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的場景,你可能會很熟悉,卻也都是真實的案例。

他25歲,家境小康,求學過程順利,這是他第一份工作。第一次和主管、客戶開會時,他整個人就半斜坐在椅子上、二郎腿高高翹起、下巴抬得高高的,看著以年紀來說,根本是可以當他父親的客戶。

客戶在電話的那頭詢問公司是不是有收到傳真,他接到電話後,一句「不知道」之後就把電話直接轉給主管。要不然就是跟客戶應答的態度與用詞傲慢,隨時讓一旁的同事經常膽戰心驚,深怕得罪客戶,丟了訂單。

知道他是新人,動作緩慢,給他五天的時間寫一篇約10頁的文稿,而不敢請他同時處理其他事情,五天之後,答案要不是「寫不出來」、丟回給主管,就是一整個錯字連篇,連可以抄的部分都會抄錯、公司董事長名字都會寫錯的文稿。

後來,只好所有的事情都由同事處理。也是後來,公司同事才知道,他每天中午,父母都會到公司附近陪他一起吃中飯,吃到需進公司的時間,他才回辦公室。沒有利用中午時間休息的結果,就是「利用」每天下午的時間在公司打瞌睡。

而她,23歲,最優秀的大學、最優秀的成績畢業。念的是商學類科系,進到銀行的第二天,就質疑為什麼銀行的資產負債表,跟她大學所修習的會計學不一樣,所以回家抱怨。隔天,父母帶著她到銀行狂罵,指責這家成立早超過百年的銀行,「逼我女兒做假帳」。

在銀行任職超過20年、被她父母罵得一頭包的主管無奈的說,「從最優秀的大學商學系畢業,怎麼會不知道,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具有特殊性,跟一般的資產負債表記載方式本來就不同?」

不能勝任工作的勞工

保障勞工的根本大法「勞動基準法」,對於勞動條件設了最低限度的保障標準。在資遣的理由方面,也相對的嚴格,多是因為公司有經營困難、或是確實是因為受僱員工欺騙公司、洩露公司營業秘密、傷害侮辱公司的老闆、老闆的家屬或公司同事等,才允許資遣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