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佛給你讀得懂的經濟學:給零基礎的你36個經濟法則關鍵詞

出 版 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4/5/9

定價:360元

現在優惠價 9折 324

加入購物車 立即結帳 下次買

史丹佛給你讀得懂的經濟學:給零基礎的你36個經濟法則關鍵詞

提摩太‧泰勒Timothy Taylor

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4.8顆星評價

《圖書館雜誌》評選為2012度最佳商業書

 

經濟學不是水晶球,它只給你追尋答案的架構。

本書提供經濟學當中有用的知識,

讓你更了解供需法則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運作,

你不必是經濟學家,也可以跟人開口聊經濟。

 

史丹佛人氣名師,以輕鬆平易的短文,

介紹36個關鍵名詞與觀念,

讓一般人懵懵懂懂,望而生畏的經濟學,

變得親近可理解,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學經濟,讀這本就夠

經濟學不只是數字而已:它和政治、心理、歷史等許多學科都有關係。當我們上班、為退休生活儲蓄、投資、納稅以及購買食品百貨的時候,我們其實都是經濟學家。然而,當我們在生活中遇到這個主題時,仍有許多人經常會顯得不知所措。屢次獲得傑出教學獎的提摩太.泰勒(Timothy Taylor)教授,在本書中再次使出高強本領,帶您了解個體經濟學和總體經濟學的所有重要問題和熱門話題,例如:

 

l   預算赤字為什麼很重要呢?

l   中央銀行到底是在做什麼?

l   全球化會奪走你的工作嗎?

l   健康保險為什麼會這麼貴?

 

本書各項主題兼具廣度和深度,讀完後您對於個人、國家乃至於全球的經濟議題都能夠融會貫通,並且能提出高人一等的見解!

目錄

1經濟學家如何思考│How Economists Think

對公共政策做出建議的經濟學,大多只用到大學入門課程的程度。

2分工│Division of Labor

經濟學的一部分,即是了解並分析市場經濟每天所協調完成的豐功偉業。

3供給與需求│Supply and Demand

知道每樣東西的價格,卻不知其價值,這就是經濟學家。

4價格下限與價格上限│Price Floors and Ceilings

價格管制的問題在於,是否能達成目標,或適得其反?

