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有多難?小學畢業的女孩竟比難產而死的女孩少
來源:hdptcar@flickr, CC BY-SA 2.0

長久以來,「全民教育」在重要的國際變革運動中一直敬陪末座。如今,促使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推出「教育第一」(Education First)計劃的兩股力量,讓教育回到了在全球政策該有的優先地位。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年輕人——特別是女孩——拒絕否定機會、保持沉默,他們掀起了一場時代人權大戰。

巴基斯坦年輕女孩馬拉拉·尤沙夫賽(Malala Yousafzai),因為堅持女孩受教育的權利而被塔利班槍擊頭部,她的英勇讓人無法不動容。巴基斯坦和其他國家紛紛掀起了支持馬拉拉所堅持的運動狂潮。

最近幾個月,我們還看到孟加拉國女學生成立了無童婚區,該運動旨在捍衛女生留在校園,而不是被迫在十幾歲就違背自身意願成為新娘。

在印度,由兒童權利支持者凱拉·沙提雅提(Kailash Satyarthi)領導的反童工全球遊行(Global March Against Child Labor)救出了數千男孩和女孩,讓他們免於被工廠、作坊和家政工作的奴役,並確保他們回到校園。

這些男孩和女孩奮起主張他們受教育的權利,讓我們再也無法忽略爭取基本教育的戰鬥。因此,各國政府如今面臨著更大的壓力,要在2015年底前實現千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的第二號目標─實現全民小學教育。

但讓​​教育成為大部分國家政策核心的還有第二股全球性力量:考察國家成敗原因的學者,越來越多地意識到教育的重要性。多年來,學界就文化、制度、思想和資源是否是導致某些國家落後的原因爭執不休。如今,越來越多的作者、研究者和決策者看到了教育和國民經濟成功之間的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