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討厭Excel,就很難學會Excel...美國教育專家:關閉大腦的「自動駕駛」功能,就是你人生表現突出的關鍵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職場修練

討厭Excel,就很難學會Excel...美國教育專家:關閉大腦的「自動駕駛」功能,就是你人生表現突出的關鍵

撰文者:烏瑞克‧鮑澤
非讀BOOK 2019.01.07 11,270

沒有打算學,就學不會

提到在某個專業領域尋找價值這個概念,需要了解一件重要的事:我們必須留心尋找價值。即時有進行心智活動,如果沒有打算學習某樣事物,我們就學不會

比方說,醫生有很多機會研究膝部肌肉。膝關節手術在一百多年前就有了;在美國,醫生們每年做的膝關節手術不少於50萬例。許多整形外科醫師對膝部肌肉瞭若指掌,他們幾乎每天都要探索肌腱、拉開半月板軟骨或檢查滑膜組織。

廣告

然而,瑞士一名整形外科醫師卡爾‧格羅布不久前在膝部發現了一塊新的肌腱。他和一群研究人員一起在膝蓋骨正上方發現了一小塊強健的肌肉——之前任何一本解剖學教科書或任何一位外科醫師都未提及這塊肌肉。

格羅布對自己的發現非常謙虛。「我只是個普通的外科醫師,」他告訴我,「解剖學是我的愛好。」其他專家的說法就沒這麼克制了,一個醫學部落格這樣寫道:「新的肌肉幾乎跟傳說中的大腳怪一樣難以發現。」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每年有幾十萬例手術在這個部位進行,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醫生忽略了這塊肌肉?一個合理的解釋在於心態的特質;換句話說,格羅布之所以發現了新的肌鍵,是因為他一直在尋找這塊肌肉。他學會了關於膝部的某件事,是因為他想要學習。抱持著不同的態度,格羅布在一組別人看不出有什麼價值的肌肉中發現了價值。

心理學家艾倫‧蘭格數十年來一直在研究這個概念。我去拜訪她時,她告訴我,為了意義學習需要「用心」,是一種對價值的主動探索。蘭格認為,這種態度——這種觀點——不只關乎集中注意力,還要求人們投入體驗之中,以突出體驗的新奇之處。她說,人們必須關閉大腦的「自動駕駛」功能,主動探索專業知識或技能

在許多方面,這種「用心」涉及背景、脈絡。在培養投入參與的態度上,「框架設定」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我們往往需要某種火花、某種感知上的扭轉,才能把注意力拉到學習上。

這一點在我與蘭格聊天時很明顯。有時候,我們的對話很「無禮」,心態是幽默的,蘭格會因為我忘了某件事而取笑我:「你太緊張了!」

但隨後,我會提出一個問題,於是框架又會變得比較具有教育性。蘭格會問我一些尖銳的問題:「你了解我的意思嗎?」並建議我去閱讀某篇文章。這樣的討論變成是在發掘某樣有意義的事物,在學習某個新東西。

還有一些因素有助於形成比較投入參與的態度。蘭格指出,如果我們認為專業知識或技能是比較開放式的,就會更加用心。此外,從不同的角度看問題也有幫助。改變觀點通常會讓我們學到更多,因為這讓我們更能敏銳察覺某個專業領域的微妙之處。

但最重要的,也許是意義本身。要關閉大腦的自動駕駛功能,最好的辦法之一是尋找價值。例如,在早期的一項研究中,蘭格讓2組學生閱讀教科書中的同一段文字,而她給2組人的指示只有一個關鍵差異:一組學生被要求「研讀這段文字」,另一組學生則要以某種方式讓這段文字「變得對自己有意義」。

結果,「尋找意義」那一組更專注投入,學習成果更好,理解和記住得更多。更重要的是,當「尋找意義」組被要求寫一篇與這段文字有關的文章時,他們寫出來的東西品質高很多。

舉個現實世界的例子:語言磨蝕。實際上,心態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一個人如果對自己的祖國有不好的看法,更有可能喪失母語能力。例如研究顯示,一個以西班牙語為母語的人如果對西班牙評價不高,更有可能忘記西班牙語。若抱持負面心態——以及較為有限的價值感——人會比較沒辦法說母語。

一方面,有件事情很明顯。你如果討厭Excel,就很難學會Excel。但有件事也很值得注意:心態會以非常微妙的方式改變我們的思維模式。例如,在一項語言磨蝕的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人不喜歡自己的祖國,那麼無論他多常講母語,他的母語能力都會更快被磨損。

蘭格對此提供的建議是:學習一項技能時,應該留意細微差異。為了學習,我們必須主動尋找某個專業領域的獨創與新穎之處。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是透過尋找差異來獲得理解。「『用心』的定義就是注意新事物。」她告訴我。

