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學2:金惟純╳金質靈父女的人生問答題【雙書封海報珍藏版】

出 版 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5/6/26

定價:380元

現在優惠價 79折 300

加入購物車 立即結帳 下次買

還在學2:金惟純╳金質靈父女的人生問答題【雙書封海報珍藏版】

金惟純、金質靈

金惟純金質靈→兩代攜手,為人生找答案
《商業周刊》創辦人金惟純:《還在學》後全新體悟
畫家金質靈:青年世代為自己找方向
年輕一代吐露處境╳年長一代提點出路

是給青年展望未來的思考題,明白人生處境及方向;
也是給中年回首人生的哲學題,在活著當中再次定義自己。


本書共分兩部,第一部為與女兒金質靈(貓靈)對談,四年級vs.七年級,兩個世代對工作、感情、家庭等人生最重要的事,各自吐露內心話,帶讀者以更宏觀的角度面對時代、省思自身人生選擇。第二部精選作者在《商業周刊》〈創辦人聊天室〉專欄文章。

[ 第一部  跨世代找答案 ]

金質靈Q:我看到太多朋友為了要找一個跟自己興趣相合的工作,不知道做了多少嘗試,還未賺到錢已將資產耗盡,最後連自己也不再這麼確定什麼是自己的興趣了……
金惟純A:不要把興趣當做理所當然。興趣可以讓你開始一份工作,但要做得久、做得好,就不能單靠興趣。而是當做一種必須付出代價的修煉。

面對人生,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和疑惑,並在掙扎中摸索出路。七年級金質靈最真實的疑問,由人生的前輩、四年級生金惟純總結半生經歷、娓娓道來自我探索的心路歷程,將其所體悟的人生價值提點年輕世代。
藉由對談,這對父女從疑惑到了解,從分歧到共鳴。一路上,各世代的讀者也可以在其中看到自己。

[ 第二部  活出好樣子 ]

金惟純繼《還在學》自我探索之旅,每期《商業周刊》〈創辦人聊天室〉專欄寫作,好好學習、反省、修煉,用更新的體驗,詮釋每個人在處世、職場、大環境扮演的角色,思索出路,並與讀者共享。

 

本書特色

1.暢銷巨作《還在學》重磅回歸!
台灣最具影響力財經雜誌《商業周刊》創辦人金惟純最新作,全新觀察、深刻領悟,獻給暌違兩年的讀者。

2.四年級vs.七年級,好學爸爸vs.努力女兒,首度跨世代交鋒對談!
金惟純以人生前輩、爸爸的身分與努力於繪畫之路的女兒貓靈,兩代針對人生、工作、感情、家庭等新世代最迷惘的議題,透過一篇篇Q&A尋思解答。就是現在,共同面對→彼此了解→攜手前行。

3.世代共讀:必修人生學習課,開課了!
人生哪有比「學怎麼活」更重要的事?面對這堂必修課的考驗,金惟純、金質靈兩個世代,不藏私,誠實披露學習成績單,點滴體悟都發自內心,每個世代的讀者都可以從中獲得啟發與指引。

4. 雙書封海報珍藏版,送給每個世代的禮物書
兩款封面特別設計,加值贈七年級新銳藝術家金質靈親繪書衣海報,值得珍藏。

∥  自序

[第一部 跨世代找答案 ]

第1章年輕人想獨立:兩代攜手,找到工作的意義、金錢的價值、未來的理想……

Q1「黃金年代」已經不再?

Q2走自己的路

Q3成功的定義

Q4要找有興趣的工作?

Q5找工作

Q6賺多少才「夠用」?

Q7「減法」生活

Q8商業力量無所不在

Q9買過一台哈雷……

Q10教養,東方vs.西方

Q11賣給誰最好?

 

第2章社會轉速越來越快,聲音越來越多::關於世代差距和社會變遷,上、下一代有話說……

Q1年輕人懂更多?

Q2找老師

Q3「張著嘴向外」的世代

Q4處處是3C

Q5我們是實驗品?

Q6關心?擔心?

Q7年輕人被壓抑?

Q8焦躁與憤怒?

Q9年輕人勇於表達自己?

Q10隨緣?隨便?

Q11現在的媒體

 

第3章我要不要結婚?:關於經營感情、進入婚姻,上一代有經歷,下一代有課題……

Q1對婚姻有恐懼、有懷疑……

Q2婚姻是最好的結局?

Q3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Q4愛自己才能愛別人?

Q5選伴侶,怎麼看

Q6性別的刻板印象

Q7怎麼看性別平等?

Q8要不要生孩子?

Q9生孩子是人生必修課?

Q10事業有成才能生?

Q11家庭、事業,能兼顧?

 

第4章要怎麼身心安定?:兩代一起向內探索,回答人生「怎麼活」……

Q1探索生命意義

Q2活得「真實」

Q3助人的方法

Q4最重要的事

Q5父母真的開明?

Q6孝順

Q7和父母相處

Q8如果再出生一次

Q9最大的資產

Q10教養,不打不罵

Q11在人群中覺得疏離

Q12有條件的「願意」

 

[ 第二部  活出好樣子 ]

第5章人生的功課

1怕麻煩?

2無路可退

3放下!

4慚愧!

5學「跟隨」!

6以假修真!

7好為人師!

8豁出去!

9自我感覺良好?

10台灣人,你為什麼愛生氣?

11造口業!

12「任性」與「覺性」

 

第6章職場的修煉、企業的王道

1信任!

2爛上司!

3這樣幸福嗎?

4隨時.隨性.隨遇.隨緣.隨喜

5背景音樂

6搞定自己!

7文化與廢水

8慣性!

9相煎太急!

10企業王道

11簡單!

12器識

13企業的「創傷」

14企業裡的周處

 

第7章這一代vs.下一代

1善根!

2文化之大用!

3走錯了路?

4帶著孩子「做」!

5獨居時代?

6學災公害!

7晚熟世代

8「任性」老人

9二姑

10這樣的年輕人!

摘錄1

_金惟純

兩年前出版「還在學」,收到很多反響。這兩年來,自覺在「人生學習」上略有長進,願意繼續分享所見所感。

但《還在學2》最不同之處,是加入了我和女兒質靈的對話。這件事,對我別具深意,也希望能對正在摸索人生方向的年輕人,和所有為人父母者,提供一種可行道路的參考。

我敢這麼做,當然是因為我們的父女關係,在出書前夕,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女兒說我們現在的關係是「道友」,我倒覺得她已成為我的靈魂伴侶,甚至變成人生志業上的「同志」。看起來,我們照這樣走下去,這一生父女一場,關係應可圓滿無憾。

這樣的狀態,是我原來連想都不敢的。甚至就在近兩年前,當我們決定嘗試為出書而進行父女對話時,都還遠遠不是這樣。因此,出版本書的因緣,成為了我們父女關係的一種療癒,真是感謝啊!但這種療癒過程,主要不是透過「說」,而是透過「做」,才能完成的。

由於我們的父女關係,從一開始就完全「非典型」,一路走過跌跌撞撞的漫長道路,我覺得有必要在此交代一下。

我自己的出生,和一般人不一樣:我生下來就沒父親,我是遺腹子。生父在母親懷我時,意外身亡。所以我自小,只知有母,不知有父。

沒爸爸這件事,對我人生造成什麼影響?說實在的,我不知道。因為生下來就沒有,怎麼知道失去了什麼?反正我又沒有,想也沒用。

我五歲時,母親再嫁。繼父也是個軍人。母親在家裡的態度,是「自己的兒子自己管」,所以打罵我時總是大張旗鼓,深怕別人聽不到,目的就是宣告:我的兒子,不准你們說三道四!結果呢,繼父對我很客氣,我們也很少說話,倒是母親常教我要感謝繼父,因為他要辛苦賺錢養家、供我讀書。所以我終生感謝繼父養育之恩,但也認為:做父親的,只要賺錢養家,就應該被感謝。

