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願望:成熟,但不要長大

上個月某天下午,我被邀請參加一個社會企業主辦的活動,主要的參加者是青少年。這是一整個下午的活動,由義工在週六舉辦,並邀請客座講者,打散成好幾組,這樣每組的年輕學生可以早點知道每個產業在做什麼,由還是相對年輕的業界人士分享經驗,並幫助學生們早點為他們所想要的人生做準備。

這個活動舉辦的原因,是因為多數類似的營隊或研討會,主要是針對大學三、四年級生或是年輕上班族。或許,要推廣創意和獨立分析思考,而不是盲目的跟隨課本和老師給你的東西,越早開始越好,所以我們應該要開始給越多16到18歲的年輕人教室以外的東西,回答他們的問題,並且希望給他們更多機會去計畫並決定他們人生中想要的事物。再次強調──這些都應該越早越好。

我被分配到一組,接下來的30分鐘,我們各自介紹自己以及我們人生的目標是什麼。其中有個特別的男孩,來自台灣最好的中學之一,很有禮貌但是特別害羞,整場都很安靜。我們都很努力在試,但他還是很少說話。他的答案很犀利,經過深思熟慮也很有見地,但是他的交代往往有點不清楚,他的目光永遠朝向地板,常常因為說話太小聲讓我們很難聽到他的話而顯得有點缺乏信心。突然,鈴響了,我們有10分鐘的休息時間。

在休息時,我們幾個人就把他拉到一邊,問他為什麼會這樣?

他說他過去更健談,但在中學時,因為他總是直接在課堂上發問,為了要懲罰他,所以他其中一位老師強迫他戴上一面畫有大紅色X的口罩,讓他感到羞愧並在課堂上保持安靜,讓他更像其他「乖」學生。他被迫戴了整整一個星期的口罩。雖然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但這對他有很深的影響,也影響了他在公開場合發言的信心。諷刺的是,現在在高中,老師總是喊著:

「為什麼你不能夠有信心的溝通?為什麼你不能夠有你獨立的意見?為什麼你這些孩子在班上總是這麼安靜而沒人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