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語:

「蹲點‧台灣」活動為中華電信基金會舉辦的志工服務活動。今年總共有24組大專學生,在暑假中,到全台灣多個社區,花15-20天時間,為當地社區做志工服務或是拍攝記錄影片。《商業周刊》以媒體專業從旁協助,指導學生寫作文章和提供取材建議。

這20個偏遠社區,從新北市、雲林、南投、台南、高雄、屏東到花蓮、台東。多數學生在活動開始前都沒去過這個地方,卻十分渴望在盛夏去那邊服務人群,為台灣這塊土地盡份心力。

《商業周刊》網站將從7月15日起,編輯團隊將精選參與學生的蹲點日誌,彙編後於每週四刊登在「蹲點‧台灣」專欄部落格上,讓我們一起透過這些年輕的眼睛,看看這些同樣在台灣,你我卻都沒有機會去體驗的生活、想過的事情。

嗨大家好,我們是潘子祁和曾俞凱,政大新聞系;一個是畢業生,一個要升大三。這個暑假,我們到了南投埔里的良顯堂社會福利基金會蹲點,良顯堂基金會是一個輔導兒童、青少年的基金會,協助青年提前為未來求職做好準備。

我親愛的「刺蝟小孩」

台灣近年來興起不少路跑活動,提倡身體健康的同時,也兼顧親子同樂的性質。不論哪一場馬拉松,都有起點與終點。在現實生活中,常有人以馬拉松比喻人生,無非是取馬拉松比賽中不停歇、持續前進的形象當作隱喻。

只要是熱衷於跑步的人都知道,每每在操場、河堤、人行道上,或快或慢、或疾或徐,總會有力有未逮的時候。即便克服一次又一次的倦怠感,也常在腦中閃過「啊不如就此打住,回去吧!」有多少人在心中無限次吶喊後,仍選擇繼續下去?或是調頭回去,或是乾脆「轉個跑道」,不再跑步而選擇其他運動?

人生猶如長跑,跑在一條有終點卻看不盡的道路上。在很多時後,我們都曾暫停,猛然發覺原來自己是隻身一人,蹲在一旁喘息,期待獲得哪個人的諒解。只是,真實的人生往往並非如此順遂。

馬拉松的第一個轉彎處

W,是個國中生。國小時父母便雙亡,和大他兩歲的哥哥住在一個離鬧區只有十五分鐘不到、卻杳無人煙、浸沒在荒煙蔓草堆,稱為「家」的所在。除了青少年共有的學業壓力、男女朋友外,他還得負擔家計。

僅僅「家計」二字看似簡單,展延起來卻如屋外的咸豐草,繁多難數:

這個月健保繳了沒?

水費、電費、瓦斯費多少錢?(很抱歉在網路時代,他們家沒有網路、電腦和3C產品。)

學費、雜費、便當錢多少,怎麼來?

腳踏車壞了……哥,家裡有錢修嗎?

畢業旅行,哪有錢?

交朋友?打工賺錢都沒時間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