這就是我對「做父親」這件事的全部了解。不用說,我成年後,對做父親這件事,毫無概念。不僅如此,我在女兒兩歲多時,就和她的母親離婚,害她變成了單親小孩。

女兒兩歲以前,我很認真扮演父親角色,父女倆特別相親相愛,我也很享受身為人父的角色。但在和她母親離婚後,雖然也有機會扮演「假日父親」角色,卻總是聚少離多,看「天」(她母親)吃飯。日子久了,父女關係變成了責任和義務,像是在演戲,而且是齣吃力不討好、又沒什麼味道的肥皂劇。

所以有長達二十年的時光,我覺得父女關係只能這麼若有似無,也許這樣才能避免女兒夾在分手的父母之間,左右為難。我這做爸的,只剩下責任,連擔心都屬多餘。

直到五年前,我接觸到一個很受用的「人生學習」課程,介紹女兒上了課以後,推薦她媽也來上課。大家上完課後,進行了一場「大和解」,我和她媽彼此說對不起,互相說感謝,進一步消弭了深藏內心多年的舊傷夙怨。自此之後,父女關係變得更自在,更無阻隔,但畢竟女兒已長大,許多事難以彌補。和女兒互動多了之後,一方面享受親密的父女關係,同時卻也增加了做父親的擔心。

這就是兩年前,我們決定嘗試父女對話前的狀態。當時的默契是:我們的父女關係,既非「典型」,更稱不上「典範」,如果再不真實,就真的一無是處了。

沒想到,我們原先「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的假性和諧父女關係,一旦進行追根究柢的真實對話,竟然處處撞牆,寸步難行。弄到最後,大家都對自己不滿意,也覺得對別人沒幫助,只能叫停。

但在這出書計劃暫停的一年多期間,我意外的發現,女兒竟然也開始出沒於我投入作志工的教育團體,而且頻率越來越高。然後我開始看到她的改變,也感覺到我們彼此的互動和溝通,越來越契合。她更常和我分享日常遭遇的大小事,更樂意聽我的意見;我也更懂得用心傾聽,不再把自己的看法強加於她。我們經常談完了自己的事,就交換對時代、對社會各種現象的看法,尤其著重在世代差異的生存環境這件事上。父女倆慢慢變得「一個鼻孔出氣」,對人生大小事,談沒兩句就講到一塊兒去了。所以才說,如今兩個人的關係,像道友,像靈魂伴侶。

也因為這樣,當出版社的總編輯余幸娟再提出書的事,我倆雖然驚訝,卻很順利地完成了。

這一次,我們很篤定,也相信這樣的父女對談,不僅對像我們一樣「非典型」親子關係的讀者有幫助,對一般親子關係的讀者,也有一點參考價值。

因為時代的變化,實在太大了。大到不僅為人父母和為人子女者,來不及學習如何自處、來不及學習如何彼此對待。並且也讓大部分的專家,來不及提出可行的建議。唯一的解方,只能靠親子之間,進行坦誠而深度的親子對話、世代反省,而對話和反省的基礎,又必須建立在各自的修煉和實踐之上,否則成效不彰。但由於現在小家庭的環境,太單薄、太缺乏修煉所需的環境,所以唯一的解方,就是親子兩代人,一起走出來,在適合的環境中,透過付出來修煉自己。

我們父女倆,就是這麼一路走來的。像我這麼一個毫無「做父親」概念的人,又在年輕時鑄下大錯,差點誤了女兒一生,幾乎注定父女關係難以圓滿,居然能到如今「父慈女孝」,共享天倫。我們可以,你們當然可以!

最後還得說明,本書的主題,並非探討親子關係。而是關注在時代鉅變中,每月人如何回到生命的源頭,尋找各自的安身立命之道。因為這件事解決了,其他問題都會自然消失。這才是本書真正的意圖,也是你讀這本書可能的收穫。

要感謝的太多了。只能說:感謝一切,感謝所有發生的一切!{DS}

 

 

摘錄2

_金質靈

人生,沒有想像的容易,但也不是想像中的無解。

二○一三那年,我父親的《還在學》一書出版。一段日子後,他到我台北的暫居空間坐坐,我們父女吃飯閒聊間,他突然問我有沒有興趣跟他一起出一本書。

我受寵若驚,很好奇他哪裡來的構想?原來新書《還在學》迴響不錯,出版社有意邀請他出續集。他便想到我平時也喜歡思考,對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見解,如果我們父女倆能夠來個世代對談應該會有不錯的火花。

其實父親在這個人生階段,已經志不在出書,這本書也將是他最後一本著作。

現在的他覺得「做到」比「說到」來得重要。父親天生能言善道,反省到自己前半生說得夠多了,下半生想用「做到」來圓滿。

很多他想說的,在《還在學》裡都已完整表達,如今他之所以考慮出版社的建議,想必是希望我可以透過這個過程突破自己,將長才發揮,我們父女兩人也可以一起完成一件有意義的事情。所以這本書是否會出來,我的決心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沒想到出版社也覺得續集加入了對談的元素是個很棒的嘗試,好奇一個在商業領域成功的理性老爸與一個感性的藝術家女兒,這對非典型父女能對談出什麼樣的新意?

其實,當下我對自己是否可以勝任並沒有信心。只想著這個合作如此別具意義,對我們父女關係有重要的紀念價值,所以索性答應了。但父親提醒我,做任何事情要想著是否利人利己,他希望我們的對談能夠真正成為別人的需要。他要我在對談的過程中不斷檢視自己的起心動念,真誠的面對自己,別人才能夠透過我們的溝通與反省而真正獲得啟發與幫助。

父親的提醒,不免讓我覺得這是個頗為困難和嚴肅的挑戰,但是讓我更加願意一試。

令我們兩人都沒想到的是,對談的過程不但沒有我們想像的容易,而且困難重重。

我們發現我們的對談不平衡。

父親對很多議題已經有了非常完整且無堅不摧的見解。我很驚訝地發現我自認深思過的事情其實都沒有想清楚,或是還正在經歷,但為了要能跟父親達成對談的平衡,也擷取了很多不是親身經歷的思想來填充,當然,這時候他也一定不留情面,毫無餘地的識破。

我看到了自己的恐懼和不真實,更發現了自己人生中的許多行動,都是沒有覺醒,矇著眼睛下決定的。

父親則是看到自己雖然經過這幾年的自我修煉,已經能更用心聆聽別人的聲音,也慢慢能用分享取代講道理,但發現還是差得太多。

我們父女倆長年的溝通模式一向理性溫和。但為了寫書而對談時,很多議題必須討論到一定程度,即使兩人意見相左也無從逃避。我們必須變得比平時更真實坦然,也必須誠實的面對其實父女之間也藏有小誤解和不夠坦然之處,所以幾次對談是在微醺的火藥味和淚水中進行。

幾個月對談下來,出版社將我們龐大的錄音檔整理成文字,那可真是一個非常令人敬佩的工作!但是看到文字後,父親和我更加挫折,原來世代對談如此不簡單!父親和我各自在經歷不同的大時代背景,我們看到彼此面對的窘境,困難,對於事情的思想差距和處理方式都非常不一樣。文字裡,我氣餒自己相信的事情許多都是虛造的,所以生命沒有一點力量。父親則發現自己對女兒依然無法從「擔心」來到「關心」。

出版社和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些不上不下的文稿,這個計畫就這麼被放下了。一年過去了,出版社沒有一點動靜與消息,父親和我覺得很合理,他們一定是被我們的對談嚇壞了!雖然難為情,但心裡有點慶幸,因為這些文稿或許真實,但對讀者不會有幫助。

也許,書不會出了,我們碰到的問題卻依然存在。兩代人或許面臨著不同的困難,但是世世代代不皆是如此?唯一不變的是人。身為人,我們都對自己有一樣的期許,想達成一樣善和圓滿的願景。

感謝透過對談的「看見」和這一年的「空間」,我和爸爸慢慢達成共識,解決所有人生困難的解方就是「修」一字。真誠面對自己,覺察每一個起心動念,對一切保持警醒,永無止境地修煉自己的心靈和身體。不再從外相尋找答案,而是把一切源頭歸回自己。

