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屏東燈會 從問號?到驚嘆號!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特別企劃
屏東好好

財經 | 商業趨勢

Sponsor

屏東新時代

屏東燈會 從問號?到驚嘆號!

廣編企劃
2019.04.25

2019屏東燈會的籌辦,在距離燈會開幕一年前縣政府成立了燈會辦公室,由辦公室主任黃建嘉領軍此後,只要他出現,空氣立刻凝結,大家神經緊繃,表情馬上糾結,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只知道沒準備好來開會,絕對死路一條,會議上沒有位階高低,權責主客對話總是繞著「做不做?怎麼做?何時好?」打轉,是令人又愛又恨的燈會CEO

尤其是後期,開幕倒數百天的數字與團隊直線上升的壓力成反比,燈辦和相關人員,像是熱鍋的螞蟻,大夥在壓力鍋下沸騰,其中,燈會主視覺的出場,是一種決定性的宣告,代表了燈會的啟動。

黃建嘉回顧,燈會期間最困難的決定是燈會的主視覺,一路走來的千難萬難,選擇主視覺竟是最難,「因為那是一種方向的決定」。

今年是燈會第30年,屏東想做點不一樣的,縣府委託設計師方序中設計,最後定調二種版本,一種是符合大眾期待的數字概念設計,設計師傾向這款安全牌,另一款是運用無限循環符號「莫比烏斯環」,強調生生不息。

向來作風明快的黃建嘉,這次遲遲擺了2個月,甚至舉辦了內部的非正式會議,始終沒辦法決定,因為這次主視覺的選擇不單是選擇CI,而是決定方向。

「這個設計太跳Tone,這一跳跳太大了,不僅是對屏東縣政府,就連過去幾十年的燈會也不曾挑戰過,這個主視覺的選擇是一種宣告,代表著2019全國燈會要走傳統老路或未知的新路?最後,從主視覺開始,舊思維、舊做法一概出局,屏東燈會就是要不一樣」。

其實,早在舉辦地點的選擇上,整台列車已開往一條人煙稀少的路。

其實,屏東燈會不一樣的選擇,早自地點篩選就已經做了決定。當初二個評估地點,一處是屏東市,另一處是距離屏東市30公里的東港大鵬灣。屏東市的場址有完整腹地可做整地規劃,交通便利,鄰近高屏大橋,屏東火車站運量夠大,縣府可專注辦活動,是很「安全」也很「台式」的典型做法;東港大鵬灣則有潟湖,有景觀,場地具備國外燈節的條件。

一心挑戰國際級燈會的強烈渴望,讓屏東做出了決定,一場公部門的寧靜革命就此開打,觀念、做法、執行、人力…由內到外,從上到下的蛻變。

69年次的黃建嘉是吹哨向前衝的燈會隊長,公務經驗短短6、7年,從未辦過任何全國性大型活動,扛起這個重擔,得先找出策略與方法,化繁為簡,然後貫徹執行。

團隊前往法國里昂燈節與澳洲雪梨燈節考察,察覺這兩大燈節緊密結合水、陸等地景,回國後,跳出傳統的工程思維,採取策展的概念,為燈會畫出新的天際線。

這個決定直接牽動到整個燈會的規劃,從場域分配、燈飾的設計執行、後續的管理維護,一一找出軸線後,屏東燈辦擬定7大規劃原則。

七大核心概念包括:燈組間距至少20米,營造空間感的賞燈體驗;單一參觀動線,兼顧日與夜的可看性;求精不求多,凸顯整體聲光效果;燈座本身須具質感、用色大膽、鮮明活潑,座座是焦點;掌握互動、拍照打卡、機械動態的流行趨勢;燈座與現地環境搭配不受限在固定地面,讓人在燈飾中;休憩區、工作人員、周邊環境都是燈飾營造的一部份。

擬定國際級燈會的目標,找出策展的設計手法,確定7大準則架構,燈辦列出908項任務,在燈辦嚴密管考下,貫徹執行。

擬出工作項目其實並不難,黃建嘉說,就是加法和減法,取經國內燈會、國際燈節,做不好的刪去,令人眼亮的加上,最後一個是個人經驗,以遊客角度思考各種規劃,用自己陪老婆逛百貨,載父母出遊等經驗,反饋到工作上,擬出這次受到好評的休閒椅高度、男女廁所比例…在加加減減中,列出執行項目,然後,四個字「徹底執行」。

再縝密的規劃,終究要回歸行政系統運作,歷屆燈辦都會提醒接棒者,燈會是團隊行動,副縣長吳麗雪笑稱,取經之初,甚至聽到「要有集體離職潮的準備」的提醒,只是2019燈會的複雜度更高,屏東牽涉四個單位:交通部觀光局、屏東縣政府、觀光局下轄的大鵬灣風景管理處,和鵬管處下轄的一間BOT公司,多如牛毛的事項,彼此拉扯得很辛苦。

黃建嘉點出矛盾,第一,地方政府與中央各有指揮系統,事權無法統一,其次,觀光局舉辦燈會30年,經驗老道;屏東縣卻是頭一次辦,期望創新,彼此心態的歧異,爭執在所難免。

