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從藝術代工到鐵雕名牌 鋼鐵實驗家鄭陽晟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特別企劃
屏東好好

財經 | 產業動態

Sponsor

從藝術代工到鐵雕名牌 鋼鐵實驗家鄭陽晟

廣編企劃
2020.04.07

什麼叫當代?誰能定義藝術?
一座看似簡單的鋼構藝品,一端是盎然的龍舌蘭,另一端是一塊石頭,生命的重量,巧妙平衡著,
投入鋼藝創作20多年的鋼鐵人鄭陽晟,長期以自然為師,透過工藝詮釋,不著痕跡地訴說他的創作哲學。

打小在墓仔埔旁長大的鄭陽晟,前半生是專門修車的黑手,15歲開始擔任修車學徒,1979年去花蓮工作,專修吃柴油的重型機械,成天與卡車、拖車、砂石車、挖土機、推土機為伍,花了大半生,摸透了機械原理與鋼鐵零件,將一門技術弄通理透後,人與物就此合而為一。

起初,山水之美讓他迷上攝影,在工作之餘,追逐著平面的光與影,這時的他,還找不到從通往立體機械的創作途徑。

1992年搬回了故鄉泰山村開修車廠,在一片荒漠中,蓋了屋,種了樹,根向下扎,朝四周擴散,開始參加村庄舉辦的「公廨夜祭」慶典活動,驚覺長在這塊土地,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誰,於是他瘋狂到圖書館、鄉公所尋找資料,尋溯身為馬卡道族的文化血脈。

自我的覺醒不只是血脈,更是他創作的靈魂。

鄭陽晟的修車廠位在高樹與三地門交界處,緊鄰公墓區,是閩南、客家、排灣、魯凱、平埔族等族群混區的地方,交融的文化,產生了激盪,因為車廠環境大、器具多,鄭陽晟開始協助藝術創作者進行作品的裁切、電焊、鉗工、車床加工、電解、電鍍等金屬加工鍛造。

1998年,先後結識排灣藝術創作者古勒勒與撒古流,2001年協助撒古流製作公共藝術作品《擺盪》,就此盪出鄭陽晟的新視野,觸發他將鐵工技術與藝術創作接軌,讓他從二維的平面攝影跳入3D的立體創作。2003年起,他與留法的藝術家張新丕合作,就此走入創作圈。

他總能一眼看出那些是可焊或不可焊、可塑或不可塑,在作品的整體結構上可不可行,會不會出問題等等,深受藝術家們的賞識。

「第一次把作品丟出來是2003年的墾丁風鈴季。那時很艱苦。藝術家畫草圖很簡略,真正執行起來很困難,人手也不夠,三天三夜沒睡」。鄭陽晟回想當初的轉折點,總會提到這個關鍵時刻,當年又參加貨櫃藝術節徵選,投件「水起來」獲選,在創作這條路上,從配角開始成為主角,後來接續獲邀參加鋼雕藝術節,意外成為進入公共藝術創作的敲門磚。

關於創作這件事,態度很重要,與其三心二意無法成事,需要全心全意的投入,2004年他將工廠就關閉,不再修車,到處去和藝術家認識、交流、學習。

「不怕餓肚子嗎」?這是每位創作者必須考量的現實問題,他瀟灑回說,「怕什麼,真要不行,還是可以幫其他藝創家工作」。終究是有技術底的人,就是有實力當靠山,堅定的言語裡,有著專業的自信及對未來的縝密考量。

最初的鄭陽晟,是藝術家作品署名看不到蹤影的影子,是「藝術界的消防隊」,那裡打「119」他就趕去那裡「救援」,慢慢的,他的名字出現在「工作團隊」、「助手」,專門處理作品的工程技術問題。

隨著台灣公共藝術開始盛行,各種文化慶典相繼興起,大型藝術作品的需求大增,給了鄭陽晟舞台,各種創作機會讓他有磨劍的機會,從早年的黑鮪魚文化季到近期的台灣燈會都有他的作品,一做至今。

剛完成嘉義的工作,趕回來替眷村的新店準備開幕,多產的鄭陽晟說,作品正在高雄勞工博物館做為期1年的展出,加上新店開幕,工作室難得空蕩蕩的,這種空蕩其實是創作受到肯定的實證。

實驗性強,總在打破自己的鄭陽晟,靈感來源是大自然,香蕉葉的線條,草叢間的蝴蝶,水溝裡的魚隻…,萬物眾生的線條或結構,都是他的創作導師,「上帝造物沒有一直線的」。

興致一來,騎上機車衝台東,跑台南,靈感源源而來,「尊重自然,愛護生命,感受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就是最接地氣的創作養分」。

找到自己的鄭陽晟,不再追求草圖上的數字,拋開「比例不對」、「線條不順」等問題,直接以機具做出線條和架構,想到哪做到哪,那是一種呼應自然的直接了當。

鄭陽晟的作品有些放在庭園,有些藏在角落,有時得忍受風吹日曬,鄭陽晟說,就算是富比士市場拍賣的藝術品,最終也是要讓人欣賞,藝術不一定要在博物館、藝廊,最重要是走入生活,才是最好的展場。

原本模糊不明的東西,在全心投入下,越來越明確,能夠心隨意轉的駕御手中鋼材,成為獨樹一格的鋼鐵藝術家。

這幾年跟在身邊學習的獨子鄭雋,大學念的是室內設計,卻放下繪圖的手,提起焊槍、切割機的創作,鄭雋觀察,父親不同於一般創作者的學習途徑,他透過自己所擁有的技術,協助藝術家進行創作,在溝通與實踐的過程,形塑了創作的輪廓,隨興但不隨便的創作,展現旺盛的生命力,讓他想跟在父親身邊學習。

對這位鋼鐵人來說,指縫裡洗不掉的污漬,一如工藝滲入他的細胞,早已練就鋼鐵化指柔的功力,不論是車廠或展場,都只是他的人生修鍊場,今天做鐵雕,明天或許做茶壺,天亮之後,「做自己呷意的事情」就對了。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