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Chandler Chou@flickr.CC BY-NC-ND 2.0
來源:Chandler Chou@flickr.CC BY-NC-ND 2.0

從今年6月開始,勞委會就積極討論擴大勞動基準法的適用對象,也同時將假責任之名、行無須給付加班費之實的責任制納入檢討。而從來不適用勞基法的律師,也在這波討論當中,特別是受雇律師的角色與定位,勞委會在近日也認為應該將受雇律師納入勞基法的規範範圍。但是否採取責任制,則仍須進一步討論。

勞委會同時也表示,「由於律師接案上法庭,難以一般工時規範,納入勞基法後,是否應適用84條之1責任制,後續將再討論。而女性律師懷孕及餵母乳期間,依法不能夜間工作,會建議盡量排除接刑事案件必要性。」

律師的冗長工時

其實會引發「受雇律師是否適用勞基法」,主要就是工時的問題。無論受雇與否、案件性質是什麼,律師的工時其實都很長,因為需要大量的時間研究案情、蒐集並研究適用的法律,以撰擬相關的文件或書狀。

由於台灣的大多數人,對於律師的認知,也僅限於上法院的案件,所以勞委會所考量的律師工時,也是以訴訟律師為主。

但以商務案件來說,律師的工時更長,而對受雇律師來說,通常老闆也不是故意要求受雇律師需要這麼長的工時,而是因為案件性質如此,難以計量確切工時。此由我自身的執業經驗的實際例子(當時仍為受雇律師)來說,就可以略知一二。

情形一:不動產證券化的發行案,在既定的日期一大早就要送件到金管會。因為各方對於合約的內容有許多的討論,經常在送件的前一天晚上,合約條文皆會有所變動,合約內容一旦變動,相關的數套文件(例如公開說明書)也跟著變動,而改文件是相當花時間的,更何況還須準備相當份數的文件。一群人馬通常半夜一、二點都仍埋首在WORD當中,然後笑迎日出,回家洗個澡換個衣服睡個一小時,一大早再進辦公室迎戰金管會送件,也是很常見的事;

情形二:海外掛牌的公司可轉換債券發行案,以美金計價,須經由位在美國紐約曼哈頓的結算行(clearing house)完成整個債券掛牌交易。當地與台灣、香港的時間時差約12至13小時左右,若須與該結算行聯絡或完成交易流程,恐怕在亞洲時間的三更半夜,仍須保持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