這一年,抱著這樣的覺醒,我在生活中一點一點實踐,慢慢對自己的相信更加堅定,也第一次感受到「自信」。我把自己的體驗和心得分享給父親,他也不斷修正自己和我溝通的方式,比從前更加有接受性與溫暖,我們開始嚐到,帶著覺醒修正自己的兩人,在溝通時可以非常簡單順暢,不需太多的解釋,我們就已經有很好的共識。

一年後,出版社的主編又再次聯絡我們。她終於苦思出了我們達成平衡的方式:從「對談」變成更適合的「問答」。感謝出版社沒有「放棄」我們父女。我對於問問題,並且為每一個答案配上插圖的新方式既擅長又非常喜歡。回答問題的部分,父親也決定不說「道理」,而是真實「分享」自己的經驗和故事。

看來時機到了,我們準備好了。

如今這四十多個問答已經完成,透過這個過程,我應證了父親一再提醒的「修」是人生最重要的功課,也是一切的答案。過了這一年的實踐,我問所有問題時,其實心中都有解答了。當然,有了父親的經驗和故事分享,讓這個答案變得更有實踐的方法,既豐富又實用。

能和父親和出版團隊一起完成這本書,這是我人生至今最重要的「發生」之一。感謝每一個人的「願意」讓這一切的過程成為我最大的養分。我們父女的關係也因此更上一層樓,從只是「父女」轉化成更是「道友」(父親說是「靈魂伴侶」)。我也真正在父親循循教誨多年後,終於明白,「修」是一切的答案,並且漸漸開始從「做到」中獲得快樂與自由。

真心願所有遇到這個書的朋友,能從中獲得啟發,而找到生命難題的鑰匙。慢慢一起發現,人生沒有想像的容易,但也不是想像中的無解。       {DS}

摘錄3
[
第一部跨世代找答案]

第1章年輕人想獨立兩代攜手,找到工作的意義、金錢的價值、未來的理想……
●找工作 

金質靈Q:

我身邊有朋友問過我:人為什麼要工作?很多年輕人沒有工作的動力,也覺得沒有工作的必要,工作對您的意義是什麼?

金惟純A:

談到找工作,我們先還原一下時代背景。在我成長的年代,九年義務教育尚未實施,所以有一部分人小學必要就去當學徒了,能一路念到大學畢業的,不到二○%。所以等我大學畢業當完兵、準備就業時,大部分與我同齡的人已經工作五、六年了。簡單講,當時的社會,認為人從青少年開始,工作就是本分,讀書則是特權,是因為你還在讀書,所以才暫時免除工作的。

所以,大學畢業才開始找工作,已經是特權分子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對找工作這件事會不會惶恐?當然會。找工作容不容易?要找到理想的工作,當然不容易。那這問題如何解決呢,沒有「如何」的問題,「必須」!

在當時的社會,不讀書又不工作,根本就不是選項。否則不僅你出門抬不起頭,連父母出門都抬不起頭。讓父母抬不起頭的事,我們是做不出來的。不管薪水再怎麼低,工作再怎麼看不上眼,先做再說。一切就是這麼簡單。{DS}

摘錄4

第2章社會轉速愈來愈快,聲音愈來愈多:關於世代差距和社會變遷,上、下一代有話說……
●「張著嘴向外」的世代

金質靈Q:

我們正在歷經的是個「張著嘴向外」的世代。藉著社群網站的普遍,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小舞台可以當自己的導演和演說家。許多人利用這個平台創造名聲與利潤,也有人利用它更大膽大聲的呼嘯自己的看法。這個社會突然多了好多的聲音和想法,有些人因此空虛,上癮和焦慮。我必須說我有時也會受到這樣的新溝通型態影響情緒,所以除非必要,我大部分的時間是不用社群網站的,好讓自己不必接收過多訊息資訊干擾,保持平衡的生活。這也是您不用社群交流平台的原因嗎?現在大部分的年輕人是無法避免不使用這些平台的,對於善用平台和不受其情緒干擾有什麼建議?

金惟純A:

關於「批評」這件事,我應該算是專家了,大半輩子都以此維生。

在我年輕的時代,媒體是撼動威權體制的重要力量,我也自詡客觀公正,自認為有貢獻。直到中年以後,才看到自己因為造了太多「口業」,弄到自己貢高我慢,心神不定,很容易看事情不順眼、出口傷人而不自知。這樣的我,自己不快樂,週遭的人也不舒服。

我就是因為批評上癮而焦慮度日的人,所以看到如今許多年輕人整天泡在網上看到人罵人,跟著起鬨,我很知道這對他們生命的負面影響。大量且匿名的網路平台,是一個巨大的負面能量加速場,年輕人置身其間,自己受了害、造了業,卻還渾然不知。

網路世界是一個能量極大、業力也極大的地方,除非是定力超強、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一般人等閒是受不住的。有覺知的年輕人,一定要設法在線下修煉自己,在線上提高警覺,並且集結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來抵抗網路的負面影響,想辦法利用它來做對自己和彼此有幫助的事。

這個功課不容易做,但是沒辦法,非做不可!因為不做就完了。{DS}

摘錄5

第3章我要不要結婚:關於經營感情、進入婚姻,上一代有經歷,下一代有課題……
●家庭、事業,能兼顧?

金質靈Q:

您認為經濟狀況不是影響是否生育孩子的關鍵,那三十歲以前是大部份人在事業上打基礎的重要階段,如果此刻生了小孩,必然要為他的成長負全責,時間拮据的情況下要如何兼顧事業與生養孩子,您覺得呢?

金惟純A:

如果依妳的邏輯來分析,三十歲以前,應該要先以事業為重,生小孩不太合適,所以設定三十歲以後再生。我覺得這個想法意義不大。第一個,我同意拚事業跟生孩子多少有些是互相影響、有衝突,但事業可能很成功,也可能不那麼成功。如果妳事業拚個三、五年還是不成功,那生小孩不就更不可能了?若是妳到三十幾歲時,事業已經小有成就,那一定會比現在更忙碌,要忙到什麼時候才生小孩?等到妳事業有成、游刃有餘,應該會到四十歲以後,那可能不容易生了。

對於「當母親能不能兼顧事業」這件事,我認為:「為人母」的角色,堪稱人生中最大的修煉,從中練好能力、練出經驗,在事業上絕對用得著,在帶領部屬、時間管理上都好用。

我的建議是:幾歲生小孩並沒有標準答案。人生並不是那麼呆板,也不能用計算得出結果。這都是想法、都是感覺,沒有實際意義。人生要去經歷,要下定決心才會做到。如果妳想一面工作一面養小孩,只要下決心,以後可以生,現在也可以生。{DS}

摘錄6

第4章要怎麼身心安定?:兩代一起向內探索,回答人生「怎麼活」……
●活得「真實」

金質靈Q:

記得在我很幼小的時候您就有教育過我要活的表裡合一,說真的當年我不太懂得您在說什麼,但是一直把您的話放在心上。這幾年我們父女倆開始真正在「真實」這件事情上有所覺知並且努力實踐。我開始拿掉面具,並且對自己的所有念頭的尋找根源,仔細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才發現自己之前活得如此慣性與不真實。相信在這條路上我只是剛開始,但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踏實與自在。我很感恩這幾年您帶著我這麼做。

金惟純A:

我看到最近的妳活得比較真實,我非常開心。

比起以前,妳現在更願意敞開心門、承認自己遇到問題、將問題拿出來談,也願意傾聽別人的意見。敞開、承認、傾聽,會讓你活得更像自己,更自在。

我本來覺得自己活得滿真實,滿願意承認自己的不足,後來才看到自己覺察得還不夠深,對自己內在很多缺點、軟弱還是不接受,還是戴著面具過日子。

每個人生下來都是真實的,長大後環境變複雜,面對各種人事物,我們沒有足夠的智慧,覺得真實的自己沒那麼好用;為了自我保護,或是讓別人接受,開始作假,戴面具、穿盔甲去行走江湖,求得認同。一路以來。因為作假消耗了生命能量,活得很累。變得很不喜歡自己。這都是不夠真的害處。

往真實的路回歸是人生修練的過程。你要有足夠的智慧,省察所做的事是不是真正內心所想要,外在與內在全然一致?如果你還不夠真,要勇於承認、勇於改變,慢慢回到真實的自我。

要「往真實的路走」,就像你所說的,會感到越來越踏實、自在。這是很寶貴的獎賞。很感謝妳願意陪我一起走上這條路,父女關係能有這樣的緣分,真的很難得。{DS}

摘錄7

[ 第二部  活出好樣子]

第5章人生的功課
●學「跟隨」!