5彈性│Elasticity

思考需求與供給有無「彈性」這個基本觀念,就可對市場做出有憑有據的預測。

6勞動市場與工資│The Labor Market and Wages

在每個人才市場,工資的均衡點是由該市場勞動供給量相對於勞動需求量而決定。

7 金融市場與報酬率│Financial Markets and Rates of Return

就像商品市場或勞動市場一樣,資本市場也可以用同樣的供需架構來解釋。

8 個人投資│Personal Investing

評估投資標的時,要衡量四個要項:報酬率、風險、流動性、稅負。

9 從完全競爭到壟斷│From Perfect Competition to Monopoly

經濟學家約翰.希克斯爵士:壟斷最大的好處,就是平靜的生活。

10 反托拉斯與競爭政策│Antitrust and Competition Policy

獨家交易、掠奪式定價等的定義,看來模糊且不確定,但的確就是如此。

11管制與解除管制Regulation and Deregulation

若能尊重激勵誘因與市場力量,管制手段也可以運作得很好。

12汙染經濟學│Negative Externalities and the Environment

解決環境汙染的方法,已經從命令與控制,轉變為市場導向的誘因設計。

13專利與創新│Positive Externalities and Technology

即使有法律保護,創新成功的公司也只會拿到它所創造價值的30%到40%。

14  公共財│Public Goods

順著每個人自利的本性,將無法創造公共財,所以政府必須徵稅來建設。

15 貧窮與福利計畫│Poverty and Welfare Programs

安全福利網不應是難以起身的吊床,而是能緩衝你掉落的力道,並讓你再彈上去。

16 所得不均│Inequality

根據研究估計,所得不均的擴大,約有2成是由於全球化對工資造成的壓力。

17 資訊不完全與保險│Imperfect Information and Insurance

資訊不完全,造成了保險市場難解的失衡問題。

18公司與政府治理│Corporate and Political Governance

最不信任公司治理的人,最有可能相信政府可以被監督公司。

19 總體經濟學和國內生產毛額│Macroeconomics and Gross Domestic Product

人均GDP較高的經濟體,在很多方面都有較好的發展。

20 經濟成長│Economic Growth

長期來看,經濟成長是唯一會影響生活水準的因素。

21 失業│Unemployment

勞動需求量下降,才會導致失業。

22 通貨膨脹│Inflation

溫和的通貨膨脹,優於過度補貼所造成的通貨緊縮。

23 貿易餘額│The Balance of Trade

貿易順差與逆差,談的是金錢的流向,及哪邊的金流比較大。

24 總合供給與總合需求│Aggregate Supply and Aggregate Demand

對整體經濟來說,總合供給量必須等於總合需求量。

25 失業與通貨膨脹之取捨│The Unemployment-Inflation Trade-off

失業率與通貨膨脹率,在長期看來沒有任何的取捨關係。

26 財政政策和預算赤字│Fiscal Policy and Budget Deficits

「財政政策」是用來概括政府的租稅與支出政策的一個專有名詞。

27 反景氣循環的財政政策│Countercyclical Fiscal Policy

租稅是自動、反景氣循環的財政政策。

28 預算赤字與國民儲蓄│Budget Deficits and National Saving

短期的赤字,在經濟衰退期間不是一件壞事。

29 貨幣銀行學│Money and Banking

銀行實際上是藉由承做放款的過程來創造貨幣。

30 聯邦準備理事會的權力│The Federal Reserve and Its Powers

美國聯準會主席,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經濟要角。

31 貨幣政策│The Conduct of Monetary Policy

貨幣政策是否應該用來處理金融泡沫是有爭議的。

32 國際貿易利益│The Gains of International Trade

相似商品跨國界的貿易,會對國內生產者造成更大的競爭,而競爭有助於低價和創新。

33 保護主義論戰│The Debates over Protectionism

保護主義是政府對國內產業提供間接補貼,由國內消費者用較高的價格買單。

34 匯率│Exchange Rates

利用穩定或緩慢變動的匯率,可創造有利於貿易與投資的環境。

35 國際金融風暴│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rashes

遭遇金融危機的國家都有某些共同點:國家GDP會大幅萎縮。

36 全球經濟觀點│A Global Economic Perspective

未來的經濟,在不斷的挑戰與崩解中,將出現巨大的機會。

經濟學家如何思考

對公共政策做出建議的經濟學,大多只用到大學入門課程的程度。

 

經濟學家通常不是會讓人愉快的夥伴。優秀的史丹佛大學醫療經濟學家(編按:指將經濟學概念和方法應用於醫療服務和相關政策)維克托.福克斯(Victor Fuchs)總愛說:「有些人在自己睡著時說話,經濟學家卻在別人睡著時說話。」

連經濟學大師都有自知之明了,那我們為什麼要研究經濟學?經濟議題是我們生活中很多重要事情的核心,不只工作與收入,也包含健康、教育、退休生活及國家未來在全球經濟的地位。如果你在日常溝通中涉及經濟議題(隨時都在你周遭發生),常需要具備「言之有物」的能力。也許你早已知道這可不容易:當你正客氣地聊到最低工資、預算赤字或全民健保,有人卻輕率插話:「可是經濟學原理說的是……」而且像跳針似的重複。根據我的經驗,人們賣弄的「經濟原理」只有50%的機率是正確的;但如果你不懂任何經濟學常識或知識,就無法反駁,只能點頭或聳肩。誠如英國女經濟學家瓊.羅賓遜(Joan Robinson)曾說的,研究經濟學的理由就是「為了避免被經濟學家騙了。

實際上需要懂多少經濟學,你才敢參與社交或專業談話?說出來包你嚇一跳:赫伯特.斯坦(Herbert Stein)以美國政府經濟學家的身分擔任多種職務近50年,他曾說:「對公共政策做出建議的經濟學,大多只用到大學入門課程的程度。」在這憤世嫉俗的時代,也許這種說法並不令人驚訝,但重點是,你不必具備哈佛或史丹佛大學經濟學終身教授資格,還是可以在大部分的日常經濟討論中堅持看法,而你只需要搞懂經濟學家的思考模式就夠了。

我們先從經濟學的3個基礎問題開始:

l   社會應該生產什麼?

l   應該如何生產?

l   誰來消費所生產的東西?

