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快樂與驕傲,可以從很多地方建立;但是男人的自信,只有女人能夠毀滅。

看到這話,很多人要抗議:女人是渴愛的、溫柔的、每次愛上一個人就奮不顧身的,怎麼可能毀滅一個男人?

過去我曾接到一通求救的電話,趕到朋友家時,看見怵目驚心的一幕。

女人斜倚在床上,不甘地流著淚,右手緊握著美工刀,左手臂上多了好幾條血痕,嘴裡喃喃念著:「你怎麼可以離開我……而她的男友跪在床邊,低聲哭著,拜託女人分手,求女人放過他。

雖然我知道男人總有一天會提分手,只是沒想到情況會這麼慘烈。

這對情侶已經交往三年多了,但是兩人的互動卻老是叫旁人看得膽戰心驚。

女方率先就讀博士班的男方一步出社會工作,收入很不錯,所以她很希望男友可以早點畢業。每當女方看到男友在寫論文時,總是嗤之以鼻地說:「不過就是論文,隨便寫寫趕快畢業出去找工作比較實在吧!」

其實,最初的她,並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過去她也是個為愛犧牲一切的人,將前男友的話奉為聖旨,甚至男友說什麼東西不好吃,她也跟著拒吃那樣食物。

如此委屈,前男友還是決絕地離去,留給她一句話:「跟妳這種完全沒有個性的人在一起太無聊了。」

受過傷的人最危險,因為他們可能會為了保護自己,而傷害到另一個人。

從那之後,她的個性有了很大的轉變,凡事都要現任男友以她為主,順她的意。反正她的條件比較好,所以她的想法都是對的,男友一定得照著她的話做。

也不管男友的壓力有多大,她老是拉男友到處看房子,男人並不是不想與她有共同的未來,只是短期內他實在沒辦法拿出那麼多錢來買房子。女方知道後,便冷冷地說:「那我們分手算了。」

雖然後來兩人還是復合了,但是關係完全沒有改善。

有次搭他們的便車,才剛上路沒多久,我就知道為什麼平時健談的男人竟然變得畏畏縮縮。

只要男人沒有控制好剎車,女方就罵道:「你會不會開車?你有駕照嗎?」或是在男人轉錯彎時,冷言冷語地說:「你要去哪?腦袋清楚一點可以嗎?」

其實,這些都還是小事,男人私底下透露,他每天都過得戰戰兢兢,只要一不小心「忤逆」女友,她就會說要分手。

有時候,我很想問問女方,妳的確不用為愛改變自己,但是妳快樂嗎?

在一次的爭吵中,女方又逼著男人回家要錢買房子,否則就是不愛她。家境不好的男人終於承受不住精神折磨,開口提了分手。

想不到,平時跋扈的女人,竟然變得軟弱至極,想以自殘留住男人。她到最後,並不完全因為愛而想挽回,其實是無法忍受自己竟然控制不了男人。

很多時候,女人原本只想保護自己,卻成為愛情裡的暴君。當女人眼中只有自己,認為男人只能照著她的想法行動時,就等於在一步步摧毀一個深愛自己的人。

因為心中始終有一個難以填補的黑洞,只能藉著讓別人順從,好獲得一點安全感;由於害怕失去自我,乾脆先發制人地支配對方。

這是一種殘忍,一種日以繼夜的折磨,妳也許不用再委屈自己迎合對方,但是妳卻用高高在上的姿態,阻斷了去愛人的快樂。

殘忍竟然也會上癮,有時妳心底明知自己在折磨對方,卻還是無法調整腳步,用另一種雙方都能獲得快樂的方式去愛人。

在這世界上,沒有人會因為傷害別人而感到快樂,更何況是妳的戀人。也許,用這種專制的方式去談戀愛,妳可以保有妳的驕傲與自尊,但可能要眼睜睜看著一個男人的自信完全被妳毀滅。

妳看過太多太多為愛傷神的女人,由於愛上不適合的人,被愛情傷得千瘡百孔,慘不忍睹。

妳看過工作能力強過整間公司的女同事,午休時間躲在樓梯間講電話,哭求著劈腿的男人回頭;妳也看過好姊妹哭到兩個眼睛腫得像核桃,只因為男人膩了愛情,而她在每個夜裡,都還想卑微地打個電話給男人。

