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台灣隱形冠軍的生存掙扎》兩代衝突下,我這樣說服爸爸賣掉公司⋯⋯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財經 | 產業動態

台灣隱形冠軍的生存掙扎》兩代衝突下,我這樣說服爸爸賣掉公司⋯⋯

福盈科身為台灣隱形冠軍,是Nike、Adidas等運動品牌的指定化學助劑廠,前董事長莊才晉(左)和二代莊詩蘋父女幾經思考,決定賣掉打拚40年的家族企業。 (攝影者:駱裕隆)
撰文者:馬自明
商周頭條 2019.12.17 21,332

「公司要有個大改變才行!」福盈科二代莊詩蘋對她父親、前董事長莊才晉說。地點是他們父女常聊天、談心的西餐廳,莊才晉聽完這話,以為是年輕人胡思亂想,沒有放在心上。

但他沒有料到,莊詩蘋是玩真的,而她指的「大改變」,是把他40年心血,由一家金融機構購併。

福盈科堪稱台灣的「隱形冠軍」,Nike、Adidas各大運動品牌使用的防水等化學品,就是用它的。不過,在跨越40年後的今年,它選擇被中華開發資本購併,間接持有86%的股權。

廣告

這是台灣第一次出現隱形冠軍,被台灣本地金融機構購併,幕後推手就是莊詩蘋。但,她為什麼這麼做?

新舊思維與產業競爭,讓她動念做改變

「我們的思維、價值觀和做事情方式落差太大,他(指莊才晉)到這個年紀,我不試圖改變他的思維,我也沒辦法改我的,這不是溝通能解決的問題,」莊詩蘋承認,「兩代衝突」是引入外部金融機構購併的起點。

兩代父女,相差30歲。在採訪當天,莊詩蘋穿著一襲剪裁俐落的天藍色外套,說話不但快,而且中英夾雜,與穿著深色老派西裝、寡言木訥的莊才晉形成強烈對比。

莊詩蘋是小留學生,就讀紐約的大學畢業後,進入全球最大美妝公司巴黎萊雅(L'Oreal)工作,一待10年,更成為該公司第一批外派到中國上海的幹部。

「5年前,董事長(指莊才晉)找我(接班),我當然是不願意的!」莊詩蘋表示,但身為家中的大女兒,她最終還是選擇回家。莊詩蘋說,剛進公司第一年,因為什麼都沒概念,反而不害怕,但「進公司一、兩年後,我就很害怕。」

化學品這行業,水比她想像得深,從客戶到技術都不是她過去熟悉的領域。一切從零開始的她,只好問父親、問老幹部、問客戶,員工稱她是「全公司問問題最多的人」。

莊詩蘋愛問,講話又直接,連她的父親都受不了。「過去公司從來沒有人敢反駁我,她是第一個當場給我臉色看的,」莊才晉無奈說。

令莊詩蘋更害怕的是,這個產業日趨白熱化的競爭。「我們這產業大者恆大,要在亞洲競爭、在中國供應鏈有競爭力,需要不同的投資,要研發創新,這些都不是我靠自己力量能做得到的。」於是,莊詩蘋動了念頭,她要找人進來幫忙。

一場狼與哈士奇的戰爭,顛覆萬年董事會

她說,企業一代是狼,二代是哈士奇。狼能夠獨立戰鬥,下決定快、狠、準,但哈士奇強調團隊合作,溝通費時。

這是讓莊才晉最無法忍受的地方。「開會一定要找大家一起談,一談就要一個小時,對我來講,真的很浪費時間,我大概5分鐘把事情都解決掉了。」他每次批評女兒沒效率,都點燃兩代戰火。

但莊詩蘋認為,未來是哈士奇的時代。「企業要壯大,要能拉動300噸的重量,只有哈士奇做得到,因為只有team work to make difference(團隊合作創造改變),」她說。

舉例來說,莊才晉是化學技術背景,財會就從初會課本自修,但莊詩蘋想的是:她要找一位專業的財務長。

然而,該找什麼樣的新力量協助公司成長?找同行,擔心技術被偷學走;找上下游,要花太多時間整合,對莊詩蘋最好的選擇,反而是能給財務上協助但又不懂化學業,難以干涉經營的投資公司。

「第一代的想法,(被併)是過度損失股份;但我們二代國外留學,歐美有太多案例,基金長期持有公司股權,幫公司擴張。」莊詩蘋表示,與其「擁有100%的股份,但只有1分的成績」,不如「擁有1%股份,卻可得到100分」

為了說服莊才晉,莊詩蘋寫過十幾份商業企畫書,試圖打動父親。「最關鍵的那個點,絕對不會是二代說服一代,而是一代突然有一天想通。」莊詩蘋觀察,他父親雖然看似冷處理,甚至反對,但卻從旁了解、詢問他朋友後想著:購併到底是不是一條可行的路?

最後,莊才晉答應了。他承認,公司照傳統模式再走下去會面臨瓶頸,「我們董事會從來沒變過,是我一人說了算。」他指出,如果「萬年董事會」不改變,這群老董事也沒新想法,無法帶領公司往前走。

這場雙贏互利的購併,福盈科、中華開發資本各自盤算

可是,為何選擇嫁給中華開發資本,而不是更大型的國際私募基金?

「他(指莊才晉)不是以利益考量最優先,他想的面向很多,這過程有很多反覆。他不希望走錯一步,造成員工、客戶以為身為莊家的他們不做了,」中華開發資本副總經理吳忠懌表示。

以國外私募基金的作法,通常是百分之百買下購併對象,再分拆售出,但吳忠懌向莊才晉解釋:一來,中華開發資本願意讓原經營團隊握有部分股權;二來,中華開發資本是把福盈科當成一個「平台」,讓公司更強。

「我們等於取得一個平台,依附在這個平台下,可以進一步整合,」吳忠懌表示。購併福盈科只是一個起點,中華開發資本透過這起購併,可以運用其財務實力再去購併其他相關公司,形成該產業的「控股公司」,整合後的公司價值越高,對中華開發資本的潛在回報也越高。

曾任歐洲大型私募基金CVC亞太區合夥人、現為中華開發資本總經理何志傑,擁有25年私募股權投資經驗。他指出,中華開發資本對特用化學行業不見得有福盈科專精,但談起購併,卻更遠比福盈科在行。

「福盈科要經營日常的工作,但沒時間也沒有人才去研究該怎麼買公司、怎麼定價、怎麼談條件?該用現金還是換股?這個是我們開發可以貢獻的,」何志傑表示。而且,福盈科每年獲利穩定,現金股利殖利率平均在4%至6%,對中華開發資本來講,可有穩定進帳。

何志傑並指出,傳統家族企業重視家族成員而非專業經理人,如果掌握主要股權,專業人才看不到機會,也不會為家族企業效力;中華開發資本在掌握福盈科主要股權後,將倚重專業人才,讓其發揮所長。

當然,這件事看在同業眼裡不無風險。購併最大的風險就是「外行領導內行」,畢竟大部分股權掌握在別人手上,是否會聽從原經營團隊的專業意見,需要一段磨合期才看得出來;若磨合不順、公司動盪,反而可能讓競爭力下滑。

「按照我們過去保守的傳統做法,當然可以活下來,但銷售成長的瓶頸很難突破。」莊詩蘋坦承,現在她仍會續留在經營團隊打拚,她想透過這一搏,替福盈科換來下一個40年。

責任編輯:周盼儀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隱形冠軍 企業接班 福盈科 二代 購併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