這3個問題是每種經濟制度乃至每個社會的基礎,無論是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或是低收入、中等所得或高收入社會。尋找問題的可能答案時,沿著一條光譜來思考是有幫助的。在光譜的一端是政府完全管制:政府機關決定生產什麼、如何生產以及誰來消費。在光譜的另一端,你可以想像有一個社會,由個人決定這3個問題的所有答案。當然,在真實世界裡,只有極少數的社會處於這兩個極端。

{DS}

讓我們沿著這條光譜移動,那意味著什麼?先不考慮無政府狀態這種事,我們從另一端開始,政府在這裡只提供市場經濟的基礎:追訴盜竊、履行合約、提供最低限度的公共基礎建設(例如國防),這常被稱為「守夜人國家(night watchman state)」。沿著光譜再往前,你可以想像一個社會,稍微放寬政府的責任範圍,將道路和教育等公共服務納入。再接下來,有可能是所謂的社會安全網:國民退休年金制度與健保制度。若是治理範圍更廣的政府,可能會支援某些產業(如鋼鐵、農業),甚至擁有其部分股權;政府可能會控制食物或基本消費品(如住宅)的分配。在另一個極端,你可以想像有一個政府分配全部工作、全部住房及全部食物;政府決定了每個人做什麼以及每樣東西的價格。

經濟學不是水晶球

在政府管制與個人自由之間的大辯論,長久以來是把光譜另一端的人當傻瓜或怪物。但現代的經濟學承認每個市場各有優點,也承認在某些情況下市場運作也會失靈,政府也許有能力福國利民。現代經濟學也承認會有政府干預卻仍然運作不彰的情況,換手讓市場來試試可能成效會更好。為了像經濟學家般思考,你必須務實,並跳脫市場與政府之間的意識形態之爭。有必要深入了解市場實際上如何運作,且在市場運作不佳的情況下改弦更張。

搞懂經濟學的概念,有助於去除對經濟學的一些誤解。舉例來說,經濟學並不是預測未來的水晶球。常有人抱怨:經濟學家無法指出經濟衰退何時將開始或結束,或股市何時將上漲或下跌。的確,經濟學家不是算命師,無法預測可能會影響經濟體的消費或生產的每項因素。

經濟學也與政治立場無關。很多人問我(通常是用客氣而暗諷的方式)是不是共和黨、民主黨、自由黨或綠黨,但經濟學入門課程與政治立場是不相干的。經濟學和支持企業或勞工無關,也與民主黨員或共和黨員無關,經濟學是一個思考問題的架構。

在進入經濟學家的思考模式之前,讓我們先來瞧瞧一些說法,大多數經濟學家視其為理所當然,但多數非經濟學家卻沒想過這些事。

應該嚴肅看待權衡取捨trade-offs)。思考下面這個問題:假如政府需要增加額外收入,應該向個人還是企業徵稅?在公共論述裡,這問題容易被簡化成:「你關心哪一方?企業或人民?」經濟學家看到的格局更大:若要向企業增稅,企業要如何籌資?它們可以提高賣給消費者的產品價格,可以大砍高階主管獎金,可以削減股東股利,而這些方法都意味著其實某些人口袋裡的錢將變少。我要說的不是應否向企業增稅,而是關於企業課稅的任何敏感話題,都應該聚焦於實際上哪些人最後要來支付這筆稅款。同樣的,當媒體報導經濟議題時,它們大多用一個人來開始說故事。也許是志明最近被一家經營不善的公司資遣,或是春嬌的社會補助金被削減了。這手法稱為「在新聞裡放一張臉」,它是一種有效的新聞寫作。但是當我聽到志明或春嬌時,我好奇的是有哪些人沒有出現在新聞故事裡,卻以不同方式受到同一議題的影響。如同經濟學家所說:「趣聞軼事並非資料。」很多經濟取捨都有一個特色:它能幫助某些人,卻同時傷害了其他人。經濟學家關心的是根據統計受到傷害或幫助的所有人,而不只是新聞報導裡的幾張臉孔。

