50萬部iPhone。

據報導當地政府為吸引蘋果落戶,為富士康提供了超過15億美元(約103億元)資金,用於修建發電廠和員工宿舍等基礎設施,還投入超過100億美元(約690億元)用於擴建機場,並提供極為便利的通關程序。這座全球最大的iPhone工廠於2010年開始運行,當年鄭州市的GDP也才4000億人民幣。

除了更低的用工的成本,中國還有更多能夠更出色地完成任務的技工。一位蘋果高管曾估計,管理指導製造蘋果手機的20萬裝配線工人需要大約8700名產業工程師。蘋果分析師預測,在美國要招到那麼多合格的工程師需要9個月的時間。而在中國,只需要15天。

中國工廠對於iPhone生產需求的完成度也出然蘋果預料,一位蘋果前高管曾對《紐約時報》說過這樣一件事:

蘋果在最後一刻更改了iPhone的螢幕設計,導致整條流水線需要改裝。新位螢幕面板在午夜運達工廠。一位工頭叫醒了宿舍中熟睡的8000名工人,每個人發一塊餅乾和一杯茶,半個小時之內在崗位上就位,開始長達12小時的工作。他們把每一塊新螢幕鑲嵌到面板上。僅僅用了96個小時,這家工場的產量就達到每天1萬台iPhone。

這位蘋果蘋果前高管對中國生產線工人的評價是:「他們的速度和靈活性難以置信,沒有哪家美國工廠能夠匹敵。」

憑藉物美價廉的服務,中國供應商也越來越受到蘋果重用。根據蘋果公佈的2018年200大供應商名單,中國大陸的供應商從去年的27家增加至34家,此外台灣的供應商最多,有51家,相反美國供應商數量有所下降。

蘋果表示這200家供應商包攬了蘋果2017年全球原材料,製造和組裝支出金額的98%,從中也可窺見蘋果對中國供應商的倚重。

除了中國供應商數量的增加,在蘋果產品最重要的6類零部件(顯示面板,半導體器件,攝像頭模組,功能器件,被動元件和結構)中,中國供應商涉足的從去年的3類增至今年的5類。

而在2012年,蘋果公佈的中國大陸供應商只有8家,從目前的增長趨勢來看,儘管川普一直鼓吹「美國製造」,但蘋果在中國等海外供應鏈的佈局有增無減。

如果這個趨勢一直持續,中國供應商甚至會威脅到美國在半導體的領先地位,這也被認為是川普不惜代價也要挑起中美貿易戰的原因之一。

在美國製造iPhone可行嗎?

如果真的要在美國生產組裝iPhone到底可不不可行?《麻省理工科技評論》曾通過三種方案進行分析:

全球採購原料,全球生產零件,美國組裝
全球採購原料,美國生產零件,美國組裝
美國提供原料,美國生產零件,美國組裝

根據麻省理工研究團隊分析,第一種方案會讓一部iPhone的生產成本提高30-40美元,除了美國更高的人力成本,主要還由於需要支付更高的物流成本。而這已經是三種方案中成本最低的一種了。

如果蘋果還要在美國本土生產零件,成本至少提高100美元。以iPhone成本最高的組件螢幕為例,生產主要外包給三星和台積電,工廠集中在亞洲,美國的工廠也無法滿足產能需求。

至於生產原料則是先天條件,手機生產需要各種稀土材料,比如iPhone鋁合金外殼所需的鋁土礦美國就沒有,而目前全球80%的稀土供應來自中國。

由此可見,從手機原料提供到生產和組裝,不太可能完全在一個國家內完成。同時為了提高效率和節約成本,供應鏈也有聚攏效應。

當組裝產品的工廠都集中在一個地區,生產零件的供應商也會隨之靠攏,為蘋果提供大猩猩玻璃的康寧就在幾年前將大部分產線從美國遷往日本和台灣,康寧首席財務官James Flaws曾表示:

我們的客戶在台灣,韓國,日本和中國。我們可以在本國生產玻璃,然後用船運出去,但那需要35天。我們也可以空運,但費用要貴10倍。所以我們在裝配工廠附近建自己的玻璃廠,而那些工廠都在國外。

目前蘋果的供應鏈集中在東亞地區,中國,日本和韓國的供應商數量佔了全球近7成,形成了強大的規模效應,要大範圍轉移並不現實。

因此川普如果真想要蘋果在美國製造iPhone,除了要說服蘋果,還要想辦法將整個生產和組裝供應鏈搬到美國,最後還要培養大量的技術工人,目前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州就面臨招不到人,要從中國調派工程師的窘境。

在美國製造蘋果產品,看起來就像個不可能的任務。

*本文由「愛範兒」授權轉載,原文:為什麼iPhone不能“美國製造”?賈伯斯當年就給出了答案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賈伯斯 關稅 川普 蘋果
愛範兒
愛範兒

愛範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