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David Levitz@CC BY-NC-SA 2.0
來源:David Levitz@CC BY-NC-SA 2.0

之前聊過,我強烈支持創辦人應該要擔起CEO大任這件事情,因為一旦成功了,就有機會創造出像Amazon、Google、Facebook、Apple、Microsoft等這類長期偉大的企業。但創辦人成功轉型CEO的案例畢竟不算多,如果真要算算,失敗的比例或許還比較高。

背後的原因相當複雜,最常看到的是很多創辦人根本壓根不想當 CEO。從0到1創造一個新模式是相當刺激的過程,需要的是富有Hacker精神的游擊隊長。從1到100放大一個模式則是繁瑣、重複、建立SOP(標準化作業流程)的工作,需要的是有Builder的細心與耐心,正規部隊的將軍。只有極少數人同時具備Hacker與Builder的DNA。

即使是Founder真的有心想學當CEO,這個過程也需要時間。但新創公司往往在抓一個競爭者眾、稍縱即逝的Paradigm Shift(市場板塊位移),且創投股東也有一定的時間壓力(註),因此在Founder學當CEO的過程中,如果連續幾季表現不佳,還是會出現董事會失去耐心,決定引入外來CEO的狀況。

最後,假設Founder真心想當一個好CEO,也得到董事會十足的信任,在公司規模化的過程中,一個做產品出身的執行長還是可能會碰到產品與管理兩難的狀況。矽谷著名的創投Andreessen Horowitz合夥人Ben Horowitz日前寫了一篇Why Founders Fail: The Product CEO Paradox描述了這個情形,大家可以好好體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