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STYLE─懂文化的男人才時尚

出 版 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6/9/29

定價:450元

規格:平裝

現在優惠價 79折 356

加入購物車 立即結帳 下次買

TRUE STYLE─懂文化的男人才時尚

布魯斯‧波耶G. Bruce Boyer

─男人必修的26堂品味課、必備的案頭書─

真正的型男不趕流行而是洞悉潮流!

不懂文化,別說你懂時尚!
知名男性時尚專家波耶,
精選西裝、領結、靴子、香水、眼鏡等26種男性服裝、配件和風格,
追尋時尚發展的軌跡,重新定義永恆的優雅。
讓你不再只會用黑色皮鞋搭配黑色西裝、不再對領結和雙排扣西裝充滿疑慮,而能成為散發獨特風格、優雅又有型的男人!

──本書特色──

一、從男性服裝史找出永恆的優雅時尚
在這個時尚美學標準不一的年代,作者追溯領帶、牛仔褲、晚禮服等一系列衣服、配件和風格的歷史源頭,精準詮釋最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優雅時尚。經典細膩的手繪插圖,更具參考價值。

二、男性時尚專家分享最犀利、不做作的觀點
美國知名男裝專家波耶說,每個男人都可以打領結,你整天都在打蝴蝶結:鞋帶、禮盒……只不過這個蝴蝶結剛好打在脖子上。穿戴太多配件,就像把所有瓷器同時擺在桌上,不僅太過繁複,也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

三、男裝史上的不思議
什麼?短褲的起源居然是英國軍隊,拿破崙洗完澡要灑上一整瓶古龍水,英國愛德華時期的男性,依據不同的時間、要會面的人及場合,一天要換6次衣服……,男裝歷史,比你想像的更有趣!

 

序言

衣服會說話
穿衣服的規則中有很多迷思

第1章 阿斯科特式領帶

裝飾脖子最好的方式
巴爾札克曾寫過領飾手冊

第2章 靴子

從實用物品變成時尚宣言
牛仔靴盛行,拜電影所賜
最受歡迎的三款靴子

第3章 領結

每個男人都可以打領結
買打好的領結,證明你是外行人

第4章 商務穿著

穿衣服的7項準則
4個天大的錯誤

第5章 工藝

買最好的商品是為了省錢
工藝師的信念就是把東西做到最好

第6章 丹寧布

丹寧布的流行跟淘金熱有關
西部電影帶動了牛仔服飾的流行
現在的牛仔褲跟一百年前沒太大差異

第7章 晨褸

一件浴袍可能比家具還要貴
最適合悠閒地待在家裡時穿

第8章 英國鄉間居家造型

英國仕紳古怪的鄉村風格
英國鄉間居家造型的兩大重點

第9章 晚禮服

男士晚禮服回來了
維多利亞時代,黑色西裝代表專業
別配戴飾品又戴胸花

第10章 眼鏡

電影明星開始戴眼鏡
復古和新潮的眼鏡同時並存
眼鏡可強化想傳達的臉部訊息

第11章 香氣

路易十四是聞起來最香的皇帝
拿破崙洗完澡要灑上一整瓶古龍水
香氣成為男人商務形象的指標
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香味?

第12章 修容

修容問題,應請教專業人士
吉列發明的安全刮鬍刀大受歡迎
修容組和藥品包,讓你隨時上得了檯面

第13章 義大利風格

義大利就是風格的代名詞
亞曼尼帶動了男裝的革新
義大利人喜歡領導潮流,而非追隨潮流

第14章 常春藤學院風

二次大戰後,常春藤學院風興起
常春藤學院風的基本配備
雷夫羅倫是學院風教父

第15章 保養

保養衣服,靠自己也要靠專家
保養衣服的六大原則
保養鞋子的簡單方法

>第16章 箴言

與服裝、風格相關的箴言

第17章 混搭

混搭可能是災難,也可能獨樹一格
向溫莎公爵學習混搭的藝術
別讓單一衣服占據所有目光

第18章 口袋巾

口袋巾如何變成完美配件?
連007龐德也配戴口袋巾

第19章 襯衫

襯衫是最貼近上半身的衣物
襯衫衣領要怎樣才符合美感?

第20章 鞋子/襪子/長褲之間的關係

有褐色麂皮鞋就夠了
穿接近西裝顏色的襪子很合宜,但有點無趣
穿西裝、皮鞋卻不穿襪子,一點也不時尚

第21章 短褲

百慕達男人讓短褲變成高級服飾
短褲起源於英國軍隊
及膝短褲可以百搭

第22章 瀟灑不羈的風格

別人表現的樣子,不見得是真正的樣子
「酷」的概念
刻意展現不完美

第23章 西裝

查理二世宣告男人開始穿西裝
雙排扣西裝比較講究
任何體型都可以穿雙排扣西裝

第24章 夏季布料

起皺正是亞麻的魅力和風采所在
特級羊毛與輕透布料是夏季西裝的好選擇
毛海和絲混紡的衣服有都會風格
泡泡紗是最適合夏天的布料

第25章 高領毛衣

高領毛衣原本是漁夫穿的
罪犯和有教養的人都穿高領毛衣
高領毛衣成了英國年輕知識份子的象徵

第26章 因應天氣變化的裝備

風衣與馬球外套是很好的外衣
博柏利的雨衣布料既透氣又防水
買一把好傘反而比較划算
下雨天適合套上高筒鞋套

致謝
附錄:最適合男性參考的時尚書籍

──各界推薦── 

Joe(倪萱髮藝/隱舍SPA創辦人)
沈方正(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
杜祖業GQ雜誌國際中文版總編輯
袁青(資深時尚評論家與媒體人‎)
郭仲津(作家、「倫敦男裝地圖」部落格版主)
許益謙(博上廣告團隊董事長)
黃維崇(《儂儂》雜誌編輯總監)
楊茵絜(《美麗佳人》誌總編輯)
溫筱鴻(鴻宣時尚娛樂整合行銷有限公司執行長)
廖鎮漢(微風集團董事長)
膝關節(影評人)
謝哲青(作家、節目主持人)
(依姓名筆劃排列)

---

布魯斯‧波耶正向你發出一張時尚邀請函,領你進入這場川流不息的人生派對。從文化風格到實戰手冊,精確的、奢華的、個性的,也是革命的;男人!不要輕忽了時尚的力量。
──袁青,資深時尚觀察家及媒體人

一寸的差別
大一號或是小一寸,對有些人來說不是問題,但就品味這件事來說,卻會有不同的結果。除非是追求oversized或是超合身剪裁,我評判一個男性的穿著品味,會從這一寸的差異看起。它反映的不只是穿著者對於外在經營的問題,也顯示了文化的深度。美國知名男士風尚行家布魯斯‧波耶,以累積數十年的經驗與學識,從皮鞋、香水、服飾到眼鏡等不同領域,告訴男性朋友東西該怎麼選、怎麼穿,同時也提醒你我,品味是通往成功的關鍵條件之一。
──黃維崇,《儂儂》雜誌編輯總監

透過知識建立品味,經由行動實踐風格。
時尚,不是人云亦云的附庸風雅,
時尚,是具有存在感的生命定位。
──謝哲青,作家、節目主持人

所有稱呼自己為型男紳士的人,都應該熟讀。把底打好了,才能連靈魂都時髦。
──楊茵絜,《美麗佳人》雜誌總編輯

台灣男人對於穿著總是有個迷思,認為太認真打扮會被冠上沒有認真工作的帽子。其實,穿著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就是要真正創造自己的品味態度,選擇適合自己版型的服裝,運用小配件或具有質感的手錶或是鞋子;重要的是不盲目追隨流行,穿出自我。布魯斯‧波耶讓男人們重新思考,創造自我的文化,讓男人穿出品味,贏得更多的尊重。
──溫筱鴻,鴻宣時尚娛樂整合行銷有限公司執行長

波耶是最了解袖扣和領結的一流作家。對於為什麼這樣穿──或是如何穿得更好看──有疑問的所有男人,都能從這本不可或缺的書中受益。
──傑.費爾登(Jay Fielden,《城市與鄉村》雜誌主編

波耶是男裝報導界的雷蒙.錢德勒,十分具有影響力。身為作家以及講究風格的男士,波耶走在時尚的『驚險街道』上,幾乎沒有盔甲能抵抗他的筆和獨特的機智。鼓吹壞品味的人小心了,他會來對付你。
──米麥可.德瑞克(Michael Drake,男裝品牌Drake's London設計師與創辦人

對理解男性風格開拓出一條獨特的道路,書中用了精闢的評論、實用的指示以及歷史見解──這種讓人興奮的組合,唯有波耶才能提供。未來幾十年,這本書都會是男裝的參考指南。
──趙馬克(Mark Cho,男裝品牌The Armoury共同創辦人

對於紳士風格有興趣的人,這是本絕佳的書,在這個主題上,作者是全世界最好的作家。
──法蘭斯科.巴貝里.卡諾尼可(Francesco Barberis Canonico),訂製西裝品牌Vitale Barberis Canonico創意總監

波耶是紐約時裝技術學院博物館「常春藤學院風格展覽」的策展顧問,該展覽在日本的時尚領導者之間仍不斷被討論。我們很敬佩波耶先生,他對常春藤學院風格的評價,一直影響著世界各地的時尚新風潮。
──小野里稔Minoru Onozato,《自由自在》(Free & Easy)雜誌主編

結合對歷史的洞察力、優雅的文字以及服飾權威的意見,而經典的插圖更強化了這一切。這本書和一個行家的衣櫃與書架可說是相得益彰。
──克里斯多福.布里沃德Christopher Breward,愛丁堡大學文化史教授

這本書十分神奇,波耶令人愉快的作品,給了我們仔細思索男性服裝中基本的美與功能的機會,帶我們來到一個舊世界的魅力與現代優雅並存的世界。藉由豐富的學識,波耶結合了服裝史、時尚教學、有趣的軼事與經典風格偶像的典範,說明了如何掌握男性穿著的藝術與樂趣。
──政史.蒙登(Masafumi Monden,《日本時尚文化:當代日本的服裝與性別》作者{DS}

 

【推薦序】

一場華麗的時尚冒險
文/ 郭仲津 作家、「倫敦男裝地圖」部落格版主

最近最熱門且又讓人膽戰心驚的話題無非是:未來哪些產業即將式微或是走入歷史?探討此議題的文章總是言之鑿鑿地告誡著我們:矽谷的高速公路上奔馳的無人駕駛汽車,已敲響「司機」此一職業的喪鐘;機器手臂取代工廠中的作業員似乎已成定局;而愈發進步的同步翻譯技術,則將讓龐大的語言學習產業進入黃昏。

儘管物換星移,時裝市場似乎總是堅若磐石。或許某種風格的服裝會完全絕跡 (就像是文藝復興時期,畫家筆下的男性貴族愛穿的蕾絲大翻領襯衫或緊身馬褲),但總會被另一種風格的服裝取而代之。其實,可以預見的是,服裝產業不僅不會式微,還會持續蛻變,並且蓬勃發展。這是因為衣服早已脫離了純粹的功能性,15年前主宰行動通訊市場的芬蘭公司Nokia曾經對世界喊道: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儘管這麼棒的廣告詞無法讓Nokia扭轉日漸下滑的市占率,但這句話絕對是真知灼見,而其關鍵詞就是「人性」二字。

無論產業怎麼變化、科技如何進步,人性始終存在。有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個性,一百種渴望。只要人性存在,我們永遠都想穿得跟別人不一樣,永遠都想透過選擇鞋子、襯衫、外套、香水,來告訴世人我們是誰!我的健身教練是個身材高大、皮膚黝黑的巴西人,他總是會在我們的健身課程結束後,遞給我一疊封面上印著斗大「We Are What We Eat」字樣的本週菜單。對於他這樣對健美運動、健康飲食狂熱的人而言,他覺得可以透過一個人的體型、肩寬、手臂線條,來推測他的運動偏好與飲食習慣。也許是老生常談,但這句話如果套到我們每個人的衣櫃上,不也完全適用?我們的衣櫃正反映著我們最深處的內在。

近十年是男裝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男人們開始擁抱更多元的服裝風格,擁有百年歷史的西裝訂製老店、製鞋匠、製錶匠,以及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新銳設計師,在城市街頭、購物商場以及社群媒體上不斷相互交鋒,為當代男人們雜揉出一個百家爭鳴的男裝市場。而各位男士們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這個令人眼花撩亂的花花世界?翻開此書的你我,似乎已找到一塊入門磚。透過布魯斯‧波耶豐富的經驗與機智詼諧的筆觸 ,我們即將展開一場華麗的時尚冒險,一段關於文化、關於男性、關於美學的優雅旅程。

我準備好了,你呢?{DS}

【推薦序】

台灣男人型不型?
文/ 許益謙 博上廣告團隊董事長 

我隱身在台北市敦化南路和忠孝東路交叉口街頭一隅,從徠卡相機的觀景窗凝視這個代表城市意象的大舞台。綠燈亮起,我緊盯著在像透了伸展台的通衢大道上移動的男士們依序魚貫衝向鏡頭,凝神屏息等待我的獵物:男人昂首闊步或低頭沈思,有打手機、有尋寶物、有一支菸在手吞雲吐霧,我很有耐性地等候鏡頭前出現台版「尼克.伍斯特」(註)的身影,這是一個街拍者的報酬。「眾裡尋它千百度」,是天氣吧,體感溫度超過40度,誰還顧得了時尚穿著,聽起來像是不錯的藉口。這是一個男士被時尚遺忘的國度,從小長輩教誨我們「男人不必重視外表,重要的是內在」。這是一頂男士解不開的緊箍圈,於是我們消極以對,以不變應萬變。等到我們站在國際舞台上,發現不重視外表如同不講外語一般令人手足無措。「沒人教我們時尚穿搭啊!」學校不教導、企業不要求、社會不期待、自己不在乎,我們什麼都有了,生活美感卻是一貧如洗。美感的貧血是一個不錯的理由,也是藉口,索性賭氣穿搭不分場合,視若無睹請柬上的Dress code, 我「型」我素。

