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樣會不會擋到首席攝影師?」  伴娘擔心的問。
「我們分別使用第一人,二人,三人視角,不重複,不干擾。」 我們分別回答。這不是我們不負責任的亂答,是連首席攝影師都很客氣的歡迎大家合作攝影,一起幫助新人記住這人生最美好的一天。

新加坡的寶萊塢式婚禮
跟我一樣的白綠色婚禮 (攝影者.JT)
新加坡的寶萊塢式婚禮
祈福中 (攝影者.JT)

我人在新加坡小印度廟,充當著我朋友的婚禮側拍攝影師,一旁的有職業的新加坡婚攝,錄影的主攝,與同樣跟我一樣義務幫忙錄影的新娘表弟。

新加坡的寶萊塢式婚禮
有這些人在我也不擔心自己太引人注目 (攝影者.JT)
新加坡的寶萊塢式婚禮
好像全世界都愛黃金啊 (攝影者.JT)

不辱我表弟峇里島的原住民皇室婚禮,我這朋友這次弄的是寶萊塢婚禮。跟我表弟不一樣的是她老公真的是印度人。

我照相許久了,但真正當指定攝影師的次數很少,說實在壓力很大,看到各方人馬齊聚一堂,我反而輕鬆許多。我不怕競爭攝影失敗,我怕的是新人看到我的照片失望,有這麼多的跨國專家一起合作,我知道我可以輕輕鬆鬆的照相了。

我不是第一次婚禮攝影,但我是第一次做印度的婚禮攝影。攝影最怕的是面對不清楚的狀況而錯失重點,而這對我們所有人應該都是第一次。誰知道印度有哪些習俗啊!想像一下第一次幫忙照中國人迎娶的美國攝影師會有多錯愕就知道,美國哪見過掛塊豬肉遊街又撐傘潑水的白紗新娘?!

新加坡的寶萊塢式婚禮
喜歡看人認真的表情 (攝影者.JT)
新加坡的寶萊塢式婚禮
喜慶處處流露出著人情 (攝影者.JT)
新加坡的寶萊塢式婚禮
後來才發現不能在廟裡弄頭紗 (攝影者.JT)

「這是甚麼燈? 油燈嗎? 做啥用的?」
「新娘頭上那個點是甚麼時候貼的?已經貼完了?!」
「啊, 要拜拜要跟我說啊!我剛剛在照新娘不知道你們這邊也在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