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披頭四遇見貓王─陶爸西洋老歌城市嬉遊

出 版 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3/1/23

定價:320元

現在優惠價 79折 253

加入購物車 立即結帳 下次買

當披頭四遇見貓王─陶爸西洋老歌城市嬉遊

陶傳正

首刷附贈陶爸英文老歌限量CD,數量有限,贈完為止

陶爸的美國音樂之旅,串連美西到美東五大音樂城市,記錄所行所聽所經歷。包括探訪名人故居、秀場、劇院、紀念館,並回顧自己一生與音樂的關係。

本書介紹許多豐富的音樂知識與旅遊資訊,陶爸以一貫幽默自然的文風,用一首首老歌和一個個流行音樂人物,帶我們全程經歷了一趟西洋老歌之旅

 

陶爸與音樂:

初中(建中)二年級開始接觸西洋流行音樂,並開始跟當年的吉他大王江明旺學吉他。還跟同學組了個Michael合唱團(多年以後才發現,當年團員自取的英文名字居然都叫Michael)。結果玩音樂玩到留級一年,高三照玩。

40歲後演戲,還當上音樂劇男主角,曾參與表演工作坊、果陀劇團等的演出。1999年在王偉忠安排下,在台北之音電台開了節目,節目的名稱就叫「On The Road Again」,一直做了7年DJ,介紹西洋老歌。對西洋老歌及歌手知之甚詳。

 

走訪的五大音樂城市:

舊金山à布蘭森(Branson)à孟斐斯(Memphis) à納許維爾(Nashville) à紐奧良(New Orleans)

2005年夏天,陶爸夫婦從美國搖滾樂及藍調發源地曼菲斯、鄉村音樂發源地那許維爾,再到爵士音樂的發源地紐奧良,一路探訪;2012年重遊舊地,將回憶與沿途見聞交互對應,從中呈現出陶爸的音樂素養、人生觀,並分享一則又一則旅行中感動的小故事。

 

探訪的名人故居、秀場、劇院、紀念館:

貓王、桃麗.巴頓(Dolly Parton)、漢克.威廉斯秀、安迪.威廉斯(Andy Williams)的Moon River Theater、Bobby Vinton 的Blue Velvet Theater、B.B.King、礦工的女兒Loretta Lynn、路易士.阿姆斯壯、保羅麥卡尼、日昇之屋(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兼及兩趟在英國的Beatles、Eagles故地之旅。

序曲

第1章 音樂與我

01  兩張唱片的啟蒙

02  當上音樂劇男主角

03  一圓40年DJ夢

第2章 舊金山

04  從舊金山開始

05 Dock of the Bay

06 If You Going To San Francisco

第3章 布蘭森(Branson)

07  居民兩千,遊客一年600萬

08 漢克.威廉斯秀

09 銀幣城(Silver Dollar City)Box: 我沒瘋~在美國大啖美牛

10 桃麗.巴頓(Dolly Parton)

11 模仿秀(Legends in Concert)

12  貓王

13 Grand Jubilee綜藝秀

14 安迪.威廉斯(Andy Williams)的Moon River Theater

15  Bobby Vinton 的Blue Velvet Theater

第4章 孟斐斯(Memphis)

16  皮巴迪旅館的鴨子秀

17  曼斐斯的名人B.B.King

18 我住在傷心酒店

19  Graceland貓王故居

第5章 納許維爾(Nashville)

20  礦工的女兒Loretta Lynn

21  納許維爾(Nashville)

22  Ryman Auditorium

23  Grand Ole Opry大歌劇院

24  到牛仔教堂聽歌

25 我在美國錄製專輯

26  巧遇Hee Haw女明星

第6章 紐奧良(New Orleans)

27  紐奧良

28  2012再訪紐奧良

29  紐奧良第一名人──路易士.阿姆斯壯

30  我在住在保羅麥卡尼隔壁

31 尋找日昇之屋(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

32  紐奧良都有什麼好吃的

33 Beatles

34  <外一章>Beatles在利物浦

35  <外外一章>滑翔看人生的Eagles

跟著陶爸的腳步品味一段美國音樂之旅吧!在陶爸一貫幽默自然風格的帶領下,
暢遊美西到美東五大音樂城市,與你分享他所行所聽所經歷,並回顧自己一生與音樂的關係。
用一首首經典老歌和一個個流行音樂人物,經歷這趟行家的西洋音樂之旅。


本文節摘自於-第一章:音樂與我

 