部分對時尚有識的男士,則是緊抓著穿著趨勢的浪頭。他們深諳外表是一種語言,適合的穿著不會令人感到困惑,於是囫圇吞噬坊間的時尚書籍刊物以防溺水失足。沒有人直言不諱敢喊出「男人要漂亮」的深層洞悉去挑戰傳統價值,最多只敢踩著時尚的腳步,隨著流行刊物穿搭起舞依樣畫葫蘆。學會了穿搭技巧(skill),卻找不到男裝歷史源頭的馬步──尋找風格(style)安頓在我們心底深處,只能用花費價錢來合理化穿著的價值。究竟要如何認識男性服裝中的基本美感與功能?所幸布魯斯.波耶為男人寫了這本書,帶我們來到舊世界的魅力和現代優雅並存的事實,為男士解除了緊箍圈,從此無有罣礙、自由自在。男裝歷史告訴我們一個事實:男人是愛漂亮的,如同英國政治家查斯特菲爾德(Chesterfield)勛爵指出:「服裝是件可笑的事,然而不重視服裝卻是更可笑的事」;波耶也認為,當一個男人生命還有光亮,還承受起一些改變,不該這樣妥協與讓步。

衣服會幫你發言,從服裝中找回尊嚴,只有了解服裝文化的男人才能穿出品味和風格。做為一個時尚追隨者,我匐伏前進,學習時尚帶來的華麗冒險,耽溺在時尚浪潮中載沉載浮。面對時尚發展的軌跡和對男人優雅的型塑,我是如此無依無助,然而,透過這本書,我找到了謎團的出路。「穿著的目的是要人注意你,而不是注意你穿的衣服」。一句話勝讀十年書。波耶或引經據典源遠探索,或針砭人物典範再現,或細數名流軼事精采點滴,26個章節告訴男士從頭到腳應該知道的事。我掩卷長嘆:原來時尚是有脈絡、有規則的,了然於心後,時尚是有機的。正如他提醒「我們需要的是信念,而不是意見。」相信它終將幻化成身體的一部分,外在和軀殼終於結合了。什麼人需要這本書?時尚工作者、想穿出風格和品味的男士、普羅大眾上班族、學生,以上皆是。企業內訓、社群讀書會、想擺脫美學貧窮的有志之士,應該人手一冊按表操課,這是男人必修的26堂課、必備的案頭書。

「吾日三省吾身」:今天有穿對衣服?今天有搭錯飾物?明天要穿什麼衣服?一卷在手沒有藉口,我型!

 註:Nick Wooster,街頭時尚指標人物,被譽為地表最會穿衣服的男士。{DS}

(摘錄1)

序言

  

「從她身上,你似乎看到了很多我看不見的東西。」我說。

「華生,不是看不見,而是沒注意到。你不知道要從何看起,因此錯失了所有重要的細節。我永遠無法讓你了解袖子的重要性、拇指指甲給的暗示,以及從一條鞋帶就看得出來的大問題。」

 

──亞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爵士,《身分之謎》(A Case of Identity

 別人會以外表來評價我們

確實如此,從一條鞋帶就可以看出大問題!我們的父母與師長不是說過多少次同樣的話,告誡我們:未來的老闆會暗中記住我們指甲和鞋子的狀態,因而看出我們的性格嗎?我們不也因此認為人力資源部的主管都是聯邦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FBI)訓練出來的嗎?

不過,可能成為你老闆的人,並不是唯一會注意這些事情的人,父母和師長顯然也會。現在的老闆、同事、情人、朋友、認識的人,還有(可能是最重要的)未來可能的情人、朋友及認識的人,都會注意這一切。說實在的,誰不曾嘲弄過陌生人不合身的西裝,或是對同事脫線的袖口投以輕蔑的目光?誰不曾評論過約會對象的穿著?難道我們能假設其他人不會這麼做嗎?

道爾爵士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你穿的衣服中,那些小地方、細微又精密的細節將會說出一切。例如,你的襪子是蓋過小腿,還是鬆垮地垂在腳踝旁,讓你的小腿看起來像是拔了毛的雞脖子?你的領帶很樸素,還是過度裝飾?口袋裡的手帕是用來裝飾,還是用來擤鼻涕的呢?手帕襯托了你的襯衫和領帶,還是與你的穿著不協調?還有,你真的在上衣口袋中放了手帕嗎?

我們可以暫時放棄衣著打扮、姿態和舉止是否重要的道德問題,因為它們確實很重要。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指出,只有膚淺的人,才不會根據外表評論一個人,只可惜我們無法決定他的話是對是錯。我們只能說,大家確實會注意他人的風度與外表,而且這一切說出了許多關於我們的事。

如同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所說的,搭配訂做西裝的配件,是極為重要的個人與社會指標,正因為配件不具備其他真正的功能、沒有實用目的,所以除了做為社會地位的象徵、個人抱負的表徵之外,根本就沒有必要。歷史上,對男人與女人來說,珠寶就是一種明顯的地位象徵指標。可是,對現代男性來說(至少是對於有品味又彬彬有禮的男性而言),比起在手腕上戴上一大塊金條,其實還能用許多細緻的物品來加以表現。

 

衣服會說話

我總是不厭其煩地說(讀者可能已經厭煩了,但我還是要說):衣服會說話。事實上,衣服從來沒有停止發言。重大的危險就在於,你不聆聽衣服說什麼、不仔細聽它們訴說,很可能因為這樣的漫不經心而付出代價。如同英國政治家查斯特菲爾德(Chesterfield)勛爵指出的,服裝是件可笑的事,然而不注重服裝卻是更可笑的事。

衣服不只會說話,而且比字句更誠實。我們知道,大多數的溝通都是非語言的,而且有很大一部分都來自我們彼此收集到的視覺線索。

在現今的世界上,當短暫的會面、速食與無所不在的科技,占據了人與人之間愈來愈多的空間時,我們被迫在十億分之一秒下做出決定,盡可能取得需要的證據。有許多證據都來自視覺感知,來自我們看到的一切。而個人與社會整體所看到的,就是時尚。因為服裝會說話,由此形成了一種文法,也就是讓大量的語言可能性變得有意義,並能讓人理解訊息的一套規則。然而,儘管服裝很明顯是一種溝通工具,但我們往往視服裝的語法為理所當然,甚至否定了服裝的存在。

我知道大多數的人並不會閱讀時尚雜誌或部落格,我自己也不太熱中,因為我擔心這些雜誌或部落格會對思緒造成可怕的影響。不過,前幾天我挑了一本雜誌,以為能從標題名為〈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的重點文章中學到一點東西。然而,我讀完第一句:「工作場所的穿著新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就不再往下讀了,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對於時尚或其他事物,規則是無窮無盡的。只不過規則偶爾會改變,有時改變得很慢,有時則會十分快速,並且猛烈到讓人難以想像:整個王國一眨眼間就消失了。你可能已經注意到,最近一個夏天,全世界的男人似乎都穿著海軍西裝外套(navy blazer)搭配白色牛仔褲。當然這樣顯得很瀟灑,可是大量這種類型的穿著,卻會讓你覺得街上到處都是從吉伯特與蘇利文(Gilbert and Sullivan)的《賓納福皇家號》(H.M.S. Pinafore)中走出來的合唱團團員。我的意思是,這樣搭配看似時尚,可是在街上看到30、40個男人穿成這副模樣後,就變得有點無趣了。從本質上來看,制服並沒有什麼不對,只是會變得千篇一律,男人這樣穿,只顯現出他們急於跟上潮流,根本沒有特別之處。{DS}

 

男性時尚從華麗轉為簡樸

本書的目的在幫助讀者超越那個時刻,描述一系列曾根植在歷史中、擁有永恆優雅的物品、風格與傳統,能讓你走過接下來的5季或是50季。我的目標是藉由在創新、傳統與個人品味之間不停的對話,幫你實現合理的優雅。

本書中描述的衣著風格基本上是西式的,而且源頭十分古老,事實上已歷經好幾個世紀,同時在這段時間內擴展到全球,這也是它們極具價值的證明。三件式西裝源於17世紀中期,但是後來的服裝史學家與時尚作家這個小圈子裡的詹姆斯.拉維爾(James Laver)和波爾.賓德(Pearl Binder)、賽席爾.康寧頓(Cecil Cunnington)與菲麗絲.康寧頓(Phillis Cunnington),以及克里斯多福.布里渥德(Christopher Breward)與彼得.麥克尼爾(Peter McNeil),都注意到男士服飾在19世紀發生了相當迅速的轉變。

我們現在將這個時期稱為「大揚棄」(Great Renunciation),是一種遠離華麗、迎向簡樸的運動。在19世紀開頭數十年,男人放棄了絲與緞、繡花外套、上粉的假髮和有銀色飾扣的鞋子,開始偏愛剪裁簡單的毛料西裝及素淨的色彩。換句話說,男人脫下我們所說的宮廷服飾,穿上了現代西裝。

在「大揚棄」之前,男性服飾與現今的服飾有著天壤之別。18世紀前半,繡花的絲織品、緞織品及天鵝絨充斥在歐洲的菁英之間。直到兩次具有出人意料的極大影響的革命,決定了之後兩個世紀,甚至是更長一段時期人們的穿著。第一次是法國大革命,對絲與緞的宮廷服飾造成重大打擊;接著是工業革命,兩者都出現在18世紀末,不僅對人們的外表,對人類活動也形成了分水嶺。

18世紀即將結束之際,歐洲人開始採取一種新的服裝模式,在幾年間,這種服裝模式與自由民主間的緊密關係也被強化了。在歷史學家大衛.庫查塔(David Kuchta)筆下,消失的世紀創造出一種「自信的資產階級,驅逐由宮廷支持奢華消費的舊政權,取而代之的是立基在工業與節約的男性概念的經濟文化。」一種新興的都會、專業、商業及製造階級,在緞面馬褲、銀色飾扣的鞋子與上粉的假髮中找不到任何實用性,進而感覺在這樣的事物中也沒有任何象徵的價值。

喬治.博.布魯梅爾(George Beau Brummell)代表了這種轉變。自從他推廣商業階級的標準服飾:樸素的羊毛外套與長褲,白色的亞麻襯衫和領帶後,便受到不少讚揚。布魯梅爾對社會發展史最大的貢獻,就是讓風格成為晉升的準則。在此之前,晉升依據的都是血統。在男性服裝史上,他去除代表官職的宮廷服飾──珠光寶氣的背心、長假髮與天鵝絨馬褲,取而代之的是有錢鄉紳的獵狐服裝。簡單、實用、整潔,是他的目的,從這點來看,他正是那個年代的產物,就如同我們這個年代的產物:代議制民主的風行與進步、大型都會中心的興起、工業和科技革命、大量製造與媒體、透過科學而變得更高的生活水準,以及官僚企業階級。

根據布魯梅爾那個年代的這些面向,在他生前所有關於衣著的變化是程度上,而非種類上的不同。由於他創造了第一種現代都會制服,理所當然地受到推崇,那是極簡主義,是革命,而且我們至今仍然這樣穿。

布魯梅爾本人的生活很早就走下坡,令人失望不已,但他在紳士的穿著與打扮上的概念卻流傳後世。在布魯梅爾的年代之後,商務套裝確實經歷了後續的演變,但是相對來說,在過去100年間其實沒什麼改變。布爾梅爾白天的穿著,和我們現在的藍色西裝外套、搭配的長褲沒什麼不同:藍色羊毛燕尾服、普通背心、米色長褲、白色襯衫和棉布領帶;沒有上粉的假髮,也沒有花俏的刺繡或銀色飾扣。他晚上的穿著則是黑、白兩色的搭配。以那個年代來說,最令人矚目的就是他每天洗澡並更換衣物。為布魯梅爾撰寫傳記的作家凱布敦.傑西(Captain Jesse)記錄,布魯梅爾很早就「避開所有外在的怪癖,只相信舉止的舒適與優雅,他顯然也維持了一定程度的舒適與優雅。他主要的目的,就是避免外表引人注意,他有一句名言:一名紳士最嚴峻的屈辱,就是因為外表在街上引起關注。」

 

穿衣服的規則中有很多迷思

諷刺的是,當男性的服飾選擇變得愈來愈明確時,衣櫥裡的選擇也變得愈局限。19世紀上半,當歐洲的大都會擴展,愈來愈多人擠進愈來愈大的城市時,大家的外表變得相像,既沒有個性,也沒有地方特色。隨著中產階級興起,服飾的象徵變得更微妙。服飾表現的是「品味」,而非俗麗的展現。區別紳士和裝模作樣者(當這樣的分別真的存在時),因此成為一種講究辨識與敏銳觀察的複雜遊戲,我們至今依然如此。

這種狂熱愛好者和假冒者之間的競爭,不只關於精緻的服飾,過去如此,現在依然如此,還包括交戰規則。一般認為,紳士服飾的規則在英國愛德華時代達到巔峰,當時社會中的男性成員,依據不同的時間、會面的人及場合,一天會換六次衣服。在這樣的約束下,你一定能想像,他們對於適切打扮的焦慮必定十分明顯;一般會認為是社會階級不斷變動,以及愈趨不穩定所造成的。沒有人希望自己被當成下層社會的一員,擔心那些不適切的外表會成為事實。除了極細微的細節以外,個人品味完全毫不相干,你對某件衣物的愛好,不足以當成穿它的理由,甚至有可能危及身分地位。

