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機農藥零檢出?計較數字不如找到信任的生產者

花蓮富麗有機糙米月初遭消基會驗出,殘留農藥加保利0.11ppm,當富麗米事件陷入羅生門,卻再次引發各界對有機農藥零檢出的討論。農委會主委陳保基日前表示,有機農產品應納入環境背景值,不能一味要求「農藥未檢出」;也有農友直言,農藥零使用不代表完全零檢出。防檢局開會討論,副局長馮海東表示,目前國際正在研擬相關修正法條,還會再觀察看看,目前不會有動作。

台灣的有機產品受〈農產品生產及驗證管理法〉規範,農藥必須「未檢出」,不過農糧署農業資材組組長翁震炘解釋,目前儀器的檢驗極限是0.01ppm,空氣、水源、土壤本就存在些許「背景值」汙染,在0.01ppm之下的應是環境影響,台灣比照歐盟,將此標準作為裁罰依據,況且儀器檢測不到,追究並無太大意義。

2007年農委會曾想仿效美國,放寬有機農藥殘留量為安全值的5%,卻因反彈聲浪太大不了了之。翁震炘認為,有機產業好不容易建立起消費者信心,不應再放寬標準。

慣行農田圍繞,有機田汙染風險高

即使如此,仍有農友認為現今的標準太嚴苛,以有機米為例,至少得經過生產、碾製、保存、包裝、運送五大關卡。由於台灣未有有機種苗規範,農民得先確保取得的種苗沒有浸泡過農藥。

下一關則要面對有機農民最大的夢魘:鄰田汙染。台灣的土地零碎分散,栽種有機的面積僅5,000多公頃,不到整體農地1%,常常可以看到有機農地如「汪洋中的一條船」,四周被慣行農法的農田包圍,即使農民依法設置隔離帶,但只要風一吹、雨落下,難保農藥不會飄散。

事實上,2007年花蓮最大的有機專區品牌銀川米,就曾發生鄰田汙染事件,農民也只能自認倒楣,想辦法加強隔離帶。有機驗證單位也透露,曾有農民抱怨,已經加裝黑網也設隔離帶,還是遭另一個山頭飄來的農藥汙染,儘管無法確認是真是假,但鄰田污染確實是有機農友的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