這麼多為了愛情讓自己魂飛魄散的女人,妳看在眼裡,記在心底,暗暗發誓自己絕對不要像她們一樣。甚至,在過去妳也曾經跟那些女人一樣,忘記自己的名字,丟掉自己的靈魂,想換一樁心目中的愛情。

過去因為失戀流淚至天明的無數個夜晚叫妳膽寒,想起來心還會顫抖,讓妳更害怕再次陷入愛情。

妳曾失去過的,現在妳想強悍地保護它。包括妳的尊嚴、妳的驕傲、妳的自我。

明明世界上有很多任性蠻橫的女人,身邊還是有一個對她們呵護備至的男人,不是嗎?更何況,妳的條件這麼好,工作表現出色,存款豐厚,甚至有車有房,似乎真的犯不著為了愛情委屈。

受過傷的人最危險,因為妳曾嘗過愛的苦果,所以妳決定,再也不要為了任何一個人改變自己。因為對妳來說,改變就是臣服,就是認輸,輸給一個男人,也輸掉自我。

可是妳忘了,愛情不是戰爭,不用拚個你死我活,不一定對方得全盤皆輸,妳才能獲得想要的幸福。也不是妳不做任何改變與付出,最後就能避免心傷,好聚好散。

在每一次失戀後,妳用盡全力讓自己的生活不至於脫軌,打點好工作、朋友、家人、寵物,妳發現自己能馴服身邊所有的人事物,讓他們按照原本的軌道運行,維持妳的世界良好運作。

如果這時候有個男人闖進妳的生命,妳希望自己鐵面無私,不再為了他講一整晚的電話,導致隔天開會時精神不濟;也不再為了跟他約會,放棄跟姊妹淘的聚餐購物行程。

妳希望男人尊重妳、順從妳,因為妳的世界如此美好規律,不容他人擾亂。妳像是那個不動的恆星,而男人只是那顆繞著妳轉的行星,你們之間互相牽引,卻有著無法跨越的距離。

原本應該是妳的親密愛人,實際上卻只是維持妳的世界運轉的一顆行星。

過去失戀的記憶時時警惕妳,讓妳以為換一種方式戀愛,就會愛得輕鬆自在,更重要的是,能更像自己地去談場戀愛。

妳以為那是對兩人都好的成熟之愛,其實是不見血的凌遲。

沒有真愛,沒有人可以活在「半人」的狀態

電視劇《敗犬女王》中,媽媽因為擔心年過三十還保持單身的女兒嫁不出去,便告訴她:「妳連『伴』這個字怎麼寫都不知道,一個人很孤單,只能算一半,另外一半要有人,人生才會完整。」

其實,單身不一定得跟孤單劃上等號,有些人天生不需要愛情,他們只要有工作、朋友、家人、兩隻狗或一隻貓,就可以過得很好,也不覺得人生有什麼缺憾。

而且對愛情清心寡慾的好處就是,不用被千萬情絲纏身,也不用為了戀人憔悴神傷。大家認為最難過的情關,對他們來說早已不在生命的範疇之內,當然也省去很多麻煩與苦惱。

偶爾妳從牽扯糾纏的情債中抬起頭,竟然也會開始羨慕這樣的人。

妳一定曾想過,如果沒有某個人,如果沒有那段過去,妳不會傷到肝腸寸斷;只不過妳一定也知道,即使有這麼多「如果」,時間倒轉,妳還是要愛那個人,傷那次心。

願意去愛、認真愛過的人,即使傷痕累累,心底深處還是免不了渴望一個天長地久的伴侶。

為了這份渴望,在過去妳用了很多方式去努力、去爭取,面對不一樣的人,妳就用不同的方式愛他。

每失戀一次,身上多了一塊擦傷,妳就用不一樣的姿態去愛。

妳發現上一次自己太委屈卑微,為了對方做足了犧牲與改變,男人卻不把妳放在心上,使妳痛苦萬分;這一次妳調整做法,堅持保有完全的自我,絕不讓步,敢愛就來,卻發現無法跟對方擁有令妳迷醉的親密,妳同樣不快樂。

殊途同歸,即使愛的方式改變了,最後的下場還是分手,妳身邊始終少了一個伴。

經歷了那麼多次愛情的你來我往,現在妳會老練地下個總結:「男人就是犯賤!」但是妳跟那些情竇初開的女孩一樣,還是搞不太清楚,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擁有一份真正適合自己的愛情。

