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我前往位於蓮池潭畔的高雄市眷村文化館參觀。我穿著T恤、短褲與勃肯鞋Arizona 系列),剛踏進大門,館員就指著我的腳說不能穿拖鞋。我沒理會就直接走進去。離開時看了門口的標示,還真有穿拖鞋禁止進入的規定。當下覺得難以置信,什麼年代了還有這種規定。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還有很多博物館也都跟幾十年前一樣禁止穿拖鞋進入。問題是,「拖鞋」的意義已經和從前不一樣了。

早年大家穿著較正式。出門一定會穿襪子,再穿上把整隻腳都包住的鞋子,不論是皮鞋、休閒鞋或運動鞋。拖鞋通常就是在家裡穿的那種,一般不會穿到公共場所。但近年全世界的穿著都越來越休閒,大家也越來越常穿露出腳趾腳跟腳背的鞋子。再加上鞋子的設計越來越多樣精緻,穿這樣的鞋子到公共場所,包括博物館,已經成為一件非常自然的事。

尤其是在南部,雙腳悶在鞋襪裡一整天是很難受的事。以我為例,除了講課、演講、會議、宴會等場合,其他時間我幾乎都穿勃肯鞋。當然,不穿襪子。你如果上街看一看,高雄人的典型穿著就是這樣。他們一點也沒有不禮貌或不尊敬的意思。這就是高雄約定俗成的穿著規範。

博物館不是教堂,不是法院,更不是高級餐館。博物館是非常開放與世俗的,開放與世俗的程度跟賣場差不多,甚至比賣場還開放還世俗。所以我一直認為,你穿什麼上賣場應該就可以穿進博物館。七月底,美國總統歐巴馬參觀位於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的間諜博物館時,穿的就是一雙黑色的拖鞋。是的,拖鞋。不是那種後面有帶子的涼鞋,而且他也沒有穿襪子。

不論美國或台灣社會,一般來說對女性穿露出腳趾腳跟腳背的鞋子接受度比較高。這當然有點道理:女性比男性更注意保養他們的腳,所以露出來不會難看。事實是,女性一個月擦在腳上的保養品可能比男性一輩子擦在身上的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