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乖」真是門藝術。

早就知道聖誕老公公是爸爸媽媽的大女兒,在耶誕節前一天,我匆忙出門上班時,迅速塞了一張紅色卡片在我包包裡,輕聲交代:「到公司再看」。

我出門後立刻忘記,到公司就趕著處理一天一百件事情,這張卡片靜悄悄地夾在亂七八糟的資料裏。不過,因為紅色太顯著,我時不時就撇見它。

好不容易忙完,平安夜也降臨了。下班前趕緊打開這張卡片,裡面寫著:「我想要一個音樂娃娃,謝謝聖誕老公公and老婆婆」,署名「乖寶寶綵葳敬上」。

赫,就這簡單幾個字,我的心就像立刻浸潤在蜜糖裡。

是的,「老婆婆」當然就是我,平時,聽到用「老」來稱呼,自認年輕的我,怎能不生氣?但偏偏,此時,這稱呼是專屬於我的,是女兒對我的呼喚(其實是對禮物的期望),沒有別人能享有。老就老,甜蜜的很。

「乖寶寶」三個字就更厲害了。

平時大女兒寫字條,鮮少稱呼自己是「乖寶寶」,畢竟已經小五了嘛!倒是常常與她的妹妹與堂、表妹等,自封「噁心妹妹三人組」等奇怪稱號。

但此刻,因為要想要一個音樂娃娃,她落落大方地把「乖寶寶」三字寫上。

這三字立刻喚回我的記憶—她小時候非要把奶嘴塞我嘴裡的模樣,從遠方張開雙手跌跌撞撞奔過來的模樣,在被窩裡撒嬌要聽故事的模樣……從小到大各種可愛表現,就在「乖寶寶」這三個字的神奇召喚下,一幕幕快速輪動,幾秒鐘把十一年走了一遍,心越來越甜……哎,我怎麼就這樣好哄啊!

看到這樣交織著期望與記憶的卡片,當然立刻就衝去店裡,精挑細選一個漂亮音樂娃娃。悄悄帶回家,趁夜放入女兒床頭的大紅聖誕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