如果你想到那些服飾部落格,充斥著正確高雅服飾的藍圖,也經常附上呈現適當搭配組合的照片,這樣看來,現今人們對於時尚的焦慮程度似乎也很高。毫無疑問,這些網站對迷人的未來社會學研究提供了大量實證,現在卻可悲地成為最容易取得(對許多男性來說,也是唯一能取得)的「穿什麼、怎麼穿、為什麼這樣穿」的指南。

從許多層面來看很可悲,許多男人的打扮依舊宛如生活在愛德華時代的人;他們並沒有利用現代文化提供的自由,透過服飾來表達自己。事實上,打扮得宜的男人就是打扮得宜,並不是因為他們遵守關於服飾的每項細則,而是因為他們有品味、有個性、有風格又了解服裝史。不管我們談論的是溫莎(Windsor)公爵、佛雷.亞斯坦(Fred Astaire)、路奇亞諾.巴貝拉(Luciano Barbera);還是尚恩.庫姆斯(Sean Combs)、Jay Z、尼克.福克斯(Nick Foulkes)、雷夫.羅倫(Ralph Lauren)及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這些打扮最瀟灑的紳士探索過花樣、衣料與色彩組合,藉此表現個人特色,同時也不忘傳統。任何男人只要留意,就能達到類似的平衡。

他們每一位(假使我能代表這些男士說話)都了解穿衣規則,卻沒有陷入那些迷思。畢竟這些規則裡有許多迷思,而且有許多規則毫無意義。這當然是時尚雜誌通常不會提到的:為什麼人們會穿上那些服裝,更重要的是,為什麼他們不穿某些衣服。我的意思是,關於穿著有許多良好的規則,而人們隨口提到的卻是其他規則,例如:應該用某種方式摺手帕,或是應該以某種晦澀難懂的數學公式來計算外套的長度,以及褲腳的翻邊要多寬之類的。說實話,許多這類的規則都很可笑。我的座右銘是:如果你喜歡,就穿吧!但請讓那些亮面的毛織獵鹿帽、歌劇中那種斗篷與復古牛津鞋,留在它們原本該在的地方。{DS}

 

跨出第一步,從服裝找回尊嚴

該說的都說了,當我提到服飾中「相對的自由」時,我是認真的。畢竟得體有其限制,每個男人都知道這一點。例如,現今男人能夠選擇的休閒服飾很多,問題在於:一個男人的辦公休閒服,可能會是另一個男人的運動服,對吧?因為休閒服在我們現在的生活中占了很大一部分(可能是最大的一部分),實在沒理由將休閒服限縮為破爛的牛仔褲、運動服和球鞋。正如同說話有不同的層次,穿著也是如此。說話和穿著是否正確,要看適切性而定:針對不同的目的、觀眾及場合,對無人海灘來說,一條短褲可能是絕佳服飾(沒有其他更合適的服裝了),卻不適合雞尾酒會。話說回來,領帶或襯衫也不適合雞尾酒會。

我們覺得,服裝上的混亂狀態,就代表有問題。如同前述那種「沒有任何規則」的無稽之談,不只會出現在服裝上〔可參考社會學上的「破窗」(Broken Window)理論〕,回想一下「商業休閒」(business casual)造成的不幸結果,就是為了消除所有嚴肅男人的外在符號、階級表徵和嚴肅態度。我們開始覺得,看到那些我們認為具有責任的成人,穿得像溜滑板的孩子,似乎讓人有點不舒服。我們因而開始思索,「我真的想看到我的股票經紀人或心臟科醫生穿著卡其短褲,還有上面印著www.fuckoff.com的T恤嗎?」我應該把辛苦賺來的錢與未來的保障,交給一個穿著設計過度的蠢球鞋、刻意破洞的牛仔褲的投資顧問嗎?可能並非如此。

同時,也有每況愈下的問題。針對這個理論,我將會在下一屆國際藝術與科學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the Art & Sciences)會議中提出完整的報告。不過,現在我要講述的重點,就是同儕壓力經常比虛榮更有影響力。畢竟,我們都是團體動物,有強烈想融入人群的傾向。但是,一旦關係到服裝與儀態,我們的傾向就是要成為其中一份子,而非鶴立雞群,因此導致了每況愈下的結果,也就是只為了要融入下層的人群,而無法向上提升。

所以,男人能做什麼呢?下輩子繼續穿著單調的西裝,將自己最根本的特性淹沒在一堆色彩黯淡又寬大的衣服裡,或是低頭縮肩地穿著連帽T恤與慢跑鞋?當一個男人的生命中還有光亮,還承受得起一些改變時,就不應該是這樣!了解你手邊有不同的選擇與風格、歷史和運用,只是透過服裝重拾尊嚴的第一步。人們說,任何旅程都是從幾個小小的步伐開始的。只是,一旦你上路了,該穿什麼鞋子呢?讓我們一起開始這一步──不是從下面,而是從上面開始。{DS}

 

(摘錄2)

3章 領結

每個男人都可以打領結

我們最好一開始就把這件事講清楚:你可以打領結。要是我再聽見任何成年男子說他辦不到,我就會殺了我自己。

讓我們理性地討論這一點。你整天都在打蝴蝶結:你的鞋帶、禮盒,還有那些綁在垃圾袋上、有顏色的繩子,現在只不過是這個蝴蝶結剛好要打在脖子上。我甚至不會在這裡告訴你要怎麼打結,我不會迎合這種孩子氣的需求。如果你認真思考,打領結唯一的困難之處在於,你要看著鏡子打結,影像是相反的,就只有這個問題而已。

真的沒有任何藉口,讓你可以不用領結。買一個領結(我會在稍後說明這一點),然後練習打這種結,而打這種結所要具備的技巧,就是某種程度的瀟灑不羈(sprezzatura,參見第22章),也就是稍微寬鬆、邊緣有點不平整,以及不對稱的歪斜。這就是我們要的,一種凌亂的優雅,在這裡不必追求完美的對稱,把那種完美留給極度刻板的人。

 

買打好的領結,證明你是外行人

這讓我想到另一點: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你都不應該買已經打好結的領結。你自己打的領結與事先打好的領結有個明顯的差異,事先打好結的領結總是過分對稱,非常平衡又無可挑剔。我真的不想這樣說,然而在那些講究服飾的人看來,一個事先打好的領結是個極為明顯的徵兆,說明了你是個外行人。

你也無法像過去許多人所做的:忽略領結這件事。20世紀後半葉,領結被認為屬於那些輕鬆悠閒的教授、編輯,以及具有無政府主義傾向的知識分子。不過,在接近千禧年末時,一些有決心、很酷的年輕人,穿戴有草履蟲圖案的絲質領結,有亮橘色、黃色及孔雀藍,還有整齊的波卡圓點或寬條紋。那真的讓人耳目一新,即使那是如我所想的,對當時一個愚蠢想法的反應:戴上一個活結領帶搭配晚宴外套。我並不認為該訓斥或迴避那些戴著活結領帶搭配晚宴外套的人,他們只是投入那種不足取的事物中的盲從者,對於為什麼這樣穿戴毫無概念,只是照做罷了,而且顯然是那些全球知名、毫無品味的時尚設計師告訴他們的,似乎與領結毫無關聯。

穿晚禮服搭配領結是一種尊重傳統的表現,不過若在白天戴領結,就是紈褲子弟那種個人主義的象徵,表現出某種不在意他人的調調。或許這也是為什麼近來我們看到較多的領結,在現在的服裝穿著上傳達了更強烈的個性。要如何跟上時代但又不顯得奇怪,對新事物有興趣卻仍尊重傳統,這就是懂得穿衣服的人所了解的事情。{DS}

   

領結的類型與材質

如果你想戴上領結,唯一要了解的就是它的形狀。19世紀時,男性穿戴所有的領飾,包括領巾、鞋帶、硬領及阿斯科特式領帶(大多數已在第1章提過),可是領結直到1880年代才贏得青睞,當時較長的領帶(現在常見的那種活結領帶)開始受到注意。從此之後,領結的形狀穩定地以兩種明確的樣式呈現,兩種都相當恰當,雖然看起來有點複雜,事實上卻一點都不會。蝴蝶結(有時稱為「薊」)展開的形狀很像蝴蝶的翅膀,這種樣式會有一個平整的尾端,或是菱形的尖端。蝙蝠翼(有時稱為「球棒」)則有著直片和方形尾端。

傳統上,這兩種基本類型的領結在國際禮節上並沒有必要性,但是確實能讓人表現出個性。而且對細節的關注,總是值得引起他人注意。有一段時間以來,風格都是講求較小、色彩明亮的蝙蝠翼(球棒)結,結打得有些寬鬆,以傳達微妙卻察覺得到的那股漫不經心,與腦海中那種短胖保守的領結印象大相逕庭。在今天,領結把以前的波西米亞主義、知識分子,以及一些男孩子氣的嬉鬧,迷人地結合在一起,顯得極為成功,我或許會用「活潑有趣」(piquant)來形容。

至於布料,多年來,領飾都是由我們能想像得到的各種材質所製成,不過絲仍是標準布料。依季節會有所變化,較冷的地方總是有薄毛呢材質,而馬德拉斯(madras)薄棉布則適合較溫暖的氣候。最重要的是,有別於活結領帶,領結應該要能調整大小,也就是在領結兩端中間的那一片,可以依照脖子粗細來做調整。看看這個帶子的內側,車縫了一條測量過的細帶子,並且有個縫口能放入金屬製的T型固定器,真的是一種非常巧妙的設計。即使是便宜的領結,也應該有能夠調整大小的帶扣。

話說回來,打領結最重要的規則,都來自巴爾札克寫的那本關於領飾的迷人小書:《打領結的藝術》(The Art of Tying the Cravat)。書中指出:「不論領結是什麼風格,一旦形成了結(不論好壞),都不應該用任何理由加以改變。」換句話說,打好結後,就忘了它吧!{DS}

 

(摘錄3)

4章 商務穿著

適當的穿著不會令人焦慮

然而,奇怪的是,現今許多專業人士不論在公司中真正的地位為何,看起來都像辦公室職員。在過去100年左右,大多數明確的服飾運動都朝向舒適發展,這種趨勢在休閒服的重要性與日俱增,而量身訂製服裝的退化可見一斑。在過去半世紀(20世紀後半),我們有著去除西裝與領帶的隨性想法,是一種在休閒服中維護尊嚴的民主革命。問題在於:當所有的人都穿著同樣的運動衫、牛仔褲及球鞋時,又要如何保持個性呢?

這些問題依舊存在:別人如何對待我們?而我們應該怎麼穿,才能得到我們希望別人對待我們的方式?在企業環境裡,或許比任何地方都更強調這一點,服裝就是事業工具,關於我們是誰,以及我們想在工作與社交生活中擁有什麼地位,這是一種很重要的宣言。對於著裝和儀容的強調可能很細微,也可能很明顯,不過這一點卻極為重要的,倘若忽略了,將會危及個人。

我們的外表是一種語言,就如同其他語言一般,應該:(1)適合觀眾、場合與目的;並且(2)不要發出讓人困惑的訊息。我在不久前才想起這個原則,有一個熟識的朋友從德國的一個商展回來,告訴我,他代表美國一家大型企業的團隊遭遇同業競爭。「我沒注意到,」他悻悻然地脫口而出,「我們的隊員穿著有多麼粗劣,英國、北歐、日本等國際公司的人,都穿著精心訂製的合身西裝外套搭配公司領帶,而我們的人卻穿著隨處可見的過時聚酯纖維運動外套和寬鬆的卡其褲。我們從一開始就在心理上被擊垮了,再也無法重拾自信與沉著。」

我很自然地告訴他,他的團隊會損失這筆生意一點也不意外。(我不厭其煩地說著這句話:「我早就這樣告訴過你了。」)當服裝為我們發聲時,就如同其他溝通模式一樣模糊或細微,讓我們成為不同團體中的一員,而服裝說的語言就是那個團體的語言,不論是在廣義上(例如社會學上的區分),或是在更特別的層面上(如不同的工作會要求穿不同的制服)。重要的問題是:我們希望被視為哪個團體或是哪些團體的成員?