{DS}

自利(self-interest)是組成社會的有效方式。如果你問一些人:「假如社會裡每個人的行為都十分自私,會發生什麼事?」他們大多回答會造成混亂。但很多日常市場交易都仰賴自利,例如貨比三家以覓尋最佳價錢、賣房前等待一個好價格等等。經濟學始祖亞當.斯密(Adam Smith)曾說:「每個人……通常既不打算促進公共利益,也不知道他促進了多少公共利益……他只盤算自己的安全……只盤算自己的獲利。而他在這麼做的時候,如同很多其他情況,被一隻看不見的手引導,去促成一個與他本意無關的目的。雖然與他本意無關,但也不會因此使社會更糟。藉由追求他自身的利益,頻繁地促進了社會的利益,比他認真設想促進社會利益還有效。」

看清那隻看不見的手

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的概念,就是在你追求自己的利益時,可能也會帶給別人好處。舉例來說,藉由生產一個更好的商品,你同時改善了使用者的生活。亞當.斯密明白「看不見的手」並非經濟體或社會所有困難的仙丹妙藥,但經濟學家認為自利是一股強大的力量,當它被適當引導,就可為社會帶來各種好處。

舉例來說,若要使人們節約能源,你會怎麼做?你可能會舉辦一個大型公關活動,在電視或校園裡宣傳。但經濟學家很可能會說:「要人少用汽油?那就課稅吧,人們就會減少用量。想要廠商開發更省油的汽車?那就補貼這種技術,廠商就會研發讓它成真。想要人們在家使用更多太陽能?那就租稅抵減,人們就會投入額外的錢安裝設備。」如果有某個東西你想要少一點,就用租稅抑制它;想要多一點,就用補貼鼓勵它。基於各種理由,有些個案的抉擇可能是聰明或不智的公共政策(本書稍後會詳細討論),但至少它們採用了誘導法,而非忽視問題。

所有成本都是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當你做一個選擇,你沒有選擇的東西就是經濟學家所謂的機會成本例如若想雇人打掃你的房子,假設每次打掃要花150美元,每個月打掃兩次。你可以說打掃房子一年要花3,600美元;或打掃房子所花的錢相當於在海灘度假1週。真正的成本不是你已經花的錢,而是你放棄的東西。用機會成本來思考,將包含沒有用錢來衡量的成本。若你是全職大學生,放棄了可以用來做其他事的時間(包含工作賺錢),這個機會成本就是你上大學的成本之一。

價格是由市場決定,而非生產者。你可能聽過某人說:「房東調漲了我的租金。」或「油公司調高了燃料價格。」或「銀行提高了我的利率。」但是當汽油價格下跌時,你不會聽到任何人說:「噢,這些油公司真慷慨,真好,讓我們這些勞工喘口氣。」利率調低時,人們並不會說:「這些銀行真慷慨,真貼心,少向我收點利息。」對經濟學家來說,這些褒貶都是基於錯誤的假設。經濟學家從不懷疑房東、油公司、銀行都是貪婪的,而且試圖盡其所能賺取最多的錢,他們無時無刻不貪婪。他們提高房租、價格與利息,不是因為想這麼做(他們一直都這麼做),而是因為市場的供需情況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才促使他們做了這個決定。

沒有人可以得到想要的每樣東西,也沒有社會可以得到想要的每樣東西,因此,取捨是不可避免的。在人們有各種技能與欲望的現代經濟社會中,問題在於如何協調決定生產什麼、如何生產以及為誰生產。

經濟學家如何思考

對公共政策做出建議的經濟學,大多只用到大學入門課程的程度。

 

經濟學家通常不是會讓人愉快的夥伴。優秀的史丹佛大學醫療經濟學家(編按:指將經濟學概念和方法應用於醫療服務和相關政策)維克托.福克斯(Victor Fuchs)總愛說:「有些人在自己睡著時說話,經濟學家卻在別人睡著時說話。」

連經濟學大師都有自知之明了,那我們為什麼要研究經濟學?經濟議題是我們生活中很多重要事情的核心,不只工作與收入,也包含健康、教育、退休生活及國家未來在全球經濟的地位。如果你在日常溝通中涉及經濟議題(隨時都在你周遭發生),常需要具備「言之有物」的能力。也許你早已知道這可不容易:當你正客氣地聊到最低工資、預算赤字或全民健保,有人卻輕率插話:「可是經濟學原理說的是……」而且像跳針似的重複。根據我的經驗,人們賣弄的「經濟原理」只有50%的機率是正確的;但如果你不懂任何經濟學常識或知識,就無法反駁,只能點頭或聳肩。誠如英國女經濟學家瓊.羅賓遜(Joan Robinson)曾說的,研究經濟學的理由就是「為了避免被經濟學家騙了。

