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失業、無薪假...3個問題,檢視自己的「反脆弱」能力有多強?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職場

失業、無薪假...3個問題,檢視自己的「反脆弱」能力有多強?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歐洲職涯顧問 Jen
網民肥皂箱 2020.05.26 1,718
摘要

1.新冠肺炎造成經濟動盪,就業市場萎縮,幾乎所有人都陷入脆弱的焦慮狀態,但仔細思考後,發現造成焦慮的原因是現實與我們的「預期」產生差異,這種不如預期的落差使人恐慌。

2.與其預測或祈禱「變動」不再偷襲,不如藉由各式小挫折累積經驗、磨練心志,讓自己不再「脆弱」。

2020年3月21日,我在荷蘭政府宣布封鎖阿姆斯特丹的兩天前,搭乘華航CI707號客機11點15分飛離荷蘭史基浦機場。回台灣的路上,心情緊繃的像機上穿著全套防護衣的乘客一樣,悶、慌、恐,而且帶著對回國後的茫然。

腦袋回想起同為MBA同學各式各樣的焦慮,中國同學為了一圓歐洲留學夢背負人生第一筆貸款、巴西同學為了更璀璨的職涯,變賣家鄉一切資產,隻身一人離鄉背井、印度夫妻滿懷新婚憧憬,兩人一齊辭職只為了在年輕時闖出一片天,但被突如其來的COVID-19重重擊碎而分崩離析。

鹿特丹商學院、伊拉斯姆斯大學,全世界42個國家共150名、原本因為一年的MBA而心懷歐洲天下的留學生,如今卻坐在狹窄的經濟艙位,比起躊躇更令人生氣的,是滿腦子只裝得下是否感染肺炎和面臨未來14天隔離的害怕。坐在沒有滿座的客機上,我深刻的體認到,2020年,世界被迫暫停了。

廣告

面臨突如其來的事件,跳脫個人,就連公司行號或國家政府都難以倖免,彷若人類的文明在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教授所言的「黑天鵝事件」前,脆弱的如同乾草,一捏就碎,差異的只是破碎的程度。世界經濟停擺、就業市場萎靡、醫療系統崩潰,比起溫水煮青蛙,COVID-19用一股強大而且肉眼可見的「迫力」擠壓著我們習慣的日常。

但令我好奇和不解的是──我們怎麼就「被迫」了呢?

試著找出問題答案,我分析鹿特丹(RSM) MBA眾多同學以及自己面對疫情產生焦慮的源頭,輕易的發現原因無他,唯與「預期」差異所生。與原本的預期產生偏差,這種「變動」使人恐慌、迫使我們的世界暫停、讓我們被迫恐懼,那是不是瞭解「變動」為何物,才有一線生機?

如此思考的我,翻查台灣教育部辭典對「變動」的解釋,「變動」意為「移動、改變;是不尋常之舉動或是事故。」但我又想:COVID-19絕對是場如黑天鵝一般的「改變」,但是不是如此「不尋常」?回想近五年的歷史,我發現其實所謂黑天鵝事件其實並非如此「不尋常」:

廣告

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
2017年中美貿易戰爭
2018年虛擬貨幣比特幣暴跌80%
2019年澳洲野火
2020年COVID-19

在此不過簡例,細看又或是往更早些年前搜尋,只要關注的議題廣泛,都能輕易察覺所謂的變動再「尋常」不過;如果變動是常態,又為何在面對常態時,我們卻顯得如此沒有準備?

「感受不是事實,你可以透過改變自己的想法來改變你的感受。」—心理學家大衛‧柏恩斯(David D. Burns)

站在這樣的角度,面對突如其來的COVID-19,讓彼此恐慌的或許僅是我們大腦本身一種片面的「感受」,感受來自對外界變化的反應,而外界的常軌由多數人認知建築,而多數人常有複數的認知盲區:

如同我的巴西同學,他的初衷是在荷蘭找到工作,希冀保持一貫初衷的他,落入「一致性」的傾向,鑽牛角尖該如何在荷蘭有所成就這事上而不斷抱怨COVID-19對他的影響;

中國同學因為同儕「都」來歐美闖蕩,他也「盲目」的跟隨眾人的腳步,背上學貸卻沒有背上自己的洞見,在2020年初一人來到荷蘭,也第一次感受到「隻身一人」的無助;

印度同學帶著夫人和家人的期盼來到歐洲大陸,卻因為如今撲朔迷離的就業市場而感到萬分惶恐,他是家中唯一的支柱,面對突如其來的COVID-19,他的身心被一股孤立無援的焦慮佔據。

我驚詫的察覺,原來我們每個人的境遇都是如此的相近,面對宛如常態一般的變動,我們卻不以為然的怪罪於天時機運,曾幾何時卻忘了,把自己逼到如此牆角之人,不是天命而是自己?藉由這樣的觀察,讓我換個角度切入並對疫情時代提問:是不是暫停世界的不是COVID-19,而是我們的「狀態」把自己的世界暫停了?。

假使我們可以把自己的狀態調整的不對變動過分反應,面對世界的黑天鵝事件,不再被動的接受,是不是就可以讓我們的世界重新啟動?又或是不再面臨暫停?