前陣子聽到一則動人的故事,深有感悟,願在此分享。

故事很簡單:一位在某領域甚受敬重的領袖人物,在公益團體做義工,當天幹的是粗活,又碰到下雨天,弄得滿身泥濘。收工前大夥來到清洗處所,有一位夥伴拿著水管、不發一語,蹲下來沖洗他的雨鞋。他當時腦中閃過一念頭:「我,幫別人洗鞋,不可能!」這念頭停留了三秒鐘,第四秒鐘他發現自己居然也蹲了下來,為別人洗雨鞋。

這位夥伴分享的故事,清楚的說明了人的生命是如何突破的。他在自己的事業環境中,別說替人洗鞋,連和大夥捲起袖子幹活的機會都沒有。因此,當「洗鞋事件」突然發生時,他錯愕中慣性的想法,就是「不可能」。但他是有覺知的人,三秒鐘後,放下想法,跟著別人一起做,生命在第四秒突破了,那個「不可能」的老我消失了,充滿驚喜的新我誕生了。

我在這故事裡,看到生命的限制是「想」,生命的突破是無想的「做」。但尤其令我震撼的,是其中展現出的「跟隨」的力量。

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從不跟隨的人。從小母親教我做家事,她做完一遍給我看,叫我跟著做一次,我小腦袋裡就有想法,偏偏要用自己認為的方式做,屢屢挨打、挨罵也不改。其後在學校裡、在玩伴裡、在職場裡、在婚姻裡、尤其在自己創辦的事業裡,我永遠搞自己的一套,覺得任何事「做得跟別人一樣」,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對於自己這種特性,我自認為是一種個人風格,是創造力的展現。雖然有時為此付出不小的代價,但也常常贏得掌聲,加加減減,還覺得頗為自豪,至少活出了自己的樣子,算是特立獨行罷。

我看不到的是:無論自己如何發明創造,其實最終還是走不出「自己的一套」,弄來弄去,不過就是那幾套。我當然也並非不懂得吸收別人的優點,問題是,仍然是用自己的認為去吸收,不肯老老實實的先做到跟別人一樣。過去的我,看不到這種習慣背後的傲慢,更看不到它已對自己人生造成極大限制。

直到幾年前,透過學習打開了覺知,才看到有些人活得比我廣寬這麼多,做到這麼多我做不到的。原來,他們之所以如此,只不過因為他們謙虛,他們老實,他們願意「跟隨」。每一次放下自己,做到跟別人一樣時,他們的生命就突破了,就把別人的優點完完整整的複製了。能跟多少人一樣,就吸收了多少人的優點,生命就在這過程中不斷擴大。至於創造力,是在做到跟別人一樣好以後才開始的,是在做到跟很多人一樣以後,自然會發生的。

有悟及此,才明白什麼叫作聰明反被聰明誤,才開始學老實,學老老實實的跟隨,在跟隨中突破自己的限制,才享受到生命突破的喜悅,就像前面故事所說的那樣。{DS}

摘錄8

第6章職場的修煉、企業的王道
●爛上司! 

有人問我:碰到爛上司該怎麼辦?我這方面經驗不多,搞不好自己過去就是爛上司,但仍試著回覆。

首先,一定要先確認上司是真的爛、普通爛、還是超級爛?不妨試著做點民調,極可能有過半數人對自己的上司不滿。請參考以下五項上司評量表:能力差、私心重、愛弄權、脾氣壞、剛愎自用。如果你的上司五項僅占其一,其實不算真的爛,不需要太介意;五項占兩項以下,只能算普通爛,實在不值得小題大作;占到三項以上,才算超級爛。恭喜你,天將降大任於斯人,機會來了!

依我的看法,領導與被領導是一體兩面,凡好的領導人,必要時也會成為好的被領導者,反之亦然。學習「被領導」要看機緣,遇到好樣子的上司,要會「跟」;遇到不怎樣的上司,要能「修」。這兩樣功夫都學會了,日後好幹部、壞幹部都能帶,才算是全能領導人。但遇上好領導會跟的,不乏其人;遇上壞領導能修的,就難能可貴了。所以才要恭喜,超級爛上司不是每天都碰得到的,一定要珍惜。

我這樣說,是有經驗基礎的。不僅我自己,還聽過許多有成就的人,他們學到最多的,不僅是從恩師、貴人,尤其從爛上司處,學到的最多。經典上把這樣的人,叫作「逆行菩薩」,當逆行菩薩身為上司時,當然更有能力製造逆境。而這些有成就的人,都從逆境中學到不受影響、仍然突破逆境、完成目標、甚至於反過來為環境帶來好的影響。凡是這樣做到的人,最後都會感謝他們曾經遇到過的逆行菩薩。

具體來說,如果爛上司能力差,當然你就藉機鍛鍊自己的能力;他私心重,你就練氣度;他脾氣壞,你就修忍辱;他愛弄權,你就修直道;他剛愎自用,你就學補位……如果得到修煉的好處,說不定還巴不得上司更爛一點,可以多修一點。當然,最高境界是:不僅自己修好了,還能把上司也感化了。職位高低並非絕對,誰領導誰,還不一定呢。

如果這些該做的,你都做了,用心了、盡力了,形勢仍然無法改變,最後只好「亂邦不居」,至少也無憾,還學到了功夫。

「爛上司」這一課,價值連城。因為每個人的一生,都有太多機會,遇到逆行菩薩坐鎮關鍵位置上,卡住你,讓你進退兩難。這一課,早修早了,再遇上,就無懼也無怨,甚至還可說上一句:歡迎光臨!{DS}

 

摘錄9

第6章職場的修煉、企業的王道
●簡單! 

經營環境越來越不可測,企業的安身立命之道為何?我的答案只有兩個字:簡單!

我對這兩個字的體會,來自多年前的經驗。當時公司裡有一位重要主管,經常私下找我彙報工作,內容不外乎他管轄部門裡發生了多少疑難雜症,他如何渾身解數的一一處理,最後終於化解了可能爆發的危機云云。每次聽他說完,我都覺得自己的公司快垮了,還好有他這樣的幹部在撐著。

後來,我慢慢覺悟,有些人就是會把事情越弄越複雜,複雜到非他不可。這是一種習性,一種很難戒掉的習性。一個公司裡,如果這樣的人很多,公司經營難度也會越來越高,高到必須有「特異功能」才能走下去。

我還看到,會把事情越做越難的人,通常有幾種狀況:

一、沒能力,又怕被識破,所以不斷施放煙幕彈;
二、雖有能力,但缺乏安全感,因此經常製造障礙,防堵競爭者;
三、自我膨脹,喜歡「特技表演」,以贏得掌聲;
四、用腦過度,不相信人,經常為防弊而把事弄複雜。

一言以蔽之,是人「不簡單」,所以把環境弄複雜。

感謝那位同事,讓我有機會看到「複雜」對組織的為害,讓我有機會看到自己原來也「不簡單」,讓我開始致力於打造簡單的組織環境,最後效益無窮。

因為有這番經歷,所以我能很清楚的看到,許多企業經營得很辛苦,遭遇交班的困境,轉型轉不過來,遇到危機焦頭爛額??,都是因為組織內部環境太複雜、太不簡單的緣故。企業若能簡單,就會身輕如燕、動力十足、適應力強、可長可久。簡單,實為企業至寶,卻難求難得。

難在哪裡?難在人不簡單。一群人在一起,很容易把彼此弄得更不簡單。尤其重要卻很難避免的是經營者自己「不簡單」。

簡單是一種修煉,越是面對複雜情境的人,這修煉越必要。但若修煉得宜,過程其實充滿了喜悅,因為複雜的是人的頭腦和習性,人的本性和本心,始終都是簡單的。修簡單,是找回真我,重返赤子之心,豈有不樂之理?

