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賣得好的書就是好書!別把大眾當笨蛋,每一本暢銷書背後,都是直指人心的渴望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職場 | 職場修練

賣得好的書就是好書!別把大眾當笨蛋,每一本暢銷書背後,都是直指人心的渴望

uemura@flickr (CC BY 2.0)
撰文者:見城徹
非讀BOOK 2016.09.01

不賣的東西就沒有價値

賣得好的書就是好書。暢銷是對書最高的評價。大眾並不笨,只要是廣受大眾支持,拿得出漂亮數字的作品,皆是出色的內容。愚笨的是不願正視數字,不肯面對失敗的作者與出版社。

我進入廣濟堂出版社成為菜鳥編輯不久後,就辭去了這份工作。因為在認識中上健次、立松和平及高橋三千綱這些作家,和他們喝酒往來(出版社)之後,我便打定主意「要成為文學書的編輯」,而第一件事就是想辦法進入角川書店打工。

在打工試用期內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上面的人大概是看準了我將來的發展,便問我:「你做得很好,我們決定讓你成為正式員工,你想進哪個部門?」當下我毫不猶豫立即回答:「《野性時代》。」之後也如願成為編輯部的一份子。

以文學雜誌來說,《野性時代》是少數兼容並蓄純文學與娛樂文學的雜誌,這也是這本雜誌令我著迷的地方。我一直認為區分小說類型是很奇怪的事,小說裡有的只是對人類行為的描寫,就算要區分,也只有「有趣的小說」與「無趣的小說」兩種吧。

廣告

我想為描寫世界的作家擔任編輯,以編輯的身分和他們一起工作,讓他們的作品成為令人著迷的暢銷書。我陸續說服了許多作家,拿到角川書店其他編輯拿不到的稿件,刊登在《野性時代》上。全盛期時,整本《野性時代》的稿件甚至有八成都是我負責的。我激動預言「絕對會成為熱門大作」的作品紛紛造成話題,《野性時代》也成為暢銷作家輩出的雜誌,甚至可說是培養直木賞與芥川賞作家的搖籃。

我目前也擔任朝日電視台節目審議會的委員長。開始在電視台工作後,我學到「只要收視率不好就爭取不到廣告商」的道理。如果不製作幾個形同搖錢樹的節目,電視台將愈來愈艱困,最後終至無法經營下去。

很多人批評電視台追求收視率,可是我要說,光是嘴上說得漂亮,根本無法順利經營下去,唯有量產有趣好玩、收視率又高的節目,賺了錢之後,其他收視率低、但內容扎實的紀錄片或好節目才拿得到預算。如果電視台所有的人全都認為「收視率不高也沒關係,製作好節目才是我們的工作」,電視台很可能會因此倒閉,最後什麼節目也做不出來。

同樣的道理,出版社也不應該老是把「就算不暢銷,出版人的使命就是做出流芳後世的好書」這種精神論掛在嘴上。空有使命感,頂著偽善者的面具、無視預算,盡是出版不賣的書,不是我們該做的事。先製作暢銷書,提高出版社的收益,再來考慮其他,才是出版人該做的事。

廣告

我從年輕時就決定不說任何類似「這本書雖然不暢銷,但是一本好書」的藉口。我相信只要是賣得好的書,無論內容是股票投資,還是露毛寫真集、性愛指南,都是直指大眾內心深處的慾望,搔中需求的癢處。只有敏銳掌握大眾需求的書才能得到廣大讀者支持,成為暢銷書。

若非戳中大眾內心某一點,他們才不會掏出口袋裡的錢去買。暢銷書抓住的正是多數大眾潛意識中的需求與慾望。賣得好的書就是好書,我們該對暢銷書獻上無條件的敬意才對。

作家中也有想得芥川賞和直木賞想得不得了的人。沒錯,只要拿到芥川賞或直木賞,就能集全日本的目光於一身,並且在書店裡看到自己的作品鋪天蓋地的席捲日本。然而,因為得獎而引起的風潮不過是一時的,就算得過芥川賞或直木賞,也不代表就會永遠暢銷。一旦空有得過獎的招牌,書卻賣得很差,得獎這件事就變得毫無意義了。

所謂的「結果」是什麼?得獎雖是結果的一種,最清楚明瞭的結果還是「能夠賺多少錢」。不去正視這一點是不行的。既然要在這個世界裡活下去,就要對數字有所堅持,用數字說服自己。

我希望自己一直對發行數量有所堅持,對賺了多少錢有所堅持。賣得好的書就是好書,一如收視率高的節目就是優秀的節目。

大眾並不笨,只要是廣受大眾支持,拿得出漂亮數字的作品,皆是出色的內容。愚笨的是不願正視數字,不肯面對失敗的作者與出版社。

創業不需要什麼理念

只要投注狂熱與壓倒性的努力, 一開始根本不需要什麼理念。理念這種東西,等到成功之後再提倡就可以了。

我所從事的出版這個行業,無論多麼千辛萬苦,做出多麼有趣的書,也不保證一定暢銷。不只出版,各行各業的業績都會受到廠商及客戶的心情或環境因素影響。即使自己認定是好的東西才拿出來賣,若是別人認為不值得掏錢買,就生意來說,依然是失敗。

