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紅利下滑  不快修法還亂怪婦產醫生?

我們有「生殖自由」嗎?

這樣的問題,應該會使許多人感到錯愕,因為繁衍後代的渴望,似乎是再也自然不過的事。然而,嚴厲執行一胎化的中國大陸,近來有報載提到,知名導演張藝謀生了至少7個孩子,違反一胎化政策,可能受到處罰 (張藝謀超生代價高 1個恐罰1億多)。

在台灣,一位優秀的婦產科醫師,因碰巧所接生的新生兒以男寶寶居多,超過衛生署國民健康局認定的標準男女嬰比例而遭約談。醫師一氣之下,在臉書上KUSO地寫下「要停止一切接生男嬰業務」(「不爽」被約談 名醫:停止接生男嬰) 。

就此來看,包括了生或不生、生幾個、可否中斷生殖(墮胎)、或選擇生男生女的「生殖自由」,似乎不是大家想像中那麼理所當然的事,而是會受到政府用各種理由限制的。只是,政府的限制是不是真的合理?

生殖自由:憲法保障有依歸

先不管男女之間有沒有婚姻關係、也先不考慮養育和經濟能力的問題,單純就「生殖」這件事本身來看,一對男女只要有生殖能力,且願意生小孩,似乎沒什麼好限制的。

「生殖自由」背後的法律論理依據其實複雜,因為憲法上並沒有直接提到人民有生殖的自由或是權利、和受到保障的內容究竟是什麼。即使是做為「憲法守護者」的大法官,在歷號解釋上似乎也看不出直接的說明,而頂多自相關的「隱私權」和「婚姻家庭」的保障,大略可以演繹出「生殖自由」是受到保障的。