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直擊!200K高富帥機師的魔鬼訓練營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財經 | 產業動態

直擊!200K高富帥機師的魔鬼訓練營

撰文者:萬年生
商周茶館 2014.04.28 146,666
在美國奧蘭多飛行夢工廠,華航培訓機師正和外籍教官做飛行課程前的例行檢查。
在美國奧蘭多飛行夢工廠,華航培訓機師正和外籍教官做飛行課程前的例行檢查。 (攝影者:萬年生)

在台灣,有一份工作,工作時有空調、還有專人送餐,只要大學新鮮人、不限男女、科系、近視(矯正視力須達1.0)都可以做,經過兩年培訓、通過考試,就能享有平均月薪200K。

這份工作叫「培訓機師」。華航現有的1,100位機師中,超過七成都出身於此,雖然薪資高,一年365天仍一直缺人。

馬航墜機事件真相全球矚目,外界開始意識到機師這份令人嚮往的多金「夢幻工作」背後,沒看到的心理素質在內的種種考驗。這是怎樣一份工作?

廣告

近24小時、上萬公里的飛行,我來到美國佛羅里達州兩所飛行學校,揭開「高富帥」培訓機師養成過程背後的殘酷。

4月10日,奧蘭多一早還下著雨,沒多久就陽光灑地,轉為適合飛行的天氣。我為了體驗飛行課程實際搭上飛機,校方貼心替我準備了一個嘔吐袋。

這架飛機由來自台灣的華航學員陳致宏擔任正駕駛,花了近半小時執行各項起飛前檢查,這才正式起飛。

不到一分鐘,這架雙引擎飛機,就爬升到1千呎高度。

我在只能坐兩人的後座機艙上往窗外看,遠處,漂浮著細長的雲朵。隨著飛機越飛越高,下方清晰可見藍豔豔的佛州大小湖泊甚至邁阿密海灘,海天景色太過浩蕩了,感覺無邊無際,在空中駕駛的遼闊和速度感,或許正是飛行夢最大的魅力。

台大大氣科學所畢業的陳致宏,從小就嚮往天空,通過華航培訓機師考試,他在有「飛行學校的哈佛」之稱的Fight Safety受訓,越野飛行時共降落過南佛州近20個機場,近在眼前的彩虹、夕陽和暴風雨,是他最難忘的畫面。

在空中不過待了半小時,因為小飛機特有的晃動,我已經有些頭暈,但他在操控飛機同時,還得用英文一方面回報塔台,另外又得答外籍教官諸如萬一電力系統故障時,該如何判讀起落架是否放下等各種連珠炮式狀況題考驗,「每次飛行同時要判讀很多事,眼睛、耳朵、嘴巴都要打開。」

好消息是最快再一個月,他就能取得商業機師執照(CPL),所以儘管神經緊繃、不時冒汗也是值得的。這次一個半小時實際飛行中,舉凡急轉彎、慢速飛行、觸地重飛和緊急降落等一連串任務和考驗,通通難不倒他。

這是一份天分和努力兼具的工作。難度高,考驗也很嚴苛。

殘酷一,第一關就刷掉超過9成考生。以華航機師招生為例,要進入培訓機師窄門,至少要經過筆試、手眼協調測試儀器、面試、體檢、綜合面談五大關卡。筆試、面試時就有題目用來測試考生記憶力和臨場反應,只要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淘汰。

舉例來說,會秀出一張兩個儀表板和若干三角形、正方形的投影片,一秒後,詢問指針所指的數字和各圖形的數目各是多少。又如看一個毫無章法、有很多彎曲的線條,必須回答出從起點到終點共有幾個左彎、幾個右彎,用意在測出是否擁有飛行潛質。

至於面試關卡,想成為機師的決心只是基本,學員透露,其他如:「值勤時發現機長抽菸,怎麼辦?會去檢舉他嗎?」「未來有了小孩,機師的工作型態該如何兼顧家庭?」這類的兩難情境,甚至是「今天怎麼來面試地點的?」「馬上把你的駕照拿出來!」等臨場高壓考題,五位考官都是睜大眼睛在看,一旦透露出慌張或第一時間反應不及,很可能就謝謝再連絡。

所以,去年和陳致宏同樣報考培訓機師的有上千人,最終只錄取30位,目前全數在美受訓。

殘酷二,想成為高富帥前,還得挺過兩年的「魔鬼訓練營」。其中,飛行學校受訓約歷時一年,這段期間只有訓練,每周上六休一、不放長假,也不能回台,喝酒、開車都在禁止範圍,被校方聽到說中文還要罰錢,可說半軍事化教育。