蘭格還建議要對學習抱持探索的心態。所以,假如你為了一門課閱讀一本書,不要一直把焦點放在最後的成績上,這會讓整個學習經驗看起來充滿壓力,令人緊張到胃打結。相反地,要在書中尋找你覺得好奇、對你有價值的內容,這樣的學習成果往往會更好,整個學習經驗也愉快多了。

單純的反覆練習是無效學習

許多人所謂的練習並不是真正的練習。他們沒有採用專門的方法來改進,也沒有運用任何一種學習法。大量研究結果顯示,練習時間量與實際取得多少學習成果之間沒有什麼關係

或者,想想有些大學新生即使已經解過1千5百多道基本物理學問題,對基本物理學還是有一些很明顯的錯誤觀念。所以,雖然這些學生在高中可以迅速解答一個又一個牛頓力學問題,還是無法真正解釋清楚牛頓第三運動定律。

知識效應在這裡扮演重要角色,無論是跟哈林籃球隊比賽,或是要提高拉丁語水準,如果對某項技能沒有一些認識,就很難想像該如何發展該技能。在這個意義上,每個初學者都缺乏後設認知能力,亦即不知道自己必須理解些什麼。這就是他們之所以是初學者的原因。

例如,我在都市規畫方面無法有所進步,因為我對這個主題知道得不夠多。再舉個例子:鳥類專家可以分辨3百種不同的鴿子,而我是個業餘者,所以老實說,牠們在我看來都像鴿子,那麼,我很難改進分辨林鴿和斑鳩的能力也就不足為奇了。

很多事都對這種狀況負有責任,我們通常不會去尋找提升自身技能、讓自己變得更好的方法。書寫就是個好例子。小學畢業後,我們往往不會著重去練習手寫字,所以寫出來的g看起來比較像s,一個個句子看起來則像一組虎爪痕。在醫學領域,儘管糟糕的書寫能力每年導致7千人死亡,這種字跡潦草的情況還是會出現。

提到培養技能,評鑑也很重要。我們需要有針對性的回饋意見。《刻意練習》一書作者安德斯‧艾瑞克森認為,很多練習都是沒用的,因為缺乏足夠的專門監控,以及聚焦的、目標明確的評論。「大多數人在試著提升自身技能時,並不清楚應該改善什麼,所以只是在浪費時間。」艾瑞克森告訴我。

在這一點上,我曾經是頭號罪人。在上山繆斯的籃球課之前,我會去附近的球場練球,隨意投籃半小時,練長距離跳投。然而,我的努力並沒有焦點。我沒有得到針對我的步法的任何回饋意見,也並未特別去磨練某些動作;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甚至沒有記錄自己投進了多少球。

而接受山繆斯指導的經驗截然不同。我們會去改善非常細節的地方,例如禁區裡的短距離跳投,或是原地運球急停跳投。沒有上課的時候,我也有課外作業要做,例如仰臥投籃。有一次,我們還談到我在出手投籃時,中指應該怎麼轉離籃球,好讓食指在離開球的時候是向下的,彷彿要把它浸入一杯水裡。

和山繆斯一起練球時,針對性的評論經常出現。上課的時候,我練習上籃的時間沒有練擦板多,提升投籃技巧的時間沒有確認雙腳是否擺對位置的時間多。有時候,山繆斯會抓住我的鞋子或移動我的臀部來調整我的姿勢。「細節優先!」他常常這樣說,「細節優先!」

至於我的第一顆三分球,我隔天寫了封電子郵件給山繆斯,告訴他,我嗖地一聲投進了一顆三分球。他和我一樣驚訝,也一樣充滿熱忱,不到一小時就回覆我:「現在,你擁有無限可能!」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林舫如

書籍簡介_Learn Better 學得更好

作者:烏瑞克‧鮑澤
出版社:方智
出版日期:2019/01/04

作者簡介
烏瑞克‧鮑澤(Ulrich Boser)

作家、記者、教育研究專家,以及美國知名智庫「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高級研究員。

他在教育與學習能力方面的研究深具影響力,研究成果不但出現在許多媒體上,甚至促成美國教育政策上的改變。

此外,他還擔任許多機構的顧問,如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以及希拉蕊‧柯林頓的總統競選活動。

身為曾經的「學習遲緩兒」,他自己就是本書的最佳代言人。在學會如何學習之後,他的學業成績突飛猛進,後來以優異成績自常春藤盟校達特茅斯學院畢業。因為有過學習成效低落的親身體驗,讓他對「學習」這件事充滿興趣,致力於研究有效的學習方法。

文章散見於《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媒體,也經常受邀至企業、政府機構、非營利組織、各級學校演講,如TED、Google、哈佛大學、安盛保險等。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教育 國教 excel 美國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