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具影響力的商業財經媒體

重新認識高雄

一個新的高雄時代,自2018年底拉開了序幕,新市長韓國瑜上任,結束了過去20年民進黨在高雄的治理。韓國瑜矢言改變高雄,但其實在這股「韓流」之前,已經有各種不同領域的人持續在高雄耕耘,要改變高雄的交通、休閒娛樂、性別教育、環境保護等領域。

在舞台的序幕拉開之際,我們邀請你一起重新認識高雄。

曾經的全球第3大港、全台第2大都 高雄人如何失去了昔日的光榮感?

2019-01-18田習如、吳中傑

高雄,曾經是台灣工業發展的驕傲;如今,則出現許多台灣經濟轉型下的暗影。高雄港曾是全球第三大港,直到2000年被韓國釜山港擠下。2010年直轄市升格之前,超過30年時間,高雄市和台北市是台灣唯二的直轄市。近年,高雄並有許多跳脫傳統工業城市的新面貌。硬體上有擁有世界最大單一屋頂劇院、全亞洲最大管風琴的衛...

繼續閱讀
南漂高雄創業家,打造全台最大自造者空間
改變高雄的一群人

高雄的痛 - 大林蒲

再過不久,大林蒲將啟動遷村,萬人移居到另一個陌生的地方,半世紀來,他們被工廠包圍,承受台灣污染問題的總和。農田沒了,沙灘不見,天空蒙上一層灰,最終連家園也消失。村民吶喊:經濟與環境,不能共存共榮嗎?

煙囪環伺的大提琴手
關於...搬離家園

鳯鼻頭居民龔全成家,二樓窗戶的風景,他說這些礦砂、煙灰,在冬天只要兩個星期就會布滿窗戶。

大林蒲的信徒在中元節時,在大林發電廠的出水口放水燈祈福,因為落差太大,只能用竹竿勾住水燈放到海裡,這些水燈隨著冷卻水的白泡沫在原地迴轉,流不出大海。早年,信徒會到鹽水港溪放水燈,但那裡已經變成中鋼的管制區,居民們只好到這出水口放水燈。

大提琴手陳彥儒,25歲,大林蒲人,在鳯山丘陵上,可以看見他回鄉的路。出生時,這裡已是煙囪林立,他早已習慣這樣的生活環境,直到大學後到市區求學,假日回鄉看望祖父母及父親,他騎著摩托車,在中林路上,穿過五百家的工廠,八百多支的煙囪,他才意識到家鄉的浩劫。

曾先生,66歲,早年因為加入臨海工業區的大鋼廠上班,他搬到大林蒲來住,在一次公司的體檢中,發現了肝癌,經過手術他幸運康復。在他住的這一鄰裡,曾經長過「壞東西」的,他算一算有超過十人。

鳯鼻頭製香業二代37歲的林宏歷說:「我家以前是面海的三合院,走不用五分鐘下面就是海灘,小時候下課就跑到沙灘玩。」接著南星計畫開始填海造陸,沙灘就漸漸不見了。前一陣子他帶小孩到墾丁沙灘玩,小孩高興到不想回家,林宏歷忽然間放聲大哭:「原來我家沙灘不見了。」

傍晚,一名漁夫在鳯鼻頭漁港看著他的船。早期這一帶沿海常可抓到滿滿的烏魚,那時的漁民會把他們的竹筏拉到沙灘上停放。後來因為填海造陸,沙灘不見了,政府蓋了座完善的漁港給漁民,但是烏魚不見了,只抓得到少許的雜魚。

世居大林蒲的鳯興里里長洪富賢,站在祖厝的神明廳旁。他說他的祖先住在這裡四百年了,大工廠也才來幾十年,現在要把他們趕走,簡直是「乞丐趕廟公」,他不甘心。

大林蒲一帶最大的旅館「伯園大旅社」,王老闆在門口滑著手機等待客人上門。在紅毛港遷村後,他的客人就少了,後來他把旅社改成套房出租,出租給到工業區的臨時包工,一個月五千元,有一名包工在這裡已經住了七年。

67歲的邱先生在他家隔壁已經傾壞的老房子前乘涼,這些老房子在數十年前屋主搬走後,就任由它荒廢至今,這些穿孔的屋舍,在夏季時常會帶來陣陣的涼風。

十年前遷村到鳯鼻頭的紅毛港人楊金翰、35歲,假日時帶著兩個女兒到鳯山區的飛鳯寺參拜,他在一樓的一張舊紅毛港的空照圖中,意外找到他爸爸的船,兩個女兒很高興的指著說:「這是阿公的船。」依照目前的遷村進度,楊金翰很快又要再次搬家。

尚未成為商周會員?立即註冊

或使用以下帳號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