在這些團體之中,不論是大學籃球隊或企業管理團隊,一向都有規則,重點就是要讓人們知道誰是成員,而誰不是。當然,會有例外的情況與對規則不同的詮釋,而且在同一個團體中的穿著也會有細微的變化。細微的差別也是現代穿著的主要面向之一,只要想一下文藝復興時代的王子和目前總統之間衣著的差異即可。現今工業國家中的領導者擁有足夠的權力,令穿著青綠色衣服的法皇路易十四欣羨,但他們的穿著卻像是小康的商人;我猜你們可能會說,在某種層次上他們就是如此。

依照個人目標適切穿著的結果,就如同我朋友正確指出的,是心理上的自信。適切的穿著讓我們不會因為發出負面與讓人困惑的訊息,而變得焦慮又覺得必須為此負責。如果一個男人穿得讓人印象深刻、有自信而舒適,就會以其他標準被評斷,認為他有才能、有生產力、充滿優點、富有技術,以及忠誠,這就是應有的狀況。這並不需要擁有龐大且昂貴的服裝,或是成為紈褲子弟等諸如此類的,只要有效地把事情做好就夠了。

我不習慣提供許多時尚建議,因為我對於猛烈的時尚與華麗張揚的時刻興趣缺缺。(要知道,跟上潮流是沒完沒了的。)但是,我在這裡想提倡的並不是技術性知識,不是關於長褲長度,以及皮帶扣環是否要搭配袖扣那種老派的官樣文章,而是一些在商業環境中辛苦得來的實用建議。技術性知識是放在食譜中的內容,實用知識則是廚師在食譜之外的其他知識。就像這種專業知識,接下來的想法不僅真實──我要告訴你們的所有事都是真的──而且很實際。{DS}

 

穿衣服的7準則

1.樸素通常是一種美德。你的衣服不應該比你個人更讓人印象深刻,而應該讓你更有吸引力,而不是和你競爭。避免趨勢、流行、華而不實與花招,這些都會把吸引力帶向服裝,而不是帶到你身上。

2.永遠購買你負擔得起、最好的衣服。不僅要考慮最初的支出,也要考慮服裝的壽命與讓人滿意的程度。好鞋子會比便宜的鞋子穿得久,而且當它們變舊時,甚至會比便宜的新鞋子好看。與其省錢,不如投資在品質上。

3. 堅持「舒適度」。如果你對於穿著的服裝感到不舒服,你也會讓其他人覺得不舒服,因此大家都無法表現出最好的一面。在這個年代,不需要犧牲舒適度去迎合時尚或尊嚴。

4.永遠要根據場合與對象穿著適合的服裝。

5.合身是穿著最重要的準則:仔細考量你的身材,並強調優點,讓缺點降到最低。用世上最好的布料做出來的西裝如果不合身,仍然是糟糕的選擇。

6.通則就是絕對不穿任何便宜、花俏、閃亮或合成材質的服飾。

7.我們依然會認為一個投資銀行家看起來就應該像是投資銀行家,對於要把自己辛苦賺來的錢,託付給一個看起來會吸毒又迷糊的衝浪者,就會謹慎一點。並不是我對吸毒又迷糊的衝浪者有什麼不滿,只是要告訴你,我不會讓他們拿我的錢去投資。

 

4個天大的錯誤

1.顯得太有研究:一切都搭配得很好,一致性很明顯,過於吹毛求疵,擺明了就是一個自戀的人。個性應該要明顯,但是請默默地表現出來。

2.穿戴太多的配件:就像把所有瓷器同時擺在桌上,不僅太過繁複,而且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黛安娜.佛里蘭(Diana Vreeland)明智地說過,風格的關鍵就在於拒絕。這在如今尤其真切,因為我們眼前充斥了過多的商品。

3.用了太多花樣:如同超載的電路,整套服裝很快就會燒壞了,並且引起注意。這很像偽裝,物品的線條都很模糊,只為了誤導我們的眼睛,遠離那些應該分辨出來的一切。

4.顯得太低調:平淡無奇意味著內在的貧乏。除非你是卡萊.葛倫這類絕世帥哥,把低調的單色服裝變成標誌,要在打扮中做一種細微但得以辨認的表態。{DS}

 

4個常見問題

1.個人風格是否夠清楚?

這個問題相當基本,而且應該這樣思考:「我看起來應該怎麼樣」的這些念頭從何而來?我認為別人怎麼看我?當我逛街買衣服時,會想到自己的優缺點嗎?我想投射哪種形象或價值觀?我想傳達的形象元素都很一致嗎?我的形象是否與自身的專業和社交生活,並且與自己的性格達到平衡?

2.針對企業人士:我的個人形象反映出任職公司的形象、產品或服務嗎?我了解公司及其形象的整體意義嗎?

個性是一種需要重視並加以培養的事物,但是對於表現與我們相關的事物時,應該一絲不苟。如果你接受一家大型法律事務所的工作,其他律師都穿著西裝,那麼服裝的基本標的就在你的眼前。想改變現狀的人要注意,其他人將會試著剔除你們,因為捍衛一個團隊的標準是極為重要的。

3.該怎麼買衣服?

購買很早就會成為一種根深柢固的習慣,心理陷阱是很難讓人解脫的。這個問題涉及自我意識:我是否購買自己的衣服 、這樣做已經多久了,我對這個過程感到自在嗎?為什麼要去自己購買衣服的地方購物?我是否有意識地調整自己的衣櫥,賦予它什麼特色?我是否對自己的穿著感到滿意、開心?當我逛街買衣服時,知道自己要找什麼嗎?我認為自己知道品質是什麼、衣服應該怎樣穿才合身,以及如何和銷售人員溝通嗎?

4.我的實際考量有哪些?

我在這裡說的「實際」,關係到真正穿的衣服。我會對任何布料過敏嗎?有什麼風格讓我穿起來覺得不自在、我覺得不好看,或是我不能理解的?我認為有什麼顏色在身上很沒有吸引力,或是哪些圖案不適合自己?

 

5個實際考量

1.混合不同時代

結合時尚、現代及重要的經典服飾。表現出你對舊大陸(Old World)的手工藝、對那些歷久不衰的物品,以及對風格(而非瞬間的時尚潮流)有某種驕傲。不要模仿過去,只要表現出你重視它們。

2.混合不同地區

很會穿衣服的人都喜歡讓不同類型相互牴觸,喜歡穿一件舊的巴伯爾(Barbour,編註:知名的大衣品牌)狩獵大衣搭配城市西裝,或是精心訂製的軟呢外套搭配牛仔褲。在暗色西裝下穿著亮色的格子襯衫,或是一條鮮豔的毛織薄紗領帶配上一件傳統的西裝外套,都沒有什麼不對。如果喬凡尼.阿涅利(Gianni Agnelli)曾被認為是位很會穿衣服的人,他喜歡穿的是狩獵靴與西裝。順便談到相關的一點:如今所謂的「制服」,老式的深色商業西服、白襯衫、毫無特色的領帶,以黑色翼紋牛津鞋的穿著,是一種選擇,而非義務。

3.混合不同品牌

簡單來說,從頭到腳都穿著特定的設計師服裝的人,會被認為毫無品味或想像力。

4.全球化

如今我們在機場的時間似乎比待在家裡還多:今天去香港,明天飛紐約、里約或米蘭,因此我們必須有一種能反映全球的品味與理解力的風格。無論到哪裡,國際商務人士的穿著都是為了開會,只有那些擁有絕對自信的人,才會認為自己的家鄉就是全世界,不會受到全球化的壓力與影響。

5.穿出態度

一個男人在世界各地,或是與自己獨處時,難道不應該享受他的服裝,不應該為此感到愉快和滿意嗎?對於舒適的穿著要有信心,但也要記得穿著要適當,即使愉快也要有一定的限度。{DS}

 

(摘錄4)

20章 鞋子/襪子/長褲之間的關係

 

有褐色麂皮鞋就夠了

所有人都會經歷一段想把事情簡化的時期。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想法時,就把所有的襯衫飾品(袖扣、衣領夾及領帶夾)、絲質口袋巾全部丟棄了,並決定只穿著深藍色夾克、灰色西裝、花呢外套與燈心絨長褲,襯衫只挑選藍色和白色,然後用褐色麂皮皮鞋搭配所有的服裝。一條深藍色編織絲質領帶,就能陪我度過這段時間。我似乎閉著眼睛都能著裝,而且外表看起來還頗為怡人。

當時我的想法是讓自己不要擔心搭配這件事,事實上,我為此高興了一段時間。但是之後我又開始逐漸增加其他物品,首先是絲質口袋巾,然後是幾條條紋領帶與領帶夾,然後還有……你知道的,就是這麼一回事。不只之前丟掉的全部回來了,還多了別的東西。

我認為自己沒有改變心意的唯一一件物品,就是褐色麂皮鞋。在我的鞋櫃裡,除了黑色天鵝絨亞伯特拖鞋以外,沒有任何一雙黑色皮鞋。我會用那雙拖鞋搭配晚宴外套,因為我從來不穿黑色西裝,所以褐色麂皮鞋似乎就夠了。

這也是一種方式,不是嗎?不過,我並不會因為自己是個用褐色皮鞋就能搭配一切的傢伙,就特別建議這種方式。但是,我注意到義大利北部的人會贊成這種做法:除了褐色皮鞋之外,他們似乎不穿別的鞋子。褐色皮鞋與深藍色西裝是一種十分整潔時髦的外觀,起源於1930年代威爾斯親王穿著海軍藍粉筆條紋雙排扣西裝,並搭配褐色麂皮鞋的英國風。

 

穿接近西裝顏色的襪子很合宜,但有點無趣

義大利北部的人也著迷於某件事,就是鞋子與長褲交接處,襪子要落在兩者之間,對男性外表來說非常重要。或許比鞋子/襪子/褲子這種關係更重要的一個區塊,確實就是衣領/領帶/胸前口袋/口袋巾這個部分(參見第19章)。然而,任何一個人都會直覺地注意到身上的這個區域,同時看到對方的臉,傾向於觀察他人服裝的人一定會再做一件事,就是很快地往下看第二個區塊,也就是這個男人接觸人行道或地面的部分。確實,人們經常會忽略同樣十分重要的鞋子/襪子/褲子之間的關係。

讓我們從鞋子開始。先假設這裡說的是以真皮製成的良好鞋款,既沒有磨損,也沒有打蠟,不是那種在健身房或健行時穿的鞋子。問題在於:在腿部往下延伸時,鞋子要占多大的比例?

有些人認為腳應該是腿的一部分,而且鞋子的顏色應該盡量接近長褲的顏色,能在視覺上保持延續性。有這種想法的人也堅持,襪子應該和這樣的單色區塊銜接得天衣無縫。對於那些認為腳是腿部延伸的人,以黑色皮鞋搭配海軍藍、炭灰色或黑色西裝是有必要的,這樣才能保持一致性;而且以這種方式搭配時,應該穿著接近西裝顏色的襪子。這裡強調的是持續性與一致性,並不是一件壞事,除非你是色盲,否則這會讓穿著顯得乾淨又簡單,並且完全恰當。不過,缺點則是欠缺一些特色,穿衣者和觀看者都會覺得有些無趣。

顯而易見的是,仍然有些人堅定地認為腳踩黑色皮鞋才是體面的表現。不過,體面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美感也有了轉變。沒有什麼看起來比一雙品質絕佳、上了蠟的黑色皮鞋讓人看起來更瀟灑,而這就是重點,不是嗎?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其中一個問題就在於,黑色鞋子整體上就是黑色,而它們簡單的設計只是更增添了嚴肅的特質。曾經有一段時間,大約是20世紀中75年的時間,古馳(Gucci)帶有一些金屬裝飾的黑色懶人鞋曾經在時尚界稱雄,但那實在是一時失常。黑色皮鞋是質樸簡約的工藝品象徵。例如,攝政時期那些美男子訂定黑色皮鞋的相關規則,而他們的維多利亞時代孫輩則讓這些規則成為儀式:例如,在城鎮中、晚間或星期天,還是在其他正式場合裡,只能穿著黑色皮鞋。黑色皮鞋被認為在商業與正式場合是合乎禮儀的,而傳道者也會對沒穿黑色皮鞋進入教堂的人說教。對缺乏教養的人而言,這是一項安全守則。但是,維多利亞時代的人都為此感到焦慮,還對每件事都訂下十幾項規則,他們很樂於把事物分類,而且最好不要挑釁他們。{DS}

 

請在合理的範圍穿自己想穿的

另一種看待鞋子的方式,就是在設計與表現上完全把它當成另一個領域,不是服裝的延伸,而只是一種配件。這聽起來其實沒什麼爭議性;直到2002年,被票選為英國最佳穿著男士的時尚足球明星大衛.貝克漢(David Beckham),因為以褐色皮鞋搭配藍色西裝而遭受媒體批評。然而,對我們大多數的人來說,關於我最喜愛的褐色皮鞋規則(在正式性中最接近黑色皮鞋)經歷了爭執與推崇。如今,在晚宴中穿著褐色皮鞋,不再被視為社會地位低下的表徵。事實上,我真的想不出來還有什麼能夠彰顯出這樣的表徵;算了,別理我。

可以確定的是,曾經有段時間,男人被認為不該穿著任何褐色皮鞋。讓我為你介紹,或者讓你恢復記憶,如果你曾閱讀西奧多.德萊塞(Theodore Dreiser)寫的偉大美國小說《嘉莉妹妹》(Sister Carrie,1900年出版),裡頭有個文學上有魅力的無賴之一:查爾斯.杜魯埃(Charles H. Drouet)先生,是個四處旅行的推銷員。時間是1889年8月,在一列前往芝加哥的火車上:「他穿著褐色毛料的條紋與十字圖樣的西裝,在當時很新穎,但之後就成為大家熟悉的商務西裝。背心下方顯現出筆挺的白色與粉紅色相間的條紋襯衫……整套西裝相當合身,最後是一雙擦得發亮的棕褐色厚底皮鞋,還有一頂灰色軟呢帽。」這應該已經清楚表現出杜魯埃是某種無賴。德萊塞讓他筆下的人物角色用服裝來表現自己,而杜魯埃穿著的不僅是褐色皮鞋,還是棕褐色皮鞋,厚鞋底更如實增添了他穿著上的粗野。光是他的褐色鞋子,就包含了不知多少細節上的差異!黑色一向就是黑色,而褐色有時候可以是棕褐色,這個概念值得記下來。

不論是亮面皮或麂皮,褐色鞋子,從陶坯黃到最深的赤褐色,都有一系列的色彩變化。這顯然會造成一些問題,問題在於:哪種顏色最適合你的心情與打扮?是褐灰色、菸草色、栗色,還是深咖啡色?老規則就是鞋子應該比長褲的顏色深一些,除了熱帶地區的服飾以外,這個原則依然適用;因為熱帶地區服飾中,依照無所不在的貴族傳承,都是以白色鞋子搭配。褐色鞋子會破壞整體性,不過這也是件好事,因為這樣一來,不僅能提供較多變化,也可以讓眼睛有另一個焦點。

褐色鞋子也為顏色較明亮的襪子開啟一扇門,而這就是這個區域關係中的第三個元素。有鑑於襪子曾經講究端莊嚴肅,全都是黑色、藍色或灰色,而今大家都能接受有些花俏,甚至會期待這樣的效果。菱格紋襪子在運動服飾中有著悠久的歷史,但是只要有些風格上的連結,為什麼不能和都會西裝一起穿呢?像佛雷.亞斯坦在《飛到里約》(Flying Down to Rio)中就穿著條紋襪子,甚至是更有趣味的花樣,像是粉紅色的紅鶴、骷髏圖、獨角獸,或一些鮮豔的圓點?

