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秒退林鳳營也許「合法」,但是「道德」嗎?一個哲學老師這麼說...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焦點 | 時事分析

秒退林鳳營也許「合法」,但是「道德」嗎?一個哲學老師這麼說...

撰文者:周偉航
人渣文本 2015.12.12 172,378
林鳳營
圖片來源:味全臉書粉絲專頁

因為Costco(好市多)有無條件接受退貨的服務,因此部份抵制頂新的網友,發動「秒退」味全鮮奶(味全是頂新關係企業)的抵制戰術,在購買後立刻辦理退貨,這些奶品就會被立刻銷毀,並造成頂新企業的損失。

雖然真正跑去「秒退」的人多處Costco分店都有,但其造成的頂新損失,整體來看並不多。

對於這個計劃的道德合理性,網路上有多方面的探討,但一直沒出現能說服大多數人的說法。不少網友表示雖感覺此行動「怪怪的」,卻也說不出什麼道理。

廣告

因為這其實是個非常複雜的倫理學議題,不論是支持或反對這種行為,都不容易提出健全的論證。那我們應該怎麼看待這個手法呢?難道這種行為是對是錯,在道德上沒有標準答案嗎?

很可能沒有。以下我就來慢慢談應該如何思考這個問題。

「秒退」林鳳營鮮奶的三個道德判斷層次

對於此事的道德判斷,可以分為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道德直覺」,多數國民的道德判斷只停留在這一級。

層次一:道德直覺上,對秒退「覺得怪怪的」

許多主張抵制頂新的人看到「秒退」的戰術,仍會覺得怪怪的,認為這做法不妥當。有些人則相反,覺得「太晚才知道這招」,認為此舉可以重創頂新。

若要進一步指出這種行為到底「不妥」在哪,反對者通常會主張這是「浪費」了食物。

而支持「秒退」行動的人,則抱持幾種辯解理路,像是指出那些牛奶可能是黑心食物,因此倒掉不算浪費;或認為這種犧牲是為了更崇高的目標,是「戰鬥過程」中無法避免的損失,現在不犧牲牛奶,以後就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有人將之比喻為「鴉片」、「核彈」之類的道德負面物品。

這些論述引用了諸如「類比」的哲學方法,因此就進入道德判斷的第二層次:「批判思考」。受過批判思考訓練的人通常會處在這個層次,並主動進行論辯。

層次二:對「秒退」行為進行批判思考

不妨舉個實例。普及哲學作家朱家安認為「拒買」和「秒退」都可能造成相同數量的食物被棄置,當你主張「秒退」是浪費的時候,就要接受「拒買」也會造成浪費。

朱家安的這種說法接近倫理學上的「目的論」。倫理學家常把行為區分成「動機」,「手段」與「結果」三個層次,目的論者比較看重「動機」或「結果」,而朱家安的說法基本上是從「結果」來切入。

其他支持「秒退」的論述也頗有目的論的味道。像是認為「以小搏大的戰爭中,為達目的可以採用一切可行手段」或「合於道德標準的手段已無法達成屈服頂新的效果,因此可以採取非常手段」等等。

這些說法都可以進一步的質疑,像是由誰決定現在已進入「戰爭」狀態?又為何在「戰爭」中可以不擇手段?真正的戰爭手段,都還有軍事倫理學的規範呢。

而且其他合於道德的手段是否已完全用罄,也是有待確認的事。

相對於目的論者,義務論者認為「手段」的道德價值比「結果」還關鍵。我雖然不是義務論者,但上述的目的論式說法,的確忽略了「手段」的道德價值。

這可以從兩個角度來分析,第一個角度是「責任因果關係」。

不同的「手段」可能讓相近的「結果」(浪費的奶量一樣)產生重大的道德差異。你拒買,可能造成一定數量的牛奶因賣不出而被倒掉,但行為責任會落在過量生產的「生產者」身上,即頂新集團管理者要負責。

不過,你買了之後立刻退掉,這是為退而退,不是購買後發現品質有問題而退貨的一般情形,因此就算有與拒買相同數量的牛奶生產後被倒掉,但行為責任的焦點會從「生產者」轉移到「你」的身上。

這種細微的差別,就是許多人覺得「秒退」做法「怪怪的」、「不妥」的原因。我若拒喝、杯葛頂新集團產品,那我是將頂新排除在我的生活圈與責任關係鏈之中,只要夠多人拒絕與頂新有連結關係,他們就只能退出市場。

但我去「秒退」牛奶,就是和頂新進入一種新的責任關係中,我以傷害他們的方式,來回應他們對我的傷害。這種類似於「報復論」的態度,在我們的社會中的確有很多人支持,但也有不少人反對。

第二個切入角度是「對於超義務行為的認知」。

你覺得「怪怪」或不願意從事的行為,除了「錯的行為」這一選項外,也可能代表這是「超義務」行為。

超義務行為的定義是「你可以不做,但若你做了,大家都會稱讚你」。這類行為通常是崇高的勇氣表現,因為其難度很高(像是跳到海中救溺),多數人不太敢做,或因此猶豫。

部份支持「秒退」行動者,就是以超義務行為的角度看「秒退」戰術,認為真的這樣去買來退貨的人,是道德上的英雄,為人所不敢為。

但相對來講,也有人反對超義務行為。像是跳到海中救溺,雖然很勇敢,卻常是有勇無謀,可能把命都丟了,從掛一個,變死兩個。應該採取更安全的方法才對。

反對「秒退」行動的人之中,不少就採取類似的看法,認為這種行動有勇無謀,可能壞了大事。因此在這邊又再次出現對於「手段」道德價值的認知對立。

為什麼從兩個角度切,都會發現有價值觀對立的狀況?

