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酸民黑粉從此消失?川普威脅撤銷FB免責條款,萬一成了會怎麼樣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財經 | 產業動態

酸民黑粉從此消失?川普威脅撤銷FB免責條款,萬一成了會怎麼樣

(來源:Wikipedia、Donald Trump Twitter組圖)
撰文者:鄭峻
網民肥皂箱 2020.06.20
摘要

1.5月29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行政命令,要求聯邦政府對社群媒體的免責條款做出限制;17日,美國司法部呼籲美國國會修改1996年《通訊端正法》(CDA)中的第230條款(Section 230),20多年以來堪稱科技巨頭「免死金牌」的230條款,恐將就此消失。

2.230條款一旦消失,Facebook、Twitter將須為其平台上的所有言論負責,而為避免面臨無止盡訴訟,科技巨頭必將大幅收緊言論審核標準,刪除平台上所有可能引發爭議言論。我們所熟悉的社群網路環境,將會從此改變。

「Revoke 230!」5月29日,美國總統川普在Twitter上這樣寫道。那天他正式簽署行政命令,要求聯邦政府對社群媒體的免責條款做出限制。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在針對Twitter。在那個星期,Twitter連續給他的推文打上了「需要事實查核」以及「頌揚暴力內容」的標籤,暴怒的川普直接威脅要關了Twitter。

按照美國三權分立體制,總統的行政命令並不能代替正式法律,只能對行政部門的執法提出指導意見。換言之,川普的命令只能影響到美國司法部和聯邦通訊委員會(FCC)等監管部門,促使他們對科技公司制定監管規定,但並不能成為法庭的判罰依據。修改法律則是國會參眾兩院的職責,行政部門只能提出建議。

當然,這只是川普報復的第一步。3個星期過去,第2隻靴子終於落地了。美國司法部17日公佈了長達25頁的意見書,呼籲美國國會修改1996年《通訊端正法》(CDA)中的第230條款(Section 230),限制對科技公司的免責保護。意見書認為,一些科技公司已經成為美國市值最高的公司,目前的科技服務行業已經和1996年提出230條款時的狀況完全不同,修改科技公司免責條款的時機已經成熟。

廣告

就在同一天,5位共和黨參議員共同起草提出了新議案《限制第230免責條款法案》(Limiting Section 230 Immunity to Good Samaritans Act),提議取消大型科技公司在第230條款下的免責待遇,除非他們保持「善意」運營(Good Faith)。

(來源:Dreamstime)

這幾位參議員都是川普的忠實盟友,包括佛羅里達州的盧比歐(Marco Rubio)和阿肯色州的柯頓(Tom Cotton)等人。美國媒體Axios報導,他們是在川普的直接授意下提出這一議案。田納西州共和黨參議員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更是直接表示,「矽谷自我監管的時代結束了。我們不會再讓大型科技公司躲在這一免責條款背後,壓制競爭對手或是言論自由。」

主筆議案的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聲明稱,Twitter、Facebook和Google等大型科技公司,長期以來借助他們的力量噤聲保守派的政治言論,沒有給用戶提供任何依據。第230條款已經被各個法庭擴大和改寫,給了這些科技公司不必擔責的言論(審核)權力。國會應該採取行動,確保那些審查和噤聲對手言論的不良公司不能享受這一免責待遇。

廣告

什麼是230免責條款?

Twitter和川普的對峙,讓一條已有24年歷史的美國科技監管基本法再一次成為輿論焦點。這條只有26個單詞的法律條文又被稱為美國互聯網的奠基石。雖然過去幾年美國政界已經多次討論這一條文,但此次Twitter和川普的對峙,無疑是這系列立法行動的直接推力。

到底什麼是第230條款?1996年美國《通訊規範法》(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的第230條規定,「任何互動式電腦服務的提供者或者用戶,不應被視為另一訊息內容提供者提供之任何訊息的發布者和發言人。」(No provider or user 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shall be treated as the publisher or speaker of any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another information content provider.)換言之,這些科技公司無須為第三方或用戶在他們平台發布的內容承擔責任。