今天,我們都是受到心情而不是禮節的影響,這讓事情變得有點棘手,一方面是因為我們不再有規則可循;另一方面則是,有許多原則被認為是相當獨斷、可笑又讓人窒息的。一個人穿著他想要的新奇衣物可以讓人耳目一新,不過也要在合理的範圍內,穿自己想要穿的。

    

穿西裝、皮鞋卻不穿襪子,一點也不時尚

這讓我想到不穿襪子這件事。在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有許多男人發現了熱帶氣候的愉悅〔參見保羅.福塞爾(Paul Fussell)在這段期間絕佳的旅遊紀錄《海外》(Abroad)〕,同時意味著發現了及膝短褲、平底涼鞋與莫卡辛鞋(moccasin)、貝雷帽、條紋針織上衣,以及絲質西裝這些服飾。不穿襪子成為結合陽光、健康和休閒的既定形象。

這個概念接著就被美國常春藤盟校所採用,那是個休閒穿著的溫床。非常休閒的鞋類,像是知名的里昂比恩露營莫卡辛鞋、不需鞋帶的維珍樂福鞋,以及網球鞋,都是校園中不需要穿襪子的主要商品。反正,宿舍生活並沒有讓學生養成一絲不苟的洗衣習慣。

當然,男性在家中穿著亞伯特拖鞋時,也從未穿過襪子,不過,做為一種真正泰然自若的表徵,現在可以看到穿著西裝與尖頭雕花皮鞋的人沒穿襪子。基於兩個原因,這是十分極端而錯誤的穿著方式。首先,不得忽略與健康有關的原因,就是在皮膚外有一層具吸收性的衣物,就能經常替換清洗,這不就是穿內衣的原因嗎?其次,這種公然表現無所謂的企圖似乎相當外行又不具說服力,表現出瀟灑不羈的方式顯得太過努力而昭然若揭。更不用說,當你達到這種顯而易見的層面時,把所有可以玩弄的概念都變成了陳腔濫調。

我也是一個很容易原諒自己的人,但是穿著商務西裝與皮鞋的男人,把不穿襪子當成某種時尚宣言(還不如只當一個鄉巴佬),很有可能會弄巧成拙。對於身處時尚圈中的男人來說,這麼做是可以被接受的:他們身不由己。不過,親愛的讀者,對你來說這個樣子並不好看。

──各界推薦── 

Joe(倪萱髮藝/隱舍SPA創辦人)
沈方正(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
杜祖業GQ雜誌國際中文版總編輯
袁青(資深時尚評論家與媒體人‎)
郭仲津(作家、「倫敦男裝地圖」部落格版主)
許益謙(博上廣告團隊董事長)
黃維崇(《儂儂》雜誌編輯總監)
楊茵絜(《美麗佳人》誌總編輯)
溫筱鴻(鴻宣時尚娛樂整合行銷有限公司執行長)
廖鎮漢(微風集團董事長)
膝關節(影評人)
謝哲青(作家、節目主持人)
(依姓名筆劃排列)

---

布魯斯‧波耶正向你發出一張時尚邀請函,領你進入這場川流不息的人生派對。從文化風格到實戰手冊,精確的、奢華的、個性的,也是革命的;男人!不要輕忽了時尚的力量。
──袁青,資深時尚觀察家及媒體人

一寸的差別
大一號或是小一寸,對有些人來說不是問題,但就品味這件事來說,卻會有不同的結果。除非是追求oversized或是超合身剪裁,我評判一個男性的穿著品味,會從這一寸的差異看起。它反映的不只是穿著者對於外在經營的問題,也顯示了文化的深度。美國知名男士風尚行家布魯斯‧波耶,以累積數十年的經驗與學識,從皮鞋、香水、服飾到眼鏡等不同領域,告訴男性朋友東西該怎麼選、怎麼穿,同時也提醒你我,品味是通往成功的關鍵條件之一。
──黃維崇,《儂儂》雜誌編輯總監

透過知識建立品味,經由行動實踐風格。
時尚,不是人云亦云的附庸風雅,
時尚,是具有存在感的生命定位。
──謝哲青,作家、節目主持人

所有稱呼自己為型男紳士的人,都應該熟讀。把底打好了,才能連靈魂都時髦。
──楊茵絜,《美麗佳人》雜誌總編輯

台灣男人對於穿著總是有個迷思,認為太認真打扮會被冠上沒有認真工作的帽子。其實,穿著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就是要真正創造自己的品味態度,選擇適合自己版型的服裝,運用小配件或具有質感的手錶或是鞋子;重要的是不盲目追隨流行,穿出自我。布魯斯‧波耶讓男人們重新思考,創造自我的文化,讓男人穿出品味,贏得更多的尊重。
──溫筱鴻,鴻宣時尚娛樂整合行銷有限公司執行長

波耶是最了解袖扣和領結的一流作家。對於為什麼這樣穿──或是如何穿得更好看──有疑問的所有男人,都能從這本不可或缺的書中受益。
──傑.費爾登(Jay Fielden,《城市與鄉村》雜誌主編

波耶是男裝報導界的雷蒙.錢德勒,十分具有影響力。身為作家以及講究風格的男士,波耶走在時尚的『驚險街道』上,幾乎沒有盔甲能抵抗他的筆和獨特的機智。鼓吹壞品味的人小心了,他會來對付你。
──米麥可.德瑞克(Michael Drake,男裝品牌Drake's London設計師與創辦人

對理解男性風格開拓出一條獨特的道路,書中用了精闢的評論、實用的指示以及歷史見解──這種讓人興奮的組合,唯有波耶才能提供。未來幾十年,這本書都會是男裝的參考指南。
──趙馬克(Mark Cho,男裝品牌The Armoury共同創辦人

對於紳士風格有興趣的人,這是本絕佳的書,在這個主題上,作者是全世界最好的作家。
──法蘭斯科.巴貝里.卡諾尼可(Francesco Barberis Canonico),訂製西裝品牌Vitale Barberis Canonico創意總監

波耶是紐約時裝技術學院博物館「常春藤學院風格展覽」的策展顧問,該展覽在日本的時尚領導者之間仍不斷被討論。我們很敬佩波耶先生,他對常春藤學院風格的評價,一直影響著世界各地的時尚新風潮。
──小野里稔Minoru Onozato,《自由自在》(Free & Easy)雜誌主編

結合對歷史的洞察力、優雅的文字以及服飾權威的意見,而經典的插圖更強化了這一切。這本書和一個行家的衣櫃與書架可說是相得益彰。
──克里斯多福.布里沃德Christopher Breward,愛丁堡大學文化史教授

這本書十分神奇,波耶令人愉快的作品,給了我們仔細思索男性服裝中基本的美與功能的機會,帶我們來到一個舊世界的魅力與現代優雅並存的世界。藉由豐富的學識,波耶結合了服裝史、時尚教學、有趣的軼事與經典風格偶像的典範,說明了如何掌握男性穿著的藝術與樂趣。
──政史.蒙登(Masafumi Monden,《日本時尚文化:當代日本的服裝與性別》作者{DS}

 

【推薦序】

一場華麗的時尚冒險
文/ 郭仲津 作家、「倫敦男裝地圖」部落格版主

最近最熱門且又讓人膽戰心驚的話題無非是:未來哪些產業即將式微或是走入歷史?探討此議題的文章總是言之鑿鑿地告誡著我們:矽谷的高速公路上奔馳的無人駕駛汽車,已敲響「司機」此一職業的喪鐘;機器手臂取代工廠中的作業員似乎已成定局;而愈發進步的同步翻譯技術,則將讓龐大的語言學習產業進入黃昏。

儘管物換星移,時裝市場似乎總是堅若磐石。或許某種風格的服裝會完全絕跡 (就像是文藝復興時期,畫家筆下的男性貴族愛穿的蕾絲大翻領襯衫或緊身馬褲),但總會被另一種風格的服裝取而代之。其實,可以預見的是,服裝產業不僅不會式微,還會持續蛻變,並且蓬勃發展。這是因為衣服早已脫離了純粹的功能性,15年前主宰行動通訊市場的芬蘭公司Nokia曾經對世界喊道: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儘管這麼棒的廣告詞無法讓Nokia扭轉日漸下滑的市占率,但這句話絕對是真知灼見,而其關鍵詞就是「人性」二字。

無論產業怎麼變化、科技如何進步,人性始終存在。有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個性,一百種渴望。只要人性存在,我們永遠都想穿得跟別人不一樣,永遠都想透過選擇鞋子、襯衫、外套、香水,來告訴世人我們是誰!我的健身教練是個身材高大、皮膚黝黑的巴西人,他總是會在我們的健身課程結束後,遞給我一疊封面上印著斗大「We Are What We Eat」字樣的本週菜單。對於他這樣對健美運動、健康飲食狂熱的人而言,他覺得可以透過一個人的體型、肩寬、手臂線條,來推測他的運動偏好與飲食習慣。也許是老生常談,但這句話如果套到我們每個人的衣櫃上,不也完全適用?我們的衣櫃正反映著我們最深處的內在。

近十年是男裝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男人們開始擁抱更多元的服裝風格,擁有百年歷史的西裝訂製老店、製鞋匠、製錶匠,以及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新銳設計師,在城市街頭、購物商場以及社群媒體上不斷相互交鋒,為當代男人們雜揉出一個百家爭鳴的男裝市場。而各位男士們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這個令人眼花撩亂的花花世界?翻開此書的你我,似乎已找到一塊入門磚。透過布魯斯‧波耶豐富的經驗與機智詼諧的筆觸 ,我們即將展開一場華麗的時尚冒險,一段關於文化、關於男性、關於美學的優雅旅程。

我準備好了,你呢?{DS}

【推薦序】

台灣男人型不型?
文/ 許益謙 博上廣告團隊董事長 

我隱身在台北市敦化南路和忠孝東路交叉口街頭一隅,從徠卡相機的觀景窗凝視這個代表城市意象的大舞台。綠燈亮起,我緊盯著在像透了伸展台的通衢大道上移動的男士們依序魚貫衝向鏡頭,凝神屏息等待我的獵物:男人昂首闊步或低頭沈思,有打手機、有尋寶物、有一支菸在手吞雲吐霧,我很有耐性地等候鏡頭前出現台版「尼克.伍斯特」(註)的身影,這是一個街拍者的報酬。「眾裡尋它千百度」,是天氣吧,體感溫度超過40度,誰還顧得了時尚穿著,聽起來像是不錯的藉口。這是一個男士被時尚遺忘的國度,從小長輩教誨我們「男人不必重視外表,重要的是內在」。這是一頂男士解不開的緊箍圈,於是我們消極以對,以不變應萬變。等到我們站在國際舞台上,發現不重視外表如同不講外語一般令人手足無措。「沒人教我們時尚穿搭啊!」學校不教導、企業不要求、社會不期待、自己不在乎,我們什麼都有了,生活美感卻是一貧如洗。美感的貧血是一個不錯的理由,也是藉口,索性賭氣穿搭不分場合,視若無睹請柬上的Dress code, 我「型」我素。

部分對時尚有識的男士,則是緊抓著穿著趨勢的浪頭。他們深諳外表是一種語言,適合的穿著不會令人感到困惑,於是囫圇吞噬坊間的時尚書籍刊物以防溺水失足。沒有人直言不諱敢喊出「男人要漂亮」的深層洞悉去挑戰傳統價值,最多只敢踩著時尚的腳步,隨著流行刊物穿搭起舞依樣畫葫蘆。學會了穿搭技巧(skill),卻找不到男裝歷史源頭的馬步──尋找風格(style)安頓在我們心底深處,只能用花費價錢來合理化穿著的價值。究竟要如何認識男性服裝中的基本美感與功能?所幸布魯斯.波耶為男人寫了這本書,帶我們來到舊世界的魅力和現代優雅並存的事實,為男士解除了緊箍圈,從此無有罣礙、自由自在。男裝歷史告訴我們一個事實:男人是愛漂亮的,如同英國政治家查斯特菲爾德(Chesterfield)勛爵指出:「服裝是件可笑的事,然而不重視服裝卻是更可笑的事」;波耶也認為,當一個男人生命還有光亮,還承受起一些改變,不該這樣妥協與讓步。

衣服會幫你發言,從服裝中找回尊嚴,只有了解服裝文化的男人才能穿出品味和風格。做為一個時尚追隨者,我匐伏前進,學習時尚帶來的華麗冒險,耽溺在時尚浪潮中載沉載浮。面對時尚發展的軌跡和對男人優雅的型塑,我是如此無依無助,然而,透過這本書,我找到了謎團的出路。「穿著的目的是要人注意你,而不是注意你穿的衣服」。一句話勝讀十年書。波耶或引經據典源遠探索,或針砭人物典範再現,或細數名流軼事精采點滴,26個章節告訴男士從頭到腳應該知道的事。我掩卷長嘆:原來時尚是有脈絡、有規則的,了然於心後,時尚是有機的。正如他提醒「我們需要的是信念,而不是意見。」相信它終將幻化成身體的一部分,外在和軀殼終於結合了。什麼人需要這本書?時尚工作者、想穿出風格和品味的男士、普羅大眾上班族、學生,以上皆是。企業內訓、社群讀書會、想擺脫美學貧窮的有志之士,應該人手一冊按表操課,這是男人必修的26堂課、必備的案頭書。

「吾日三省吾身」:今天有穿對衣服?今天有搭錯飾物?明天要穿什麼衣服?一卷在手沒有藉口,我型!

