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賈伯斯和Android創辦人互罵:「你學我髮型」「你偷我午餐錢」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商業周刊》1665期-訂戶雜誌寄送預告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財經 | 產業動態

賈伯斯和Android創辦人互罵:「你學我髮型」「你偷我午餐錢」

撰文者:弗雷德・沃格斯坦(Fred Vogelstein)
非讀BOOK 2013.12.04 26,117
Andy Rubin。 來源:Joi@flickr,CC BY 2.0

2005年,Google那時常有數十個工程專案同時進行,很多專案彼此之間又有目標上的衝突。有些專案更是保密到家,只有幾位管理高層知道那是什麼,其中最神秘又最有抱負的,當屬Google的智慧型手機專案了:Android。

2007年1月,四十幾位工程師窩在Google大樓的角落,他們每週工作60到80小時,已經持續了15個月,有些人甚至已經這樣工作兩年多了。他們不斷地撰寫與測試程式,協商軟體授權,飛到世界各地找適合的零組件、供應商、製造商。他們覺得自己正在開發革命性的裝置,可以永遠改變手機業。他們已經開發原型機6個月了,打算在年底對外公開……沒想到賈伯斯卻在此時搶先登台公開了iPhone。

Android創辦人安迪・魯賓(Andy Rubin)當時正前往拉斯維加斯,要去找某個廠商開會。賈伯斯的簡報時令他大為震驚,在前往開會的途中,他請司機把車子停到路旁,以便看完整場網路轉播。「天啊!」他對車內的一位同事說「我想我們那支手機沒辦法出了。」

廣告

幾週內,Android團隊完全更改了目標,使用觸控螢幕的手機變成了新的焦點,上市日期往後延了一年,變成2008年秋季。工程師開始把iPhone沒有的功能都挹注到那專案裡,以便在上市時有別於iPhone。施密特曾對內部表示「我從來不覺得iPhone出現以後我們就完了,或應該放棄我們所做的。但是既然有人設下了高標,不管我們決定推出什麼,都希望能超越那高標。」

***

時間回到2005年初,魯賓主動找上佩吉,因為他前一年創立Android公司,已經開發出足夠的軟體,可以向電信業者之類的潛在顧客推銷。他覺得獲得Google的肯定可以讓他的推銷更有說服力,幫他籌募到更多的資金以繼續研發。

《連線》雜誌報導,佩吉和魯賓見面時,一如往常遲到了,佩吉一到場,魯賓就馬上走到白板前,開始大談有電腦功能的手機才是科技的未來,佩吉聽得興致勃勃,不過會議還沒開始以前,佩吉已經大致決定要怎麼做了,他問:「Google直接收購Android如何?」後來他對媒體表示:「我們(對行動未來該有的樣子)早就有那樣的想法了,這時正巧魯賓出現,我們都說:『對,我們應該投入那領域,他是最佳人選。』」後來Google以5千萬美元外加獎勵機制,併購了Android公司。

有了Google當後盾,魯賓不再需要擔心資金耗竭,但光是在Google裡運作,一開始對魯賓和團隊成員來說就是個挑戰。

Google不像其他公司那樣有固定的組織架構圖,每個員工看起來都像剛出校門,Google的文化(例如「不作惡」、「那不像Google風格」之類的)對已經投入職場20年的魯賓來說很奇怪。他甚至不能開車去上班,因為他的車停在Google的停車場內太招搖了。Google當時已有很多人因為2004年公司上市而變成百萬富翁,但是為了維持Google開發革命性產品的革新形象(反微軟),公司禁止員工開比BMW 3系列更好的車。那段期間,布林和佩吉各有50億美元以上的身價,但他們都是開普銳斯(Prius)上班,所以魯賓無法開他的法拉利。

魯賓的骨子裡是一家新創公司的執行長,先天就認定他選的方向是最好的,不管其他人與環境是否認同他的看法。他已經習慣遭遇挫折,iPhone的確很好,他深信他要做的東西將會不一樣,而且會更好,技術上會優於iPhone,也會更普及。