在組織裡挑選人才,要看那人總是把事越做越簡單,還是越做越難?想知道自己的事業能否基業長青,也只要問自己,能否把經營者的角色越做越簡單。

人的內外是相通的,簡單的人,會把環境弄簡單;複雜的人,會把環境弄複雜。如此而已,夠簡單罷!{DS}

 

摘錄10

第7章這一代vs.下一代
●晚熟世代 

在網路上讀到一些討論,說「三十而立」已經過時,年輕人三十五歲能立,就不錯了。

這些討論的確反映出當今普遍的現象。如果把「立」廣義解釋,如今年輕人的主要人生階段,包括完成學業、就業、結婚、生子……的年齡,都不斷推遲中,而且越來越遲。

這種現象,無以名之,不妨暫時叫它「晚熟世代」罷。「晚熟」到底好不好,可能大家各有見解。但從人的生理角度看,體能和活動力的顛峰,在二十歲前就達成,此後只能走下坡。因此「晚熟」像是花季已近尾聲才綻放,似乎有些違反大自然。

其實孔老夫子所說的「三十而立」,指的不是世俗事務,而是生命狀態。意思是說,他在三十歲時,人生價值已透過實踐而篤定、堅實。有此基礎,才有其後的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換言之,若三十歲而仍不能立,可能此生不見得有機會「從心所欲」了。

孔老夫子為什麼三十而能立呢?他前面還有一句「吾十有五而志於學」。意思是,他十五歲就已「立志」,人生方向清楚,人生動力強大,知道自己每天該做什麼。這就是說,「少年養志」的功夫,他十五歲前已經完成。

孔老夫子靠什麼「養志」呢?他另一句話透露了玄機:「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因為家貧,從小就得承擔生計,什麼事都要做,在做中吃過苦,遇過難,因此「多能」,才無懼而自信,這是「立志」的基礎。由此可見,立志不是拍腦袋可以想出來的,是在逆境中淬煉出來的。

生命在逆境中綻放,是古今不移的大自然定律。曾有園藝達人教我,若花在花季不開花,就停止澆水試試看;若還不開,就用利器在樹皮上劃幾下試試看……我問他為什麼?他說,生命在受到挑戰或威脅時,就會加速綻放。誠哉斯言,植物如此,人又何嘗不如此。

回到生命本質處,「而立」不是薪水多少K的問題,不是買不買得起房子的問題,而是有沒有決心和能力為自己人生負責的問題,包括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包括在生活上能夠自理、也包括在生存層次上面對苦難而無懼。

日本大頭腦大前研一前陣子出書談教育,說他對自己的孩子的教育,只重視三個字:生存力!所說的就是「而立」這件事。

無可諱言,如今台灣的環境,正在大量製造「晚熟世代」中,責任並不完全在年輕人,父母更該深切反省。但無論如何,若年輕人跟著流行走,如此輕易就把自己的「而立」推遲五年,在我看來,未免少了點志氣。

摘錄1

_金惟純

兩年前出版「還在學」,收到很多反響。這兩年來,自覺在「人生學習」上略有長進,願意繼續分享所見所感。

但《還在學2》最不同之處,是加入了我和女兒質靈的對話。這件事,對我別具深意,也希望能對正在摸索人生方向的年輕人,和所有為人父母者,提供一種可行道路的參考。

我敢這麼做,當然是因為我們的父女關係,在出書前夕,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女兒說我們現在的關係是「道友」,我倒覺得她已成為我的靈魂伴侶,甚至變成人生志業上的「同志」。看起來,我們照這樣走下去,這一生父女一場,關係應可圓滿無憾。

這樣的狀態,是我原來連想都不敢的。甚至就在近兩年前,當我們決定嘗試為出書而進行父女對話時,都還遠遠不是這樣。因此,出版本書的因緣,成為了我們父女關係的一種療癒,真是感謝啊!但這種療癒過程,主要不是透過「說」,而是透過「做」,才能完成的。

由於我們的父女關係,從一開始就完全「非典型」,一路走過跌跌撞撞的漫長道路,我覺得有必要在此交代一下。

我自己的出生,和一般人不一樣:我生下來就沒父親,我是遺腹子。生父在母親懷我時,意外身亡。所以我自小,只知有母,不知有父。

沒爸爸這件事,對我人生造成什麼影響?說實在的,我不知道。因為生下來就沒有,怎麼知道失去了什麼?反正我又沒有,想也沒用。

我五歲時,母親再嫁。繼父也是個軍人。母親在家裡的態度,是「自己的兒子自己管」,所以打罵我時總是大張旗鼓,深怕別人聽不到,目的就是宣告:我的兒子,不准你們說三道四!結果呢,繼父對我很客氣,我們也很少說話,倒是母親常教我要感謝繼父,因為他要辛苦賺錢養家、供我讀書。所以我終生感謝繼父養育之恩,但也認為:做父親的,只要賺錢養家,就應該被感謝。

這就是我對「做父親」這件事的全部了解。不用說,我成年後,對做父親這件事,毫無概念。不僅如此,我在女兒兩歲多時,就和她的母親離婚,害她變成了單親小孩。

女兒兩歲以前,我很認真扮演父親角色,父女倆特別相親相愛,我也很享受身為人父的角色。但在和她母親離婚後,雖然也有機會扮演「假日父親」角色,卻總是聚少離多,看「天」(她母親)吃飯。日子久了,父女關係變成了責任和義務,像是在演戲,而且是齣吃力不討好、又沒什麼味道的肥皂劇。

所以有長達二十年的時光,我覺得父女關係只能這麼若有似無,也許這樣才能避免女兒夾在分手的父母之間,左右為難。我這做爸的,只剩下責任,連擔心都屬多餘。

直到五年前,我接觸到一個很受用的「人生學習」課程,介紹女兒上了課以後,推薦她媽也來上課。大家上完課後,進行了一場「大和解」,我和她媽彼此說對不起,互相說感謝,進一步消弭了深藏內心多年的舊傷夙怨。自此之後,父女關係變得更自在,更無阻隔,但畢竟女兒已長大,許多事難以彌補。和女兒互動多了之後,一方面享受親密的父女關係,同時卻也增加了做父親的擔心。

這就是兩年前,我們決定嘗試父女對話前的狀態。當時的默契是:我們的父女關係,既非「典型」,更稱不上「典範」,如果再不真實,就真的一無是處了。

沒想到,我們原先「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的假性和諧父女關係,一旦進行追根究柢的真實對話,竟然處處撞牆,寸步難行。弄到最後,大家都對自己不滿意,也覺得對別人沒幫助,只能叫停。

但在這出書計劃暫停的一年多期間,我意外的發現,女兒竟然也開始出沒於我投入作志工的教育團體,而且頻率越來越高。然後我開始看到她的改變,也感覺到我們彼此的互動和溝通,越來越契合。她更常和我分享日常遭遇的大小事,更樂意聽我的意見;我也更懂得用心傾聽,不再把自己的看法強加於她。我們經常談完了自己的事,就交換對時代、對社會各種現象的看法,尤其著重在世代差異的生存環境這件事上。父女倆慢慢變得「一個鼻孔出氣」,對人生大小事,談沒兩句就講到一塊兒去了。所以才說,如今兩個人的關係,像道友,像靈魂伴侶。

也因為這樣,當出版社的總編輯余幸娟再提出書的事,我倆雖然驚訝,卻很順利地完成了。

這一次,我們很篤定,也相信這樣的父女對談,不僅對像我們一樣「非典型」親子關係的讀者有幫助,對一般親子關係的讀者,也有一點參考價值。

因為時代的變化,實在太大了。大到不僅為人父母和為人子女者,來不及學習如何自處、來不及學習如何彼此對待。並且也讓大部分的專家,來不及提出可行的建議。唯一的解方,只能靠親子之間,進行坦誠而深度的親子對話、世代反省,而對話和反省的基礎,又必須建立在各自的修煉和實踐之上,否則成效不彰。但由於現在小家庭的環境,太單薄、太缺乏修煉所需的環境,所以唯一的解方,就是親子兩代人,一起走出來,在適合的環境中,透過付出來修煉自己。

我們父女倆,就是這麼一路走來的。像我這麼一個毫無「做父親」概念的人,又在年輕時鑄下大錯,差點誤了女兒一生,幾乎注定父女關係難以圓滿,居然能到如今「父慈女孝」,共享天倫。我們可以,你們當然可以!