 註:Nick Wooster,街頭時尚指標人物,被譽為地表最會穿衣服的男士。{DS}

(摘錄1)

序言

  

「從她身上,你似乎看到了很多我看不見的東西。」我說。

「華生,不是看不見,而是沒注意到。你不知道要從何看起,因此錯失了所有重要的細節。我永遠無法讓你了解袖子的重要性、拇指指甲給的暗示,以及從一條鞋帶就看得出來的大問題。」

 

──亞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爵士,《身分之謎》(A Case of Identity

 別人會以外表來評價我們

確實如此,從一條鞋帶就可以看出大問題!我們的父母與師長不是說過多少次同樣的話,告誡我們:未來的老闆會暗中記住我們指甲和鞋子的狀態,因而看出我們的性格嗎?我們不也因此認為人力資源部的主管都是聯邦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FBI)訓練出來的嗎?

不過,可能成為你老闆的人,並不是唯一會注意這些事情的人,父母和師長顯然也會。現在的老闆、同事、情人、朋友、認識的人,還有(可能是最重要的)未來可能的情人、朋友及認識的人,都會注意這一切。說實在的,誰不曾嘲弄過陌生人不合身的西裝,或是對同事脫線的袖口投以輕蔑的目光?誰不曾評論過約會對象的穿著?難道我們能假設其他人不會這麼做嗎?

道爾爵士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你穿的衣服中,那些小地方、細微又精密的細節將會說出一切。例如,你的襪子是蓋過小腿,還是鬆垮地垂在腳踝旁,讓你的小腿看起來像是拔了毛的雞脖子?你的領帶很樸素,還是過度裝飾?口袋裡的手帕是用來裝飾,還是用來擤鼻涕的呢?手帕襯托了你的襯衫和領帶,還是與你的穿著不協調?還有,你真的在上衣口袋中放了手帕嗎?

我們可以暫時放棄衣著打扮、姿態和舉止是否重要的道德問題,因為它們確實很重要。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指出,只有膚淺的人,才不會根據外表評論一個人,只可惜我們無法決定他的話是對是錯。我們只能說,大家確實會注意他人的風度與外表,而且這一切說出了許多關於我們的事。

如同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所說的,搭配訂做西裝的配件,是極為重要的個人與社會指標,正因為配件不具備其他真正的功能、沒有實用目的,所以除了做為社會地位的象徵、個人抱負的表徵之外,根本就沒有必要。歷史上,對男人與女人來說,珠寶就是一種明顯的地位象徵指標。可是,對現代男性來說(至少是對於有品味又彬彬有禮的男性而言),比起在手腕上戴上一大塊金條,其實還能用許多細緻的物品來加以表現。

 

衣服會說話

我總是不厭其煩地說(讀者可能已經厭煩了,但我還是要說):衣服會說話。事實上,衣服從來沒有停止發言。重大的危險就在於,你不聆聽衣服說什麼、不仔細聽它們訴說,很可能因為這樣的漫不經心而付出代價。如同英國政治家查斯特菲爾德(Chesterfield)勛爵指出的,服裝是件可笑的事,然而不注重服裝卻是更可笑的事。

衣服不只會說話,而且比字句更誠實。我們知道,大多數的溝通都是非語言的,而且有很大一部分都來自我們彼此收集到的視覺線索。

在現今的世界上,當短暫的會面、速食與無所不在的科技,占據了人與人之間愈來愈多的空間時,我們被迫在十億分之一秒下做出決定,盡可能取得需要的證據。有許多證據都來自視覺感知,來自我們看到的一切。而個人與社會整體所看到的,就是時尚。因為服裝會說話,由此形成了一種文法,也就是讓大量的語言可能性變得有意義,並能讓人理解訊息的一套規則。然而,儘管服裝很明顯是一種溝通工具,但我們往往視服裝的語法為理所當然,甚至否定了服裝的存在。

我知道大多數的人並不會閱讀時尚雜誌或部落格,我自己也不太熱中,因為我擔心這些雜誌或部落格會對思緒造成可怕的影響。不過,前幾天我挑了一本雜誌,以為能從標題名為〈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的重點文章中學到一點東西。然而,我讀完第一句:「工作場所的穿著新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就不再往下讀了,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對於時尚或其他事物,規則是無窮無盡的。只不過規則偶爾會改變,有時改變得很慢,有時則會十分快速,並且猛烈到讓人難以想像:整個王國一眨眼間就消失了。你可能已經注意到,最近一個夏天,全世界的男人似乎都穿著海軍西裝外套(navy blazer)搭配白色牛仔褲。當然這樣顯得很瀟灑,可是大量這種類型的穿著,卻會讓你覺得街上到處都是從吉伯特與蘇利文(Gilbert and Sullivan)的《賓納福皇家號》(H.M.S. Pinafore)中走出來的合唱團團員。我的意思是,這樣搭配看似時尚,可是在街上看到30、40個男人穿成這副模樣後,就變得有點無趣了。從本質上來看,制服並沒有什麼不對,只是會變得千篇一律,男人這樣穿,只顯現出他們急於跟上潮流,根本沒有特別之處。{DS}

 

男性時尚從華麗轉為簡樸

本書的目的在幫助讀者超越那個時刻,描述一系列曾根植在歷史中、擁有永恆優雅的物品、風格與傳統,能讓你走過接下來的5季或是50季。我的目標是藉由在創新、傳統與個人品味之間不停的對話,幫你實現合理的優雅。

本書中描述的衣著風格基本上是西式的,而且源頭十分古老,事實上已歷經好幾個世紀,同時在這段時間內擴展到全球,這也是它們極具價值的證明。三件式西裝源於17世紀中期,但是後來的服裝史學家與時尚作家這個小圈子裡的詹姆斯.拉維爾(James Laver)和波爾.賓德(Pearl Binder)、賽席爾.康寧頓(Cecil Cunnington)與菲麗絲.康寧頓(Phillis Cunnington),以及克里斯多福.布里渥德(Christopher Breward)與彼得.麥克尼爾(Peter McNeil),都注意到男士服飾在19世紀發生了相當迅速的轉變。

我們現在將這個時期稱為「大揚棄」(Great Renunciation),是一種遠離華麗、迎向簡樸的運動。在19世紀開頭數十年,男人放棄了絲與緞、繡花外套、上粉的假髮和有銀色飾扣的鞋子,開始偏愛剪裁簡單的毛料西裝及素淨的色彩。換句話說,男人脫下我們所說的宮廷服飾,穿上了現代西裝。

在「大揚棄」之前,男性服飾與現今的服飾有著天壤之別。18世紀前半,繡花的絲織品、緞織品及天鵝絨充斥在歐洲的菁英之間。直到兩次具有出人意料的極大影響的革命,決定了之後兩個世紀,甚至是更長一段時期人們的穿著。第一次是法國大革命,對絲與緞的宮廷服飾造成重大打擊;接著是工業革命,兩者都出現在18世紀末,不僅對人們的外表,對人類活動也形成了分水嶺。

18世紀即將結束之際,歐洲人開始採取一種新的服裝模式,在幾年間,這種服裝模式與自由民主間的緊密關係也被強化了。在歷史學家大衛.庫查塔(David Kuchta)筆下,消失的世紀創造出一種「自信的資產階級,驅逐由宮廷支持奢華消費的舊政權,取而代之的是立基在工業與節約的男性概念的經濟文化。」一種新興的都會、專業、商業及製造階級,在緞面馬褲、銀色飾扣的鞋子與上粉的假髮中找不到任何實用性,進而感覺在這樣的事物中也沒有任何象徵的價值。

喬治.博.布魯梅爾(George Beau Brummell)代表了這種轉變。自從他推廣商業階級的標準服飾:樸素的羊毛外套與長褲,白色的亞麻襯衫和領帶後,便受到不少讚揚。布魯梅爾對社會發展史最大的貢獻,就是讓風格成為晉升的準則。在此之前,晉升依據的都是血統。在男性服裝史上,他去除代表官職的宮廷服飾──珠光寶氣的背心、長假髮與天鵝絨馬褲,取而代之的是有錢鄉紳的獵狐服裝。簡單、實用、整潔,是他的目的,從這點來看,他正是那個年代的產物,就如同我們這個年代的產物:代議制民主的風行與進步、大型都會中心的興起、工業和科技革命、大量製造與媒體、透過科學而變得更高的生活水準,以及官僚企業階級。

根據布魯梅爾那個年代的這些面向,在他生前所有關於衣著的變化是程度上,而非種類上的不同。由於他創造了第一種現代都會制服,理所當然地受到推崇,那是極簡主義,是革命,而且我們至今仍然這樣穿。

布魯梅爾本人的生活很早就走下坡,令人失望不已,但他在紳士的穿著與打扮上的概念卻流傳後世。在布魯梅爾的年代之後,商務套裝確實經歷了後續的演變,但是相對來說,在過去100年間其實沒什麼改變。布爾梅爾白天的穿著,和我們現在的藍色西裝外套、搭配的長褲沒什麼不同:藍色羊毛燕尾服、普通背心、米色長褲、白色襯衫和棉布領帶;沒有上粉的假髮,也沒有花俏的刺繡或銀色飾扣。他晚上的穿著則是黑、白兩色的搭配。以那個年代來說,最令人矚目的就是他每天洗澡並更換衣物。為布魯梅爾撰寫傳記的作家凱布敦.傑西(Captain Jesse)記錄,布魯梅爾很早就「避開所有外在的怪癖,只相信舉止的舒適與優雅,他顯然也維持了一定程度的舒適與優雅。他主要的目的,就是避免外表引人注意,他有一句名言:一名紳士最嚴峻的屈辱,就是因為外表在街上引起關注。」

 

穿衣服的規則中有很多迷思

諷刺的是,當男性的服飾選擇變得愈來愈明確時,衣櫥裡的選擇也變得愈局限。19世紀上半,當歐洲的大都會擴展,愈來愈多人擠進愈來愈大的城市時,大家的外表變得相像,既沒有個性,也沒有地方特色。隨著中產階級興起,服飾的象徵變得更微妙。服飾表現的是「品味」,而非俗麗的展現。區別紳士和裝模作樣者(當這樣的分別真的存在時),因此成為一種講究辨識與敏銳觀察的複雜遊戲,我們至今依然如此。

這種狂熱愛好者和假冒者之間的競爭,不只關於精緻的服飾,過去如此,現在依然如此,還包括交戰規則。一般認為,紳士服飾的規則在英國愛德華時代達到巔峰,當時社會中的男性成員,依據不同的時間、會面的人及場合,一天會換六次衣服。在這樣的約束下,你一定能想像,他們對於適切打扮的焦慮必定十分明顯;一般會認為是社會階級不斷變動,以及愈趨不穩定所造成的。沒有人希望自己被當成下層社會的一員,擔心那些不適切的外表會成為事實。除了極細微的細節以外,個人品味完全毫不相干,你對某件衣物的愛好,不足以當成穿它的理由,甚至有可能危及身分地位。

如果你想到那些服飾部落格,充斥著正確高雅服飾的藍圖,也經常附上呈現適當搭配組合的照片,這樣看來,現今人們對於時尚的焦慮程度似乎也很高。毫無疑問,這些網站對迷人的未來社會學研究提供了大量實證,現在卻可悲地成為最容易取得(對許多男性來說,也是唯一能取得)的「穿什麼、怎麼穿、為什麼這樣穿」的指南。

從許多層面來看很可悲,許多男人的打扮依舊宛如生活在愛德華時代的人;他們並沒有利用現代文化提供的自由,透過服飾來表達自己。事實上,打扮得宜的男人就是打扮得宜,並不是因為他們遵守關於服飾的每項細則,而是因為他們有品味、有個性、有風格又了解服裝史。不管我們談論的是溫莎(Windsor)公爵、佛雷.亞斯坦(Fred Astaire)、路奇亞諾.巴貝拉(Luciano Barbera);還是尚恩.庫姆斯(Sean Combs)、Jay Z、尼克.福克斯(Nick Foulkes)、雷夫.羅倫(Ralph Lauren)及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這些打扮最瀟灑的紳士探索過花樣、衣料與色彩組合,藉此表現個人特色,同時也不忘傳統。任何男人只要留意,就能達到類似的平衡。

他們每一位(假使我能代表這些男士說話)都了解穿衣規則,卻沒有陷入那些迷思。畢竟這些規則裡有許多迷思,而且有許多規則毫無意義。這當然是時尚雜誌通常不會提到的:為什麼人們會穿上那些服裝,更重要的是,為什麼他們不穿某些衣服。我的意思是,關於穿著有許多良好的規則,而人們隨口提到的卻是其他規則,例如:應該用某種方式摺手帕,或是應該以某種晦澀難懂的數學公式來計算外套的長度,以及褲腳的翻邊要多寬之類的。說實話,許多這類的規則都很可笑。我的座右銘是:如果你喜歡,就穿吧!但請讓那些亮面的毛織獵鹿帽、歌劇中那種斗篷與復古牛津鞋,留在它們原本該在的地方。{DS}

 

跨出第一步,從服裝找回尊嚴

該說的都說了,當我提到服飾中「相對的自由」時,我是認真的。畢竟得體有其限制,每個男人都知道這一點。例如,現今男人能夠選擇的休閒服飾很多,問題在於:一個男人的辦公休閒服,可能會是另一個男人的運動服,對吧?因為休閒服在我們現在的生活中占了很大一部分(可能是最大的一部分),實在沒理由將休閒服限縮為破爛的牛仔褲、運動服和球鞋。正如同說話有不同的層次,穿著也是如此。說話和穿著是否正確,要看適切性而定:針對不同的目的、觀眾及場合,對無人海灘來說,一條短褲可能是絕佳服飾(沒有其他更合適的服裝了),卻不適合雞尾酒會。話說回來,領帶或襯衫也不適合雞尾酒會。