在台灣與荷蘭的同學視訊的兩個月裡,大家心態的轉換讓我摸索到如何「反」脆弱,也找到一些審視自己是否面對變動顯得脆弱的門道:

一、我犯了一致性傾向了嗎?

世界老話一句:世界唯一不變的便是改變。有計畫是身為21世界有為青年的必備條件,但若不隨時調整計畫,則會是現代快速「變動」社會的犧牲品。如同心理學家所言,人類有嚴重的「維持一致性」的傾向,這可能是身為猿人祖先為了生存而留下的心理特質。但如果無視已「變動」的環境條件而繼續保持一致性,是致命的。


上周和把家鄉家產全數變賣、隻身一人來荷蘭打拼的巴西同學聊天時,他告訴我:「我起初一心想要留在荷蘭,這個社會經濟比起巴西更為發達的國家,但COVID-19的爆發,讓我焦慮了一個月,但過了這一個月我突然覺得視野大開,為什麼一定是『荷蘭』?為什麼不是英國?德國?西班牙?如此一想,突然覺得當初的熱血全部回來了。」

他用樂觀、自信且充滿活力的聲音對我如此說道:「我否定當初的計畫,但我並沒有否定我的初衷──為了更好的明天舉杯!」

二、我盲從了嗎?

知道嗎?心理學家做過個實驗,讓街頭100人同時抬頭看,路上的路人也會不自覺得抬頭,甚至會對著什麼也沒有的天空指指點點,只因為周邊的臨演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身在廣州我一直很嚮往外國生活,」笑著喝著葡萄酒的中國朋友透過鏡頭和我說:「現在想想覺得有點蠢,但就是當時大家都嚮往自由的味道,我也就隨波逐流的借了一筆學貸,飛來離祖國千里遠的荷蘭。自由雖好,但那是眾人所想要而非我所求,現在我在歐洲這片土地上,發現很多我從所未見的人事物,我很快樂,也對未來尋找自己的路充滿信心。」

用一場學貸,換一場尋找自我的旅程,他斬釘截鐵地和我說,COVID-19對現在的他來說,只是一段插曲,譜出他人生的一段最美的一次轉折。

三、我個人英雄主義了嗎?

看過球賽嗎?我說的是團隊競賽型如籃球、足球等等;身為前體育員,深刻體會到,所謂「王牌」球員都很容易有種傾向──「個人英雄主義」。王牌在球場上的視野很廣,他可以看到球,更可以看到裁判、對手、隊員,甚至是觀席台上的觀眾,但往往在球場上最感孤單的便是這群王牌,因為他能明確的感受到所有人對他的期待,或許享受、或許壓力,但不變的是,他們認為自己「獨自」撐起整支球隊。


「當初的壓力真的非常大,要知道,在印度我除了父母、岳父母,還有三個弟妹要養,冒著極大的險來到歐洲打拼,卻遇到疫情這種事情,想必只要是個人都快抓狂。」來自印度、也是本屆學生會主席的男同學,和他的夫人在兩人印度的家和我視訊說道:「剛回印度的時候,幾天覺都睡不好,甚至壓力大到會夢中大喊驚醒,直到我老婆、弟弟、母親和平常都不多言的父親,把每個人的存摺攤在我面前,要我不要擔心時,我才意識到支撐這個家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我是有夥伴的,而且都是特別值得依靠的夥伴!」

和他視訊後幾天,他傳送一個大遊戲廠商的實習機會給我,而我也回饋他一個金融銀行的線上活動講座,他給了我幾個笑臉表情符號和一則短訊:「你也是我的夥伴,而我也是你的!」


5月22日是回荷蘭的日子,轉眼間也快要兩個月了,回台灣時的焦慮已經和緩了一些,聳聳肩、抖抖手、在扭扭脖子後,深深吸一口氣。是因為習慣後疫情時代而態度輕鬆了?或許。

但現在的我比起之前清楚認識到,與其一帆風順卻面臨不能倒的尷尬,不如在歐洲求學、求職的一路上嗑嗑絆絆,畢竟「變動」是尋常的,2020年COVID-19之後,肯定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變動在人生的道路旁伺機而動,與其預測或祈禱「變動」不再偷襲,不如藉由各式小挫折累積經驗、磨練心志,讓自己不再「脆弱」,拒絕自己的世界再次因為任何變動而被迫停止。

願所有讀者都能「反脆弱」的,在COVID-19的打擊下,掛著傷疤卻更燦爛的起身,不再對變動恐慌。

※本文獲《歐洲職涯顧問》授權轉載,原文出處:被迫暫停的世界—面對疫情時代,為何我們如此脆弱?

※作者簡介:我們是一群在歐洲工作的台灣人,團隊成員居住地從英國、德國、法國、荷蘭、比利時、丹麥、芬蘭、瑞士、盧森堡、愛爾蘭、葡萄牙、波蘭、到奧地利等國家。在追夢路上,我們走過大大小小的坑、吸取經驗及教訓,現在讓我們陪伴有夢的你們一起度過。

責任編輯:梁喆棣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壓力 就業 反脆弱 焦慮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cynthia_lee@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