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一個前記者的軍中體悟:蹲下來陪抽兩支菸,「8+9」把你當兄弟!那些高學歷義務役,城府深又玻璃心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焦點 | 時事分析

一個前記者的軍中體悟:蹲下來陪抽兩支菸,「8+9」把你當兄弟!那些高學歷義務役,城府深又玻璃心

撰文者:林俊劭
網民肥皂箱 2017.07.04 29,452
國軍
圖片來源:總統府

這兩天有篇當兵文一直出現在我版上,大意是一個高學歷知識分子在部隊裡面很驚訝的發現原來台灣有另外一個世界充滿了身世悲慘沒機會念書的8+9(編按:PTT鄉民百科),他在閱讀了150篇自傳與訪問了超過30個8+9後,很感慨的寫下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以及階級是世襲的感言。字裡行間充滿自省與反思,文末還呼籲大家不要用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別人。該文引起了很大的迴響,沒記錯的話好像有一萬多個分享。

我相信這個作者的所寫是出於真心,在他過去的世界裡,從來沒有機會跳脫出同溫層去接觸到社會中的其他階級,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觸。看著他的文章,我像是看到很久以前的自己,而我後來的體認是:收起你那自以為是的憐憫吧,真的有心,就蹲下去跟他們站在同一個角度看世界。

大學時代,我有幸在教會擔任青少年輔導,服事附近社區的孩子。若不是他們,我不會知道原來台北市會有14歲的國中生,窮到一整個禮拜只有一條吐司果腹,得靠在學校打零工才能換得一頓營養午餐,一整個冬天只有兩件長袖外衣禦寒。

廣告

10歲的國小女生放學得幫忙做資源回收,垃圾堆滿家中臭味四溢不說,晚上睡覺得揮手趕蒼蠅蟑螂。後來有將近三個月不見她人影,跑去她家才知道她因為床邊有腐爛老鼠屍體,她不自知吸入了太多的穢氣生了重病。

一個學生因為身上帶刀被教官逮到懲處,他抓狂下放火燒了訓導處,教官找不到他的家人只好打電話給我;一個學生半夜十一點來找我借錢,因為他把要賣的毒品弄丟了,藥頭揚言要砍斷他一手一腳。

問他為什麼身上要帶刀?因為怕關了七年剛放出來的通緝犯爸爸,會回家裡搶錢打媽媽;為什麼要賣毒品?因為缺錢照顧智障的媽媽跟精神病的哥哥。

當然不見得每個理由都這麼冠冕堂皇,也有拿刀是隨時要跟人家釘孤支的,販毒是想要賺快錢、買手機車子玩線上遊戲的。

但不管理由是什麼,越認識他們,我越不知道能為他們做什麼。只能搥他們幾拳,吼他們兩下,陪他們在橋底下抽煙,擦一些還能擦的屁股,看有沒有機會講幾句聖經上的道理。

不過我也不是永遠這麼有耐性。曾有一個孩子出生就遭遺棄,被一個清潔婦撿回家養,但家裡其他人當她是累贅,從小對這小女生拳打腳踢。一次偶然機會來到教會裡,許多叔叔阿姨付出全心全力,從國小陪她陪到國中三年級。

一次被我講兩句不高興,在我面前摔聖經,我在盛怒之下青筋暴起,只差沒掄起拳頭揍下去:「妳這不知感恩的傢伙!」她滿臉怨恨的看著我,繼而歇斯底里大吼:「打我啊!打我啊!」「你們大人都一樣!都只會欺負我!」吼著吼著,她的眼淚流下來。

當下我無法理解:「妳怎麼會這麼不知好歹連誰對妳好都分不清?」多年之後我才知道,我的盛怒來自於我的驕傲,我始終站在一個憐憫者的身分而非陪伴者的身分在看她。她不是不知道有人愛她,而是我那居高臨下的態度喚起了她內心深處的陰影,她的怨恨嘶吼不是對我,而是在對抗那些曾經傷害她的人。

意外的是這份工作一直延續到當兵。下部隊第一週就被政戰處長拉去當心理輔導員。那是一段很特別的經歷,有興趣看前因後果的可以點這一篇:https://goo.gl/HgJFTj

當然那篇我只挑幾個北藍的故事寫,真實情況是我花很多時間陪部隊裡刺龍刺鳳蹲在樹蔭下水溝邊抽煙,情況允許的時候再帶兩手啤酒幾包檳榔(有了這些通常就可以讓他們忍個毒癮幾天,熬到休假時出營再去high),聽他們幹譙部隊裡面的誰誰誰,當然免不了得要幫忙處理一些老婆懷了兄弟的孩子,他偷了部隊的槍要去跟對方拚命這類垃圾事。

說穿了這些人要的不過也就是陪伴與理解。你能蹲下來跟他們抽兩支煙,以後就真的把你當兄弟,不管苦的硬的熱的累的搶著幫你扛。

相較這些8+9的真性情,一些高學歷義務役城府深又玻璃心,表面上裝乖賣萌一臉認真負責,實際上東閃西躲功夫一流,為了多放兩小時的假可以背地裡捅同儕的刀還殺人不見血。有些在部隊裡不順心不如意的就裝瘋賣傻說有精神病鬧自殺要驗退,格老子地真的帶他去818晃一圈,馬上嚇到什麼病都沒。

所以啊,你談什麼家庭教育階級世襲,我想告訴你,世襲的不是階級,是思想,是心態。你的人生經歷如果教你鬥倒別人才能成為菁英,才能保有階級,那我肯定你到哪裡去都會無所不用其極。你說你沒有,那只是因為你剛好不需要靠這些就站到了一個比較超然的位置,可以用俯視的憐憫的角度來看這些世界。

或許你也會喊冤:「啊我就含著金湯匙,這也不是我願意,」可能你還會不服氣:「我能反思能內省已經很不容易,你應該多給我一點鼓勵!」(乾這話怎麼聽起來好像XX文的競選台詞?)

沒錯,你能分析出這些道理真的已經好棒棒,這真的已經是個很好的開始,但我還是要說,這些人不需要你的憐憫,他們的生命也不僅止於你眼中的那樣膚淺。真的有心,就蹲下去,不為了改變什麼狗屁人生觀成為一個溫暖的人,而是為了更多貼近真實世界。這個世界不只存在你那四個月的部隊生活,它活生生血淋淋的就在你身邊。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記者 軍中 高學歷 兄弟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victor_chen@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