對Android團隊來說,魯賓不只一手創造Android而已,他可能比Google裡的任何人更了解手機事業,可能是全矽谷裡最懂手機的人也說不定。當時魯賓40歲,他從1990年代初期就在矽谷打造頂尖的行動裝置。那是他的志業,也是他的嗜好。有人形容他家類似電影《鋼鐵人》中東尼・史塔克的地下實驗室,裡面擺滿了機器手臂、最新的電腦和電子裝置、許多專案的原型機。他就像矽谷許多的電子高手一樣,也有史塔克不畏威權的特質。

***

iPhone問世後掀起了另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是,雖然Google高層已經支持Android專案兩年了,但同時也指派另一個團隊秘密和Apple合作,以便把Google的搜尋、地圖、YouTube等軟體放進賈伯斯的新裝置裡。事實上,賈伯斯在公開iPhone時,把內建Google的軟體列為iPhone的一大賣點,施密特不但上台致詞,而且還說「賈伯斯,恭喜你,這產品一定會熱賣。」

在Google裡,讓兩個團隊看似相互競爭不是什麼新鮮事,Google有很多最好的創新發明都是這樣產生的,例如Google新聞和Gmail。但魯賓忠心的團隊擔心Google有利益衝突的問題。6月29日iPhone開賣以後,布林和佩吉就隨身攜帶iPhone,在Android會議中,他們常嚴苛地比較Android規劃的功能和iPhone的功能。工程師德薩佛透漏,某幾次會議上,「他們其中一人問道:『為什麼我們還要做這專案?我已經有支手機,是用Google的服務,裡面又有Gmail,有行事曆,為什麼我還需要Android?』這種話曾讓我氣得半死。」

Android就像Google的情婦──受到很多的關注,也收到許多的贈禮,但仍藏得好好的。這種保密作法不是施密特、佩吉或布林的主意,而是魯賓的主意。魯賓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他的專案,他就像多數創業家一樣是個控制狂。他覺得Android成功的唯一方法,是在Google裡以秘密新創企業的形式運作。當時的Google才成立9年,但是對魯賓來說,Google已經運作得太慢、太官僚了。所以魯賓竭盡所能,想幫Android團隊隔絕任何官僚作風,他們都不和其他人互動,完全獨立運作。施密特、布林、佩吉甚至讓魯賓在Google園區的Android總部裡搭建一間餐廳,有陣子只開放給Android的員工使用。

早期擔任Android工程師的賽德里克・伯斯特(Cedric Beust)表示,什麼都不能說的感覺太痛苦了。他說,「最難的是,我隨身攜帶手機原型機,還不能讓人看到。有幾次,其他的Google員工看到手機的原型機還會問:『這是什麼?』你必須先把答案想好,有陣子我說那是黑莓機的原型機,後來我又說那是我們幫諾基亞開發的東西,反正就是要盡量讓人覺得那是很無聊或無趣的東西。」

2007年,Google宣布產品消息時,並未打動人心。因為Google並沒有製造手機,他們甚至沒有完成的手機軟體。Google告訴全世界的是,他們打造了……一個手機製造商、電信業者、開發商的聯盟,名叫開放手機聯盟(Open Handset Alliance,簡稱OHA)。「我們不是在打造GPhone,而是要讓上千人打造出GPhone。」魯賓說。關於產品,施密特和魯賓唯一提出的確切說法是,研發已經進行很久了,名叫Android,手機大廠HTC將在一年內推出內建該軟體的手機。

一週後,Google發佈的另一支影片引起了較大的關注。在影片中,布林和Android的工程主管史蒂夫・赫洛維茲(Steve Horowitz)展示與談論實際的手機,那支手機看起來很像iPhone,有觸控式螢幕、迅速的3G連線、圖像顯示能力,還有Google地圖,包括街景,就像在桌上型電腦上運作一樣。這些大多是第一代iPhone沒有的東西。

當賈伯斯看到赫洛維茲在Google影片中展示Dream手機時,他氣炸了。「我正好開車要前往某處,手機響了,是賈伯斯打來的,他吼得很大聲,我不得不把車子靠邊暫停。」當天和賈伯斯談到話的人說,「你看了那影片嗎?」賈伯斯問,「全部都是他媽的抄襲我們在做的東西。」

***

賈伯斯雖然氣得半死,但朋友與同事都說,他不願相信施密特、布林或佩吉在做什麼邪惡的東西。Google三巨頭也費盡心力向他保證這點:Android就跟他們之前描述的一樣,是開源碼的手機作業系統,任何手機製造商都能使用,Google不是在開發和iPhone競爭的手機,他們不會跨入製造手機的事業。Google不管做什麼,都無意抄襲iPhone的任何東西。

