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現在閉上眼睛,回想一下過去生命中曾經讓你感到羞愧、尷尬、恐懼的場景和事情,現在我們可能臉色發紅、心跳加速、坐立難安,非常想逃避那樣不堪的回憶與經驗。

隨著我們一次次的面對那樣不堪的場面,會發現那份不安和逃避慢慢消失,隨著我們對周遭的觀感改變、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見聞的開拓,那些令人羞愧、尷尬、不安、討厭的情緒散去,我們開始會覺得現在和過去的自己不同、更有勇氣了,然後事情過去,我們釋懷、輕鬆面對。

對於這種羞恥感,我們該如何面對?
Brene Brown是一位知名學者、暢銷書作家,她花了十二年時間致力於研究人類心靈的脆弱性、勇氣、價值感及羞愧感,以下分享Brene Brown的親身經歷與體悟,讓我們對於羞辱感更了解,並懂得如何面對、破解它,回想每一次的經驗然後感受到自己的勇敢與改變。

 

脆弱感不等於懦弱
當我們決定做一件事自己感到懦弱的事情時,別去害怕別人的眼光,因為光做下決定就是個勇敢的表現。如果因為脆弱而遲遲不肯面對,不肯釋放自己的脆弱,這才是真正的懦弱。瑞士著名心理學家Jungian認為,羞恥心是靈魂的沼澤地,我們必須勇敢的踏入沼澤裡,學習如何找到一條能夠穿越沼澤走出去的路。也許我們會深陷於沼澤中,然後刺激自己掙脫的動力,因為仔細回想面對困境無法超越時,那些對我們指指點點、嘲笑評論的其實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脆弱,其實是測量勇氣最精準的量尺,勇敢地允許自己脆弱,讓自己真實的被看見。

最懦弱的,是那些成天只知道出一張嘴的人
來源:TEDx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