我們覺得,服裝上的混亂狀態,就代表有問題。如同前述那種「沒有任何規則」的無稽之談,不只會出現在服裝上〔可參考社會學上的「破窗」(Broken Window)理論〕,回想一下「商業休閒」(business casual)造成的不幸結果,就是為了消除所有嚴肅男人的外在符號、階級表徵和嚴肅態度。我們開始覺得,看到那些我們認為具有責任的成人,穿得像溜滑板的孩子,似乎讓人有點不舒服。我們因而開始思索,「我真的想看到我的股票經紀人或心臟科醫生穿著卡其短褲,還有上面印著www.fuckoff.com的T恤嗎?」我應該把辛苦賺來的錢與未來的保障,交給一個穿著設計過度的蠢球鞋、刻意破洞的牛仔褲的投資顧問嗎?可能並非如此。

同時,也有每況愈下的問題。針對這個理論,我將會在下一屆國際藝術與科學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the Art & Sciences)會議中提出完整的報告。不過,現在我要講述的重點,就是同儕壓力經常比虛榮更有影響力。畢竟,我們都是團體動物,有強烈想融入人群的傾向。但是,一旦關係到服裝與儀態,我們的傾向就是要成為其中一份子,而非鶴立雞群,因此導致了每況愈下的結果,也就是只為了要融入下層的人群,而無法向上提升。

所以,男人能做什麼呢?下輩子繼續穿著單調的西裝,將自己最根本的特性淹沒在一堆色彩黯淡又寬大的衣服裡,或是低頭縮肩地穿著連帽T恤與慢跑鞋?當一個男人的生命中還有光亮,還承受得起一些改變時,就不應該是這樣!了解你手邊有不同的選擇與風格、歷史和運用,只是透過服裝重拾尊嚴的第一步。人們說,任何旅程都是從幾個小小的步伐開始的。只是,一旦你上路了,該穿什麼鞋子呢?讓我們一起開始這一步──不是從下面,而是從上面開始。{DS}

 

(摘錄2)

3章 領結

每個男人都可以打領結

我們最好一開始就把這件事講清楚:你可以打領結。要是我再聽見任何成年男子說他辦不到,我就會殺了我自己。

讓我們理性地討論這一點。你整天都在打蝴蝶結:你的鞋帶、禮盒,還有那些綁在垃圾袋上、有顏色的繩子,現在只不過是這個蝴蝶結剛好要打在脖子上。我甚至不會在這裡告訴你要怎麼打結,我不會迎合這種孩子氣的需求。如果你認真思考,打領結唯一的困難之處在於,你要看著鏡子打結,影像是相反的,就只有這個問題而已。

真的沒有任何藉口,讓你可以不用領結。買一個領結(我會在稍後說明這一點),然後練習打這種結,而打這種結所要具備的技巧,就是某種程度的瀟灑不羈(sprezzatura,參見第22章),也就是稍微寬鬆、邊緣有點不平整,以及不對稱的歪斜。這就是我們要的,一種凌亂的優雅,在這裡不必追求完美的對稱,把那種完美留給極度刻板的人。

 

買打好的領結,證明你是外行人

這讓我想到另一點: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你都不應該買已經打好結的領結。你自己打的領結與事先打好的領結有個明顯的差異,事先打好結的領結總是過分對稱,非常平衡又無可挑剔。我真的不想這樣說,然而在那些講究服飾的人看來,一個事先打好的領結是個極為明顯的徵兆,說明了你是個外行人。

你也無法像過去許多人所做的:忽略領結這件事。20世紀後半葉,領結被認為屬於那些輕鬆悠閒的教授、編輯,以及具有無政府主義傾向的知識分子。不過,在接近千禧年末時,一些有決心、很酷的年輕人,穿戴有草履蟲圖案的絲質領結,有亮橘色、黃色及孔雀藍,還有整齊的波卡圓點或寬條紋。那真的讓人耳目一新,即使那是如我所想的,對當時一個愚蠢想法的反應:戴上一個活結領帶搭配晚宴外套。我並不認為該訓斥或迴避那些戴著活結領帶搭配晚宴外套的人,他們只是投入那種不足取的事物中的盲從者,對於為什麼這樣穿戴毫無概念,只是照做罷了,而且顯然是那些全球知名、毫無品味的時尚設計師告訴他們的,似乎與領結毫無關聯。

穿晚禮服搭配領結是一種尊重傳統的表現,不過若在白天戴領結,就是紈褲子弟那種個人主義的象徵,表現出某種不在意他人的調調。或許這也是為什麼近來我們看到較多的領結,在現在的服裝穿著上傳達了更強烈的個性。要如何跟上時代但又不顯得奇怪,對新事物有興趣卻仍尊重傳統,這就是懂得穿衣服的人所了解的事情。{DS}

   

領結的類型與材質

如果你想戴上領結,唯一要了解的就是它的形狀。19世紀時,男性穿戴所有的領飾,包括領巾、鞋帶、硬領及阿斯科特式領帶(大多數已在第1章提過),可是領結直到1880年代才贏得青睞,當時較長的領帶(現在常見的那種活結領帶)開始受到注意。從此之後,領結的形狀穩定地以兩種明確的樣式呈現,兩種都相當恰當,雖然看起來有點複雜,事實上卻一點都不會。蝴蝶結(有時稱為「薊」)展開的形狀很像蝴蝶的翅膀,這種樣式會有一個平整的尾端,或是菱形的尖端。蝙蝠翼(有時稱為「球棒」)則有著直片和方形尾端。

傳統上,這兩種基本類型的領結在國際禮節上並沒有必要性,但是確實能讓人表現出個性。而且對細節的關注,總是值得引起他人注意。有一段時間以來,風格都是講求較小、色彩明亮的蝙蝠翼(球棒)結,結打得有些寬鬆,以傳達微妙卻察覺得到的那股漫不經心,與腦海中那種短胖保守的領結印象大相逕庭。在今天,領結把以前的波西米亞主義、知識分子,以及一些男孩子氣的嬉鬧,迷人地結合在一起,顯得極為成功,我或許會用「活潑有趣」(piquant)來形容。

至於布料,多年來,領飾都是由我們能想像得到的各種材質所製成,不過絲仍是標準布料。依季節會有所變化,較冷的地方總是有薄毛呢材質,而馬德拉斯(madras)薄棉布則適合較溫暖的氣候。最重要的是,有別於活結領帶,領結應該要能調整大小,也就是在領結兩端中間的那一片,可以依照脖子粗細來做調整。看看這個帶子的內側,車縫了一條測量過的細帶子,並且有個縫口能放入金屬製的T型固定器,真的是一種非常巧妙的設計。即使是便宜的領結,也應該有能夠調整大小的帶扣。

話說回來,打領結最重要的規則,都來自巴爾札克寫的那本關於領飾的迷人小書:《打領結的藝術》(The Art of Tying the Cravat)。書中指出:「不論領結是什麼風格,一旦形成了結(不論好壞),都不應該用任何理由加以改變。」換句話說,打好結後,就忘了它吧!{DS}

 

(摘錄3)

4章 商務穿著

適當的穿著不會令人焦慮

然而,奇怪的是,現今許多專業人士不論在公司中真正的地位為何,看起來都像辦公室職員。在過去100年左右,大多數明確的服飾運動都朝向舒適發展,這種趨勢在休閒服的重要性與日俱增,而量身訂製服裝的退化可見一斑。在過去半世紀(20世紀後半),我們有著去除西裝與領帶的隨性想法,是一種在休閒服中維護尊嚴的民主革命。問題在於:當所有的人都穿著同樣的運動衫、牛仔褲及球鞋時,又要如何保持個性呢?

這些問題依舊存在:別人如何對待我們?而我們應該怎麼穿,才能得到我們希望別人對待我們的方式?在企業環境裡,或許比任何地方都更強調這一點,服裝就是事業工具,關於我們是誰,以及我們想在工作與社交生活中擁有什麼地位,這是一種很重要的宣言。對於著裝和儀容的強調可能很細微,也可能很明顯,不過這一點卻極為重要的,倘若忽略了,將會危及個人。

我們的外表是一種語言,就如同其他語言一般,應該:(1)適合觀眾、場合與目的;並且(2)不要發出讓人困惑的訊息。我在不久前才想起這個原則,有一個熟識的朋友從德國的一個商展回來,告訴我,他代表美國一家大型企業的團隊遭遇同業競爭。「我沒注意到,」他悻悻然地脫口而出,「我們的隊員穿著有多麼粗劣,英國、北歐、日本等國際公司的人,都穿著精心訂製的合身西裝外套搭配公司領帶,而我們的人卻穿著隨處可見的過時聚酯纖維運動外套和寬鬆的卡其褲。我們從一開始就在心理上被擊垮了,再也無法重拾自信與沉著。」

我很自然地告訴他,他的團隊會損失這筆生意一點也不意外。(我不厭其煩地說著這句話:「我早就這樣告訴過你了。」)當服裝為我們發聲時,就如同其他溝通模式一樣模糊或細微,讓我們成為不同團體中的一員,而服裝說的語言就是那個團體的語言,不論是在廣義上(例如社會學上的區分),或是在更特別的層面上(如不同的工作會要求穿不同的制服)。重要的問題是:我們希望被視為哪個團體或是哪些團體的成員?

在這些團體之中,不論是大學籃球隊或企業管理團隊,一向都有規則,重點就是要讓人們知道誰是成員,而誰不是。當然,會有例外的情況與對規則不同的詮釋,而且在同一個團體中的穿著也會有細微的變化。細微的差別也是現代穿著的主要面向之一,只要想一下文藝復興時代的王子和目前總統之間衣著的差異即可。現今工業國家中的領導者擁有足夠的權力,令穿著青綠色衣服的法皇路易十四欣羨,但他們的穿著卻像是小康的商人;我猜你們可能會說,在某種層次上他們就是如此。

依照個人目標適切穿著的結果,就如同我朋友正確指出的,是心理上的自信。適切的穿著讓我們不會因為發出負面與讓人困惑的訊息,而變得焦慮又覺得必須為此負責。如果一個男人穿得讓人印象深刻、有自信而舒適,就會以其他標準被評斷,認為他有才能、有生產力、充滿優點、富有技術,以及忠誠,這就是應有的狀況。這並不需要擁有龐大且昂貴的服裝,或是成為紈褲子弟等諸如此類的,只要有效地把事情做好就夠了。

我不習慣提供許多時尚建議,因為我對於猛烈的時尚與華麗張揚的時刻興趣缺缺。(要知道,跟上潮流是沒完沒了的。)但是,我在這裡想提倡的並不是技術性知識,不是關於長褲長度,以及皮帶扣環是否要搭配袖扣那種老派的官樣文章,而是一些在商業環境中辛苦得來的實用建議。技術性知識是放在食譜中的內容,實用知識則是廚師在食譜之外的其他知識。就像這種專業知識,接下來的想法不僅真實──我要告訴你們的所有事都是真的──而且很實際。{DS}

 

穿衣服的7準則

1.樸素通常是一種美德。你的衣服不應該比你個人更讓人印象深刻,而應該讓你更有吸引力,而不是和你競爭。避免趨勢、流行、華而不實與花招,這些都會把吸引力帶向服裝,而不是帶到你身上。

2.永遠購買你負擔得起、最好的衣服。不僅要考慮最初的支出,也要考慮服裝的壽命與讓人滿意的程度。好鞋子會比便宜的鞋子穿得久,而且當它們變舊時,甚至會比便宜的新鞋子好看。與其省錢,不如投資在品質上。

3. 堅持「舒適度」。如果你對於穿著的服裝感到不舒服,你也會讓其他人覺得不舒服,因此大家都無法表現出最好的一面。在這個年代,不需要犧牲舒適度去迎合時尚或尊嚴。

4.永遠要根據場合與對象穿著適合的服裝。

5.合身是穿著最重要的準則:仔細考量你的身材,並強調優點,讓缺點降到最低。用世上最好的布料做出來的西裝如果不合身,仍然是糟糕的選擇。

6.通則就是絕對不穿任何便宜、花俏、閃亮或合成材質的服飾。

7.我們依然會認為一個投資銀行家看起來就應該像是投資銀行家,對於要把自己辛苦賺來的錢,託付給一個看起來會吸毒又迷糊的衝浪者,就會謹慎一點。並不是我對吸毒又迷糊的衝浪者有什麼不滿,只是要告訴你,我不會讓他們拿我的錢去投資。

 

4個天大的錯誤

1.顯得太有研究:一切都搭配得很好,一致性很明顯,過於吹毛求疵,擺明了就是一個自戀的人。個性應該要明顯,但是請默默地表現出來。

2.穿戴太多的配件:就像把所有瓷器同時擺在桌上,不僅太過繁複,而且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黛安娜.佛里蘭(Diana Vreeland)明智地說過,風格的關鍵就在於拒絕。這在如今尤其真切,因為我們眼前充斥了過多的商品。

3.用了太多花樣:如同超載的電路,整套服裝很快就會燒壞了,並且引起注意。這很像偽裝,物品的線條都很模糊,只為了誤導我們的眼睛,遠離那些應該分辨出來的一切。

4.顯得太低調:平淡無奇意味著內在的貧乏。除非你是卡萊.葛倫這類絕世帥哥,把低調的單色服裝變成標誌,要在打扮中做一種細微但得以辨認的表態。{DS}

 

4個常見問題

1.個人風格是否夠清楚?

