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想去中國打天下?聽不懂「官方」的話,後果就是...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職場修練

想去中國打天下?聽不懂「官方」的話,後果就是...

撰文者:鍾子偉
哈佛之後的人生 2014.10.13 36,785

幾個月前,在天津有個大型的國際經濟論壇。有來自全球不同產業,總共超過2000位參加者和企業領袖出席,天津有部分地區甚至還封閉以便保護出席者安全,特別是有許多政界領袖也會出席這長達一週的論壇。

第一天,開場演講是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全部2000位出席者都齊聚在大會堂中,大家都配備有耳機提供同步口譯。大約30%的出席者來自中國,其他來自其他國家。我們全都很好奇,中國最有權力的人之一會說什麼。當他走上台時,全場都取出手機拍照。

他一口氣不停地用中文說了40分鐘,多數的句子聽起來像是這樣:

廣告

「中國一定要專注成為一個創新的國家。我們一定要繼續打擊貪腐。我們要繼續經濟改革,增加國內消費。我們要增加鄰近亞洲國家作為我們的合作夥伴……」

以中文來說,這聽起來很一般,非常模糊且很空泛,沒有什麼細節或是真正具體的步驟。聽到一半時,我切換到英文,聽聽看翻譯,結果聽起來更普通,似乎沒有什麼重點。如果是來自有媒體自由的現代民主國家,可能會很難想像一個政治人物說一場這麼模糊且普通的演講,媒體和輿論第二天一定會狠狠地批評他。

我看看周圍,很多非中文聽眾已經顯得不耐煩並開始離開,其他人則開始打瞌睡。

稍晚在開幕晚宴上,一個歐洲代表說:

「這幾乎是我聽過最糟糕的一場政治演講。40分鐘不停的說大話和普通詞彙,像是我們要改善這個國家,關心我們的公民,投資下一代。完全沒有計畫和細節他們要如何做到,每件事情聽起來都很空洞且沒誠意。」

立刻有個35歲的中國商務人士說:

「一點也不,我認為這是這麼久以來我從中央政府單位聽過最好的一場演講,提供關於未來方向很多暗示。

比如說,如果你有看新聞,你會知道總理在過去一個月中沒有公開演講或是出席過這種公開活動。這是很長的一段時間,那通常表示他們在北京不同派系中間談好了,然後決定了什麼是下一個要關注的重點。

這表示他今天在這裡提到的每件事,從持續反貪腐到投資在創新上,那些全都是他們毫無疑問要努力去做的事情。作為一個商人,我們明天早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份報紙然後再次一個字一個字重讀他的演講,因為它暗示了這個政府接下來要做的事,以及我們能從中得到什麼或是趨避風險。比如說,他說他們會繼續打擊貪腐。你知道去年自從習近平開始打擊貪腐之後,在澳門的博奕、上海的精品產業以及北京的五星級飯店有大幅度的衰退嗎?這表示這不是投資這些產業的好時機,而是該去他們要專注的產業如科技、投資和創新上找門路。千萬不要跟政府唱反調,不然結果通常不會很好……」

歐洲代表用一種混合著困惑和趣味的表情看著我,在開口說之前先搖了搖頭:

「這就是在中國做生意。許多外國人永遠無法真的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我是否該試著在北京工作?在中國做生意是否很難?所有那些在中國做生意的一些奇怪故事都是真的嗎?跟在其他國家或是台灣相比有什麼不同?我是否該考慮在中國找工作,然後搬去上海看看到底什麼情況?

上述是許多台灣或亞洲的學生或年輕上班族常常會問的問題。但這真的適合你或符合你的個性嗎?

或許上面那個很簡單的故事就是個很好的例子,說明即便是這麼小的事情,對於非中國人來說也會顯得非常的不同和感到奇怪,如果你不夠小心,可能會造成非常大的風險和糟糕的職場決定。

平均來說,在第一級城市如上海或是北京,一個大學畢業大約30歲的上班族過的生活基本上和台北市沒有什麼太大差別。他們多半看一樣台劇、韓劇或美劇,在商場中買一樣的品牌,大約有差不多的消費能力。表面上,許多事情看起來很類似。

但一旦你待越久,就會有非常奇怪的現象慢慢出現。

中國國內班機是有名的會延誤,除了空中管制或是軍事演習,通常沒有什麼官方理由。事實上,我會說我在中國坐的飛機有大約一半都延誤過,有時可以晚一整天。去年,有許多我在上海和北京的朋友開始說兩個城市間的航班開始不正常的延誤,比過去延誤時間更長且更頻繁。

為什麼?

有一個謠傳是當下一個政府開始鞏固它的權力時,重要的政府官員不是飛去就是飛離北京,直到政府掌握了每件事之前,所有的班機都會延誤或是取消。

就像一開始提的那個中國商人所說,如果你很注意這些情況和政府決策的話,你會知道要避開北京。永遠要跟不同產業和政府官員保持良好關係,確保你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在我要結束上一份工作離開上海之前,我最後一次跟一個37歲的台灣商人碰面,他過去15年試著在中國創業。過去幾年他有成功過,也失敗過很多次,現在依然在嘗試中。我問他,為什麼過了15年他還在這裡?

「這不是一個好國家。有太多缺點,很多貪婪,很多腐敗。我希望我不要永遠待在這裡。

但是也因為這些負面的原因,這裡有太多珍貴的機會。對某些人來說,他們不喜歡那些灰色區域,不喜歡需要跟對的人拉關係;但對某些像我這樣人的來說,這些灰色區域就是能夠真正做大事業的機會,做些不一樣的事情,而不只是在美國或在台灣每天花八小時坐辦公室。在這裡,當你對他們有利用價值時,他們會利用你然後對你很好,所以秘訣就是要從中取得平衡,在你依然有辦法的時候從中拿到好處。中國還是像是美國過去大西部拓荒或是掏金熱的時候,大西部很危險,但也很令人興奮。充滿能量,永遠往前看的觀念,全球人才熱切聚集,非常有吸引力……這不適合每一個人,但是中國正在非常快速的現代化,所以機會之窗也正快速關上,所以我真的很希望能夠嘗試看看,以免錯過了人類發展史上難得的機會。」

想知道在中國做生意對你是否是正確的選擇?你是否該去上海、北京看看,看看在那邊尋找職場生涯是否是個好主意?那或許你該問自己的第一個問題是:

緊跟著政府、灰色區域、大西部、興奮、創新、國際舞台、高風險,但是非常高報酬……

你可以接受這些,這些也符合你的個性嗎?

作者簡介_鍾子偉(Joey)

出生於台灣,在美國長大。12歲回到台灣,20歲出版第一本書,23歲於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工作,24歲進入哈佛商學院,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台灣人。25歲在紐約Ralph Lauren實習,26歲畢業,是台灣模擬聯合國推展協會創會理事長。28歲當上中國三麗鷗總經理,現年30歲,離開三麗鷗在台北創業。著有《放膽去闖,上海職活的故事》、《記得你22歲的眼神》。

「哈佛之後的人生」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去中國 官方 聽不懂 後果
哈佛之後的人生
Joey Chung (鍾子偉)

出生於台灣,在美國長大。12歲回到台灣,20歲出版第一本書,23歲於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工作,24歲進入哈佛商學院,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台灣人。25歲在紐約Ralph Lauren實習,26歲畢業,是台灣模擬聯合國推展協會創會理事長。28歲當上中國三麗鷗總經理,30歲離開三麗鷗在台北開始創業。

出版作品:《記得你22歲的眼神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