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這本書柯文哲必看》不當暴君也能讓下屬甘願賣命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職場 | 職場修練

這本書柯文哲必看》不當暴君也能讓下屬甘願賣命

撰文者:唐納.菲利普
暖心讀冊 2015.01.15 20,605

編按:美國第十六任總統亞伯拉罕‧林肯(1809~1865),出身寒微,卻被譽為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他有如此成就,是具備了強大的人格特質與優秀的領導力, 繼而贏得民心和追隨者為他效力。

林肯逝世150週年,他不凡的領導器度,成為一門新顯學。連美國總統歐巴馬也以林肯為師,把林肯領導學帶進白宮。

林肯的領導力,是治國典範,更是企業治理的榜樣。領導者是把事情做對,管理者則把事情做好。

說服比強迫有效

有了民意,無往不利;沒有民意,一事無成。因此,形塑民意者會比頒布法規或宣布判決者影響更深入。

~首次林肯—道格拉斯辯論,林肯檢視史蒂芬‧道格拉斯對大眾的影響力時所作的評論(1858年8月21日)

亞伯拉罕‧林肯努力與人合作、透過人而成事,同時也努力地達成他的主要目標——維繫聯邦政府。他對人有極高的興趣,也有能力得到三教九流的信任與尊重。在壓力下,他泰然自若、自信滿滿,他的親切、豁達、善於辭令,在在都影響了他人。

當時不友善的媒體稱他專制,但林肯事實並未如此。雖然他果斷,尤其在拓展行政權威這方面,但他幾乎完全不用強迫作為達成目的之手段。值得一提的是,領導力很顯然是不用強迫手段的。當領導者開始脅迫部屬時,就已經揚棄領導力,轉而投入專制獨裁的懷抱了。林肯拒專制於千里之外,不論是實質、個人風格與哲學,都是不折不扣的說客代表。

廣告

審視林肯擔任州議員、律師、國會議員的各個人生階段,看得出他因為精通說服之道而有成功表現。1836年,林肯27歲,在伊利諾州州議員第二任任期內,他提出議案,要把州的首府從范達利亞(Vandalia)搬到春田市。他高明的交涉,再加上毅力與辯才無礙,讓他成功完成了當時政治上的勝利。後來,身為律師,林肯不但要說服陪審團和法官瞭解他的立場,也要說服客戶。在他1850年法律授課的筆記中,這位41歲的未來總統建議聽眾:「不鼓勵訴訟。盡可能說服你的鄰人來和解。」他在1842年春田市華盛頓戒酒協會發表的言論,可說是對於他所抱持的勸服哲學,做了最清楚的詮釋:

人的行為會受到事物左右是必然,所以要運用勸說之法,尤其是寬容、不擺架子的勸說。有句老格言說得好:「一滴蜜吸引的蒼蠅比一加侖膽汁還多。」對人也是如此。想贏得別人對你理念的認同,首先要說服他,你是他真誠的朋友。此中就有一滴蜜,可以抓住他的心;而他可以暢所欲言,就是通往判斷力的最佳途徑;一旦有了判斷力,你會發現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說服他認同你理念的純正,只要你的動機確實純正。反之,倘若你強行規定他該如何判斷,或命令他的行動,抑或刻意迴避他、鄙視他,他就會退而封閉自己,不管是理性的大腦還是感性的心都封閉起來。即使你的理念是赤裸裸的事實……你再也不能打動他,比用黑麥桿穿透陸龜的硬殼還要難。

人就是這樣,要領導他的人必定得先瞭解這點,即使是為他好。

獨裁、暴力、強迫,在林肯的觀點中全都是暴君、專制、壓迫者的特徵,全都違反了個人的基本權利。人權是他非常堅持的部分,也是美國的根基,林肯把為人處事的準則與國法,以及他個人的領導風格結合。他做到己所欲,施於人,他知道別人希望受什麼對待,並以此對待他人。

