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一個日本記者在矽谷的搭乘體驗:3個理由,讓我完全無法說Uber的壞話!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財經 | 產業動態

一個日本記者在矽谷的搭乘體驗:3個理由,讓我完全無法說Uber的壞話!

撰文者:井上理
日經科技報 2015.08.06 11,861

本文由日經BP社日經技術在線logo提供

說起美國矽谷的新明星,自然是租車行業的新面孔「優步」(Uber)。6月下旬,筆者到舊金山出差一週,經常往返於舊金山和矽谷,在這段時間見識到了Uber「三頭六臂」般的活躍,惡名昭彰的傳聞與實際乘坐的感受大不相同。

廣告

行駛在舊金山市區的「UberX」。有乘客時必須掛出LOGO,空車行駛時就是普通汽車(路透社/Aflo)

現在恐怕沒有人不知道Uber,誕生於2009年的優步已經揚名全球。

6年就發展到了全球58個國家,300多座城市。雖然該公司沒有上市,但據說其企業價值已超過400億美元,超越了Twitter的總市值。如果在日本,在所有上市公司中可以排到第15位。

儘管如此,日本人對Uber卻並不熟悉。雖然通過媒體聽說過其破壞性的業務模式在世界各國掀起了波瀾,但實際用過的人估計很少。

廣告

單程距離有77公里

這也是理所當然,在日本,稱得上Uber真正價值的「UberX」服務並沒有展開。UberX是由註冊的業餘駕駛員利用私家車,以低於計程車的價格運送乘客的服務。在美國,只要簡單註冊一下,任何人都可以馬上成為Uber的駕駛員(部分州除外),但在監管嚴格的日本,這屬於違法的「黑車」。

因此,Uber雖然在2014年3月進入日本市場,但僅在東京都內開展業務,而且是通過合作的租車公司、計程車公司派車。可以享受Uber服務的,只有港區等市中心,合作的計程車公司和汽車數量少,與歐美那樣充實的服務相去甚遠。

筆者試過在東京的市中心使用租車公司的派車服務,但只有一次而已。就是這樣一隻Uber菜鳥,在舊金山卻用上了癮。

說是矽谷,其實覆蓋範圍很大。過去是指聖馬特奧以南直到聖荷西附近的灣區,近年來,包括Uber在內,很多新興網路企業都把總部設在了舊金山。從舊金山到聖荷西的距離大約是77km。按照日本來講,相當於從東京市中心到小田原。

Uber App界面。在日本可以叫商用租車和計程車,但雨天很難叫到車

顯示從舊金山到聖荷西路線的谷歌地圖。相當於東京市中心到小田原的距離

矽谷的企業分佈在101號國道(U.S. Highway 101)沿線,筆者原本打算租車前往,七八十公里的距離打車往返並不現實。雖說可以搭乘加州火車,但時間效率太差,1天可以安排4個的採訪會減少到2個。

6年前,筆者曾租車往返於舊金山、谷歌總部所在地芒廷維尤和蘋果總部所在地庫比蒂諾等地。不依靠汽車根本跑不完這些地方,而計程車的費用太高,除了租車,其他交通方式根本行不通。

然而,在採訪的第一天使用了UberX之後,筆者的想法發生了改變。

在眼前飛馳而過的「空車」

全部日程中,大約一半採訪要在當地斷斷續續預約,所以出發之前,筆者只預訂了傍晚抵達機場後,在舊金山市內住宿的酒店。

第二天在舊金山市內有2個採訪,筆者原打算從那天開始,根據預約情況機動地調整住宿地點。租車的話,拖著行李箱到處跑也沒什麼。

採訪的第一天,第一個採訪地距離酒店大約有15分鐘車程。退房並寄放行李後,筆者打開智慧手機的App,馬上開始嘗試Uber。

在舊金山附近可以選擇的服務種類很多。除了UberX和高級的租車、與日本相同的商業計程車外,還有與他人共乘UberX的「Uber POOL」。從費用考慮,這個服務最便宜,但接送耗時較長,而且筆者也不願意與不認識的人共乘,那就只剩下了UberX這個選擇。