終於一圓DJ夢

一九九五年五月六日,我的音樂人生有了一個新的窗口。當天中午我與朋友約了在敦化北路的宏國大廈地下室吃中飯。下車時,看到當時還是台北之音總經理的王偉忠正站在門口,我和他寒暄了幾句。他問我來幹什麼?我告訴他,和幾個朋友約在虹頂吃飯。出於直覺的反應,我也問他來幹什麼?他說他要和ASOS簽約,正在等媒體朋友。我臨進門時,回頭跟他說了一句似玩笑、又非玩笑的話:「那你什麼時候簽我啊?」只見他臉上有「接了個莫名其妙的來招」的表情。我還以為他會用什麼特別的回招對付我,結果他給了我一個略帶僵硬的笑容,再加上兩聲乾笑:「呵!呵!」我只好也以:「呵!呵!」回應,結束了我倆短暫的交會。說到王偉忠這號人物,我認識他的時間不算太短,但也沒有特別的交往。只因為他老在媒體上出現,我看到他的機會,遠比他看到我的機會多。他對我的認識亦遠比我對他的了解要少。以前看他製作的電視節目,點子特多,節奏又快;創辦台北之音以後,自己還主持節目,我覺得他反應快、懂得多、聲音好、又幽默。尤其下班時,在車上聽他的廣播節目,常常會跟著他的話語會心而笑,滿奇怪的一種感覺,對他自然產生了一種空中的情感,心裡會想:一個有能力、有想法的人,想做什麼事都做得好,即使是當DJ。

 

到台北之音當節目主持人

奇妙的事發生了!第二天,王偉忠居然叫台北之音的人打電話給我,希望我能到台北之音開個節目,並約我一起先見面研究節目的形態。我二十一年前一腳踏入舞台劇時,賴聲川夫婦和李立群還是在看了我在內人參加的一個社團中的表演,才邀我參加他們的演出。這次王偉忠居然沒問我,也不清楚我對廣播知道多少,能幹什麼,就叫我去開節目了!只能說,他這個人是個奇怪的人,不是瘋了,就是他可以看穿我的心事。當DJ,是我十幾歲就開始的一個夢。要知道我在上中學時,對DJ有多羨慕、多尊敬、多佩服嗎?當時心裡想:長大以後能當節目主持人那有多好!沒想到這個願望居然讓我等了四十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七日的下午,我終於到台北之音的辦公室與他們的節目企畫研究要做什麼樣子的節目,負責企畫的小姐說王偉忠沒交代,意思就是說,看我自己要做什麼樣子的節目。我說我也沒意見,不過如果要做的話,我比較懂五○年到七○年的西洋流行歌曲,因為我是聽這個長大的。看她們幾個好像也沒什麼意見的樣子,主要原因可能是她們離我成長的時代太遠了。沒過幾天,台北之音人事變動,我又換人談了好幾次,最後定型:西洋歌曲為主,再加上訪問來賓.節目開播前的一個下午,王偉忠特別幫我開了個正式記者會以壯聲勢。我還把我以前唱歌的老朋友都找去幫忙。可惜記者沒來幾個,終究對我來說是件大事,但是對記者來說,只不過是個不該當DJ的人要當DJ罷了,沒什麼吸引力。

{DS} 

披頭四的挪威森林在哪裡?

節目的名稱就叫「On The Road Again」原因很多。第一,播洋歌嘛,就取個洋名字;第二,我喜歡這首歌的歌詞,簡直就是我這一生所追求的夢想:無所事事的到處去旅行,去那些從未去過的地方,與音樂同好一起享受美好的音樂,結交一些一輩子可能都不會再見面的朋友;第三,其他人也沒什麼其他看法,只好聽我的了。七月份正式開播,為了試試聽眾的反應,頭幾集還是做現場的。雖然有點緊張(我不太適應與看不到的陌生人在空中談話,包括電話。所以希望大家打手機給我都用簡訊),但是反應還滿好的,起碼有人聽,也給了我很多意見。週六、日的下午一點到兩點,我開始當DJ啦!沒幾個禮拜就改成錄音的了陶爸在台北之音當DJ時的錄音情形。(台北之音當時週末的節目都是預錄的)。

 

