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我剛剛Youtube上看到你跟三太子在非洲....」

老實說FACEBOOK 更新很多種,我大多懶的理,但這我非看不可。

一個月前當我帶人一同前往非洲攝影寫作的時候,我想過可能會拍的許多議題與攝影取角,但絕對沒想到會拍到兩個台灣人放一個三太子的頭在後車箱在非洲草原上跟我打招呼。

大家獅子正面看膩,就看看屁股吧
大家獅子正面看膩,就看看屁股吧 (攝影者.JT)
自然的殘酷有時也散發一種生命的美感
自然的殘酷有時也散發一種生命的美感 (攝影者.JT)

這有一點像去墾丁游泳卻看到獅子在吃草般的不搭嘎,兩件事情就是兜不起來。

非洲不要說台灣人,連亞洲人都少見,別說亞洲人,在馬賽馬拉國家公園是人都難見(車常見),兩個人帶類似大型台灣人偶戲的服裝在應該是只有動物的廣大平原上是聞所未聞。

我好像看到三太子的頭在後車箱
我好像看到三太子的頭在後車箱 (攝影者.JT)

“What the !?” 是我腦子裡面第一個感想,當他們用中文問我們從哪個省份來的時候 “What the!?” 也是我腦中的第一個想法,當他們解釋他們是XX宮三太子推廣台灣時,”What the !?” 還是我腦中第一個想法。

當他們開車離去的時候我看著跟他們一起合照的照片,我最終的感覺也還是著 “What the?”(編註,What the...後面應該還有接一個詞,不過不太雅,總之大致上就是「什麼鬼!?」的意思)

還是很喜歡追著夕陽跑的日子
還是很喜歡追著夕陽跑的日子 (攝影者.JT)

這應該是新舊時代的差異,我父母的世代是不可犯錯,一輩子好好工作,私生活是種罪惡。我的世代有彈性,講求工作與人生兼備,鄙視上一個世代的迂腐。下一個世代對我來說像外星人,畢竟我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怎樣讓三太子服裝通關與打通關係在不可下車的國家公園下車(我大概知道但不敢),不知不覺中我也變成了一個老古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