這個問題相當基本,而且應該這樣思考:「我看起來應該怎麼樣」的這些念頭從何而來?我認為別人怎麼看我?當我逛街買衣服時,會想到自己的優缺點嗎?我想投射哪種形象或價值觀?我想傳達的形象元素都很一致嗎?我的形象是否與自身的專業和社交生活,並且與自己的性格達到平衡?

2.針對企業人士:我的個人形象反映出任職公司的形象、產品或服務嗎?我了解公司及其形象的整體意義嗎?

個性是一種需要重視並加以培養的事物,但是對於表現與我們相關的事物時,應該一絲不苟。如果你接受一家大型法律事務所的工作,其他律師都穿著西裝,那麼服裝的基本標的就在你的眼前。想改變現狀的人要注意,其他人將會試著剔除你們,因為捍衛一個團隊的標準是極為重要的。

3.該怎麼買衣服?

購買很早就會成為一種根深柢固的習慣,心理陷阱是很難讓人解脫的。這個問題涉及自我意識:我是否購買自己的衣服 、這樣做已經多久了,我對這個過程感到自在嗎?為什麼要去自己購買衣服的地方購物?我是否有意識地調整自己的衣櫥,賦予它什麼特色?我是否對自己的穿著感到滿意、開心?當我逛街買衣服時,知道自己要找什麼嗎?我認為自己知道品質是什麼、衣服應該怎樣穿才合身,以及如何和銷售人員溝通嗎?

4.我的實際考量有哪些?

我在這裡說的「實際」,關係到真正穿的衣服。我會對任何布料過敏嗎?有什麼風格讓我穿起來覺得不自在、我覺得不好看,或是我不能理解的?我認為有什麼顏色在身上很沒有吸引力,或是哪些圖案不適合自己?

 

5個實際考量

1.混合不同時代

結合時尚、現代及重要的經典服飾。表現出你對舊大陸(Old World)的手工藝、對那些歷久不衰的物品,以及對風格(而非瞬間的時尚潮流)有某種驕傲。不要模仿過去,只要表現出你重視它們。

2.混合不同地區

很會穿衣服的人都喜歡讓不同類型相互牴觸,喜歡穿一件舊的巴伯爾(Barbour,編註:知名的大衣品牌)狩獵大衣搭配城市西裝,或是精心訂製的軟呢外套搭配牛仔褲。在暗色西裝下穿著亮色的格子襯衫,或是一條鮮豔的毛織薄紗領帶配上一件傳統的西裝外套,都沒有什麼不對。如果喬凡尼.阿涅利(Gianni Agnelli)曾被認為是位很會穿衣服的人,他喜歡穿的是狩獵靴與西裝。順便談到相關的一點:如今所謂的「制服」,老式的深色商業西服、白襯衫、毫無特色的領帶,以黑色翼紋牛津鞋的穿著,是一種選擇,而非義務。

3.混合不同品牌

簡單來說,從頭到腳都穿著特定的設計師服裝的人,會被認為毫無品味或想像力。

4.全球化

如今我們在機場的時間似乎比待在家裡還多:今天去香港,明天飛紐約、里約或米蘭,因此我們必須有一種能反映全球的品味與理解力的風格。無論到哪裡,國際商務人士的穿著都是為了開會,只有那些擁有絕對自信的人,才會認為自己的家鄉就是全世界,不會受到全球化的壓力與影響。

5.穿出態度

一個男人在世界各地,或是與自己獨處時,難道不應該享受他的服裝,不應該為此感到愉快和滿意嗎?對於舒適的穿著要有信心,但也要記得穿著要適當,即使愉快也要有一定的限度。{DS}

 

(摘錄4)

20章 鞋子/襪子/長褲之間的關係

 

有褐色麂皮鞋就夠了

所有人都會經歷一段想把事情簡化的時期。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想法時,就把所有的襯衫飾品(袖扣、衣領夾及領帶夾)、絲質口袋巾全部丟棄了,並決定只穿著深藍色夾克、灰色西裝、花呢外套與燈心絨長褲,襯衫只挑選藍色和白色,然後用褐色麂皮皮鞋搭配所有的服裝。一條深藍色編織絲質領帶,就能陪我度過這段時間。我似乎閉著眼睛都能著裝,而且外表看起來還頗為怡人。

當時我的想法是讓自己不要擔心搭配這件事,事實上,我為此高興了一段時間。但是之後我又開始逐漸增加其他物品,首先是絲質口袋巾,然後是幾條條紋領帶與領帶夾,然後還有……你知道的,就是這麼一回事。不只之前丟掉的全部回來了,還多了別的東西。

我認為自己沒有改變心意的唯一一件物品,就是褐色麂皮鞋。在我的鞋櫃裡,除了黑色天鵝絨亞伯特拖鞋以外,沒有任何一雙黑色皮鞋。我會用那雙拖鞋搭配晚宴外套,因為我從來不穿黑色西裝,所以褐色麂皮鞋似乎就夠了。

這也是一種方式,不是嗎?不過,我並不會因為自己是個用褐色皮鞋就能搭配一切的傢伙,就特別建議這種方式。但是,我注意到義大利北部的人會贊成這種做法:除了褐色皮鞋之外,他們似乎不穿別的鞋子。褐色皮鞋與深藍色西裝是一種十分整潔時髦的外觀,起源於1930年代威爾斯親王穿著海軍藍粉筆條紋雙排扣西裝,並搭配褐色麂皮鞋的英國風。

 

穿接近西裝顏色的襪子很合宜,但有點無趣

義大利北部的人也著迷於某件事,就是鞋子與長褲交接處,襪子要落在兩者之間,對男性外表來說非常重要。或許比鞋子/襪子/褲子這種關係更重要的一個區塊,確實就是衣領/領帶/胸前口袋/口袋巾這個部分(參見第19章)。然而,任何一個人都會直覺地注意到身上的這個區域,同時看到對方的臉,傾向於觀察他人服裝的人一定會再做一件事,就是很快地往下看第二個區塊,也就是這個男人接觸人行道或地面的部分。確實,人們經常會忽略同樣十分重要的鞋子/襪子/褲子之間的關係。

讓我們從鞋子開始。先假設這裡說的是以真皮製成的良好鞋款,既沒有磨損,也沒有打蠟,不是那種在健身房或健行時穿的鞋子。問題在於:在腿部往下延伸時,鞋子要占多大的比例?

有些人認為腳應該是腿的一部分,而且鞋子的顏色應該盡量接近長褲的顏色,能在視覺上保持延續性。有這種想法的人也堅持,襪子應該和這樣的單色區塊銜接得天衣無縫。對於那些認為腳是腿部延伸的人,以黑色皮鞋搭配海軍藍、炭灰色或黑色西裝是有必要的,這樣才能保持一致性;而且以這種方式搭配時,應該穿著接近西裝顏色的襪子。這裡強調的是持續性與一致性,並不是一件壞事,除非你是色盲,否則這會讓穿著顯得乾淨又簡單,並且完全恰當。不過,缺點則是欠缺一些特色,穿衣者和觀看者都會覺得有些無趣。

顯而易見的是,仍然有些人堅定地認為腳踩黑色皮鞋才是體面的表現。不過,體面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美感也有了轉變。沒有什麼看起來比一雙品質絕佳、上了蠟的黑色皮鞋讓人看起來更瀟灑,而這就是重點,不是嗎?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其中一個問題就在於,黑色鞋子整體上就是黑色,而它們簡單的設計只是更增添了嚴肅的特質。曾經有一段時間,大約是20世紀中75年的時間,古馳(Gucci)帶有一些金屬裝飾的黑色懶人鞋曾經在時尚界稱雄,但那實在是一時失常。黑色皮鞋是質樸簡約的工藝品象徵。例如,攝政時期那些美男子訂定黑色皮鞋的相關規則,而他們的維多利亞時代孫輩則讓這些規則成為儀式:例如,在城鎮中、晚間或星期天,還是在其他正式場合裡,只能穿著黑色皮鞋。黑色皮鞋被認為在商業與正式場合是合乎禮儀的,而傳道者也會對沒穿黑色皮鞋進入教堂的人說教。對缺乏教養的人而言,這是一項安全守則。但是,維多利亞時代的人都為此感到焦慮,還對每件事都訂下十幾項規則,他們很樂於把事物分類,而且最好不要挑釁他們。{DS}

 

請在合理的範圍穿自己想穿的

另一種看待鞋子的方式,就是在設計與表現上完全把它當成另一個領域,不是服裝的延伸,而只是一種配件。這聽起來其實沒什麼爭議性;直到2002年,被票選為英國最佳穿著男士的時尚足球明星大衛.貝克漢(David Beckham),因為以褐色皮鞋搭配藍色西裝而遭受媒體批評。然而,對我們大多數的人來說,關於我最喜愛的褐色皮鞋規則(在正式性中最接近黑色皮鞋)經歷了爭執與推崇。如今,在晚宴中穿著褐色皮鞋,不再被視為社會地位低下的表徵。事實上,我真的想不出來還有什麼能夠彰顯出這樣的表徵;算了,別理我。

可以確定的是,曾經有段時間,男人被認為不該穿著任何褐色皮鞋。讓我為你介紹,或者讓你恢復記憶,如果你曾閱讀西奧多.德萊塞(Theodore Dreiser)寫的偉大美國小說《嘉莉妹妹》(Sister Carrie,1900年出版),裡頭有個文學上有魅力的無賴之一:查爾斯.杜魯埃(Charles H. Drouet)先生,是個四處旅行的推銷員。時間是1889年8月,在一列前往芝加哥的火車上:「他穿著褐色毛料的條紋與十字圖樣的西裝,在當時很新穎,但之後就成為大家熟悉的商務西裝。背心下方顯現出筆挺的白色與粉紅色相間的條紋襯衫……整套西裝相當合身,最後是一雙擦得發亮的棕褐色厚底皮鞋,還有一頂灰色軟呢帽。」這應該已經清楚表現出杜魯埃是某種無賴。德萊塞讓他筆下的人物角色用服裝來表現自己,而杜魯埃穿著的不僅是褐色皮鞋,還是棕褐色皮鞋,厚鞋底更如實增添了他穿著上的粗野。光是他的褐色鞋子,就包含了不知多少細節上的差異!黑色一向就是黑色,而褐色有時候可以是棕褐色,這個概念值得記下來。

不論是亮面皮或麂皮,褐色鞋子,從陶坯黃到最深的赤褐色,都有一系列的色彩變化。這顯然會造成一些問題,問題在於:哪種顏色最適合你的心情與打扮?是褐灰色、菸草色、栗色,還是深咖啡色?老規則就是鞋子應該比長褲的顏色深一些,除了熱帶地區的服飾以外,這個原則依然適用;因為熱帶地區服飾中,依照無所不在的貴族傳承,都是以白色鞋子搭配。褐色鞋子會破壞整體性,不過這也是件好事,因為這樣一來,不僅能提供較多變化,也可以讓眼睛有另一個焦點。

褐色鞋子也為顏色較明亮的襪子開啟一扇門,而這就是這個區域關係中的第三個元素。有鑑於襪子曾經講究端莊嚴肅,全都是黑色、藍色或灰色,而今大家都能接受有些花俏,甚至會期待這樣的效果。菱格紋襪子在運動服飾中有著悠久的歷史,但是只要有些風格上的連結,為什麼不能和都會西裝一起穿呢?像佛雷.亞斯坦在《飛到里約》(Flying Down to Rio)中就穿著條紋襪子,甚至是更有趣味的花樣,像是粉紅色的紅鶴、骷髏圖、獨角獸,或一些鮮豔的圓點?

今天,我們都是受到心情而不是禮節的影響,這讓事情變得有點棘手,一方面是因為我們不再有規則可循;另一方面則是,有許多原則被認為是相當獨斷、可笑又讓人窒息的。一個人穿著他想要的新奇衣物可以讓人耳目一新,不過也要在合理的範圍內,穿自己想要穿的。

    

穿西裝、皮鞋卻不穿襪子,一點也不時尚

這讓我想到不穿襪子這件事。在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有許多男人發現了熱帶氣候的愉悅〔參見保羅.福塞爾(Paul Fussell)在這段期間絕佳的旅遊紀錄《海外》(Abroad)〕,同時意味著發現了及膝短褲、平底涼鞋與莫卡辛鞋(moccasin)、貝雷帽、條紋針織上衣,以及絲質西裝這些服飾。不穿襪子成為結合陽光、健康和休閒的既定形象。

這個概念接著就被美國常春藤盟校所採用,那是個休閒穿著的溫床。非常休閒的鞋類,像是知名的里昂比恩露營莫卡辛鞋、不需鞋帶的維珍樂福鞋,以及網球鞋,都是校園中不需要穿襪子的主要商品。反正,宿舍生活並沒有讓學生養成一絲不苟的洗衣習慣。

當然,男性在家中穿著亞伯特拖鞋時,也從未穿過襪子,不過,做為一種真正泰然自若的表徵,現在可以看到穿著西裝與尖頭雕花皮鞋的人沒穿襪子。基於兩個原因,這是十分極端而錯誤的穿著方式。首先,不得忽略與健康有關的原因,就是在皮膚外有一層具吸收性的衣物,就能經常替換清洗,這不就是穿內衣的原因嗎?其次,這種公然表現無所謂的企圖似乎相當外行又不具說服力,表現出瀟灑不羈的方式顯得太過努力而昭然若揭。更不用說,當你達到這種顯而易見的層面時,把所有可以玩弄的概念都變成了陳腔濫調。

我也是一個很容易原諒自己的人,但是穿著商務西裝與皮鞋的男人,把不穿襪子當成某種時尚宣言(還不如只當一個鄉巴佬),很有可能會弄巧成拙。對於身處時尚圈中的男人來說,這麼做是可以被接受的:他們身不由己。不過,親愛的讀者,對你來說這個樣子並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