當DJ其實並不難,但是要當一個特別的DJ,就要花功夫了。雖說我對六○年代的西洋歌曲很熟,但是直到當了DJ以後,才發現以前我在聽歌、唱歌時,有好多東西我都搞不清楚,包括:歌詞的意義、誰作的曲、誰作的詞、當時的社會背景是什麼?作者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靈感?我都不是很清楚。自從當了職業DJ以後,才開始一點、一點的研究。當我的朋友們在研究如何賺錢、如何開拓市場、如何發明新產品,如何為生命中留下更多意義及足跡時,我則在研究這一週要告訴聽眾,貓王為什麼會那麼年輕就過世?或唐.麥克林在「American Pie」裡面都放了些什麼?還有披頭四的「Norwigean Wood」(挪威的森林)到底在哪裡?電台是新成立的,所以收藏的CD有限,為了作節目只好自己買了。

 

所以我的CD收藏,由一千多張急速增加。國內買不到,就上亞馬遜(Amazon)買,嫌亞馬遜貴,出國時就到二手CD店買,一百美金可買一皮箱,不知不覺中就超過六千張了。為了節目內容,常常加上一些旅行的資料,我本來就喜歡旅行,可以用的資料很多,不是問題。後來為了節目,旅行時就常去跟音樂有關的地方,像是披頭四發跡的利物浦(Liverpool),四位團員的出生地我都去過。在他們發跡的「洞穴俱樂部」(Cavern Club)待了好久,感覺上,他們的音樂好像仍然在裡面迴盪。貓王艾維斯.普里斯萊(Elvis Presley)的家「雅園」(Graceland)也是我的特定旅遊地之一。更不用說美國的音樂之都納許維爾、藍調之城孟斐斯、還有爵士之鄉紐奧良了。

{DS}  

與音樂、旅行的不解之緣

其間,台北之音人事變動,王偉忠離開了,節目形態隨之改變。我的節目有一陣子改到晚上十點現場播出。一個人在十樓的錄音室裡,看著玻璃窗外的夜景,車燈漸漸稀少,心情也隨之改變。雖然新節目叫「樂陶陶」,但是夜已深沉,心情實在難High,

所以我選的音樂也改成New Age 或電影配樂為主,連帶自己播音的語調也隨之改變,低沉加上了些許的溫柔,才發現人的情緒是可以隨環境的改變而改變的。

 

這段夜生活沒過多久,電台的人事又大幅改變,我又回到上午十點時段。這樣也好,週末早上大家出門玩兒,開車時聽聽也不錯,於是我又恢復以前的輕鬆調性。雖然以後又變了幾次時段,但都是在中午左右播出。飯前聽我的節目,開胃;飯後聽我的節目,幫助消化,我永遠會找到讓自己快樂的理由。

 

後來台北之音又改變形態了。為了同姐妹台Hit FM(一九九八年九月開播)區隔,所以改成以播老歌為主的經典音樂台。我的節目換瓶不換酒,又改名叫「陶爸On The Road」,我還是維持自己的風格,但卻開始覺得有點力不從心了。常常想播新一點的歌,但是自己又不喜歡聽八○年代以後的歌,而自己挑的歌又老是那些自己當年熟悉的歌,可是總不好每個禮拜都播同樣的歌吧?不過我記得每次去美國旅行,開車時都會聽他們的老歌節目,不但每週播的都是那些歌,甚至每天上午和下午播的也常有相同的歌出現。終究歷史就是歷史,當年流行的就是那些,誰叫我要當DJ呢?當DJ就是要常聽同類的歌曲。

 

二○○七年三月,我終於將在台北之音的節目劃下休止符。原因很多,但實在是自己覺得沒有能力及企圖把它做好。而且每週雖然只有兩個鐘頭的節目,看起來很輕鬆,但如果要做得特別,做得對得起自己及聽眾,必須花上好幾倍的時間準備。我又要常常旅行,必須預錄,每次預錄時壓力都很大,包括身體上的以及精神上的。錄完四個鐘頭時,常常會覺得沮喪.原因是自己覺得不夠認真、不夠好。如果每一集都只是報一下歌名及主唱人時,實在不需要我來做這個節目。而且同樣的時間我可以去做好多其他的事,你說是不是?跟台北之音的梁序倫總經理解釋我的心境,我無法知道他是否真正了解我的感覺,但仍然要感謝偉忠及台北之音的同仁,讓我在近八年的時間裡,圓了一個少年時代的夢。我的一生好像與音樂及旅行都不可分,這本書就把這兩個主題結合在一起。

跟著陶爸的腳步品味一段美國音樂之旅吧!在陶爸一貫幽默自然風格的帶領下,
暢遊美西到美東五大音樂城市,與你分享他所行所聽所經歷,並回顧自己一生與音樂的關係。
用一首首經典老歌和一個個流行音樂人物,經歷這趟行家的西洋音樂之旅。