廣告

林肯在生涯早期就開始學習、磨練、精通說服的藝術。進入政治領域後,他用勸服的能力,搭起與投票大眾之間的橋樑。他無所畏懼,直言反對奴隸制度,深深打動了人心。沒有人願意被強迫做違反自己意志的事。人通常都想相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有意義,更重要的是係出自於自己的意願。林肯明白這一點,所有想當領導者的人也該瞭解。在林肯發跡掌權期間,他於演講與文章中一再強調這一點,從他反對奴隸的立場中也隱約可見。他最後能成功,這一點功不可沒。林肯在1854年時說:「沒有人優越到可以不經他人同意就統御他人。」1858年他曾說:「你要是對奴役的枷鎖司空見慣,就要有心理準備被束縛的是自己的四肢。」而在1859年他聲明:「瞭解我國制度的精神,是為了要提升眾人。我反對任何企圖要貶低人類的事。」毫無疑問,不管是哪種形式的專制,都會貶低人類。

此外,從他每日活動看來,林肯沒有在入主白宮後就背棄他的原則。身為總統,林肯透過豁達寬容、權力下放、從旁輔導,試著博取民心。他竭盡所能提供援助,不管是精神上還是金錢上。他告訴內閣成員:「只要是影響到全國的問題,應該要有完善而頻繁的商討,在沒有先與部門主管討論之前,不能作出任何會影響該部門的決定。」而他特別支持他的將軍,即使是常被批評為「慢郎中」、行事拖拖拉拉的麥克萊倫,他也都能包容。舉例來說,1861年10月26日晚上,三位參議員到白宮要求林肯強迫麥克萊倫行動;然而林肯總統為麥克萊倫將軍辯護,把參議員請走。參議員一走,林肯馬上到麥克萊倫的住所與其商議。經過了冗長的會議之後,林肯和將軍保證說:「等你準備好,我們才打仗。」林肯曾經說:「只要麥克萊倫能為我們帶來捷報,我就能忍耐。」

和麥克萊倫(以及其「我全都做得到」的態度)不同的是,林肯夠聰明,知道他沒辦法全都做得到。每一位麾下將軍都必須是他的人。如果每位將軍都能有領導能力,都能擔起負責戰區的責任、權威與主導權,那麼在本質上,林肯有多少將軍,就有多少總司令。這樣一來,他就能發動一場艱鉅的戰役,對抗南方聯盟這個不可能攻下的對手。

不過,林肯的問題在於,旗下多數的將軍都不願意承擔發號施令的責任,因為他們不是缺少勇氣,就是沒有能力,到頭來林肯不得不自己一肩扛下。林肯執政期間,時常面臨巨大挑戰,因為很多將軍都做不到他的要求。這些職業軍人都有機會可以主掌大局、贏得戰爭。一開始,他們得到的援助皆不亞於麥克萊倫,林肯鼓勵他們採取主動,根據自己的判斷來發號施令,不用諮詢他即可逕自行動。簡言之,林肯執行效能領導——把責任與職權分派出去,授權屬下自行決定。然而,他們全都做不到,帶給林肯無窮無盡的痛心與苦惱。

做得到他的要求之將軍,林肯只找到一位。1864年3月10日,林肯指派格蘭特為總司令。在之前的戰事中,格蘭特於田納西州贏得幾場漂亮的戰役;辛苦拿下威克斯堡(Vicksburg),贏得重大勝利;另外,身為密西西比指揮部和西部指揮部的指揮官,他證明自己有打仗和得勝的能力。林肯宣稱:「格蘭特是我的第一位將軍,其他人都要我來當將軍。我很高興找到一個可以不用我出面就能自己行動的人。」

等待像格蘭特這樣的人出現,對林肯來說值不值得呢?不管怎樣,他一開始的選擇有哪些呢?他可以乾脆自己來,掌管整個軍事行動嗎?如果他這麼做,顯然也會失敗,因為他就沒有辦法處理其他的行政責任。林肯花上足足三年的時間,才讓軍事體系與領導階層進化成後來格蘭特將軍統領下的軍容。這個等待是值得的嗎?光是拯救了國家這個了不起的事實,就讓人對他的作為沒有話說。此外,林肯對於事情運作的長期信念(不背離他基本的勸服、支援、委任哲學)也算有了成果。因為他持續不懈地尋訪「真正的將軍」(套用他的話),最後終於能夠較迅速有效率地做事;倘若他選擇較無計畫、無章法、孤注一擲的手法,就沒辦法做到。