最後還得說明,本書的主題,並非探討親子關係。而是關注在時代鉅變中,每月人如何回到生命的源頭,尋找各自的安身立命之道。因為這件事解決了,其他問題都會自然消失。這才是本書真正的意圖,也是你讀這本書可能的收穫。

要感謝的太多了。只能說:感謝一切,感謝所有發生的一切!{DS}

 

 

摘錄2

_金質靈

人生,沒有想像的容易,但也不是想像中的無解。

二○一三那年,我父親的《還在學》一書出版。一段日子後,他到我台北的暫居空間坐坐,我們父女吃飯閒聊間,他突然問我有沒有興趣跟他一起出一本書。

我受寵若驚,很好奇他哪裡來的構想?原來新書《還在學》迴響不錯,出版社有意邀請他出續集。他便想到我平時也喜歡思考,對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見解,如果我們父女倆能夠來個世代對談應該會有不錯的火花。

其實父親在這個人生階段,已經志不在出書,這本書也將是他最後一本著作。

現在的他覺得「做到」比「說到」來得重要。父親天生能言善道,反省到自己前半生說得夠多了,下半生想用「做到」來圓滿。

很多他想說的,在《還在學》裡都已完整表達,如今他之所以考慮出版社的建議,想必是希望我可以透過這個過程突破自己,將長才發揮,我們父女兩人也可以一起完成一件有意義的事情。所以這本書是否會出來,我的決心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沒想到出版社也覺得續集加入了對談的元素是個很棒的嘗試,好奇一個在商業領域成功的理性老爸與一個感性的藝術家女兒,這對非典型父女能對談出什麼樣的新意?

其實,當下我對自己是否可以勝任並沒有信心。只想著這個合作如此別具意義,對我們父女關係有重要的紀念價值,所以索性答應了。但父親提醒我,做任何事情要想著是否利人利己,他希望我們的對談能夠真正成為別人的需要。他要我在對談的過程中不斷檢視自己的起心動念,真誠的面對自己,別人才能夠透過我們的溝通與反省而真正獲得啟發與幫助。

父親的提醒,不免讓我覺得這是個頗為困難和嚴肅的挑戰,但是讓我更加願意一試。

令我們兩人都沒想到的是,對談的過程不但沒有我們想像的容易,而且困難重重。

我們發現我們的對談不平衡。

父親對很多議題已經有了非常完整且無堅不摧的見解。我很驚訝地發現我自認深思過的事情其實都沒有想清楚,或是還正在經歷,但為了要能跟父親達成對談的平衡,也擷取了很多不是親身經歷的思想來填充,當然,這時候他也一定不留情面,毫無餘地的識破。

我看到了自己的恐懼和不真實,更發現了自己人生中的許多行動,都是沒有覺醒,矇著眼睛下決定的。

父親則是看到自己雖然經過這幾年的自我修煉,已經能更用心聆聽別人的聲音,也慢慢能用分享取代講道理,但發現還是差得太多。

我們父女倆長年的溝通模式一向理性溫和。但為了寫書而對談時,很多議題必須討論到一定程度,即使兩人意見相左也無從逃避。我們必須變得比平時更真實坦然,也必須誠實的面對其實父女之間也藏有小誤解和不夠坦然之處,所以幾次對談是在微醺的火藥味和淚水中進行。

幾個月對談下來,出版社將我們龐大的錄音檔整理成文字,那可真是一個非常令人敬佩的工作!但是看到文字後,父親和我更加挫折,原來世代對談如此不簡單!父親和我各自在經歷不同的大時代背景,我們看到彼此面對的窘境,困難,對於事情的思想差距和處理方式都非常不一樣。文字裡,我氣餒自己相信的事情許多都是虛造的,所以生命沒有一點力量。父親則發現自己對女兒依然無法從「擔心」來到「關心」。

出版社和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些不上不下的文稿,這個計畫就這麼被放下了。一年過去了,出版社沒有一點動靜與消息,父親和我覺得很合理,他們一定是被我們的對談嚇壞了!雖然難為情,但心裡有點慶幸,因為這些文稿或許真實,但對讀者不會有幫助。

也許,書不會出了,我們碰到的問題卻依然存在。兩代人或許面臨著不同的困難,但是世世代代不皆是如此?唯一不變的是人。身為人,我們都對自己有一樣的期許,想達成一樣善和圓滿的願景。

感謝透過對談的「看見」和這一年的「空間」,我和爸爸慢慢達成共識,解決所有人生困難的解方就是「修」一字。真誠面對自己,覺察每一個起心動念,對一切保持警醒,永無止境地修煉自己的心靈和身體。不再從外相尋找答案,而是把一切源頭歸回自己。

這一年,抱著這樣的覺醒,我在生活中一點一點實踐,慢慢對自己的相信更加堅定,也第一次感受到「自信」。我把自己的體驗和心得分享給父親,他也不斷修正自己和我溝通的方式,比從前更加有接受性與溫暖,我們開始嚐到,帶著覺醒修正自己的兩人,在溝通時可以非常簡單順暢,不需太多的解釋,我們就已經有很好的共識。

一年後,出版社的主編又再次聯絡我們。她終於苦思出了我們達成平衡的方式:從「對談」變成更適合的「問答」。感謝出版社沒有「放棄」我們父女。我對於問問題,並且為每一個答案配上插圖的新方式既擅長又非常喜歡。回答問題的部分,父親也決定不說「道理」,而是真實「分享」自己的經驗和故事。

看來時機到了,我們準備好了。

如今這四十多個問答已經完成,透過這個過程,我應證了父親一再提醒的「修」是人生最重要的功課,也是一切的答案。過了這一年的實踐,我問所有問題時,其實心中都有解答了。當然,有了父親的經驗和故事分享,讓這個答案變得更有實踐的方法,既豐富又實用。

能和父親和出版團隊一起完成這本書,這是我人生至今最重要的「發生」之一。感謝每一個人的「願意」讓這一切的過程成為我最大的養分。我們父女的關係也因此更上一層樓,從只是「父女」轉化成更是「道友」(父親說是「靈魂伴侶」)。我也真正在父親循循教誨多年後,終於明白,「修」是一切的答案,並且漸漸開始從「做到」中獲得快樂與自由。

真心願所有遇到這個書的朋友,能從中獲得啟發,而找到生命難題的鑰匙。慢慢一起發現,人生沒有想像的容易,但也不是想像中的無解。       {DS}

摘錄3
[
第一部跨世代找答案]

第1章年輕人想獨立兩代攜手,找到工作的意義、金錢的價值、未來的理想……
●找工作 

金質靈Q:

我身邊有朋友問過我:人為什麼要工作?很多年輕人沒有工作的動力,也覺得沒有工作的必要,工作對您的意義是什麼?

金惟純A:

談到找工作,我們先還原一下時代背景。在我成長的年代,九年義務教育尚未實施,所以有一部分人小學必要就去當學徒了,能一路念到大學畢業的,不到二○%。所以等我大學畢業當完兵、準備就業時,大部分與我同齡的人已經工作五、六年了。簡單講,當時的社會,認為人從青少年開始,工作就是本分,讀書則是特權,是因為你還在讀書,所以才暫時免除工作的。

所以,大學畢業才開始找工作,已經是特權分子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對找工作這件事會不會惶恐?當然會。找工作容不容易?要找到理想的工作,當然不容易。那這問題如何解決呢,沒有「如何」的問題,「必須」!

