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我們來說很困惑,因為在我們人生中的前15年,我們總是被告知要相信一個更高的權力,不管是老師或家長。努力念書,不要想太多,並單純的接受大人告訴我們的所有一切。我們過去這樣做,然後當我們接近18歲時,每個人突然開始說:新的世代太弱了,和其他國家相比,他們不知道他們想要什麼,也沒有意見,這樣台灣要如何改進,未來要如何競爭?

當我們慢慢長大,我們慢慢認知到過去我們不斷被社會洗腦的許多事情其實沒什麼道理,而通常一兩年後會彼此矛盾互斥。也許我們不該太容易接受別人告訴我們要做的事情,而是要首先要停一下,並仔細思考他們所說,以及那是否就是我們想要。」

當他分享完後,我們這組的大人互相看了看彼此,都笑了,先是對彼此笑,然後回頭對他笑。

孩子,就像這樣保持獨立思考吧,你會沒事的,你很ok的。

他的意見,其實多數人很容易想像的到,但我們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人像他一樣,非常聰明,很有潛力,有更多種可能性,卻持續保持沉默,並成為傳統社會的一部分,甚至在登上國際舞台競爭前就輸在起跑點上。

上週,我又收到了商周的編輯寄來一封信,通知我就像往年一樣,又到了年底,是時候該寫一封年度特別文章了。我收到電子郵件時,我簡直不敢相信。這麼快? 我們不是在剛進入2013年嗎?我們不是在剛慶祝完新年,我們的朋友和同學才剛慶祝完生日,有些人不是才剛剛滿30歲嗎?這一切不是好像才剛在幾週前發生嗎?

人家說的沒錯。又一個週一早上我們醒來,帶著痛苦的呻吟去上班,接著又一個週五晚上,我們興奮的離開辦公室。又一週、又一個月、又一年。過去的每一年、年紀增長,時間的確過的飛快,好像我們在身體外當一個旁觀者,無助地看著我們自己的人生飛過。我們今年可能各自是18,23,26,30或34歲。再過幾天,我們將永遠不會是這個年紀了,走了,永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