在商業上,衡量成功與失敗的準則就是數字。一本書可以賣幾萬冊?可以賺多少錢?即使像這樣執著於數字,也不應該遭到「那傢伙滿腦子都是金錢利益」的責難。

能證明生意成功的答案只有一個,就是付出壓倒性的努力,獲得壓倒性的成果。能如此斷言的根據也只有一個,那就是數字。數字是騙不了人的。反過來說,不把數字弄清楚的人,一定也會掩飾事業的失敗。

在以創業為目標的年輕人中,很多人滿口遠大理念,不是「想讓世界變得更好」,就是「想對社會做出貢獻」。每次聽到這類說詞,我總不由得感到一股虛偽。不是不能高揭美好理念與目標,只是我倒想問,在達到目的之前的資金,該由誰來準備呢?

如果你是不需考慮收支與經營管理的大富豪或資產家,大可以不經過仔細計算,就大把大把地灑錢,這樣的人最好去當志工,或從事NPO活動。可是,除非你是石油大王,否則怎樣也不可能把金錢盡情投入慈善事業吧?

那些在創業前不當一回事地直嚷「想對別人有所貢獻」的人,就繼續說吧!在沒有數字做後盾的狀態下,只會發夢似地說些高高在上的理念,這種理念沒有穩固的基礎,隨時可能崩坍。

說得極端一點,創業者根本不需要理念,只要在自認能夠奮不顧身投入的工作上拚命付出壓倒性的努力,就能獲得成果。等到拿出成果了再說「其實那時我秉持的是╳╳理念」也不遲。真要說的話,理念這種東西事後再編一個就行了。

商場就是戰場。即將上戰場的創業家不可能什麼武器都不帶。赤手空拳,又沒有戰鬥決心的士兵即使宣稱「自己秉持的是╳╳理念,會為了這個理念而戰」,恐怕也只會落得轉眼間就被敵人擊潰的下場。

賺錢是好事。理念這種東西,等你在商場這個戰場上賺到錢,拿得出成果時再說就行了,不需要侃侃而談。

不用懷疑,那些動不動宣稱自己「是為了理念而創業」的半吊子創業家首先就不會成功。

當我還是角川書店的編輯時,整整17年,每年都為公司貢獻出傲人的業績。坐上董事編輯部長位子的我,為什麼要辭去公司的工作呢?當年,角川春樹社長發生了疑似吸食古柯鹼的事件,在遭逮捕的兩天前,全體董事通過決議要求他辭去社長的職位。

我和春樹先生是名符其實的同寢共食,受到春樹先生一手拉拔成長的我,以董事會成員的身分投下贊成他辭去社長職位的一票。這樣的作為等於反抗了長年關照我的恩師。我怎能一邊把春樹先生趕下社長職位,一邊自己厚著臉皮繼續待在公司裡呢?為了對得起心中的道義,我決定辭去角川書店的工作。事實上,35歲過後,我身上經常帶著辭呈,早有隨時離開角川書店的覺悟。這時為了對得起自己,更是沒有半分後悔躊躇。

在我決定離職之後,到處都有公司對我招手,問我:「要不要來我們這裡?」然而,我最後沒有轉進任何一家公司。那時,有超過20位同事說要和我一直辭職,最後我選擇了5個志同道合的夥伴,包括我在內,6個人一起離開了角川書店。

創立幻冬舍本非我願,只是如果不辭去角川書店的工作,我將無法對得起自己心中做人的道義。不過,拜此之賜,也才有了今天的我。成立幻冬舍是我不得已之下做出的苦澀選擇。說起來,創業就是這麼一回事。

創業就像站在懸崖邊,隨時都得面臨破產的可能,同時還要在這樣的緊張感中繳出一張數字漂亮的成績單。無法抱定這種覺悟,並付出壓倒性努力的人,不應該輕易把理念和目標掛在嘴上。

錢是一切無誤

「金錢不是一切」只不過是給自己的藉口。「金錢就是一切」,是我展開任何工作的前提。在我投身這個世界的戰鬥前,再怎麼勉強也要先吞下這句話。不用說,錢當然很髒。可是直到今天我還是可以斬釘截鐵地說,金錢就是一切。我是這麼告訴自己。

755上面也有人經常問我:「金錢是一切嗎?」 雖然這問題實在太無聊了,我根本懶得回答。不過,我可以清楚告訴大家:「金錢就是一切。」

(編按:755是日本一個手機應用程式,可以藉此有機會跟名人溝通)