在當時的社會,不讀書又不工作,根本就不是選項。否則不僅你出門抬不起頭,連父母出門都抬不起頭。讓父母抬不起頭的事,我們是做不出來的。不管薪水再怎麼低,工作再怎麼看不上眼,先做再說。一切就是這麼簡單。{DS}

摘錄4

第2章社會轉速愈來愈快,聲音愈來愈多:關於世代差距和社會變遷,上、下一代有話說……
●「張著嘴向外」的世代

金質靈Q:

我們正在歷經的是個「張著嘴向外」的世代。藉著社群網站的普遍,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小舞台可以當自己的導演和演說家。許多人利用這個平台創造名聲與利潤,也有人利用它更大膽大聲的呼嘯自己的看法。這個社會突然多了好多的聲音和想法,有些人因此空虛,上癮和焦慮。我必須說我有時也會受到這樣的新溝通型態影響情緒,所以除非必要,我大部分的時間是不用社群網站的,好讓自己不必接收過多訊息資訊干擾,保持平衡的生活。這也是您不用社群交流平台的原因嗎?現在大部分的年輕人是無法避免不使用這些平台的,對於善用平台和不受其情緒干擾有什麼建議?

金惟純A:

關於「批評」這件事,我應該算是專家了,大半輩子都以此維生。

在我年輕的時代,媒體是撼動威權體制的重要力量,我也自詡客觀公正,自認為有貢獻。直到中年以後,才看到自己因為造了太多「口業」,弄到自己貢高我慢,心神不定,很容易看事情不順眼、出口傷人而不自知。這樣的我,自己不快樂,週遭的人也不舒服。

我就是因為批評上癮而焦慮度日的人,所以看到如今許多年輕人整天泡在網上看到人罵人,跟著起鬨,我很知道這對他們生命的負面影響。大量且匿名的網路平台,是一個巨大的負面能量加速場,年輕人置身其間,自己受了害、造了業,卻還渾然不知。

網路世界是一個能量極大、業力也極大的地方,除非是定力超強、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一般人等閒是受不住的。有覺知的年輕人,一定要設法在線下修煉自己,在線上提高警覺,並且集結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來抵抗網路的負面影響,想辦法利用它來做對自己和彼此有幫助的事。

這個功課不容易做,但是沒辦法,非做不可!因為不做就完了。{DS}

摘錄5

第3章我要不要結婚:關於經營感情、進入婚姻,上一代有經歷,下一代有課題……
●家庭、事業,能兼顧?

金質靈Q:

您認為經濟狀況不是影響是否生育孩子的關鍵,那三十歲以前是大部份人在事業上打基礎的重要階段,如果此刻生了小孩,必然要為他的成長負全責,時間拮据的情況下要如何兼顧事業與生養孩子,您覺得呢?

金惟純A:

如果依妳的邏輯來分析,三十歲以前,應該要先以事業為重,生小孩不太合適,所以設定三十歲以後再生。我覺得這個想法意義不大。第一個,我同意拚事業跟生孩子多少有些是互相影響、有衝突,但事業可能很成功,也可能不那麼成功。如果妳事業拚個三、五年還是不成功,那生小孩不就更不可能了?若是妳到三十幾歲時,事業已經小有成就,那一定會比現在更忙碌,要忙到什麼時候才生小孩?等到妳事業有成、游刃有餘,應該會到四十歲以後,那可能不容易生了。

對於「當母親能不能兼顧事業」這件事,我認為:「為人母」的角色,堪稱人生中最大的修煉,從中練好能力、練出經驗,在事業上絕對用得著,在帶領部屬、時間管理上都好用。

我的建議是:幾歲生小孩並沒有標準答案。人生並不是那麼呆板,也不能用計算得出結果。這都是想法、都是感覺,沒有實際意義。人生要去經歷,要下定決心才會做到。如果妳想一面工作一面養小孩,只要下決心,以後可以生,現在也可以生。{DS}

摘錄6

第4章要怎麼身心安定?:兩代一起向內探索,回答人生「怎麼活」……
●活得「真實」

金質靈Q:

記得在我很幼小的時候您就有教育過我要活的表裡合一,說真的當年我不太懂得您在說什麼,但是一直把您的話放在心上。這幾年我們父女倆開始真正在「真實」這件事情上有所覺知並且努力實踐。我開始拿掉面具,並且對自己的所有念頭的尋找根源,仔細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才發現自己之前活得如此慣性與不真實。相信在這條路上我只是剛開始,但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踏實與自在。我很感恩這幾年您帶著我這麼做。

金惟純A:

我看到最近的妳活得比較真實,我非常開心。

比起以前,妳現在更願意敞開心門、承認自己遇到問題、將問題拿出來談,也願意傾聽別人的意見。敞開、承認、傾聽,會讓你活得更像自己,更自在。

我本來覺得自己活得滿真實,滿願意承認自己的不足,後來才看到自己覺察得還不夠深,對自己內在很多缺點、軟弱還是不接受,還是戴著面具過日子。

每個人生下來都是真實的,長大後環境變複雜,面對各種人事物,我們沒有足夠的智慧,覺得真實的自己沒那麼好用;為了自我保護,或是讓別人接受,開始作假,戴面具、穿盔甲去行走江湖,求得認同。一路以來。因為作假消耗了生命能量,活得很累。變得很不喜歡自己。這都是不夠真的害處。

往真實的路回歸是人生修練的過程。你要有足夠的智慧,省察所做的事是不是真正內心所想要,外在與內在全然一致?如果你還不夠真,要勇於承認、勇於改變,慢慢回到真實的自我。

要「往真實的路走」,就像你所說的,會感到越來越踏實、自在。這是很寶貴的獎賞。很感謝妳願意陪我一起走上這條路,父女關係能有這樣的緣分,真的很難得。{DS}

摘錄7

[ 第二部  活出好樣子]

第5章人生的功課
●學「跟隨」!

前陣子聽到一則動人的故事,深有感悟,願在此分享。

故事很簡單:一位在某領域甚受敬重的領袖人物,在公益團體做義工,當天幹的是粗活,又碰到下雨天,弄得滿身泥濘。收工前大夥來到清洗處所,有一位夥伴拿著水管、不發一語,蹲下來沖洗他的雨鞋。他當時腦中閃過一念頭:「我,幫別人洗鞋,不可能!」這念頭停留了三秒鐘,第四秒鐘他發現自己居然也蹲了下來,為別人洗雨鞋。

這位夥伴分享的故事,清楚的說明了人的生命是如何突破的。他在自己的事業環境中,別說替人洗鞋,連和大夥捲起袖子幹活的機會都沒有。因此,當「洗鞋事件」突然發生時,他錯愕中慣性的想法,就是「不可能」。但他是有覺知的人,三秒鐘後,放下想法,跟著別人一起做,生命在第四秒突破了,那個「不可能」的老我消失了,充滿驚喜的新我誕生了。

我在這故事裡,看到生命的限制是「想」,生命的突破是無想的「做」。但尤其令我震撼的,是其中展現出的「跟隨」的力量。

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從不跟隨的人。從小母親教我做家事,她做完一遍給我看,叫我跟著做一次,我小腦袋裡就有想法,偏偏要用自己認為的方式做,屢屢挨打、挨罵也不改。其後在學校裡、在玩伴裡、在職場裡、在婚姻裡、尤其在自己創辦的事業裡,我永遠搞自己的一套,覺得任何事「做得跟別人一樣」,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對於自己這種特性,我自認為是一種個人風格,是創造力的展現。雖然有時為此付出不小的代價,但也常常贏得掌聲,加加減減,還覺得頗為自豪,至少活出了自己的樣子,算是特立獨行罷。

我看不到的是:無論自己如何發明創造,其實最終還是走不出「自己的一套」,弄來弄去,不過就是那幾套。我當然也並非不懂得吸收別人的優點,問題是,仍然是用自己的認為去吸收,不肯老老實實的先做到跟別人一樣。過去的我,看不到這種習慣背後的傲慢,更看不到它已對自己人生造成極大限制。

直到幾年前,透過學習打開了覺知,才看到有些人活得比我廣寬這麼多,做到這麼多我做不到的。原來,他們之所以如此,只不過因為他們謙虛,他們老實,他們願意「跟隨」。每一次放下自己,做到跟別人一樣時,他們的生命就突破了,就把別人的優點完完整整的複製了。能跟多少人一樣,就吸收了多少人的優點,生命就在這過程中不斷擴大。至於創造力,是在做到跟別人一樣好以後才開始的,是在做到跟很多人一樣以後,自然會發生的。

有悟及此,才明白什麼叫作聰明反被聰明誤,才開始學老實,學老老實實的跟隨,在跟隨中突破自己的限制,才享受到生命突破的喜悅,就像前面故事所說的那樣。{DS}

摘錄8

第6章職場的修煉、企業的王道
●爛上司! 

