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被罪惡感淹沒…至親離去不是你的錯,請允許自己悲傷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職場 | 心靈成長

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被罪惡感淹沒…至親離去不是你的錯,請允許自己悲傷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周慕姿
周慕姿專欄 2020.03.29

「從我知道我媽得癌症到過世的這段時間,我一直很不想面對她。」他坐在我對面,一臉煩躁。「我妹妹跟我說,醫生說媽媽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要我好好跟媽媽相處,多陪陪媽媽。但不知道耶……我聽我妹這麼說,我沒什麼感覺,我只是覺得很煩。

我在想,我是不是太無情,好像應該要難過的。我也想要對我媽好,但不知道怎麼,看著她越來越虛弱、變得很需要人照顧的樣子,我就覺得好煩躁,甚至很容易對她不耐煩。在她最後走了,我也都沒有哭,只是覺得好煩、好生氣。」他用力抓著頭髮。

「聽到媽媽生病,看媽媽變得虛弱、變得需要別人的照顧,甚至就這樣離開了,好像讓你很生氣、很受不了?」我試探著問。

廣告

「對啊!爸爸過世之後,這麼多年,她就一個人照顧我們三兄妹,從來沒有喊過苦、沒有示弱過,什麼事她都做得到!在我心中,她就是這麼強悍的人,現在她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變成這樣,怎麼能就這樣走了……」他突然忍不住,把臉埋進手中,嚎啕大哭。

原來,那些不耐煩與憤怒,是對於媽媽可能離去的不捨與否認。似乎只要不承認、不面對,把媽媽當成跟以前一樣,「媽媽離去」的這件事,就不會發生、也沒有發生。

=======

「你知道嗎?是我簽下我爸爸的放棄急救同意書。」她看著我,一臉苦笑。

廣告

「我看著他插管躺在病床,我知道現在對他來說,是非常痛苦的。醫師也告訴我們,他的生命力一點一滴地在耗損,現在這些醫療行為,其實只是維生而已。」她盯著自己的手。「我們都期盼奇蹟出現,希望他可以醒過來,就像沒事那樣。但是沒有辦法……因為我是家裡的老大,最後,由我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

「雖然醫生說的我都知道,但簽下的那一瞬間,我覺得我好像劊子手。到現在,我仍然想著:『如果我不簽,會不會有一天,爸爸能醒過來?』」

那些對爸爸的罪惡感、希望自己是否還能做些什麼的遺憾,深深啃噬著她的心。

=======

當身邊重要的人離開,不要急著告訴我,要好起來;

不需教我怎麼超越這個悲傷、告訴我這個悲傷是有意義的;

或許多年之後,我會從這個悲傷得到些什麼,但是,那是我自己的選擇,而不是你告訴我的「應該」;

如果你想安慰我,請你看到我的痛苦,試著待在這麼糟的我身邊,而不用告訴我怎樣可以好起來;

因為這或許是永遠好不起來的一個傷口,即使時間過了許久,仍然會隱隱作痛;我可能會充滿了罪惡感、帶著很深的遺憾與失落;就算恢復平常的生活,現在的我,也跟以前不一樣了。

請你尊重我的悲傷,不要指正我、批判我;不要問我「怎麼那麼久還沒好起來」;不要告訴我「我也失去過,但我用了什麼方式站起來。」

每個人的悲傷獨一無二,我知道我的悲傷可能讓你手足無措,可能你希望能幫忙我、讓我好一些,讓我脫離這個「痛苦」;

但這些幫忙,只會讓我感覺自己很糟,感覺自己與這個世界的疏離,感覺自己的悲傷,沒有人可以或願意理解;

「悲傷」從來不是一個問題,因為失去摯愛的悲傷,就是這麼痛、這麼糟糕的事情;就算看起來好了,不管多久,都會在我們的心裡隱隱作痛。

我或許會慢慢堅強起來,學會在這樣沈重的感受中生存,但這仍是我的選擇,而不是我「克服了悲傷」;

或許,這一生,我都得背負著這些,一步一步地、緩緩地前進。

會這麼傷痛,是因為對方對我就是如此重要,我們之間有過許多美好,那些美好,無可替代。每一次的痛楚,都是因為我對他/她如此想念;

因為他/她愛我,而我也是。

若你願意,請尊重我的悲傷。

=======

當重要的人離開,面對這樣的失落,從來就不是容易的事;我們會想否認、憤怒,更忍不住悲傷。

有時我們希望忘記這一切,甚至希望這件事沒有發生過;身邊的人,也可能會希望我們能夠「放下這一切,趕快好起來、往前走」。

我們被說服: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可以忘記所有傷痛。

但,你我或許都發現了:

「時間不能沖淡一切;而傷痛,有時,就如昨天發生的一般。」

當我們「不能悲傷」,或要「假裝不悲傷」時,我們可能開始學著淡化自己的痛苦,甚至讓自己沒有感覺,這樣才能因應那些希望我們「趕快好起來」的期待。

只是,讓自己「沒有感覺」以「克服痛苦」的過程,你會發現:

我們失去的,不只是感覺痛苦的能力,而是所有感覺,都慢慢不見了。

包含感覺快樂、幸福的能力,和想念對方的能力。

於是你才發現:你不只失去了自己的感覺,還失去了你自己。

我們需要去訴說我們的悲傷。那個被我們藏在內心最深處,用盒子鎖了起來的;受傷的心,需要被看見、被聽見。

或許,你曾因這些情緒而被他人攻擊、甚至不被允許。

請記得,那不是你的錯。

你有情緒,並不是軟弱,也不可恥。你的眼淚與悲傷,都是因為,你付出最真實的情感,而又從對方身上得到真心的對待。

你的悲傷,證明這段關係真實存在;證明你與對方真心以對。

那麼,悲傷,理所當然。

請允許自己悲傷。

註:本文故事均經大量改編並經本人同意,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責任編輯:林易萱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急救 悲傷 同意書 癌症
周慕姿專欄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心曦心理諮商所創辦人,2017誠品暢銷榜冠軍、金石堂「十大影響力好書」:《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作者,也是台灣民謠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的主唱。

另著有《關係黑洞》、《他們都說妳「應該」》。

※粉絲專頁:

關於你的心裡事─周慕姿心曦心理諮商所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