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長時間在台北生活,學生時代又在高雄定居四年,因此對南北差異的感受特別深刻。 

台北市中山區的松江路、南京東路一帶,有許多中小企業林立,那也是我踏入業務工作第一個經營的區域。除了馬路上的車輛川流不息,在騎樓行走的上班族各個表情冷漠、腳步匆忙,感覺上就是每一個典型都會區的縮影。 

年輕時和陌生人攀談被拒絕的機率很高,但是在建立基本信任之後,我總是會抓住機會請教客戶。我感覺自己不僅要磨練銷售技巧,也在學習如何解讀和融入工商社會的步調。 

「李小姐,謝謝您給我機會服務貴公司。」我和一位剛簽完合約的客戶,在小會議室做短暫交談。 

「你也真不簡單,給你吃了這麼多次閉門羹,你還有辦法鍥而不捨、撐到最後成交。不好意思啊!剛認識的時候對你那麼兇。」李小姐說。 

「別這麼說,我知道這一區有很多行業的業務員都是挨家挨戶拜訪,如果換成是我整天被疲勞轟炸,應該也會變得很沒耐性。」雖然她第一次見面時是「真的」對我很不客氣,不過我也是真的可以理解她的立場。 

「是啊,這禮拜你是第三位來拜訪的影印機業務員了。」她把另外兩張同業的名片拿出來給我看。我不斷點頭表示感謝,她也露出比較輕鬆的笑容。因為在簽了約之後,她就不必整天應付送報價單來的業務員了。 

「我想跟您請教的是,如果時間回到我第一次來敲門的時候,有什麼地方我可以做得更好,讓我們的溝通更順利呢?」我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