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受到華人文化深遠影響的日本,以前的刑法規定,也有殺害尊親屬應受到較重於一般殺人罪處罰的法定刑規定,即死刑與無期徒刑兩種。

然而,在1973年(昭和48年)日本最高裁判所,就「栃木殺害親父事件」(註2)當中認為,日本舊刑法第200條「殺害尊親屬罪」應加重處罰的規定,違反日本憲法第14條第一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規定,而判決違憲(註3)。

日本自此判決之後,刑法上曾有大幅修改,有關殺害尊親屬罪與其他尊親屬犯罪加重刑罰的規定,後來就被正式廢止了。現在無論被殺的人是不是尊親屬,皆以一般殺人罪的刑度為出發而做判斷。

重新思考:既有的倫常觀念反映在法律上,一定是正確的嗎?

法律,除了在權衡各方利益,以求盡量達到公平正義之外,在許多的情況,也反映了當地人民的文化、觀念、風俗習慣、宗教信仰,與倫理道德。

隨著時代的變遷,即使在不同的社會,法律的規定也必須一再被檢視:以前將文化觀念等等納入規範,成為法律規定,是正確的嗎? 對於人民的權利來說,是否公平?

每一條被故意奪去的性命,無論兇手的動機為何,皆有一個令人憤慨或喟嘆的故事。而每一條生命的逝去,應如何課以相對的處罰,應回歸到刑法的量刑標準(例如犯罪動機),實不應該因為被害人相對於兇手的身分,是父母、祖父母、子女、孫子女而有所不同—法益的評價,並不會也不應該因為身分的不同,而做出區分。

倫常的觀念,仍應待在道德的層次上吧。可惜的是,所有被刑法規範著的我們,彷彿是事不關己,仍漠視這樣的條文,自立法以來,歷經將近80年的光陰,未曾有所更動或修改。

  • 註1:讀者需特別注意:刑法上所謂「殺人」,係指行為人無論動機為何,主觀上為「故意」—「就是要被害人死掉」的狀態。若係出於「不是故意的」、「不小心致人於死」的情形,在刑法上是屬於第276條「過失致人於死」,法律評價上並不相同。媒體上經常出現的「過失殺人」,並非法律上正確用語,特此說明。
  • 註2:「栃木殺害親父事件」,係1968年發生在日本栃木縣矢板市的不幸案例。一名女性被告,自14歲以來即長期遭受父親性虐待,並曾因此懷孕生子,在一次父親的監禁凌虐當中忍無可忍的殺死了自己的父親。內容可參見中文維基百科
  • 註3:本件違憲判決也是日本最高裁判所的首次法律違憲宣告。判決全文可以參照日本最高裁判所裁判集之連結。

《日本國憲法》

第14條第1項
全體國民在法律之前皆平等,不因人種、信仰、性別、社會地位或是門第,而在經濟或社會關係上遭受歧視。
(原文:すべて国民は、法の下に平等であつて、人種、信条、性別、社会的身分又は門地により、政治的、経済的又は社会的関係において、差別されな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