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背法條VS.咖啡店打工  哪個能成為正義的法律人?
來源:Tulane Public Relations@flickr. CC BY 2.0

榜首的話:「痛恨公務員貪污,以後要當法官,打擊不法!」(全國一類組榜首 北一女考生第一志願為台大法律系司法組

首先,我們要恭喜榜首,這份成就誠屬不易;而正義凜然的言語,在選擇就讀法律,而被問到理由時,就像法律界的學長學姊一樣,當年也毫不例外地脫口而出。而且,可以預見的是,優秀的榜首、和即將成為榜首的同學們,將在大學四年當中,優游的將各個法律科目的法條與法理,以及法院見解,梳理得一清二楚,然後輕鬆的通過國家考試,如其所願的當上法官、律師等;有些可能出國深造,在學術界發光發熱,或是成為政治人物,「為人民服務」。

法律的正義,與魔幻般的現實社會

許多法律系的學子來自於中產階級、甚或比中產階級更為優渥的家庭。不過,無論如何,即使原料的出身不同,各校的法律系工廠,都會提供SOP的製造流程:無論何校,法律系皆有著規定的大量必修課和畢業學分,使得每年出產許多了上以千計差異性並不大的「產品」;而這些產品,許多也夯不啷噹進了補習班,以通過國家考試。

SOP會理想性的教導:應以理性與抽象的公平正義作為高處,利用繁複而通過所謂民主程序所認可的法律邏輯作為工具,以處理人世間的違反共同秩序的事物;正如東京大學法律系畢業的日本著名作家三島由紀夫,在《奔馬》一書當中,對於主角本多繁邦法官所描述的:

「………處於正義的高處,用鑷子夾起黑暗的激情加以評估,用溫和理性的包袱包回家,然後成為綴飾判決的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