在海外也可使用在日本下載的App。查看App內嵌的Google地圖,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能即時掌握當前的情況。畫面上是7月9日下午8點過後在日本查看到的舊金山市區的情況。當地時間是8日下午4點過後

將App的滑動條對準UberX,在地圖上定位接客地點的圖標。很快,周圍的UberX空車「呼啦啦」地就顯示出來。

前來迎接需要的時間顯示為「2分鐘」。但是,在地圖上即時移動的UberX,單在目測範圍內就有兩輛。顏色和外形都是普通的乘用車,在App上顯示的是「空車」。一眨眼的工夫,其中的一輛就已經從眼前飛馳而過。

筆者趕緊點擊了「用車」按鈕。很快,地圖上只剩下了接單的1輛汽車,可以即時掌握來車的位置。而且,駕駛員的面部照片、姓名、汽車的車型和牌號也一併顯示,不會認錯。

來的是一輛黑色的普銳斯。「Osamu?」(你是井上理?)「Yes(對)」,確認完身份上車就可以了。因為叫車的時候已經輸入了目的地,所以也不用告知。優步的初體驗簡單得令人掃興。於是,筆者決定與駕駛員攀談。

「便宜!方便!安心!」

「這是我第一次體驗UberX。」「真的嗎?太榮幸了。我會穩穩地駕駛,請給我五星好評。」40多歲的白人駕駛員說著露出了笑容,並遞來了一瓶500ml的礦泉水。

上車後,用戶要分5個級別評價駕駛員。「五星」是最高分,如果沒有特殊問題,通常都是打5顆星。Uber建議駕駛員提供礦泉水,所以送水並不是稀罕事。

聊著聊著就到了目的地。可以直接下車離開,App綁定的信用卡會自動支付。很快,手機上收到了通知郵件。“$8.55”。直到這時,筆者才知道了具體金額。這個距離打車的話肯定超過10美元,加上小費要15美元。首次乘坐UberX,筆者的感想是便宜!安心!方便!

從那之後,筆者完全被UberX征服了。

實際乘車時的App畫面。顯示到目的地的路線,汽車的圖標即時移動,表示本車的位置,準確可靠令人放心

第二天要去舊金山以南約43km外的紅木城採訪,筆者前一天還打算租車自駕,但UberX的初體驗改變了這個念頭。筆者與那位40來歲的白人駕駛員進行了這樣一番交談。

「明天我要去紅木城,用UberX能行嗎?」「當然OK。我差不多每週都跑那裏。」「費用大概是多少?」「那得看堵不堵車,應該不到50美元吧。」「可是在紅木城會不會叫不到UberX?」「去年可能是,現在沒問題了。」

50美元的話,往返一趟和1天的租車費用(含保險)也差不了多少。

筆者正巧想在去紅木城之前,在舊金山預約另一個採訪。如果租車自駕,就會浪費1個機會。而且,租來的車停在舊金山,1個晚上還要花40~50美元的停車費。

比租車划算

第二天用UberX出行的話,不僅可以多預約一個採訪,在途中還能收發郵件處理下一個預約。這樣輕鬆多了,也不用擔心在駕駛中遇到事故等。

既然如此,租車還有什麼意義。

想到這裡,筆者完成首個採訪後,馬上在舊金山預訂了當晚的酒店。乘坐UberX回到寄放行李的酒店,又搭乘UberX去下一家酒店。

第二天,上午搞定舊金山新增的一個採訪後,筆者乘坐UberX去了紅木城。就像之前那位白人駕駛員所說,費用是47美元。回到舊金山,筆者又完成了1個採訪。

就這樣,往返于舊金山與聖馬特奧(相當於東京市中心到橫濱)、舊金山與帕羅奧多(相當於東京市中心到茅崎)之間的後續幾天,筆者也一直使用UberX。

其間有時也會搭採訪對象和攝影師的順風車,也剩下了些路費。自始至終,租車出行的日子,只有在舊金山到聖荷西之間往返、其間還要順道去庫比蒂諾和帕羅奧多的忙碌的一天。

考慮到停車費,與全部租車相比,筆者這周花的總費用會低一些。到矽谷出差的時候,租車或許已經過時了,計程車更是壓根不用考慮,因此來總結一下重點。

重點一:如上所述,總而言之就是「方便」。在日本下載的日語App可以暢行全球,不會受到使用方法的困擾。UberX是私家車,與個人計程車一樣,屬於駕駛員的私有物品,車內保持得比較乾淨。

