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是用行動,從來就不是用嘴巴。DIY帆遊世界萬事具備,只欠東風──最後階段的手造帆船。16名成員除了練習操舟、駛帆、體能,其餘時間大多窩在鹽寮基地的討論室,分析模擬各種可能性,從設計、構思、製造、組裝,大家各有任務編組。

(照片提供:臉譜出版社提供)
(照片提供:臉譜出版社提供)

來自桃園的王汶昇(小花)帶著佩服的口吻說,拖鞋教授很有創意,「DIY打造一條帆船的夢想」在台灣沒有人想過可以這樣做,一般人想到環遊世界就是坐飛機、坐郵輪、徒步、騎自行車,還有人乘坐熱氣球(電影《環遊世界八十天》的劇情),DIY帆遊世界提供一個全然不同的選擇。

想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夢想團隊的成員,背後都有一些個人的故事。

31歲的小花,剛辭掉工作不久,加入夢想團隊是為了釐清人生目標。他不想依循傳統價值過生活,很想摸索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李後璁與李怡臻這對兄妹檔,曾去過很多一般人認為奇奇怪怪的地方,也做過不少與眾不同的事。比方說,哥哥後璁曾到美國紐澤西「追蹤師學校」接受三個月訓練,結訓後開著休旅車橫跨美國東南部,一直開到西北部的阿拉斯加,展開七個月的極地大旅行;妹妹怡臻曾經到英國當過一年的交換志工,用她專業設計的背景,在當地社區協助弱勢族群兒童。

當他們聽到拖鞋教授的DIY帆遊世界計畫,第一個反應是,「這個世界有學不盡的有趣事物,去聽聽看到底要如何參加?」通過面試以及六天在鹽寮基地第一階段的集訓之後,他們更加確定這件事值得全力投入。

雖然後璁與怡臻都有水上救生員執照,但他們異口同聲表示,這一次才算是從頭開始認識海洋,「拖鞋教授和大自然的頻率很諧和,是站在同一邊的,」後璁說話總是帶著一些哲學性的思考,他指出,或許有些人以為DIY帆遊世界是征服大自然,但人不可能征服大自然,充其量只是打敗自己的軟弱,這才是最核心的精神。

「拖鞋老師的熱情燃燒了很久,而且從未放棄,」怡臻細心觀察,拖鞋教授作風乾脆、不拐彎抹角,個性不急躁,一步一腳印,始終堅定穩健地朝目標邁進。

後璁原本在台北一間醫院擔任放射師,除了三不五時要職大夜班,還有被減薪、裁員的風險,身體也不堪負荷,以為穩定、有保障的工作似乎也變得不穩定了,「因為不敢輕舉妄動,到後來變成只會做這件事,別的事都做不了,」他幡然領悟,「只要是別人給的穩定,就不是真的穩定,因為別人隨時可以收回去。」

找不到不去完成的理由

年過三十,他們想到的不是成家、立業。從一般眼光來衡量,一個人若是沒學歷、沒頭銜、沒家累,好像就變得一無是處。與他們兄妹同年齡的朋友,大多是依照社會的價值標準,繼續爬更高的職位、累積更多的存款、換更大的房子、車子;但後璁不是用這些外在條件來證明自我價值,而是積極培養「獨立活下去的能力」。譬如,他可以徒手生火、野外獵食,「因為依賴別人愈多,愈不可靠,唯一能依賴、最可靠的是大自然,」這是他從追蹤師學校學到的精髓。

他們兄妹在阿拉斯加旅行的七個月,平均一個月的花費不到台幣五千塊,其中汽油錢占了一半以上,只買最基本的食物,青菜、水果等,路上如果遇到大風雪,常常連飯都沒得吃,必要時還得獵殺動物裹腹;升火煮飯,必須根根計較,盤算有限的柴火還能再撐幾餐;在華盛頓州大量吃最便宜的蘋果,「肚子餓了,什麼都好吃,其實人需要的真的不多,」怡臻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