實際上需要懂多少經濟學,你才敢參與社交或專業談話?說出來包你嚇一跳:赫伯特.斯坦(Herbert Stein)以美國政府經濟學家的身分擔任多種職務近50年,他曾說:「對公共政策做出建議的經濟學,大多只用到大學入門課程的程度。」在這憤世嫉俗的時代,也許這種說法並不令人驚訝,但重點是,你不必具備哈佛或史丹佛大學經濟學終身教授資格,還是可以在大部分的日常經濟討論中堅持看法,而你只需要搞懂經濟學家的思考模式就夠了。

我們先從經濟學的3個基礎問題開始:

l   社會應該生產什麼?

l   應該如何生產?

l   誰來消費所生產的東西?

這3個問題是每種經濟制度乃至每個社會的基礎,無論是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或是低收入、中等所得或高收入社會。尋找問題的可能答案時,沿著一條光譜來思考是有幫助的。在光譜的一端是政府完全管制:政府機關決定生產什麼、如何生產以及誰來消費。在光譜的另一端,你可以想像有一個社會,由個人決定這3個問題的所有答案。當然,在真實世界裡,只有極少數的社會處於這兩個極端。

{DS}

讓我們沿著這條光譜移動,那意味著什麼?先不考慮無政府狀態這種事,我們從另一端開始,政府在這裡只提供市場經濟的基礎:追訴盜竊、履行合約、提供最低限度的公共基礎建設(例如國防),這常被稱為「守夜人國家(night watchman state)」。沿著光譜再往前,你可以想像一個社會,稍微放寬政府的責任範圍,將道路和教育等公共服務納入。再接下來,有可能是所謂的社會安全網:國民退休年金制度與健保制度。若是治理範圍更廣的政府,可能會支援某些產業(如鋼鐵、農業),甚至擁有其部分股權;政府可能會控制食物或基本消費品(如住宅)的分配。在另一個極端,你可以想像有一個政府分配全部工作、全部住房及全部食物;政府決定了每個人做什麼以及每樣東西的價格。

經濟學不是水晶球

在政府管制與個人自由之間的大辯論,長久以來是把光譜另一端的人當傻瓜或怪物。但現代的經濟學承認每個市場各有優點,也承認在某些情況下市場運作也會失靈,政府也許有能力福國利民。現代經濟學也承認會有政府干預卻仍然運作不彰的情況,換手讓市場來試試可能成效會更好。為了像經濟學家般思考,你必須務實,並跳脫市場與政府之間的意識形態之爭。有必要深入了解市場實際上如何運作,且在市場運作不佳的情況下改弦更張。

搞懂經濟學的概念,有助於去除對經濟學的一些誤解。舉例來說,經濟學並不是預測未來的水晶球。常有人抱怨:經濟學家無法指出經濟衰退何時將開始或結束,或股市何時將上漲或下跌。的確,經濟學家不是算命師,無法預測可能會影響經濟體的消費或生產的每項因素。

經濟學也與政治立場無關。很多人問我(通常是用客氣而暗諷的方式)是不是共和黨、民主黨、自由黨或綠黨,但經濟學入門課程與政治立場是不相干的。經濟學和支持企業或勞工無關,也與民主黨員或共和黨員無關,經濟學是一個思考問題的架構。

