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四十年前的創新了。1969年接任位於台南縣鹽水鎮的鹽水天主堂主任司鐸的李少鋒神父,以中國廟宇的建築風格,重建了當時破損嚴重的天主堂。

整座教堂就像一間廟,橘瓦、紅柱、綠牆。大門有一對銅獅,一幅對聯。聖堂主體有個中式名字「祭天殿」,門口亦有一幅對聯。1974年增建的聖母亭亦是中式風格,亭內的聖母像神似媽祖。聖堂內「最後的晚餐」壁畫上的耶穌門徒,都是身著中國傳統服飾的華人面孔,用的餐具是筷子,吃的食物是包子。

鹽水天主堂以外,台灣還有許多有中式風格的天主堂。例如台南縣後壁鄉的菁寮天主堂,內部甚至還有祖先牌位與香爐。但不論是規模或細節,最像廟的,應該還是鹽水天主堂。

我最近一次造訪時,門口還掛了大紅燈籠,上面寫著「國泰民安」、「天主保佑」與「阿肋路亞」。不論是在鹽水天主堂門口或室內,如果不是特別注意文字或壁畫的細節,也沒有看到十字架的話,你完全不會想到那是天主堂。

教堂、佛寺或道觀,這些建築就像是宗教的使用者介面。人們利用這些地方進行各種宗教儀式,與神溝通,也與其他信徒溝通。每一個宗教都有自己的一套使用者介面,而不同宗教的使用者介面通常不相容。鹽水天主堂的創新之處,就在於它採用了台灣本土宗教建築作為使用者介面。在多神信仰的台灣人心中,這就像是「鎮上多了一間廟,只是供奉的神不一樣」那樣自然。

這樣的設計對民眾來說是親切的,會讓他們比較願意進入教堂。對於想要讓鎮民信仰天主的傳教士來說,這個好的開始也是成功的一半。如果一下子要鎮民接受不一樣的宗教教義與使用者介面,一定很容易被拒絕。但如果先讓鎮民接受了使用者介面,再在「只是廟裡的神不一樣」的心理模型上要他們接受天主教的教義,就比較容易了。事實上,這種漸進式的影響正是「腳在門裡(foot-in-the-door)」技巧的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