有人問我:碰到爛上司該怎麼辦?我這方面經驗不多,搞不好自己過去就是爛上司,但仍試著回覆。

首先,一定要先確認上司是真的爛、普通爛、還是超級爛?不妨試著做點民調,極可能有過半數人對自己的上司不滿。請參考以下五項上司評量表:能力差、私心重、愛弄權、脾氣壞、剛愎自用。如果你的上司五項僅占其一,其實不算真的爛,不需要太介意;五項占兩項以下,只能算普通爛,實在不值得小題大作;占到三項以上,才算超級爛。恭喜你,天將降大任於斯人,機會來了!

依我的看法,領導與被領導是一體兩面,凡好的領導人,必要時也會成為好的被領導者,反之亦然。學習「被領導」要看機緣,遇到好樣子的上司,要會「跟」;遇到不怎樣的上司,要能「修」。這兩樣功夫都學會了,日後好幹部、壞幹部都能帶,才算是全能領導人。但遇上好領導會跟的,不乏其人;遇上壞領導能修的,就難能可貴了。所以才要恭喜,超級爛上司不是每天都碰得到的,一定要珍惜。

我這樣說,是有經驗基礎的。不僅我自己,還聽過許多有成就的人,他們學到最多的,不僅是從恩師、貴人,尤其從爛上司處,學到的最多。經典上把這樣的人,叫作「逆行菩薩」,當逆行菩薩身為上司時,當然更有能力製造逆境。而這些有成就的人,都從逆境中學到不受影響、仍然突破逆境、完成目標、甚至於反過來為環境帶來好的影響。凡是這樣做到的人,最後都會感謝他們曾經遇到過的逆行菩薩。

具體來說,如果爛上司能力差,當然你就藉機鍛鍊自己的能力;他私心重,你就練氣度;他脾氣壞,你就修忍辱;他愛弄權,你就修直道;他剛愎自用,你就學補位……如果得到修煉的好處,說不定還巴不得上司更爛一點,可以多修一點。當然,最高境界是:不僅自己修好了,還能把上司也感化了。職位高低並非絕對,誰領導誰,還不一定呢。

如果這些該做的,你都做了,用心了、盡力了,形勢仍然無法改變,最後只好「亂邦不居」,至少也無憾,還學到了功夫。

「爛上司」這一課,價值連城。因為每個人的一生,都有太多機會,遇到逆行菩薩坐鎮關鍵位置上,卡住你,讓你進退兩難。這一課,早修早了,再遇上,就無懼也無怨,甚至還可說上一句:歡迎光臨!{DS}

 

摘錄9

第6章職場的修煉、企業的王道
●簡單! 

經營環境越來越不可測,企業的安身立命之道為何?我的答案只有兩個字:簡單!

我對這兩個字的體會,來自多年前的經驗。當時公司裡有一位重要主管,經常私下找我彙報工作,內容不外乎他管轄部門裡發生了多少疑難雜症,他如何渾身解數的一一處理,最後終於化解了可能爆發的危機云云。每次聽他說完,我都覺得自己的公司快垮了,還好有他這樣的幹部在撐著。

後來,我慢慢覺悟,有些人就是會把事情越弄越複雜,複雜到非他不可。這是一種習性,一種很難戒掉的習性。一個公司裡,如果這樣的人很多,公司經營難度也會越來越高,高到必須有「特異功能」才能走下去。

我還看到,會把事情越做越難的人,通常有幾種狀況:

一、沒能力,又怕被識破,所以不斷施放煙幕彈;
二、雖有能力,但缺乏安全感,因此經常製造障礙,防堵競爭者;
三、自我膨脹,喜歡「特技表演」,以贏得掌聲;
四、用腦過度,不相信人,經常為防弊而把事弄複雜。

一言以蔽之,是人「不簡單」,所以把環境弄複雜。

感謝那位同事,讓我有機會看到「複雜」對組織的為害,讓我有機會看到自己原來也「不簡單」,讓我開始致力於打造簡單的組織環境,最後效益無窮。

因為有這番經歷,所以我能很清楚的看到,許多企業經營得很辛苦,遭遇交班的困境,轉型轉不過來,遇到危機焦頭爛額??,都是因為組織內部環境太複雜、太不簡單的緣故。企業若能簡單,就會身輕如燕、動力十足、適應力強、可長可久。簡單,實為企業至寶,卻難求難得。

難在哪裡?難在人不簡單。一群人在一起,很容易把彼此弄得更不簡單。尤其重要卻很難避免的是經營者自己「不簡單」。

簡單是一種修煉,越是面對複雜情境的人,這修煉越必要。但若修煉得宜,過程其實充滿了喜悅,因為複雜的是人的頭腦和習性,人的本性和本心,始終都是簡單的。修簡單,是找回真我,重返赤子之心,豈有不樂之理?

在組織裡挑選人才,要看那人總是把事越做越簡單,還是越做越難?想知道自己的事業能否基業長青,也只要問自己,能否把經營者的角色越做越簡單。

人的內外是相通的,簡單的人,會把環境弄簡單;複雜的人,會把環境弄複雜。如此而已,夠簡單罷!{DS}

 

摘錄10

第7章這一代vs.下一代
●晚熟世代 

在網路上讀到一些討論,說「三十而立」已經過時,年輕人三十五歲能立,就不錯了。

這些討論的確反映出當今普遍的現象。如果把「立」廣義解釋,如今年輕人的主要人生階段,包括完成學業、就業、結婚、生子……的年齡,都不斷推遲中,而且越來越遲。

這種現象,無以名之,不妨暫時叫它「晚熟世代」罷。「晚熟」到底好不好,可能大家各有見解。但從人的生理角度看,體能和活動力的顛峰,在二十歲前就達成,此後只能走下坡。因此「晚熟」像是花季已近尾聲才綻放,似乎有些違反大自然。

其實孔老夫子所說的「三十而立」,指的不是世俗事務,而是生命狀態。意思是說,他在三十歲時,人生價值已透過實踐而篤定、堅實。有此基礎,才有其後的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換言之,若三十歲而仍不能立,可能此生不見得有機會「從心所欲」了。

孔老夫子為什麼三十而能立呢?他前面還有一句「吾十有五而志於學」。意思是,他十五歲就已「立志」,人生方向清楚,人生動力強大,知道自己每天該做什麼。這就是說,「少年養志」的功夫,他十五歲前已經完成。

孔老夫子靠什麼「養志」呢?他另一句話透露了玄機:「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因為家貧,從小就得承擔生計,什麼事都要做,在做中吃過苦,遇過難,因此「多能」,才無懼而自信,這是「立志」的基礎。由此可見,立志不是拍腦袋可以想出來的,是在逆境中淬煉出來的。

生命在逆境中綻放,是古今不移的大自然定律。曾有園藝達人教我,若花在花季不開花,就停止澆水試試看;若還不開,就用利器在樹皮上劃幾下試試看……我問他為什麼?他說,生命在受到挑戰或威脅時,就會加速綻放。誠哉斯言,植物如此,人又何嘗不如此。

回到生命本質處,「而立」不是薪水多少K的問題,不是買不買得起房子的問題,而是有沒有決心和能力為自己人生負責的問題,包括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包括在生活上能夠自理、也包括在生存層次上面對苦難而無懼。

日本大頭腦大前研一前陣子出書談教育,說他對自己的孩子的教育,只重視三個字:生存力!所說的就是「而立」這件事。

無可諱言,如今台灣的環境,正在大量製造「晚熟世代」中,責任並不完全在年輕人,父母更該深切反省。但無論如何,若年輕人跟著流行走,如此輕易就把自己的「而立」推遲五年,在我看來,未免少了點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