一對伴侶最好的狀態,就像太極圖,兩個沒有稜角的弧形結合成一個圓,而在各自的身心中,還包含著對方的一部分,相倚相生。

假如有一方將自己壓抑得太渺小,而另一方則膨脹得過大,就融不成一個無缺的圓。

面對愛情,妳得先學會成為一個「半人」,才能與另一個「半人」,成為「伴侶」,由兩個「我」,變成一個「我們」。

學會當半人,並不是要妳硬生生削去另一半的自己,而是在與另一個人相處的過程中,磨掉身上多餘的稜角,保留珍貴的自我,心中卻能空出一個位置,納進他的想法與思維,而你們的靈魂中,也融合了對方靈魂的一部分。

然而,要成為半人,最重要的前提是,對方真的適合妳,並且你們真的相愛,

因為沒有真愛,所有的適應都會帶著勉強。愛情裡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勉強,有了勉強就成了遷就,而不是心甘情願地為了對方轉變。妳不僅勉強自己,同時還勉強對方愛著妳。

只要有了勉強的成分,愛情就成了為難。

可能我們每個人在一開始各是不一樣的形狀,也許是三角形、梯形、多邊形、四方形,當妳堅持自己原本的形狀時,妳還是可以與另一個形狀的人相戀,但是你們終究只能「組合」,妳當妳的三角形,他還是他的長方形。

但是愛會讓妳變得柔軟,愛會溫柔地磨掉妳與另一個人身上的尖刺,在過程中會痛、會矛盾、會掙扎,可那都是為了成為一個圓滑弧形做準備,準備與另一個弧形「嵌合」成一個沒有稜角的圓。

妳還是妳,他還是他,沒有人委屈,也沒有人為難,但是你們會心甘情願地,誠懇地將另一個人的靈魂,安頓進自己生命的某一處。

「半人」和開車一樣,都是可以學習考照的

愛情不是闖關遊戲,也不是登山攻頂,無關成功,它是一個過程,一對戀人該做的,不是想辦法讓兩人之間的感情「成功」,而是如何能夠「延續」。

妳一定看過很多愛情電影,也許男女主角剛開始互看不順眼,在不得已的朝夕相處後,終於發現彼此已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許是曾經錯過的兩個人,在陰錯陽差下再見到對方,即使物換星移,他們仍舊決定好好把握彼此……。

不管是什麼愛情電影,大多數的結局都是男女主角終於得償所願,擁有彼此。

妳以為,那就是成功的愛情。

可是妳永遠不會知道,接下來,個性保守純真的女主角要怎麼適應風流不羈的男主角,妳也不會知道,過了五年後,為愛拋棄一切的男主角會不會後悔自己當初太衝動……

沒有人會演繹這些故事,也沒有人告訴妳,當電影結束,才是愛情開始的時候。

並不是找到所謂的真命天子或真命天女,戀情就能美好無缺,妳以為只要那個世界上最獨特的人出現,愛情就能永保如新。

妳在每一段戀愛裡,都覺得眼前的人是獨一無二的、最與眾不同的,可是你們終究沒有走到最後,也許妳能用一句「那表示他不是我的真命天子」來帶過,事實上,是你們沒能找到最適合的方式相處,使他無法成為妳生命中的真命天子。

當妳還是小嬰兒的時候,只懂得被愛,餓了就哭,尿布濕了就哭,孤單寂寞就哭,只要一哭,母親就會過來給妳安慰,給妳擁抱。

那時候的妳,只會一味地接受被愛的感覺。

而全世界的人都跟妳一樣,沒有人是一出生就懂得愛人,以及分辨甚麼樣的愛適合自己,就像沒有人一出生就會開車、寫字、解數學題。

想懂得開車不能一蹴可幾,當「半人」也是一樣。

作家陳雪說:「愛需要真心,實現愛情需要能力。」

真心也許是妳靈魂中一股情不自禁的衝動,然而能力是可以培養的。重點在於,妳必須先讓自己的心態是「可以調整、培養的」。

假如妳一直抱著「只要找到真命天子,戀愛就能完美」的心情,妳的心態就像一塊堅硬的磁石,非得找到與妳相吸的另一塊磁石不可,只能藉由永無止盡的「尋覓」等待愛情的來臨。

抱持著這種心態沒有不對,只是那是一種消極的態度,就像坐在路邊,等著完美戀情從天而降。

相愛需要運氣,但相處需要更主動的愛情。

一旦願意主動地去愛、去適應,妳的心就像流動的水,可以隨著不同處境做調整,面對不一樣的人,妳都能用不同的姿態因應,妳的本質沒有變,沒有委屈,卻能讓兩人相處得更融洽。

