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科技戰比金融海嘯嚴重!郭董最新解讀為何與台積電差很大?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特別企劃
中美貿易戰 全解析

財經 | 焦點人物

科技戰比金融海嘯嚴重!郭董最新解讀為何與台積電差很大?

撰文者:採訪●田習如、黃靖萱、管婺媛 整理●管婺媛、黃靖萱 攝影●郭涵羚
商周頭條 2019.06.11 9,548
(攝影者:郭涵羚)

6月2日,就在中國對美祭出抵制關稅、宣布將提出「不可靠實體清單」的當天,郭台銘發表了「可能發生比金融海嘯還要大的問題」一席貿易戰示警說。隨後,有人對他的示警不以為然,但也有企業很有感。 相隔一週,他接受《商業周刊》專訪,說明他的預警所為何來。他大口扒著菜飯,一邊批評現任政府、現任檯面上參選人都不懂貿易戰,一邊不斷強調,只有他最知道企業的苦,最懂得如何在中美貿易戰間左右逢源。以下為專訪記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請問,哪些理由讓你覺得這次影響是比金融海嘯更大危機?
郭台銘答(以下簡稱答):本來我的推測,在5月底,川普訪問日本參與新天皇就職時,這個貿易戰就會到一段落。我在4月30日就講了。貿易戰結束,開始走科技戰,是我判斷比較理想的狀況。

可是貿易戰並沒有結束,5月中,中美雙方發生很多歧見,無法在有效時間解決,同時美國又開啟了科技戰,對華為,就是科技戰。這兩件事情的發生,讓這問題的解決困難度,相乘了倍數,增加了困難度。

問:所以你覺得美國政府態度出現根本性的改變嗎?
答:美國目的是想要,就是你多買我一些(東西)。貿易本來就是有來有往嘛,比如我們是鄰居,請你吃10次飯,你總會請我吃一、兩次嘛。貿易本就來是這樣。那美國能賣的就是那些農產品,因為美國農業最強。這是貿易戰很長遠以來的起因。

廣告

川普總統上台,因為他答應了鐵鏽州(Rust Belt,又譯鐵鏽地帶)的選民,他是鐵鏽州選出來的,要job、job、 job,他(川普)給我打電話,也是這樣說。美國東西兩岸其實不需要工作,他們活得很好,美國中西部,過去工業的主要城市,完全是沒有job,工廠一個一個往中國搬,往世界各地搬。這就是川普可以勝出的原因,他答應要給這些人(工作)。

當初他找了賈伯斯,沒理他。後來他找到庫克,庫克說,供應鏈在Terry(郭台銘英文名)那裡啊,它們就來找我。我認為,iPhone搬回去是有技術上問題。因為供應鏈不在那裡。

這就是我為何兩年前決定要去設廠,給美國提供工作機會,而且設的廠也是美國比較沒有的產品線。就是說,美國需要工作。所以美國不只是需要貿易平衡,而且需要工作。

問:你認為會比金融海嘯嚴重,但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不覺得,因為終端消費需求還是在,你怎麼看?

答:我們訂單也沒減少多少,它有時段差嘛。科技戰的後果,欸,種個豆芽菜,是晚上就可以發芽了,但種個枇杷樹,3年才會長枇杷。今天你是科技的東西,埋因跟結果,2到3年是最少的。

真正能到美國去的,大概就是台灣跟韓國,兩個是最大競爭對手。韓國有FTA(自由貿易協定),台灣沒有,如果我選上中華民國總統,第一個要做的就是跟美國簽訂FTA。

台灣現在區域性經濟合作簽約國裡,覆蓋率是最低的,只有9.7%。遠低於任何地方。簽了以後呢,第二個,我會在美國,威斯康辛州過去是美國的工業重鎮,他離芝加哥開車一個多小時,我會到那邊大量的開發工業區,我在那5個搖擺州,讓那些老百姓有工作做。

美國的中西部是美國的脊樑骨,東西部是美國的兩翼,老鷹的翅膀,飛得很遠很有力,你覺得是翅膀大呢?還是這個脊樑骨強?

問:所以你是說要在美國設台灣工業區?是要把台灣中小企業帶過去嗎?
答:大中小企業一起帶過去。
問:那危機來的話,你對中小企業有什麼建議?
答:就趕快選對的領導人啊,不然他能做什麼。當然還有半年,但如果我提早出線,就能提早和中小企業談,我明天(指6/11)會去台中談,我是模具公會的創辦人。模具公會的人兩星期前到我家座談,大家都搖搖頭說,「訂單剩不到一半,怎麼辦?」

我如果不當中華民國總統,無法號令經濟部、外交部、工研院等,政治必須為經濟服務啊。現在的政治是為選舉服務,都在想選舉,但黃金時機會過去。

我寧可我的判斷會有錯,會往好的地方走,但我一定要烏鴉嘴先說出來,這次絕對比過去的金融海嘯還要嚴重。

因為實體經濟大家都受傷了,台灣如果沒有出口,像我最近出去外面跑,有點憂心忡忡。台灣飯店生意都不太好,我去發紅包時看到小吃店生意很好,大家一頓飯可以50元、100元就吃飽了,消費心理己經保守了。

問:沒有太多資源的公司,想移動產能避開關稅,但在中國的閒置產能搬不走,怎麼建議他們?

答:第一,他們必須要轉吃中國市場、做內銷。如果再不行,台商要整合,我最了解台商,可以幫大家整合,有的小企業沒有人願意接班,就把幾家找技術別、業別來分,整合成一個公司,就地上市等,讓老闆的資金能退出來,交給專業經理人。

另外是轉出去,我也提「南拓」,像我會去和印度總理、印尼總統談,他們需要實體經濟,我可以幫他們忙。以前只有我一家在做,就慢。最重要的我要去簽FTA自由貿易協定,我要到每個地方去簽,是我很重要的工作。像香港不能只做服務業啊。

問:接下來香港會很慘?

答:到台灣來啊,我以前在香港也有工廠,現在公司還很大。我覺得北京已經把政治、經濟稍微分開,他們也曉得,經濟不好,政治是不穩的。他們要了解,經濟是最主要的。這是過渡時期,他們了解到必須讓香港人安定,才能發展經濟。我擅長的是把台灣經濟做起來,把台灣的自由民主造成的經濟實力,帶到全世界去。

我不會像民進黨一樣不敢談,避談,因為我沒有道理要放棄中國的市場。但我保持民主尊嚴,這是台灣基本價值,是我一貫的主張,必須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

全世界政府都在改變,都是政治為經濟服務,我認為,世界潮流來了,有一天中國也會改變。
變化太多,台灣只能接受事實的成分,大於控制的成分。我們只能在快速的變化過程中,找到自我應對位置。

(更多精彩的專訪內容,請見6月13日出刊的《商業周刊》)

責任編輯:林思妍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台積電 川普 台中商業攝影 金融海嘯 不可靠实体清单 中美贸易战 金融危機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