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星期前,我收到《商業周刊》網站的邀請,希望我能夠為要來的2012年寫一篇稿子,慶祝一下新年到來。「你們想要我寫什麼樣的文章?」我問。

我有選擇題目的自由。但最理想的方向,是能呼應「新年」:給年輕人一些關於又長大一歲的建議、或是每個社會新鮮人應該在他們下一次生日來臨前要知道的十件事情……。

過去一個星期,我很用力的思考該寫什麼主題。我個人相當不喜歡像是「如何在三十歲前存到一百萬?」或是「最快速升官的方法」這一類很「技術性」的主題,這種文章的內容通常缺乏故事、也缺乏人文的成分。

而且,還不到兩個禮拜,就是2012年了,又是新的一年。我們和地球村的人們一起生活的12個月,一轉眼、一瞬間,就到了最後一個月。耶誕節又到了、倒數跨年又來了,大家都帶著樂觀的目光去看2012年,希望帶來更少的困惑和疑問,更多的解答、和對未來的新的認識。

在這篇送舊迎新的文章裡,我想分享什麼故事?在寫了那些關於哈佛商學院的體驗的故事後,和在整個亞洲做生意會是什麼樣子,還有,每天的生活細節都圍繞在降低成本、增加銷售,痛苦的談判過程,以及在今日競爭激烈的全球經濟中如何做決策……在這歲末年終,我認為什麼是最後的、重要的訊息,還有對未來的展望?

我還是無法確定,並且不斷從之前的e-mail中找線索。

幾天前,我收到一封長長的信件,那是一位我專欄的讀者寫給我的。她這麼問:她19歲、她讀了有關於工作,在個人生活和職業生涯當中做出犧牲,以及當你長大後會發生哪些事情的文章。但是關於「寂寞」這件事呢?

不必然是「我需要一個男朋友或女朋友」這類的寂寞,而是「我不想要一直感到這麼寂寞,不想要每天早上起床都要質問自己,這一切到底為了什麼?我到底該往哪裡去?」過去幾天,我一直在思考,怎麼給她什麼最好的回覆。

也正是這個讀者的問題,給了我想分享下面故事的靈感。

因為工作的關係,過去幾個星期,我不斷在香港、台北、東京和上海飛來飛去。這個故事發生在上海。

星期三晚上,六點鐘,我和我公司的兩個員工在前往晚餐的路上。一位被我們暱稱為「濱崎步」的客戶(因為她的長相和這位日本流行偶像像極了。),將會加入我們。

這是她第三次來上海。她是一位業務經理,公司位於大阪;因為她曾在上海當過一年的交換學生,所以是公司中唯一會講中文的人。她大約每一季來拜訪我們一次,和我們討論新產品、銷售計畫還有合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