在我所從事的出版業,即使費盡千辛萬苦做出有趣的書,也不一定會得到暢銷的結果。不只出版業,各行各業都有可能受到競爭對手和顧客的影響或操弄,即使自己認定是好東西才拿出來賣,若是別人認為不值得付錢購買,就生意來說,依然是失敗。

人生不是數學,有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答案,就這點來說,數學無論何時都只會有一個答案,縱使解出答案的方法有幾百種,終點依然只有一個。商場和數學很像,能夠證明成功的答案也只有一個。

在商場上,區分成功與失敗的準則只有數字。

書賣了幾萬本,提高了多少利潤……,即使執著在這些數字上,也不代表那個人就是被金錢利益至上主義所支配。

有些年輕的創業人總愛說:「創業是為了讓世界變得更好」、「創業是為了對社會做出貢獻」,我總認為這種說詞太天真,賺錢就是好事,不嚴格執著於「賺了多少錢」的人,絕不可能端出令人驚豔的成果。

我對人口13.5億的中國,或是12.5億的印度都沒有興趣,最讓我感興趣的是發展中國家——斯里蘭卡,我甚至投資了當地的微型金融公司。斯里蘭卡有「印度洋上的珍珠」的美譽,是一個像香港一樣舒適的美麗小島。這裡還有科倫坡證券交易所這個全亞洲最古老的股市,島上的經濟正要展開爆炸性的成長。

斯里蘭卡盛行一種借錢給窮人、幫助他們創業或投入家庭手工業的微型金融。金融業者當然可以獲利,除此之外,這個國家的人也認為借錢給別人,並從中獲利是一件對社會有益的事。拜融資之賜,窮人的生活可以上軌道,放款的一方和借錢的一方都能得到好處。

斯里蘭卡人普遍相信「賺錢是好事」,自己獲得愈多利益,對世人愈有益處。這個國家的商人打從內心認為賺錢的企業活動就是對社會的貢獻,而這樣的國家一定會強大。

伊藤博文與木戶孝允這些活躍於明治時代的日本人,或許和今天的斯里蘭卡人擁有同樣的賺錢哲學。

司馬遼太郎在《坂上之雲》中描寫了明治時代的日本人「決心要為國家而勞動」、「讓眾人社會變得更好」的姿態。經過苦學而出人頭地,從無名小卒變成名人是那個時代共同追求的事,也認為從小眾一躍成為主流,是可以不帶任何罪惡感推崇的事。

反觀今天的日本,只要一說「賺錢是好事」就會遭到唾棄,成功立刻受人攻擊,被扯著後腿從樓梯上掉下來。然而,若無法相信提高利潤是最大的善事,在商場上就不會獲得成功。

「我工作不全是為了賺自己的錢」,說這種話的人到底想找什麼藉口?事業成功賺大錢到底哪裡不好?

歷經一番身心滲血的戰鬥,終於獲得一筆豐沃的收入,旁人憑什麼對這樣的人說:「像你這種把金錢當做一切的生存之道真是悲哀」?

想要賺大錢,就非得努力戰鬥到身心都滲出鮮血不可。你知道被稱為成功人士的人究竟在什麼樣的地獄中忍耐嗎?譴責他們的人可能連想像都無法想像,更別說根本沒打算認真戰鬥。

詛咒自己的命運,喟嘆自己的命運,一味羨慕有錢人,我希望這樣的人都能拚命工作一次。活下去靠的不是漂亮話。

沒有賺錢就無法對社會做出貢獻,而且,讓心愛的人獲得幸福也一定需要錢。

書籍簡介

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日本暢銷書之神見城徹化憂鬱為驚人能量、解工作與生活之苦的生存之道

作者:見城徹
譯者:邱香凝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6/08/30

見城徹

1950年生,現任幻冬舍社長,有「日本暢銷書之神」的稱號。曾經是大學剛畢業,投遍履歷也進不了大出版社的熱血青年,在好不容易進入「廣濟堂」後的第一年,即以二十四歲的新人之姿,企劃出暢銷三十萬本的《公文式數學的祕密》,並讓原本會員只有五萬人的「公文數學研究會」一舉躍升為年營收超過六百億的大企業。

在角川書店任職時,曾將《角川月刊》的發行量,從數千本擴大到十五萬本的規模,也出版了狂銷四百萬冊由森村誠一所執筆的《人類的證明》、五本直木賞作品以及無數膾炙人口的暢銷書,四十一歲就爬上董事編輯部長的位置。但在被認為一生無虞時,毅然離開角川,創立幻冬舍,屢次打破出版常規,甚至不惜賭上公司的存廢發行新書,在二十一年內創造出二十一本銷量破百萬本的暢銷書,寫下日本出版界無人能破的黃金傳奇。著有《編輯這種病》《不憂鬱哪算是工作》等書。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渴望 暢銷書 大眾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