賈伯斯有幾個有力的理由,相信Google的說法。兩家公司的董事會和外部顧問密切相關,幾乎就像同一家公司。還有一點是賈伯斯當時絕對不會承認的:當時Apple對Google的需要,比Google對Apple的需要還多。Google每年支付Apple近7千萬美元,以便把Google的軟體放上iPhone,那對當時的Apple來說是相當大的金額。

不過,也許阻止賈伯斯向Google開戰的最有力理由是私人因素:賈伯斯覺得布林和佩吉是朋友,他當他們的人生導師已經好幾年了,他們三人週末時常在帕羅奧圖附近散步,平日常在Apple園區走動。他們的友誼是從2000年開始的,那時Google還是新創公司,Google的金主不斷要求佩吉和布林去找個比他們資深的執行長,他們說賈伯斯是他們唯一考慮的人選,這說法相當荒謬,大家都知道賈伯斯不可能離開他才剛重掌的公司,這說法也觸怒了投資Google的創投業者,但那也是佩吉和布林的真心想法,他們崇拜賈伯斯很久了,這說法讓他們得以進一步建立關係。他們覺得賈伯斯是他們想成為的領導典範,賈伯斯也對這兩位顯然是下個世代的矽谷精英印象深刻,覺得能提供他們一些意見是一種榮幸,一位高階管理者說,「他基本上的意思是:『我對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信心,所以我相信他們告訴我的是實情。』」

一位Apple高層表示,真正讓賈伯斯忍無可忍的關鍵,是當時出現的第二版Android。「當Android開始有觸控滑動,捏拉縮放、點兩下等功能時,賈伯斯終於扔下戰書:『我們要過去那裡,坐下來跟他們談。』」

相關人士對於那場會議的說法眾說紛紜,大家唯一的共識是:那場會議相當火爆。賈伯斯告訴Google的三位管理者,Apple擁有多點觸控的專利,要是G1發佈時有那個功能,Apple將會提告。Google團隊反擊指出,賈伯斯也許率先推出有多點觸控功能的熱門產品,但是那技術或iPhone裡的多數技術並不是他發明的。

一位當時不在場、但後來聽賈伯斯概略描述那場會議的Apple高層告訴我:「他們吵到最後,變成對人不對事。賈伯斯說魯賓很生氣,直言賈伯斯的立場根本是反創新。於是賈伯斯開始貶抑魯賓,說魯賓想模仿他,看起來像他,跟他留一樣的髮型,戴一樣的眼鏡,展現一樣的風格。」

Google裡沒人願意公開對那場會議表示看法,不過私底下他們還是不解賈伯斯的立場。他們覺得矽谷裡面其實很少先驅,大家的創新都是以別人的發明為基礎,進一步發揚光大。如果沒有電晶體和積體電路,就沒有英特爾或摩托羅拉;沒有那些微處理器,就不會有個人電腦;沒有個人電腦,就不會有微軟、Apple、或整個軟體業;沒有軟體業,就不會有網景瀏覽器;沒有瀏覽器,我們如今視為理所當然的很多東西都不存在。

但是Google提出的證據對賈伯斯毫無影響,「賈伯斯一直認為是Apple發明了一切。」一位參與對話的Google高層表示,「即使你讓他看證據,「你看,這不是你發明的。」他還是覺得是。不管你對他說:『看看以前用過多點觸控的地方,或是以前用手指捲動的地方,或以前用手指放大的地方。』那些都無法說服賈伯斯。」

背叛的後果

對Google來說,和賈伯斯與福斯托開會的結果令他們非常苦惱。賈伯斯不只要求他們從G1移除某些功能而已,甚至還要求他們如何移除。2008年夏季,距離G1上市只剩兩個月,但是距離完成還有好一段距離,現在工程師又要改寫軟體,以移除賈伯斯要求拿掉的功能。「我自己覺得我們無法如期完成。」魯賓曾透漏「預定發表日的三個月前,沒什麼東西是行得通的,機器老是當機,無法收電子郵件,運作速度超慢,而且愈來愈不穩。」