美國總統的職位,讓林肯不僅大權在握,也有極大的影響力。他知道要推動事情,不需要發出命令,只需要暗示或建議即可。他是這麼選擇的,事實證明此舉比命令別人服從來得有效率。林肯知道相對於命令,請託更有價值。他寫給部屬的信函與電報,內容都是建議、表達看法與勸告,鮮少有直接命令。他比較喜歡讓手下將領有自主權,希望透過他的建議,讓他們能作出正確的決定。以下列舉幾個例子: 

致麥克萊倫(10-13-63):「……此信絕非命令。」

致哈勒克(Halleck)(9-19-63):「我希望你能考慮此事……

致伯恩賽(9-27-63):「只是給你建議,並非命令……

致班克斯(Banks)(1-13-64):「根據你自己的判斷,為此、為彼下達命令,排定預定時間與地點。」

致格蘭特(4-30-64):「假使有任何短缺之物是我能力範圍可以提供的,請不吝於讓我知道。」

林肯說服別人的主要方法,是訴說一則精心挑選的故事或軼事,讓別人跟他站在同一陣線。林肯有一次想說服財政部長賽門‧闕斯(Salmon P. Chase)發行附息貨幣,來募款支援戰事,這對政府可說是個好主意。不過闕斯反對這個提案,表示此舉違憲。林肯身為總統,大可以直接命令闕斯照做,但他沒有如此,反而講了個義大利船長的故事給闕斯聽。故事內容如下:

有個義大利船長,行船撞上暗礁,船底撞破了一個洞。他派船員去抽水,自己則跑到船首向聖母瑪利亞的雕像祈禱。但是進水的速度太快,船員抽水不及,眼看整艘船連同所有船員就要沉入海中。最後,船長因為祈禱未果,盛怒之下遂把聖母像拔起,往船外拋出去。突然,水不再滲進來,也慢慢抽乾了,船平安入港。當船停靠碼頭等待修繕時,聖母瑪利亞的塑像被發現頭朝前卡在洞裡。

闕斯一開始沒聽懂箇中含意。林肯回應:「唉呀!闕斯,我的意思不是真的要把聖母像丟出船外,我指的是憲法,而且可以的話,我會直接把它塞到洞裡。這些叛徒為了摧毀合眾國而違反憲法,必要的話,我也會違反憲法以救合眾國。而且闕斯啊,我覺得在我們平息這場騷動以前,憲法也沒好日子過啊。」

林肯常用的另一個勸服手法,就是撰寫鉅細靡遺的長信給下屬。也許,可以將林肯對於勸服、支援、授權的態度和哲學表現得淋漓盡致的,就是他在派遣喬瑟夫‧胡克(Joseph Hooker)將軍去指揮波多馬克軍團時寫的那封出色信函。林肯總統先前撤下伯恩賽將軍之職(在伯恩賽要求免除胡克擔任兵團指揮官的職務後),然後任命胡克接掌這個位置。林肯對伯恩賽按兵不動大感失望,於是另覓人選帶領軍隊作戰。胡克有個知名的綽號——「好戰喬」,正投林肯所好。任命胡克也和林肯傾向於選擇行動派的人相符。然而,林肯免不了要處理一些與胡克將軍行為有關的問題。胡克經常批評上司、和長官有爭執,另外,在弗瑞德克堡(Fredericksburg)一役之後,他還建議國家需要一位獨裁者。

此時此刻,林肯面臨很特殊的問題。他能怎麼做?他大可以忽視胡克,根本不要任用他,事實上,不要任命這位自大的將軍乃合情合理,但是林肯亟需要找一位能夠先發制人的領導人物,當時他相信「好戰喬」會這麼做。所以林肯決定在胡克身上賭一把,但他也運用了勸服、支援、鼓勵的技巧,符合與之前將領互動的模式。

1863年1月26日,林肯召見甫上任的胡克指揮官到華盛頓,談談胡克的態度,以及讓戰事勢如破竹的策略。對談之中,林肯告訴胡克他的期望,並在結束之際遞上這封著名的信函,好讓胡克更透徹地思考這些問題: 

白宮
華盛頓特區
1863年1月26日 

致陸軍少將胡克

將軍:

