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看八仙塵爆事件》褚士瑩:什麼樣的醫生不敢出手救人?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焦點 | 時事分析

看八仙塵爆事件》褚士瑩:什麼樣的醫生不敢出手救人?

撰文者:褚士瑩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2015.07.07 19,855

衛福部強推醫療糾紛法還塵埃未定,八仙樂園爆炸事件就發生了,台灣的醫病關係劍拔弩張,我們看到傷者家屬出於對家人的愛,因此對醫護人員的每個小細節,都用放大鏡檢視,甚至在換藥或是病情解釋時,像蒐證般的錄影錄音,這些行為都讓醫護身心俱疲。救人不成還會被告,這種仇醫的態度會不會以後沒有醫生敢幫病人看病?

我想起一個在美國的醫生朋友告訴過我,他在印第安部落當巡迴醫師時,遇到的一件事:

「當時有個小男孩得了C型肝炎,不符合一般會罹患C型肝炎的年齡,我就合理懷疑這孩子有可能遭到性侵,因此開始去進行家訪,發現這個孩子住在狀況很不好的貨櫃屋裡,父親是愛滋病帶原者,我因此向州政府社會局申請調查……作為一個醫生我不需要做這件事情,但作為一個人,這是我應該要做的。」

跟我說這個故事的,是我的好朋友小杰醫師,一個在阿根廷長大的台裔美國醫生。

雖然我不是醫生,但我想我完全理解他說的。

廣告

今天我的專業工作範圍是緬甸的NGO工作者,但是如果我在台灣知道有菲律賓漁工需要幫助,我絕對無法原諒自己的嘴中說出「很抱歉,這不在我的業務範圍內」這種話。

因為我們之所以選擇一份工作,其實不是對雇主做出承諾,而是對自己做出承諾。如果無法做出這樣的承諾,或許你入錯行了,因為你沒有真的那麼在乎你在做的事。

半夜的飛機從紐約起飛,要飛往地球另一端的亞洲。許久沒有返鄉回台灣探親的小杰,隨著客艙燈光調暗,也沈沈陷入夢鄉。

就在這時,機艙廣播突然響起:
「各位乘客,很抱歉打擾各位的休息,這是來自座艙長的廣播,請問在座有沒有醫生?我們目前有一位生病的客人緊急需要專業醫療人員……」

廣告

從當實習醫生以來,就一天24小時隨時隨地佩戴著呼叫器,連睡覺時候也不例外的小杰,立刻就警醒起來。

這時小杰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忽視,一個是行動。

可以忽視的原因是,現在小杰在飛機上的身份,就是一般旅客,不是醫生。沒有人規定醫生在私人時間也要履行看病的責任,就像下了班的學校老師,並沒有義務要指導路上的他校學生。在法令嚴格的美國,如果選擇介入,出了什麼事,反而要承擔法律責任,吃不完兜著走,搞不好弄到傾家蕩產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此時小杰的腦中,呈現天人交戰。

「全飛機應該不止我一個人是醫生吧?讓別人來好了。」
「萬一病人有什麼三長兩短呢?」
「人生在世,遲早都有一死,只是早一點、晚一點有什麼關係呢?知道自己有病的人選擇搭飛機,這是自己必須承擔的風險,不是嗎?畢竟意外可能發生在任何時候、任何人身上啊!」

但是這些想法都一閃即逝,小杰幾乎反射動作從座位上彈跳起來,立刻快速衝向現場:「我是醫生,讓我來!」

飛機上手足無措的機組人員,這時候都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小杰跟病患本人詢問,也向跟病患同行的妻子了解病患的健康情形後,憑著過去在簡陋的偏遠地方當巡迴醫師的經驗,遷就飛機上配備急救箱裡有的藥物,做了簡單的處理,小杰一邊進行觀察, 一邊專業地安慰附近目睹現場的空服人員跟乘客:「請不用擔心,突然的嘔吐跟暈厥,會讓病情看起來比實際嚴重,先讓病人補充水分。」

「請問醫生,我們有沒有需要緊急降落呢?」機長這時也從機艙趕到小杰身邊,「只要你說有需要,我就立刻找尋最近的機場降落。」

經過幾分鐘的緊急處理跟診斷,小杰語氣平靜地說:「沒有這個必要,病人 的狀況沒有緊急到需要迫降,可以支撐到我們到達原定目的地沒有問題,如果商務艙有空位的話,讓病患平躺並且保暖,經常查看情況確定沒有惡化,只要一有變化就隨時通知我。同時請機長事先通知降落機場準備擔架,飛機艙門打開之後,請其他乘客先留在座位上等候,讓EMS人員(編按:救援醫療服務)先上機將患者優先送院。」

原本混亂的機艙,這時逐漸回復了平靜,乘客又都慢慢睡去。

這樣的情形,小杰最近已經遇到3次了。

「為什麼要多管閒事呢?而且讓機場緊急降落,把病人送去醫院,不就沒事了?萬一這途中出了什麼三長兩短,病人家屬不是會告你嗎?」小杰的家人事後知道這事,都不禁為他捏了一把冷汗。

「可是我是醫生,這是我的責任。」小杰說,「不管我是不是在我的醫院,迅速正確處理判斷病患的狀況,就本來是我該做的事啊!」

我不禁想到「慢療」這本書的作者 Victoria Sweet(維多利亞.史薇特)在書中說,當年她決定讀醫學院時全家都很震驚,因為對他們家不是從商人就是知識份子的家族來說,醫師是吃力不討好的勞力工作。為了要得到家人的支持,她只好跟家人承諾選擇當一名不耗體力的精神醫學家(雖然史薇特醫生後來還是忍不住走了臨床)。要不是因為她一直找不到可以一邊行醫,一邊攻讀醫學史博士學位的工作,不然恐怕也不會跟醫院結下不解之緣。

從歷史的發展上來看,醫師這份職業在前現代時期,其實並不是像今天這樣屬於全職工作,而是師徒代代相傳的一種傳家技藝,也因此大多數醫師身兼其他工作,精英分子可以身兼教授,其他大多數則是身兼務農,兼藥草師,甚至理髮師。對患者的好處是,這樣的醫師看事情的角度較多元,對醫師來說,也有時間以別的方式來思考其他事。

但是如今的醫學,已經從一門「技藝」轉為「專業」,再轉為「商品」,當前的醫療照護者所做的事,基本上是分段公開販售自己的時間。但是認識小杰讓我看到醫生該有的原型,只是因為當前時代的潮流,讓小杰在美國利益糾葛的複雜醫療保險制度想成為全人醫生這想法顯得叛逆,甚至有些驚世駭俗,但是在醫療的舞台上,像小杰這樣的醫師雖然不在舞台正中央,享受所有目光的焦點(以現在的潮流來說,鎂光燈的焦點應該是美容整形醫學吧?),但是既然是醫師這門古老行業的原型,也永遠占有一席之地,不會有被淘汰的一天。

如果你問小杰這樣做值不值得,我相信我們都已經知道他的答案了。一個真正的專業工作者,遇到社會需要自己的時候卻不願意出手,其實不是對社會失望,而是對自己失望。

讓我們一起加油,在專業工作中,對自己做出承諾,努力成為自己喜歡的那個人吧!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八仙塵爆 醫生 事件 褚士瑩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