本文節摘自於-第一章:音樂與我

 

終於一圓DJ夢

一九九五年五月六日,我的音樂人生有了一個新的窗口。當天中午我與朋友約了在敦化北路的宏國大廈地下室吃中飯。下車時,看到當時還是台北之音總經理的王偉忠正站在門口,我和他寒暄了幾句。他問我來幹什麼?我告訴他,和幾個朋友約在虹頂吃飯。出於直覺的反應,我也問他來幹什麼?他說他要和ASOS簽約,正在等媒體朋友。我臨進門時,回頭跟他說了一句似玩笑、又非玩笑的話:「那你什麼時候簽我啊?」只見他臉上有「接了個莫名其妙的來招」的表情。我還以為他會用什麼特別的回招對付我,結果他給了我一個略帶僵硬的笑容,再加上兩聲乾笑:「呵!呵!」我只好也以:「呵!呵!」回應,結束了我倆短暫的交會。說到王偉忠這號人物,我認識他的時間不算太短,但也沒有特別的交往。只因為他老在媒體上出現,我看到他的機會,遠比他看到我的機會多。他對我的認識亦遠比我對他的了解要少。以前看他製作的電視節目,點子特多,節奏又快;創辦台北之音以後,自己還主持節目,我覺得他反應快、懂得多、聲音好、又幽默。尤其下班時,在車上聽他的廣播節目,常常會跟著他的話語會心而笑,滿奇怪的一種感覺,對他自然產生了一種空中的情感,心裡會想:一個有能力、有想法的人,想做什麼事都做得好,即使是當DJ。

 

到台北之音當節目主持人

奇妙的事發生了!第二天,王偉忠居然叫台北之音的人打電話給我,希望我能到台北之音開個節目,並約我一起先見面研究節目的形態。我二十一年前一腳踏入舞台劇時,賴聲川夫婦和李立群還是在看了我在內人參加的一個社團中的表演,才邀我參加他們的演出。這次王偉忠居然沒問我,也不清楚我對廣播知道多少,能幹什麼,就叫我去開節目了!只能說,他這個人是個奇怪的人,不是瘋了,就是他可以看穿我的心事。當DJ,是我十幾歲就開始的一個夢。要知道我在上中學時,對DJ有多羨慕、多尊敬、多佩服嗎?當時心裡想:長大以後能當節目主持人那有多好!沒想到這個願望居然讓我等了四十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七日的下午,我終於到台北之音的辦公室與他們的節目企畫研究要做什麼樣子的節目,負責企畫的小姐說王偉忠沒交代,意思就是說,看我自己要做什麼樣子的節目。我說我也沒意見,不過如果要做的話,我比較懂五○年到七○年的西洋流行歌曲,因為我是聽這個長大的。看她們幾個好像也沒什麼意見的樣子,主要原因可能是她們離我成長的時代太遠了。沒過幾天,台北之音人事變動,我又換人談了好幾次,最後定型:西洋歌曲為主,再加上訪問來賓.節目開播前的一個下午,王偉忠特別幫我開了個正式記者會以壯聲勢。我還把我以前唱歌的老朋友都找去幫忙。可惜記者沒來幾個,終究對我來說是件大事,但是對記者來說,只不過是個不該當DJ的人要當DJ罷了,沒什麼吸引力。

{DS} 

披頭四的挪威森林在哪裡?

節目的名稱就叫「On The Road Again」原因很多。第一,播洋歌嘛,就取個洋名字;第二,我喜歡這首歌的歌詞,簡直就是我這一生所追求的夢想:無所事事的到處去旅行,去那些從未去過的地方,與音樂同好一起享受美好的音樂,結交一些一輩子可能都不會再見面的朋友;第三,其他人也沒什麼其他看法,只好聽我的了。七月份正式開播,為了試試聽眾的反應,頭幾集還是做現場的。雖然有點緊張(我不太適應與看不到的陌生人在空中談話,包括電話。所以希望大家打手機給我都用簡訊),但是反應還滿好的,起碼有人聽,也給了我很多意見。週六、日的下午一點到兩點,我開始當DJ啦!沒幾個禮拜就改成錄音的了陶爸在台北之音當DJ時的錄音情形。(台北之音當時週末的節目都是預錄的)。

 