我已任命你為波多馬克陸軍的指揮官。當然,我如此做自有我充分的理由。然而,我想你最好也瞭解,我對你有些地方不甚滿意。我相信你是位英勇善戰的軍人,這點我當然很欣賞。我也相信你不會把政治和你的職業混為一談,這點你做得很好。你滿懷自信,這特質稱不上不可或缺,不過還算可貴。你野心勃勃,在合理的範圍之內,這點利多於弊。但是我認為在伯恩賽將軍掌管軍團期間,你竟基於自己的野心,竭盡所能地阻撓他,這無異大大危害了國家,也深深傷害功勳彪炳、正直高尚的同袍。我不斷聽聞你近日的高談闊論,你說軍團與政府都需要獨裁者。我任命你為指揮官,當然不是因為如此,也沒因此改變我的決定。只有獲得成功的將領,才有資格以獨裁者自居。我現在要求你在軍事上取得成功,也甘願以獨裁為賭注。政府會盡全力支持你,一如以往支持眾指揮官般,不多不少,將來亦然。我相當擔心過去你在軍團裡批評指揮官、挑撥離間的煽動作為,如今會反將你一軍。我會盡可能協助你壓制此種聲浪,如果此風盛行,不只是你、就算拿破崙在世,都無法讓軍團有勝算可言。

當下之務,戒急用忍,切勿魯莽躁進。請以十足的幹勁、不眠的警覺往前邁進,帶回勝利的捷報。

你最真摯的 林肯

當代的領導人物可以從此信中學到重要的一課。一言以蔽之,林肯告訴胡克自己對他的真實想法(好壞並陳),並確實說出自己的期望。林肯也提供支援與協助,並鼓勵將軍採取主動,做正確的事。然後林肯交給胡克這封信函,讓他可以帶在身邊,仔細忖度他們的對話。林肯在此表現出領導者的最佳風範。

而胡克將軍大受感動。幾個月後他對一位報社記者說,這份官方信函「簡直就是父親會寫給兒子的信件」。

領導力往往也包括循循善誘,而林肯如慈父般的特質,也有助於他坐掌總統之位。組織就是家庭,而領袖就是一家之主。如此一來,領袖會教育、引導部屬,就像父母對待子女一樣。

「說服的藝術」不是浪得虛名。這無形的、多半難以理解的技巧,是林肯與人互動的一大支柱。當部屬錯失得勝良機時,林肯會老練地介入。他總是以他所諄諄教誨的信條為準則,以慈父的心態援引紀律。林肯穩定、可靠的說服和成就之法,都是奠基於上述種種。

今日的員工想要的不只是金錢上等實質的報酬。領導者必須用不同的說服技巧,不能只用傳統的「棍子與胡蘿蔔」招數。瞭解不同職位間的細微差別,與不同員工建立起密切關係,讓你在不傷害人際關係之下,可以走最有效率的路抵達成功。

林肯語錄

★ 不鼓勵正式的申訴。盡可能說服你的部屬妥協。

★ 武力是不得已的最後手段。

★ 記住,你的部下通常想相信,他們的所作所為是出於自己的意思;更重要的是,相信他們的作為的確有影響力。

★ 如果你想贏得下屬的心,要先說服他認同你是他誠摯的朋友。

★ 要領導部屬,先尋求他們的認同。

★ 如果你行使專斷獨裁的領導,就等著看自己受到獨裁領導。

★ 授權給他人自主行動,委派責任與權威。

★ 遇到會影響整個組織的事情時,和所有部門的首長進行全盤完整的商量。

★ 好的領導者不下命令,他們比較喜歡要求、暗示或建議。

書籍介紹

書名:向林肯學領導 Lincoln on Leadership
作者: 唐納.菲利普 Donald T. Phillips
譯者:謝儀霏
出版社:久石文化
出版日期:2014/12/03

【商業周刊圖書】官方粉絲頁

名人書單、商管心法、高效成長、趨勢新知、精選書摘,所有商業周刊新書資訊、限時優惠都在這!閱讀,讓你看見台灣,掌握世界大未來。

立即加入官方粉絲頁:商周讀書會
看更多書摘:商周讀書會專欄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領導力 柯文哲 溝通
暖心讀冊
出版社

愛書人來讀冊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