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女人原本只想保護自己,卻成為愛情裡的暴君。當女人眼中只有自己,認為男人只能照著她的想法行動時,就等於在一步步摧毀一個深愛自己的人。

因為心中始終有一個難以填補的黑洞,只能藉著讓別人順從,好獲得一點安全感;由於害怕失去自我,乾脆先發制人地支配對方。

這是一種殘忍,一種日以繼夜的折磨,妳也許不用再委屈自己迎合對方,但是妳卻用高高在上的姿態,阻斷了去愛人的快樂。

殘忍竟然也會上癮,有時妳心底明知自己在折磨對方,卻還是無法調整腳步,用另一種雙方都能獲得快樂的方式去愛人。

在這世界上,沒有人會因為傷害別人而感到快樂,更何況是妳的戀人。也許,用這種專制的方式去談戀愛,妳可以保有妳的驕傲與自尊,但可能要眼睜睜看著一個男人的自信完全被妳毀滅。

妳看過太多太多為愛傷神的女人,由於愛上不適合的人,被愛情傷得千瘡百孔,慘不忍睹。

妳看過工作能力強過整間公司的女同事,午休時間躲在樓梯間講電話,哭求著劈腿的男人回頭;妳也看過好姊妹哭到兩個眼睛腫得像核桃,只因為男人膩了愛情,而她在每個夜裡,都還想卑微地打個電話給男人。

這麼多為了愛情讓自己魂飛魄散的女人,妳看在眼裡,記在心底,暗暗發誓自己絕對不要像她們一樣。甚至,在過去妳也曾經跟那些女人一樣,忘記自己的名字,丟掉自己的靈魂,想換一樁心目中的愛情。

過去因為失戀流淚至天明的無數個夜晚叫妳膽寒,想起來心還會顫抖,讓妳更害怕再次陷入愛情。

妳曾失去過的,現在妳想強悍地保護它。包括妳的尊嚴、妳的驕傲、妳的自我。

明明世界上有很多任性蠻橫的女人,身邊還是有一個對她們呵護備至的男人,不是嗎?更何況,妳的條件這麼好,工作表現出色,存款豐厚,甚至有車有房,似乎真的犯不著為了愛情委屈。

受過傷的人最危險,因為妳曾嘗過愛的苦果,所以妳決定,再也不要為了任何一個人改變自己。因為對妳來說,改變就是臣服,就是認輸,輸給一個男人,也輸掉自我。

可是妳忘了,愛情不是戰爭,不用拚個你死我活,不一定對方得全盤皆輸,妳才能獲得想要的幸福。也不是妳不做任何改變與付出,最後就能避免心傷,好聚好散。

在每一次失戀後,妳用盡全力讓自己的生活不至於脫軌,打點好工作、朋友、家人、寵物,妳發現自己能馴服身邊所有的人事物,讓他們按照原本的軌道運行,維持妳的世界良好運作。

如果這時候有個男人闖進妳的生命,妳希望自己鐵面無私,不再為了他講一整晚的電話,導致隔天開會時精神不濟;也不再為了跟他約會,放棄跟姊妹淘的聚餐購物行程。

妳希望男人尊重妳、順從妳,因為妳的世界如此美好規律,不容他人擾亂。妳像是那個不動的恆星,而男人只是那顆繞著妳轉的行星,你們之間互相牽引,卻有著無法跨越的距離。

原本應該是妳的親密愛人,實際上卻只是維持妳的世界運轉的一顆行星。

過去失戀的記憶時時警惕妳,讓妳以為換一種方式戀愛,就會愛得輕鬆自在,更重要的是,能更像自己地去談場戀愛。

妳以為那是對兩人都好的成熟之愛,其實是不見血的凌遲。

沒有真愛,沒有人可以活在「半人」的狀態

電視劇《敗犬女王》中,媽媽因為擔心年過三十還保持單身的女兒嫁不出去,便告訴她:「妳連『伴』這個字怎麼寫都不知道,一個人很孤單,只能算一半,另外一半要有人,人生才會完整。」

其實,單身不一定得跟孤單劃上等號,有些人天生不需要愛情,他們只要有工作、朋友、家人、兩隻狗或一隻貓,就可以過得很好,也不覺得人生有什麼缺憾。

而且對愛情清心寡慾的好處就是,不用被千萬情絲纏身,也不用為了戀人憔悴神傷。大家認為最難過的情關,對他們來說早已不在生命的範疇之內,當然也省去很多麻煩與苦惱。

偶爾妳從牽扯糾纏的情債中抬起頭,竟然也會開始羨慕這樣的人。

妳一定曾想過,如果沒有某個人,如果沒有那段過去,妳不會傷到肝腸寸斷;只不過妳一定也知道,即使有這麼多「如果」,時間倒轉,妳還是要愛那個人,傷那次心。

願意去愛、認真愛過的人,即使傷痕累累,心底深處還是免不了渴望一個天長地久的伴侶。

為了這份渴望,在過去妳用了很多方式去努力、去爭取,面對不一樣的人,妳就用不同的方式愛他。

每失戀一次,身上多了一塊擦傷,妳就用不一樣的姿態去愛。

妳發現上一次自己太委屈卑微,為了對方做足了犧牲與改變,男人卻不把妳放在心上,使妳痛苦萬分;這一次妳調整做法,堅持保有完全的自我,絕不讓步,敢愛就來,卻發現無法跟對方擁有令妳迷醉的親密,妳同樣不快樂。

殊途同歸,即使愛的方式改變了,最後的下場還是分手,妳身邊始終少了一個伴。

經歷了那麼多次愛情的你來我往,現在妳會老練地下個總結:「男人就是犯賤!」但是妳跟那些情竇初開的女孩一樣,還是搞不太清楚,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擁有一份真正適合自己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