支付方面,能以郵件的形式,收到記錄了乘車時間和路線的收據,這對出差族也很貼心。美國的計程車是必須向駕駛員索要才會給發票,而且基本都是冷冰冰地遞過一張空白收據,乘客還要自己填寫日期和金額,非常麻煩。

乘車後通過郵件收到的「發票」,記錄了乘車的日期、時間和路線

「大家都好」的業務模式

重點二:「安心安全」。雖然有人擔心業餘駕駛員不保險,但之前提到的評價系統保證了駕駛員的水準。評價低的駕駛員會被優步淘汰,所以碰到離譜駕駛員的機率極低。

而且乘車時App的地圖上會顯示到達目的地的路線,並即時顯示車輛的位置,如果走錯路或者繞遠,乘客馬上就會發現。而且,乘車過程中的軌跡也會全部保存,一旦出現繞遠,日後還能退款。這一點比計程車還可靠。

重點三是「便宜」。雖然具體情況因時段和場所而異,但在舊金山,據說Uber比計程車便宜3~4成,而且Uber不向乘客收取小費。

不過,得到好處的並不只是乘客。

UberX駕駛員得到的收入是收費的8成左右。1天可收入200~300美元,月入6000美元的駕駛員也不在少數。而且,什麼時候工作,什麼時候休息完全是駕駛員的自由,因此,源源不斷地有人申請成為UberX的駕駛員。

出差過程中,筆者搭乘了17輛UberX,其中4輛是正在申請牌照的新車,7輛是女性駕駛員。這次是切身感受到了新產業生力軍的範圍在不斷擴大。

不僅如此。Uber日本公司的代表高橋正巳說:「Uber也有益於城市。不僅可以創造就業機會,還能減少酒駕。共乘的UberPOOL能減少汽車數量,為緩解堵車和CO2減排也做出了貢獻。」

乘客、駕駛員和城市。正因為「三方都好」,Uber才勢如破竹般地發展,得到了投資者的高度評價。因為其具備顛覆計程車這一固有系統的威力,所以遭受衝擊的一方會拼死抵抗。

 

6月在法國爆發的「反Uber」大規模遊行。部分計程車駕駛員訴諸暴力。遊行中有人受傷、有人點燃Uber汽車,政府出動了警方維持秩序(AP/Aflo)

進入2014年以後,世界各地頻繁爆發計程車駕駛員的罷工遊行。2015年6月,法國還發生了計程車駕駛員訴諸暴力,襲擊Uber汽車的事件。為此,Uber於7月3日宣佈,在法國法院作出其是否違法的判決前,將暫停服務。

日本對乘客免費的實驗說“No”

在監管嚴格的日本,UberX瞬間出局。2015年2月,Uber在福岡市開展了模擬UberX的實驗項目,乘客可免費乘車。Uber以「實驗協助費」的名義,向業餘駕駛員支付報酬。儘管如此,國土交通省還是以「違背道路運輸法」為由,進行了行政指導。

國土交通省的本分是維護乘客安全。作為計程車行業的監管機構,對於既得利益夠不到的新面孔,估計也有抵制情緒。擔心計程車這種交通系統的穩定性被破壞的心情也可以理解。

但是,等用慣了UberX的美國人來到日本的時候,情況會是怎樣?說不清目的地,弄不清是不是按照最短路線行駛,到小地方還不能用信用卡。

「啊,好想有UberX可以選擇!」雖然只是一週的時間,但至少出差歸來的筆者,已經有了這樣的感覺。(記者:井上理,《日經商務週刊》)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理由 體驗 日本記者 矽谷
日經科技報
日經BP技術在線

科技最趨勢每日精選由日經BP社技術在線網站提供的最新、最專業科技技術報導。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