Android的鮑勃•李談及賈伯斯時說:「那真的很痛苦,彷彿他從我們這邊偷走功能一樣。」他接著又說:「為什麼沒人在iPhone之前推出大型的觸控螢幕?因為那很貴。所以不是iPhone出現以後,大家跟著模仿。整個產業已經思考那個東西很久了,只是後來終於變得可行罷了。」

魯賓的朋友指出,和賈伯斯開那場會議對魯賓來說特別痛苦。他的確像賈伯斯描述得那樣憤怒,幾乎因此從Google離職。他知道他的老闆講的話很理智,但賈伯斯在他的老闆面前欺壓他時,他們都沒挺他。那場會議後,有陣子他在辦公室的白板上寫著「賈伯斯偷了我的午餐錢」。

賈伯斯對於他和Google開會的結果當然是相當振奮,他把那會議描述成Apple的一大勝利,他說正義與良善打敗了一群騙子和壞蛋。當時在場的一位高階管理者說,賈伯斯「有點沾沾自喜」。他們說:「魯賓氣死了,憤怒完全寫在臉上,我們獲得該贏的東西,他們說他們不會做多點觸控。」賈伯斯討厭魯賓,還告訴朋友他是「傲慢的大混蛋」。

這一切並未讓賈伯斯因此稍微抒解被迫對Google展開行動的怒氣,他覺得他把布林與佩吉當成朋友看待,卻遭到背叛;他也覺得施密特身為Apple的董事,卻心懷鬼胎。賈伯斯當天對管理團隊傳達的訊息很尖銳:「這些傢伙對我撒謊,我不會再相信他們的謊言了,說什麼『不作惡』都是鬼扯。」但他也覺得這次行動證明了Apple的實力,Google不再是威脅了。

***

2008年9月,T-Mobile G1手機上市是在紐約皇后區大橋下某個專門承辦宴席的地點舉行,相較於iPhone的上市,感覺很外行,沒有現場示範,只有影片示範。這案子獲得Google高層支持的唯一跡象,是活動接近尾聲時,布林和佩吉突然一起溜著直排輪出場。

把G1和iPhone的上市並排來看,會讓人不禁納悶,布林、佩吉、施密特是如何和賈伯斯維持商業關係以外的其他關係。他們對世界的看法全然不同,Apple的蓬勃發展是因為賈伯斯堅持追尋最佳的裝置──完美結合外型與功能。Google的蓬勃發展是因為布林和佩吉的古怪及樂於接納混亂。身為創業者,他們都樂於抗拒傳統,即使周遭的人認為他們行事過於衝動,他們還是願意對自己相信的東西押下大注,不過他們三人和賈伯斯的相似處只到此為止。

布林和佩吉溜著直排輪出現在媒體面前,是因為他們當天早上去紐約的中央車站出席一場活動,他們覺得穿直排輪在紐約市擁擠的車陣中穿梭比較有趣,也比較迅速。即使有輛車在等候他們,安全保鏢已經幫他們張羅好交通,或溜直排輪過去G1發表會可能會讓他們滿身大汗、顯得狼狽,他們還是堅持那樣做。那時擔任Android資深公關的布萊恩・奧肖尼西(Brian O’Shaughnessy)表示,他記得當時看到他們抵達時,需要壓抑自己的情緒,讓G1盡可能獲得最多最正面的媒體關注是他的職責。他不知道該如何跟身價數十億美元的創辦人解釋,他們那樣做可能會害整場發表會失焦。「他們抵達現場時,我在後台等他們,我說:『你們不想脫掉直排輪嗎?你們是和HTC的執行長及T-Mobile的高層同台。』他們說:『不不,就這樣,這樣沒關係。』他們就這樣溜上台了。」你可以想像賈伯斯這樣做嗎?

書籍資料

書名:Apple vs. Google世紀大格鬥:一場盟友反目成仇,無聲改變世界與生活的科技大戰
作者:弗雷德・沃格斯坦(Fred Vogelstein)
出版日期:2013/12/06
出版社:三采

弗雷德・沃格斯坦(Fred Vogelstein)

財經和科技記者,《Wired》雜誌的特約編輯。曾經是《財星》雜誌、《華爾街日報》、《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的編輯,作品散見於《紐約時報》雜誌、《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等美國主流媒體。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賈伯斯 Android 髮型 創辦人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