對從未接觸過飛行的學員,得先從航空英文、空氣動力學等基礎學科學起,除了飛行學校白天各種課程外,「每天至少要唸四小時的書,比大學還辛苦,」目前在美受訓,台大財金系畢業、曾任匯豐銀行儲備幹部的華航學員樓思強透露。

這一年,得克服單飛、私人機師執照(PPL)、儀器執照(編按:只看儀表也能飛行,無此執照不能飛入雲中)與商業機師執照三大關卡,任一關卡若無法通過考試,就是回到宿舍,提著行李離開。

一開始最大難關是放單飛,也就是沒有外籍教官協助下,獨自一人完成安全起飛、降落任務。所以一旦單飛成功,便會有讓同期學員丟下水池,或敲鐘、由教官剪去背面制服(象徵已長出翅膀,不用再讓人指點)等慶祝儀式。

只不過相對飛行技術,背後更大考驗其實來自抗壓與耐挫力等心理素質學習。舉例來說,假設第一次放單飛考核時,同期學員都相繼過關,只有自己因降落時機拿捏不夠精準或遇到更挑剔的考官因此未過關,下次再失敗,就是收拾行李回台,該如何克服失敗陰影等心魔,就成了最大課題。

實際上機飛行時,常會遇到外籍魔鬼教官給予震撼教育,不是飛到一半一直嘆氣,或者故意出引擎系統故障等突發狀況、測試危機處理和臨場反應,這不只讓學員精進飛行技術,更關鍵的是藉一次次考驗學習耐挫力,習慣與壓力共處。

培訓機師在飛行學校受訓最特別的大概就是把飛機當成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學員受訓時過著七上八下的日子,一如他們應付各種突發狀況的心情。

但通過飛行學校種種考驗,不過只是取得機師資格的一張入場券。回台後,還得再花一年時間,完成大型客機各種銜接教育、機種訓練與航路飛行考驗,才能成為人人稱羨的民航機師。

華航訓練一名培訓機師成本約6百萬元,為了成為正式機師,算一算從一開始錄取率不到3%,過了第一關後,兩年下來還要通過大大小小一百個考試,原則上每關只能補考一次的機會,兩次不過就退訓。要想享受翱翔天空之前,面對壓力的能耐,才是拿到這個新鮮人最高起薪的工作最重要考驗。

近1萬個小時的機師培訓路儘管辛苦,待遇卻很優渥。學員取得相關執照回台機種訓練時,月薪就有70K,順利結訓後便以副機師任用,薪水更是三級跳。

所以殘酷三接著來了,也就是機師實際工作時的辛苦面。飛行資歷14年、現在是3個小孩爸爸的華航機師丁常晧不諱言,自己為了實現飛行夢,必須適度犧牲和家人相處的時間,生活作息得完全調整到跟班表一樣,「沒辦法像別人一樣過年過節,只能在天空上和乘客說新年快樂。」

再加上,如果飛長程航線或貨機,又得克服時差。有一說機師和空服員不孕症機率較一般人高,就是因為日夜顛倒造成的內分泌失調所導致。

這說明了得與失之間,都要付出代價。

但「雙面機師」的魅力,每次仍吸引不少年輕人不畏前路艱辛,躍躍欲試。今年正值台灣航空業大舉徵才的一年,以華航來說,3月初機師徵才令一出,不到一個月就有超過5百人報名。

我在離Fight Safety兩個小時半車程的另一間飛行夢工場Aerosim裡,看到了華航剛送走受訓的新一梯學員,這7位清一色是男生,其中3位文科、一半是應屆,最年輕的只有24歲,除了台、政大高材生,也有逢甲航太系,只要有心,確實任何學校、科系不拘。

「小時候的夢想有機會實現!」初到美國受訓的他們,一個個眼睛閃著光,興奮之情更大過緊張。

我想起美國詩人福洛斯特(Robert Frost)〈無人走過的路〉(The Road Not Taken)中的名句:「在金黃落葉滿鋪的樹林中,眼前兩條小徑蜿蜒,而我……我踏上乏人問津的那條,也展開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這群年輕人的人生,也因飛行夢有了不同風景。

延伸閱讀:月薪20萬的天上酷工作養成揭密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機師培訓 機師考試 如何當機師 培訓機師 機師 考機師 機師 考試
商周茶館
商業周刊編輯部

每個星期四,熱騰騰的《商業周刊》準時上架。一周出刊一次、一年有52個星期;可是,還是有好多採訪幕後,還有好多現場第一手觀察,還有好多只有記者才看得到的小花絮,在一年一萬多頁的紙本雜誌上,你看不到。《商周茶館》開張,吃完了雜誌主菜,再來茶館喝喝茶;商周記者們把藏在報導背後的許多小故事,和讀者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