在進入經濟學家的思考模式之前,讓我們先來瞧瞧一些說法,大多數經濟學家視其為理所當然,但多數非經濟學家卻沒想過這些事。

應該嚴肅看待權衡取捨trade-offs)。思考下面這個問題:假如政府需要增加額外收入,應該向個人還是企業徵稅?在公共論述裡,這問題容易被簡化成:「你關心哪一方?企業或人民?」經濟學家看到的格局更大:若要向企業增稅,企業要如何籌資?它們可以提高賣給消費者的產品價格,可以大砍高階主管獎金,可以削減股東股利,而這些方法都意味著其實某些人口袋裡的錢將變少。我要說的不是應否向企業增稅,而是關於企業課稅的任何敏感話題,都應該聚焦於實際上哪些人最後要來支付這筆稅款。同樣的,當媒體報導經濟議題時,它們大多用一個人來開始說故事。也許是志明最近被一家經營不善的公司資遣,或是春嬌的社會補助金被削減了。這手法稱為「在新聞裡放一張臉」,它是一種有效的新聞寫作。但是當我聽到志明或春嬌時,我好奇的是有哪些人沒有出現在新聞故事裡,卻以不同方式受到同一議題的影響。如同經濟學家所說:「趣聞軼事並非資料。」很多經濟取捨都有一個特色:它能幫助某些人,卻同時傷害了其他人。經濟學家關心的是根據統計受到傷害或幫助的所有人,而不只是新聞報導裡的幾張臉孔。

{DS}

自利(self-interest)是組成社會的有效方式。如果你問一些人:「假如社會裡每個人的行為都十分自私,會發生什麼事?」他們大多回答會造成混亂。但很多日常市場交易都仰賴自利,例如貨比三家以覓尋最佳價錢、賣房前等待一個好價格等等。經濟學始祖亞當.斯密(Adam Smith)曾說:「每個人……通常既不打算促進公共利益,也不知道他促進了多少公共利益……他只盤算自己的安全……只盤算自己的獲利。而他在這麼做的時候,如同很多其他情況,被一隻看不見的手引導,去促成一個與他本意無關的目的。雖然與他本意無關,但也不會因此使社會更糟。藉由追求他自身的利益,頻繁地促進了社會的利益,比他認真設想促進社會利益還有效。」

看清那隻看不見的手

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的概念,就是在你追求自己的利益時,可能也會帶給別人好處。舉例來說,藉由生產一個更好的商品,你同時改善了使用者的生活。亞當.斯密明白「看不見的手」並非經濟體或社會所有困難的仙丹妙藥,但經濟學家認為自利是一股強大的力量,當它被適當引導,就可為社會帶來各種好處。

舉例來說,若要使人們節約能源,你會怎麼做?你可能會舉辦一個大型公關活動,在電視或校園裡宣傳。但經濟學家很可能會說:「要人少用汽油?那就課稅吧,人們就會減少用量。想要廠商開發更省油的汽車?那就補貼這種技術,廠商就會研發讓它成真。想要人們在家使用更多太陽能?那就租稅抵減,人們就會投入額外的錢安裝設備。」如果有某個東西你想要少一點,就用租稅抑制它;想要多一點,就用補貼鼓勵它。基於各種理由,有些個案的抉擇可能是聰明或不智的公共政策(本書稍後會詳細討論),但至少它們採用了誘導法,而非忽視問題。

所有成本都是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當你做一個選擇,你沒有選擇的東西就是經濟學家所謂的機會成本例如若想雇人打掃你的房子,假設每次打掃要花150美元,每個月打掃兩次。你可以說打掃房子一年要花3,600美元;或打掃房子所花的錢相當於在海灘度假1週。真正的成本不是你已經花的錢,而是你放棄的東西。用機會成本來思考,將包含沒有用錢來衡量的成本。若你是全職大學生,放棄了可以用來做其他事的時間(包含工作賺錢),這個機會成本就是你上大學的成本之一。

價格是由市場決定,而非生產者。你可能聽過某人說:「房東調漲了我的租金。」或「油公司調高了燃料價格。」或「銀行提高了我的利率。」但是當汽油價格下跌時,你不會聽到任何人說:「噢,這些油公司真慷慨,真好,讓我們這些勞工喘口氣。」利率調低時,人們並不會說:「這些銀行真慷慨,真貼心,少向我收點利息。」對經濟學家來說,這些褒貶都是基於錯誤的假設。經濟學家從不懷疑房東、油公司、銀行都是貪婪的,而且試圖盡其所能賺取最多的錢,他們無時無刻不貪婪。他們提高房租、價格與利息,不是因為想這麼做(他們一直都這麼做),而是因為市場的供需情況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才促使他們做了這個決定。

沒有人可以得到想要的每樣東西,也沒有社會可以得到想要的每樣東西,因此,取捨是不可避免的。在人們有各種技能與欲望的現代經濟社會中,問題在於如何協調決定生產什麼、如何生產以及為誰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