當DJ其實並不難,但是要當一個特別的DJ,就要花功夫了。雖說我對六○年代的西洋歌曲很熟,但是直到當了DJ以後,才發現以前我在聽歌、唱歌時,有好多東西我都搞不清楚,包括:歌詞的意義、誰作的曲、誰作的詞、當時的社會背景是什麼?作者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靈感?我都不是很清楚。自從當了職業DJ以後,才開始一點、一點的研究。當我的朋友們在研究如何賺錢、如何開拓市場、如何發明新產品,如何為生命中留下更多意義及足跡時,我則在研究這一週要告訴聽眾,貓王為什麼會那麼年輕就過世?或唐.麥克林在「American Pie」裡面都放了些什麼?還有披頭四的「Norwigean Wood」(挪威的森林)到底在哪裡?電台是新成立的,所以收藏的CD有限,為了作節目只好自己買了。

 

所以我的CD收藏,由一千多張急速增加。國內買不到,就上亞馬遜(Amazon)買,嫌亞馬遜貴,出國時就到二手CD店買,一百美金可買一皮箱,不知不覺中就超過六千張了。為了節目內容,常常加上一些旅行的資料,我本來就喜歡旅行,可以用的資料很多,不是問題。後來為了節目,旅行時就常去跟音樂有關的地方,像是披頭四發跡的利物浦(Liverpool),四位團員的出生地我都去過。在他們發跡的「洞穴俱樂部」(Cavern Club)待了好久,感覺上,他們的音樂好像仍然在裡面迴盪。貓王艾維斯.普里斯萊(Elvis Presley)的家「雅園」(Graceland)也是我的特定旅遊地之一。更不用說美國的音樂之都納許維爾、藍調之城孟斐斯、還有爵士之鄉紐奧良了。

{DS}  

與音樂、旅行的不解之緣

其間,台北之音人事變動,王偉忠離開了,節目形態隨之改變。我的節目有一陣子改到晚上十點現場播出。一個人在十樓的錄音室裡,看著玻璃窗外的夜景,車燈漸漸稀少,心情也隨之改變。雖然新節目叫「樂陶陶」,但是夜已深沉,心情實在難High,

所以我選的音樂也改成New Age 或電影配樂為主,連帶自己播音的語調也隨之改變,低沉加上了些許的溫柔,才發現人的情緒是可以隨環境的改變而改變的。

 

這段夜生活沒過多久,電台的人事又大幅改變,我又回到上午十點時段。這樣也好,週末早上大家出門玩兒,開車時聽聽也不錯,於是我又恢復以前的輕鬆調性。雖然以後又變了幾次時段,但都是在中午左右播出。飯前聽我的節目,開胃;飯後聽我的節目,幫助消化,我永遠會找到讓自己快樂的理由。

 

後來台北之音又改變形態了。為了同姐妹台Hit FM(一九九八年九月開播)區隔,所以改成以播老歌為主的經典音樂台。我的節目換瓶不換酒,又改名叫「陶爸On The Road」,我還是維持自己的風格,但卻開始覺得有點力不從心了。常常想播新一點的歌,但是自己又不喜歡聽八○年代以後的歌,而自己挑的歌又老是那些自己當年熟悉的歌,可是總不好每個禮拜都播同樣的歌吧?不過我記得每次去美國旅行,開車時都會聽他們的老歌節目,不但每週播的都是那些歌,甚至每天上午和下午播的也常有相同的歌出現。終究歷史就是歷史,當年流行的就是那些,誰叫我要當DJ呢?當DJ就是要常聽同類的歌曲。

 

二○○七年三月,我終於將在台北之音的節目劃下休止符。原因很多,但實在是自己覺得沒有能力及企圖把它做好。而且每週雖然只有兩個鐘頭的節目,看起來很輕鬆,但如果要做得特別,做得對得起自己及聽眾,必須花上好幾倍的時間準備。我又要常常旅行,必須預錄,每次預錄時壓力都很大,包括身體上的以及精神上的。錄完四個鐘頭時,常常會覺得沮喪.原因是自己覺得不夠認真、不夠好。如果每一集都只是報一下歌名及主唱人時,實在不需要我來做這個節目。而且同樣的時間我可以去做好多其他的事,你說是不是?跟台北之音的梁序倫總經理解釋我的心境,我無法知道他是否真正了解我的感覺,但仍然要感謝偉忠及台北之音的同仁,讓我在近八年的時間裡,圓了一個少年時代的夢。我的一生好像與音樂及旅行都不可分,這本書就把這兩個主題結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