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不斷成功的業界領導者總是偏執,因此會看到領先競爭對手三步的未來。他們總是在尋找該產業經濟中下一個大的轉變,害怕下一個破壞性競爭者會緩慢奪走他們的成本優勢,並總是提前思考什麼時候該提供更多樣化的產品,或是持續加速他們的價值鏈。對於企業和領導者,留在原地往往意味著等待死亡,而對經驗豐富的企業來說,最令人害怕的時刻是賺到最多錢,拿到最高利潤的顛峰,因為除非你持續調適或是創造新的未來高峰,不然緩慢而痛苦的衰敗就近在眼前了。

所有產業的領導者都該學會一課:當你最享受成功的時候,你應該要最警惕、最擔憂、最害怕,並永遠記得未雨稠繆。這些現在成功的種子都是在5到10年前就播種了。

在未來的5到10年中,你想成為誰以及你要如何做到?

我現在還清楚記得我念研究所時,其中一份企業案例研討最後的句子。幾個星期前,我又重溫了這些句子,而這次是親身經歷。

當等候室的門關上後,我觀察眼前兩位企業人士,其中一位中年人是顧問,他來自一個非常成功的企業顧問公司,另外一個是企業第三代,剛從美國回來要幫忙台灣傳統的家族企業。我們今天聚在這裡是要參加一個商務會議,而30分鐘後,我們都要參與同一場座談會。坐下來自我介紹後,我們開始分享近期經驗。

顧問首先開始,提到他剛從深圳工業區回來,參觀了很多台灣工廠並拜訪他們的老闆。

「在3天中,我必須要拜會9家不同的公司,而在和9位不同的老闆碰面後,你會很訝異的發現他們現在的情況竟然都十分類似。幾乎所有的老闆現在大約都60到70歲了,全都很聰明而且勤奮,他們大約在40或50年前白手起家並打造出自己的公司。他們代表了打造現代台灣的那一輩,沒有受到很好教育,但無所畏懼,一無所有但出外打拼,創造出自己的帝國。他們多數人在20或30年前非常成功,那時候他們的競爭優勢還是建立在努力工作、低製造成本、有效率和勞動力上。他們賺了很多錢,而對這些老一輩的經理人來說,那是他們唯一會的管理模式,也是他們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所以當世界在20年開始轉變:中國開放時,他們緊抓著過往而無法改變。你無法再用勞動力或單靠成本來競爭,而在全球化和市場獨特性的時代,現在要生存必須靠創新、打造自己的品牌、行銷和創意。你要怎樣對一個甚至不用Facebook的世代解釋現代的市場行銷?我遇見的9個老闆都不斷重複:我們一定要創新、我們一定要改變,我們必須要打造自己的品牌。他們知道他們處於危險之中,他們知道不能再用老方法做事情。但當時機已經太晚而每個人都在虧錢時,他們就是不懂該如何改變。整個深圳工業園區充斥著面臨相同困境的台灣企業,他們正卡在相同的情況中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