為什麼會給科技公司這樣一把保護傘?1995年最初起草這一法案的時候,美國科技行業才剛起步,微軟推出IE瀏覽器對網景(Netscape)宣戰,亞馬遜(Amazon)和雅虎(Yahoo)剛滿一歲,Google兩位創始人剛剛在史丹佛校園相遇。一些國會參議員開始注意到網路上出現的各種色情內容,提出了《通訊端正法》以規範科技公司,作為《聯邦通信法》的修正法案。

根據最初的參議院版本,如果有意在網站上向青少年展示淫穢等不適宜內容,科技公司將面臨巨額罰款甚至是監禁懲罰。顯然,這是把網路平台當成電視和電台等傳統媒體來對待。如果這一監管法案通過,那麼剛剛興起的科技公司必須為自己平台上出現的第三方內容承擔責任;他們必須對網路內容進行嚴格審查,否則就可能面臨各種訴訟和懲罰。這意味著新興的網路業發展將受到極大制約。

1995年,一起訴訟案也刺激到新興網路行業和言論自由倡議團體。當時一名匿名用戶在網路留言板Prodigy Service指控華爾街券商Stratton Oakmont欺詐,後者隨即以誹謗罪將Prodigy告上了法庭。紐約法官在判罰時,將網路平台視同於出版商,認定Prodigy需要為第三方用戶在自己平台的言論承擔責任。(實際上,這家券商也的確是騙子,該公司創始人貝爾福特(Jordan Belfort)即是電影《華爾街之狼》男主角原型。)

對網路監管法案感到高度緊張的言論自由倡議團體和網路業者聯合起來,成功遊說加州和俄勒岡州的兩位聯邦眾議員,在他們起草的眾議院網路監管法案《網路自由和家庭賦權法案》(Internet Freedom and Family Empowerment Act)中加入了行善人原則(Good Samaritan),授權網路公司自己管理網路平台,這就是230條款的由來。最終兩院的法案融合在一起,成為了1996年的《通訊端正法》。

是時候修改了嗎?

230條款其實包括兩層意思:科技公司無須為平台上的第三方訊息負責,科技公司無須為他們善意刪除平台內容的行為負責。這一條款的本意是促使科技公司主動自我監督,淨化網路環境,避免尚在起步階段的他們,遭受源源不斷的訴訟打擊。雖然美國最高法院在後續訴訟中以「違反言論自由」為由否決了《通訊端正法》大部分反色情條文,但這第230條款卻一直保存至今,成為了科技公司的最大保護傘。

這條只有短短26個英文單詞的法律條文,給美國網路業的高速發展創造了寬容的監管環境,更為社群媒體的隨後興起鋪平了道路。過去24年,這條法律條文一次次地給網路公司保駕護航,在諸多誹謗和欺詐相關訴訟中全身而退。此外,網路公司也得以完全按照自身規則來刪除他們認為不妥的內容和帳號,免受用戶訴訟。矽谷聖塔克拉拉大學法學教授Eric Goldman甚至認為,230條款造就了現代網際網路。

(來源:Dreamstime)

上週美國的一起焦點訴訟案,就是第230條款免責保護的最好範例。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努尼斯(Devin Nunes)起訴幾個匿名Twitter用戶誹謗,連帶起訴Twitter,要求交出匿名帳號的真實身份。聯邦法官援引第230條款拒絕了努尼斯的要求。儘管努尼斯的律師搬出了川普的行政命令,但聯邦法官明確表示,總統行政命令改變不了現有法律。在國會修改法律之前,Twitter依然享有免責待遇。

在扶持保護網路行業壯大之後,這條免責條款也不斷遭受批評。過去幾年時間,無論是Facebook和Twitter等大型網路平台,還是4Chan和Gab等小型網路平台,都充斥大量的仇恨言論、假消息、陰謀論等不當內容,甚至有恐怖份子在社群平台上預告和直播槍擊案。這些極端內容讓社群媒體承受著比以往更大的監管壓力。

