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也做過創投,我必須承認他們的目標真的很難達成,有一點像賭博,你必須預測誰會成為五年後的聯發科或阿里巴巴。

不,這其實不是賭博,他們的成功,代表以色列有一個環境,讓一群既聰明、企圖心又強的創業家在這個生態體系下成長茁壯。我不相信台灣能做得到,這不是錢的問題。

「現在進入internet時代,我們的成功率越來越高,以前你至少要投資三、四百萬美元,花二到三年的時間,等新創企業做出第一個市場產品,你才能決定這家公司是否會成功。」

「但現在不用了,只要先投資50到100萬美元,在短時間內,你就可以判斷出誰會是未來的贏家。研發、管理、銷售一切都在cloud(雲端)上面,企業成長的速度比以往快很多,我們有公司三年前營業額還是零,現在已達二億美元,只有internet相關的企業才作得到。」

「由於很快可以看出誰會勝出,我們會及早停損那些表現不佳的企業,並將資金從新分配到那些具有潛力的企業上面,整個運作會變得更有效率,績效也會更好。」

以色列過去和台灣一樣硬體很強,有不少半導體企業都來自當地,但當台灣還陷在「PC時代」之際,以色列早已全面轉向雲計算、big data(大數據)、網路儲存、網路安全和互聯網金融,他們的商業模式是B2B或B2B2C,客戶是谷歌、臉書或騰訊、百度這種網路巨頭,大部分internet底層的架構(infrastructure)都是以色列人靠複雜的數學運算(algorithm) 所完成的。

另外一個以色列新創企業成功的因素是以全球為腹地。由於以色列市場太小,國內股票市場也不活躍,所有創業家都在研究全球市場的變化,找出一個可以改變世界的商機,希望在很短時間內發展到很大規模,儘快商品化、全球化,沒有人會去發展一個只適合以色列的產品。由於企業面向全球,所以營收衝得很快。

我的客戶從平板電腦上下載了一篇文章,解釋給我聽他所謂 ”transformational”(改變世界) 的應用是什麼意思。這是一家以照片為基礎的以色列圖像搜索引擎公司,只要有你的照片,就可以在茫茫大海中找到其他相關照片,側面也可以,徹底顛覆了傳統search的方式。

「李嘉誠和一家中國企業都有參與投資,但我們沒有,因為價格太高了。」

我不禁想,台灣企業呢?未來世界好像已沒有台灣的蹤跡。

包括臉書、谷歌、蘋果、IBM在內,全世界有300家大型科技企業在以色列設立創新研發中心,去年跨國企業在以色列的併購金額達42億美元。台灣還在做「製造夢」,以色列卻是打「研發牌」,吸引全球人才進駐。

中關村已成為China's Silicon Valley,新加坡正在打造亞洲矽谷,國發會也有意仿倫敦Tech City,吸引國際創投來台合作,但台灣的賣點是什麼?

和星、港相比,以色列是台灣更好的role model。當亞洲各國掀起一股以色列熱之際,台灣你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