學過開車的人都知道,很少人能夠一次就毫無擦撞地完成S型彎,需要不停地練習、嘗試,這次剎車早點踩、下次方向盤要多轉一點……妳累積了很多次小擦撞或越線,才順利地讓自己與車子合作完成一次完美的S型彎。

愛情也是。沒有一段圓滿的愛情,不曾有過爭執與摩擦,而讓愛情最後變得圓滿的,不是運氣,而是練習。
成為「半人」的過程,往往就是以練習許多生活瑣事累積而成的。

妳擔心他吃飯太快對腸胃不好,心一急就命令道:「你吃慢一點啦!」卻遭來他口氣更差的回應,妳會感覺沮喪;但是下次妳練習改用別的方式對他說:「慢慢吃嘛,又不趕時間。」這次他沒有大聲反駁,只是「嗯」了一聲,又繼續低頭扒飯;再下一次,妳換了另一個立場告訴他:「你吃這麼快,每次都要你等我,我壓力有點大耶。」想不到,換他反過來告訴妳:「慢慢吃啊,不急。」

一次又一次的練習,失敗了再轉換另一種方式,不是逼妳討好對方,而是試圖找出適合兩個人的相處之道。你們心甘情願地各退半步,共同擁有天空海闊。

很多人只有在愛情裡,才能表現自己的脆弱與溫柔;但也有很多人,不願意讓愛人看見自己軟弱的樣子。

可是,到最後妳會發現,想要真正進入一段健康的親密關係,勢必要卸下堅強的面具,袒露柔軟的心肝。這一切不是為了造成對方的負擔,而是促使他更了解妳,用他的愛包容妳,讓妳明白,要愛一個人,不能只愛他的笑容,連他的眼淚都要一起愛。

因為真正愛妳的人,不會嘲笑妳的脆弱,他只會心疼妳這麼多年來,竟然獨自承受許多無法言說的痛苦。

當妳真的願意讓對方看見不那麼完美的自己,他才會真切地感覺被需要,更讓他擁有好好愛妳的動力。

向對方打開心扉也是需要練習的,那是一個不斷突破自己界線的過程。

也許妳一直以來都是個表現堅強完美的人,從不需要別人幫忙,可是也在無形中阻斷了被愛的可能。

於是妳想學會適當的依賴,可是從來沒有人告訴妳該怎麼依賴,妳只能從練習撒嬌開始,然後練習示弱,最後練習不再把所有的責任往自己身上攬。

在這個過程中,妳或許會感覺彆扭、不自在,甚至想放棄,可是,在妳努力的過程中,有另一個人在妳旁邊,他也正在練習如何成為妳的依靠而不是溺愛,練習接受妳慢慢吐露的真實。

有時候,練習是孤獨的,即使妳知道你們兩人都正在努力。可是兩人之所以能夠不被孤獨打敗的最大後盾,就是彼此的信任。

因為妳相信,他不會因為練習太辛苦就輕易放棄這段感情;因為他相信,妳的練習是為了兩個人更成熟的愛做準備。

你們願意相信愛情,相信很多很多,才能牽著對方的手,各自做著為了彼此的練習。

拿到駕照,不代表會開車,駕照只是一個門檻,確保最低限度的安全,妳必須常常開車,技術才會越來越純熟;一次練習的成功,只是推動你們繼續往下走的動力,想要讓愛延續,兩人都必須不停地努力,而不覺為難。

書籍資料

書名:當妳愛上他,妳就不是原來的妳:愛情不僅改變妳的人,也改造了妳的靈魂和命運
作者:陳默安
出版日期:2013/09/25
出版社:人本自然

陳默安

從求學時期便一路跌跌撞撞,懷抱著作家夢,到處流浪,在數個沒有光害的小鎮或村落住過幾年,遠離都市,卻不能遠離屢戰屢敗,滿身傷痕的自己。

最後流浪到台北,當過打雜小妹,賣過壽司跟刨冰,擔任過文案、廣告業務,種種挫敗一次又一次擊碎了最初的作家夢;但是那些夢碎時分的劇痛,最後成為寫作的養分。

現任自由作家,曾著有《不管你拿什麼牌,老天自有安排》、《微療癒1:面對陰影,你才能找到光的方向》,希望與世界分享,如何從過去的疼痛中淘洗出現在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