以被稱為「保守派Twitter」的社群媒體Gab為例,這裡聚集了大批主張「言論自由」的右翼保守派人士,其中不乏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網站上更是充斥著赤裸的種族言論和陰謀論。2018年,美國賓州匹茲堡猶太教堂槍擊案導致11人死亡,46歲的白人兇手長期活躍在Gab上抨擊猶太人,甚至在平台上預告了自己的槍擊行動。但當賓州檢察官宣布對Gab展開調查時,Gab直接以230條款來回擊檢察官。

不過,打擊人口販賣、性犯罪等犯罪內容並不屬於230條款的免責範圍之內。過去兩年時間,美國國會已經就230條款進行了多次聽證討論。2018年通過《打擊性販賣行為法》打開了缺口,這條法律明確規定科技公司有責任舉報和移除網路平台上的性販賣(販賣人口用於性剝削),否則會面臨相關法律的處罰。

取消免責只會適得其反

共和黨參議員和司法部修改230免責條款的計劃,立即遭到了科技公司們的強烈反對。Twitter表示,取消保護只會威脅到網路言論和網路自由的未來。Facebook發言人稱,「川普政府認為我們審核了太多內容,民主黨和人權機構又說我們做得不夠。230條款的存在讓我們可以專注於最重要的事情:打擊有害內容以及保護政治言論。 」

華府智庫資訊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TIF)副總裁卡斯楚(Daniel Castro)通過郵件稱,社群媒體公司為許多不同政治立場的用戶提供了一個重要的觀點平台,有必要採取內容審核措施,以限制假消息、仇恨言論和其他令人反感內容。但這一法案會讓社群媒體服務面臨一大波訴訟,會嚴重損害他們有效審核自己平台的能力和意願。

卡斯楚解釋說,雖然這一法案不太可能獲得廣泛支持,但這卻是又一次對網路公司的脅迫,威脅破壞網路經濟的法律根基——中間責任保護條款,從而阻止他們採取公平合理的網路內容審核政策。網路改革的話題有待爭論,但這種改革應該專注於減少非法行動,而不是限制合法言論。

史丹佛大學網路政策中心的平台監管項目組負責人凱勒(Daphne Keller)認為,川普政府此舉只會嚴重限制平台審核內容以及快速回應新出現問題的能力。科技產業聯盟NetChoice副總裁薩博(Carl Szabo)表示,這是川普政府對科技業的一次協調攻擊,他們意在繞過保障言論自由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

如果沒有230條款的保護會怎樣?網路公司將面臨無盡的訴訟。如果幾位參議員的法案版本得以通過,網路用戶可以直接起訴或者集體訴訟,每名用戶可以索賠5000美元加上律師費。或者為了避免遭受訴訟,互聯網公司會大幅收緊言論審核標準,刪除自己平台所有可能引發爭議的言論。無論哪種結果,都會直接損害到網路的發展。

不過,美國網路巨頭們並不會輕易放棄。每次試圖修改第230條款的舉動都會遭到網路公司和網路倡議機構的堅決抵制。如今的網路業已經是美國實力最為雄厚的行業,Google、Facebook等巨頭每年都會投入上千萬美元進行國會遊說,他們也有自己強大的政治影響力。

兩派都對網路業者不滿

雖然這次修改230免責條款主要是保守派政治力量在推動,但自由派同樣主張對網路業施壓,同樣多次用取消230條款來威懾網路公司。儘管目前美國社會兩派鬥爭激烈,但他們在網路行業上卻有著奇怪的共識:目前的網路存在著諸多問題,確實應該管一管。

兩派對社群媒體都有著強烈不滿,但卻是因為完全不同的原因:保守派指責Twitter和Facebook長期打壓保守派的聲音,刪貼文、刪帳號的「執法標準」完全偏向自由派;但自由派則認為這些社群媒體做得遠遠不夠,他們長期放任平台上的假消息傳播,沒有採取有效措施消除有害訊息。