這是因為對於「手段」的道德價值判斷,可能涉及了多種「各有其理」的道德原則。我們每個人腦中道德原則,通常有多重來源(來自東西方不同的文化傳統),每個原則之間可能自相矛盾,也很難找到腦內想法完全相同的兩個人。即便是一家人,即便是雙胞胎,都可能因生活經驗而有道德原則上的差異。

不妨就以我自己的想法來作為分析的起點。

依我個人的看法,就算「秒退」當事人把自己的目標設定為「抵制頂新」,行為也合法,但這種行為在各種抵制中,也屬於較「超過」的一種。「量」太超過了,不合於和我平常的行事風格。

我說的「量」太超過,指的不是退牛奶的數量,而是「程度上不太適當」,屬於「過」與「不及」中的「過」。

要達成特定目的(像趕走頂新),我們通常有很多手段可以選擇,在道德上我們必須選擇背景脈絡下「最適合」的手段,而不見得是「最強烈」或「最有力」的手段。

為什麼呢?不妨來進行個思想實驗。

很多支持「秒退」者主張,如果法律無用,那就該在道德面採取最有效果的手段來達成目的。那有什麼樣的「有效手段」可以選擇呢?

像是發動革命,打進頂新味全總部,把董事階層全抓起來,召開人民法院公審,然後槍斃?

或許真有人這樣主張,但我想多數人不會贊同這種作法。應該還不用到這種共產黨的作法啦,這有點「太超過了」。

但這些革命黨人的「目的」,卻和「秒退」、「拒買」的人是一樣的。那為什麼不採取革命這種更直接、更有效、更猛的方式來達成「目的」呢?

「要合法呀!退奶是合法的!」

所以你在「結果」之外,就額外加入「合法」這個標準了。

在與主張抵制頂新的大眾討論過後,你可能會發現要加入「抵制手段」的道德標準非常多。有些人認為要加上「合法」,某些人認為要有「禮貌」,還有些人認為要符合「善良風俗」,更有人認為要「不傷及無辜」;同樣,也有人認為「快速有效」最重要,當然也可能有人反對上述各種說法,認為應該「不擇手段」。

那要聽誰的?每個人都可能把上述任一條主張視為其「根本原則」,不能放棄。

這當然就很難產生共識,也很難產生具體的行動了。或許這一大群人在手段方面所能得到的最大公約數,就是「拒買」這種做法。甚至稍微「激烈」一點點點的「勸想買頂新商品的人別買」,也會有人認為不妥。

因此,之所以多數人採取「拒買手段」,而支持「秒退」的人相對較少,就不難理解了。

我們不是單一文化的社會,台灣人常見的道德原則有多種來源,而且隨時都在學習新的原則,因此我們不太可能找到道德手段上的「標準答案」,只有「某種手段」可以獲得較多支持,看起來比較像社會共識。

如果主張「秒退」的人較少,那他們就要更花心思說服社會大眾,逐步改變社群價值觀。許多「秒退」的支持者現正熱情的從事這類工作,我認為他們的努力的確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許多只停留在「直覺」層次的人。但這還不夠。

當我們認知到價值多元的現況,我們的道德判斷就進入第三個層次:「包容多元」。從順從自己的直覺,到建構批判,進而體認多元性,並且學著包容價值觀之間的差異,努力與其他人持續溝通,思考最適當的行為模式。

層次三:接收社會有對「抵制頂新」有不同想法,願意包容多元

透過溝通與對辯,我們會越來越瞭解彼此的立場,並推論出更好、更能搏得群眾認同的行為模式。因此,透過不斷的討論,也許「秒退」會在將來成為主流的抵制模式,許多企業將因此中槍;但也有可能倒退回個人拒買抵制。

不過,當你經過了「革命?」「秒退?」的爭辯與思索,最後選擇再次回到「拒買」時,你也與之前不同了。你透過自己的大腦,找到一個最適合你的行為模式,而不是盲信什麼「先知」或「社會賢達」。這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別期待倫理學家告訴你的解決方案,因為那方案很可能是基於倫理學家個人價值觀的偏見。就像我前面對於「秒退」的批判,那也不是真理,你應該試著挑戰我的說法。

你要做的,是參與建構並維護一個開放的討論空間,因為只有集體智慧可以帶領我們的社群往更理想的方向前進。我們的身邊總會出現新的破壞者,只有大腦清醒且不斷提升自我的公民,才有辦法對抗並驅逐這些敗德者。

作者簡介_周偉航

筆名人渣文本,經營粉絲專頁「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輔仁大學哲學博士,專長為倫理學,曾從事政治公關工作,目前為時論專欄作家。

「人渣文本」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秒買秒退
人渣文本
周偉航

幼時想當言情小說家,如今在各大學兼課當流浪教師,將來計劃騙一筆錢來開深夜食堂。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