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很快就會開始調漲,因為卡地亞手錶現在對他的客戶來說現在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而過去可不行。戴卡地亞的人現在可以跟其他人解釋說,他們收集卡地亞是因為是他們是「真正」的手錶製造商,而這暗示他們鑑賞能力夠看得出其中的差別。

而這點可是價值連城。

真實性和老傳統在商場是無價的,那是無法透過行銷做出來的東西,那是每間公司都想要但是很少真正能擁有的東西。

這也是為什麼像吉普車(Jeep)這樣公司,會永遠把他們的汽車廣告焦點放在軍事和戶外活動傳統上,為什麼Levis會一直提醒你,他們是唯一純正從19世紀採礦時期開始創立的美國藍色牛仔褲公司,而歐米茄是超級間諜007的個人最愛。

這也是為什麼在那些投資銀行、私人券商或是財星五百大公司裡面,許多高階主管會帶著潛水錶、賽車錶或軍事錶,然後又不小心剛好滑出他們西裝袖口,而平均每一支手錶價錢都跟一台車一樣。

對於其他人來說,這種穿著打扮是一種印象,一種生活型態。對他的下屬來說,他們可能會想像他的老闆下班後會去開飛機、玩高空跳傘或是在假日在賽車場上開一台法拉利。

不管我們其中多數人其實從未做過這事情,那不重要。

手錶只是一個象徵,提醒我們這種不同於日常枯燥乏味的新鮮刺激大膽冒險生活,是有可能實現的。而只要我們願意,我們也可以負擔起這種生活型態。

手錶是男性唯一可以清楚對外宣稱他認為他是誰的方式,超級跑車或是閃亮的珠寶做不到這點。

幾天後,我在四季飯店和一個現在在當避險基金經理人的哈佛同學碰面。那是週五晚上,我們好不容易把工作結束,我等他換好衣服,然後我們要去新天地喝一杯。

他換上很輕鬆的Polo衫和牛仔褲,但當我們要出發時,我看到他很快的把手上閃亮黑皮錶帶天梭錶拔下,換上另一支閃亮碩大的運動錶。

我仔細看了一眼。

那是一支IWC大型飛行員手錶,是許多飛行員和好萊塢明星(如裘德洛)的最愛。他看到我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顯示我注意到他突然為了晚上換一支手錶。

他有點尷尬的說:

「嘿,或許我們晚上運氣不錯會在酒吧遇到正妹坐在隔壁。而你知道的,很多女生都會先注意到手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