舉例來說,Twitter給川普推文貼上標籤之後,立即成為了共和黨「打壓言論自由」的攻擊對象,而民主黨則認為Twitter的內容審核標準還應該更加徹底。Facebook不願對川普爭議推文採取行動,祖克柏因此承受巨大的輿論和政治壓力。自由派一直認為Facebook要為2016年川普的意外當選負有責任,當時Facebook對關於希拉蕊和民主黨的各種假消息不管不顧。

值得注意的是,在共和黨參議員提出的議案和司法部的建議書中,都沒有明確要求完全取消網路公司的免責保護,而是以「表現良好」作為綁定要求。何為善意?這無疑是一個利益和立場決定的主觀標準。按照共和黨議員的草案,科技公司不得在執行服務條款時歧視對待用戶。

那麼,如果Twitter未來繼續刪除保守派的爭議言論,給川普的爭議推文貼上標籤,那麼按照共和黨議員的理解,這會被認為Twitter是在打壓保守派的言論自由,他們就不認為Twitter有資格享受免責條款。但在最初230條制定的時候,並沒有要求網路公司必須在政治立場上保持中立。美國憲法的言論自由修正案的約束對象是政府公權力,而不是私人商業公司。

實際上,提交議案的共和黨參議員霍利去年也曾提過類似法案,要求美國用戶數超過3000萬人或者全球用戶數超過3億人的大型網路公司必須保持政治中立,才能享受230條款的保護。按照他的設想,網路公司是否保持內容審核中立,應該交給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來評估。但即便是美國保守派媒體《National Review》評論員David French也認為,這一標準的實施,無疑會和政府不得干預言論自由的憲法修正案直接衝突。

民主黨態度是關鍵

鑑於目前共和黨佔據參議院優勢地位,幾位共和黨議員在川普授意下提出的這部法案,通過參議院或許沒有太大難度,但隨後是否會在眾議院順利通過,則完全取決於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等民主黨人的態度。一部法案只有兩院完全一致且雙雙通過,才能送交總統簽字正式成為法律。

(來源:Dreamstime)

裴洛西去年曾經多次警告,230免責條款本意是扶持科技公司成長的一個禮物,但他們應該有更大的社會責任感,否則這一條款也可能被取消。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今年1月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明確表示,230條款給了Facebook這些社群平台一把保護傘,他們不應該享受免受訴訟的待遇。

就在本週,裴洛西還在抨擊Google和Facebook利用假消息和煽動性言論獲取流量並從中受益。裴洛西呼籲國會立法者、科技公司員工、廣告商和社會公眾共同努力,向社群媒體施壓,讓其停止傳播虛假和危險訊息。「我們必須向社群媒體高層們傳遞一個明確訊息:你們要對此負責。」

從目前的態度來看,來自矽谷舊金山的裴洛西雖然不滿科技公司目前的狀況,但也不至於贊同川普陣營這一政治目的明顯的立法舉動。畢竟在川普威脅報復Twitter之後,裴洛西曾經公開譴責過這種行為。即便眾議院提出修改230條款的議案,也會和參議院共和黨人的版本有著顯著差別,可能會加入要求刪除假消息的硬性規定,而不會將政治中立性評估包括在內。畢竟,美國絕大多數網路公司都是傾向自由派的價值觀。

顯然,兩黨都把「取消230免責條款」用作威脅施壓科技公司的手段,就像是懸在他們頭頂的一把「懸頂之劍」。只不過,兩派對科技公司有著完全不同的期待和標準。距離今年大選還有四個半月時間,很大可能性會出現爭議事件和言論,科技公司很難做到讓兩派同時滿意。昨日,Facebook刪除了川普陣營投放的一則政治廣告,因為其中出現了一個納粹時期符號。

不過,未來230條款的進一步修訂顯然是不可避免的。繼2018年立法規定科技公司對性交易和販賣人口的內容不免責之後,未來美國國會可能會進一步制定關於恐怖主義、侵犯人權等方面言論的法律,要求科技公司對這些有害內容承擔更大的責任。

無論今年大選結果如何,社群媒體的狂野西部時代結束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深度解析:美國互聯網將迎巨變:保護傘230條款真要沒了?

責任編輯:李頤欣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230條款 酸民 Facebook 假消息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cynthia_lee@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