縣長是很有力的後盾。有一次去中央開會,觀光局說了幾次「循慣例」,縣長終於生氣拍桌,「慣例是慣例,這裡是屏東,就是要做到國際級!」,他的用字和態度都讓所有人明白:「不要懷疑屏東的決心」

為拴緊執行團隊,燈辦成為核心部隊,由主任、副主任、專員及3個執行秘書領銜,負責19個小組,有些組是單一局處,有些跨單位,另設組長,成員多是年輕公務員,做事彈性大,效率高,會議記錄隔天就出來,此外,縣政府研考處花1個月研發獨家研考系統,列管這908個項目。

燈會不論大小會議,都需經過黃建嘉犀利的檢視,常令人難以招架,雖然檯面上不曾有過公開挑戰,但私下確實有不少MURMUR,「他說的就一定對嗎」?檯面下的質疑不曾斷過,黃建嘉心知肚明,但,「這麼龐大的執行項目沒辦法也沒必要跟每個人細說分明」。

他清楚地讓團隊知道,「我是玩真的,會追究到底。」1次、2次、3次、10次以後,後面90次就順了。他說,除非執行單位有更好的建議,如果沒有,就照規劃的進行,此外,醫療、救災專業的部分,除了緊急備案的提醒外,完全不曾干預。

除了調整公部門的腳步,多數工作是委託民間廠商或設計者執行,公部門與民間廠商又是一場內與外的攻防。

黃建嘉坦言,燈會業務的執行具有高技術性與高強度的時間壓力,全台能辦理的廠商或業者沒幾個,公部門招標不能指定廠商,這些老面孔的做法常常依循舊法,僅在不同縣市、不同年度進行微調,但,屏東縣政府自始就不想要炒冷飯,供與需之間,自然產生另一種拉扯。

改變就從招標開始,燈辦整體規劃組執秘李耀庭說,招標須知明訂需求,並保留修改作品權力,提案簡報後,立即與取得優先議價權的廠商開會,公開提出這一屆燈會對標案的期待、準則與需求,「把醜話說在前」,一旦廠商做不到,可以直接退場,由第二位遞補,如果不能符合燈會需求,甚至打算重新招標,但強勢做法並未嚇跑廠商。

一位資深公務員說,部分廠商捉準了公部門的心理,常是用拖字訣,反正拖到最後,開幕在即,總不能開天窗,再差都得上,另一位燈辦執秘林家瑋指出,「我們確實做了解約的配套方案,只要品質未達標,絕不會放水」,這一回,廠商了解縣府是來真的,對於後續的管理維護,不敢掉以輕心。

到頭來,最初的原始提案與最後送上門的工作計劃書大不同,拉扯過程很痛,但,激盪後的效益驚人,一個個成為廠商的代表作。

不斷的磨合,讓燈會開幕後,已經沒有上下、裡外、官民之分,林家瑋舉例,「十二米橋」因為流量太高,不堪負荷,成為壅塞點,需要即刻打通,事出突然,廠商無法調到充足人力,燈辦從指揮中心找來幾十人,不乏一、二級主管與廠商一起解決問題,齊力疏導、執行到調整,短短二小時就做好了。

燈辦小組說,整個過程裡,太多突發狀況,甚至到燈會最後一天仍在調整、修補,根本無法依循正常流程,上簽呈、找經費、發包、施工,「等跑完程序,燈會早就辦完了」,在燈會期間,只要不違反法規,能迅速解決問題,就必須立刻執行,遊客的網路讚聲與高回客率,就是對滾動式修正做法的最好反饋。

燈會結束後,黃建嘉還給公務員一個公道,他說,公務員其實很有能力,也很願意做,只是常常不知道要做什麼,只要每個項目明確定下來,早晚開會,一而再、再而三,確認事情是否貫徹執行,整個組織就拴上了。

黃建嘉認為,這次燈會對屏東最大的意義,是告訴自己與外面的人,屏東有能力舉辦國際型的活動,他說,過去縣府想爭取大型活動到屏東舉辦,「有需要嗎?」、「有人來嗎?」、「能做得到嗎?」等問號接連來,這次的燈會證明屏東是可以做到的。

再者,屏東人的光榮感凝聚了,屏東人就像10年前的高雄,需要一劑強心針,需要被稱讚,這一次,大家都說是全台灣最美的燈會,透過別人的口,別人的眼,屏東人對自己的信心提振了,光榮感與凝聚力就起來了,這是燈會最重要的價值。

屏東在全國燈會立下新的起跑線,其他縣市擔心難以超越,林家瑋與李耀庭對看一眼後笑著說,「最麻煩的是屏東才對,我們做到了,但也給自己立下新的基準線,接下來的2019台灣設計展、台灣全中運是新挑戰」。只是,這一回紅背心在壓力鍋下已練好基本功,有了更多的自信和期待,要讓好不容易燃起的「我屏東我驕傲」這股火繼續燒下去。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燈會 問號 驚嘆號 屏東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